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追兵至
    乌鲁斯博罗特被拉下去了,连反抗都省了。他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完蛋了。

    今天的事儿,不用多久就会传遍草原。哪怕是表面上他这边的人都死光了,他坚信,以苏默的卑鄙,也一定会帮他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苏默嘴上说放过了他,但这种软刀子割肉的方式,比直接杀了他还要恶毒百倍千倍!自己这是发了什么魔怔了,竟然脑袋一昏来得罪这么一个狠人?

    乌鲁斯博罗特生平头一回,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了。

    “大明人,你会后悔的!你会比我更凄惨一万倍!我等着你,等着你!哈哈哈……”

    乌鲁斯博罗特忽然远远的大叫起来,声音凄厉而怨毒,笑声中带着无尽的疯狂之意。

    苏默眼眸猛的一缩,他敏锐的从这只言片语中听出了某种含义。看样子,这乌鲁斯博罗特会巴巴的跑来对自己下手,怕是不是什么巧合啊……

    目送着乌鲁斯博罗特被拖下去的背影,苏默眯着眼半响没说话。常豹微微皱眉,上前一步低声道:“苏哥儿,你的对头不少啊。”

    苏默抬眼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感念之色。他知道,这个看似忠厚实则精明的常家老二,也察觉到了什么,这是隐晦的提醒自己呢。

    深深吸口气,将心中的忧虑抛开,畅笑一声抱拳道:“常二哥有心了。至于对头嘛,这世上魑魅魍魉何曾少过?由得他去。”

    常豹深深看他一眼,点点头没说话,眼中却露出几分敬佩之色。两下里毕竟只是初见,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倒是苏默能立即明白自己的意思,这份人情算是送到了不说,单这不弱于自己的敏锐,以及好不胆怯的慷慨豪气,倒是真的让人刮目相看。

    “大哥、四哥,可还怪我?”谢过了常豹,苏默转身对魏壹魏四笑问。

    魏四低着头不说话,魏壹却是似乎明白了点儿,瞥了眼自己兄弟,尴尬的抱抱拳讪讪的道:“公子莫怪,老四他……”

    苏默哈哈一笑,摆摆手上前揽住魏四,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魏四听后猛的抬起头来,眼中露出又是恍然又是羞愧的神色。退后两步,对着苏默深深一揖到底。

    苏默赶忙上前扶起,摇摇头示意不必,这才转头看向魏壹道:“魏大哥,小弟先前安排的你可吩咐下去了?”

    魏壹重重的一点头:“公子放心,必不出疏漏。”

    苏默慨然道:“好,既如此,咱们便入林上山吧。客人们可就要登门了,可不能让人觉得咱们失了礼数。”

    说罢,冲着众人一抱拳,当先转身而行,直往林后一处山崖而去。

    四下里传出几声唿哨,影影绰绰有无数人影往各方散去,很快消失不见。

    徐鹏举一脸的茫然,紧走几步赶上常家兄弟,拉着常豹低声道:“二狗子,老大这是怎么个意思?我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的呢?”

    常豹行二,而常家兄弟分别以虎豹熊罴为名,徐鹏举便偏偏以猫狗猪羊来对应。两下里乃是世交,斗嘴的惯熟了,谁也不会真的生气。

    只不过常家四兄弟里,老大常虎相对稳重,老三老四是真的憨直猛悍。唯有这常豹最是精明,偏又总做出一副老实头模样骗人。徐鹏举初时不知吃过他多少亏,心中其实很是有些敬服,但嘴上却从不肯认输半分。

    这二狗子的称呼,便是一种变相的报复和嘲讽。但在一遇到困扰时,第一个想到求解释的也是这位二狗子。

    常豹啊了一声,脸上又露出惯常的憨憨的神态,挠头道:“什么什么意思?俺不懂你说的什么。”

    徐鹏举一窒,随即大怒,恶狠狠的道:“你大爷的,常老二,你别逼老子发飙啊。”

    常豹就斜眼看他,眼中露出讥讽戏谑之意。徐小公爷嘴炮的特质早已人尽皆知,妥妥的“君子”模范。真要动上手了,却是连一招都顶不下来,每每被常家哥儿几个欺负的不要不要的。

    偏偏驴死不倒架,总忍不住挑衅几句,结果可想而知。这哥儿几个便总是有意无意的挑逗几句,找些乐子。

    这会儿徐小公爷显然故态复萌,常豹自然乐见其成。倒是旁边几个兄弟也有些不明所以,顾不上再去调戏徐小公爷,也追问起来。

    常豹这才一整脸色,瞟了眼前面的苏默,低声道:“实话说,我也看不太明白。不过应该是有了应对蒙古人的法子,多半跟那个乌鲁斯博罗特有关。还有,你们没发现吗?那个一身杀气的江彬不见了好一会儿了,还有那帮子罗刹鬼佬。便连他本部那几百人也少了接近一半。奇怪,莫非他不仅仅是想脱身,还想着……”

    说到这儿,他忽然顿住了,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脸上闪过一抹奇异的神采。

    他解释的虽然不甚明确,但常家兄弟几个和徐鹏举也大体有些明白了。眼见他不肯再说,便也不去追问,只默默的跟着继续往里走去,心中却各自转着念头,暗暗猜测不已。

    待到穿过外围稀疏的林子,终于登上那处山崖上,苏默胖爷等人早已等候在那儿了。

    眺目远望,天地交接处,已经肉眼可见一道烟线显现。渐渐的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直如潮水奔涌而来。伴随着隐隐的隆隆之声,脚下的大地也微微震动起来。

    蒙古骑兵,到了。

    整整一个万人队!按照蒙古人的习惯,至少都是一人双马,有的甚至是一人三马。这一个万人队,便是两万多,接近三万匹马匹。

    三万匹马齐齐奔动,那声势远了还不觉,但随着越来越近之后,顿时如同山崩海啸一般。

    汤圆不安的甩了几下尾巴,喉咙中低低的咆哮了几声。大尾巴熊是个标准的好斗分子,但在面对着这般大场面时,也不觉露出几分不安。

    “苏苏上…….杀虫子…….”它断断续续的发出模糊的意念。

    苏默没好气的给了它一巴掌,这夯货倒也不傻,自己不敢上便蹿动着他这个主人先上。大爷的,当你家主人是傻子吗?

    汤圆奸计被识破,抱头躲到胖爷身后去了。俩货平常看似不对付,但实际上感情却好的很。尤其是在面对老大苏默时,总会互相依靠取暖,妥妥的基情四射。

    “把咱们的王子殿下请上来吧。”苏默懒得理会那猥琐的熊,转头对魏壹吩咐道。

    魏壹回头打个手势,很快,乌鲁斯博罗特便两个亲卫架上来了。眯着眼望了望下面渐渐靠近的大队骑兵,乌鲁斯博罗特先是脸上一喜,但随即便又转为黯然。

    来的何其迟也?若是能早到半日,自己又何至落到此时地步?眼下,却是日月轮转,万事皆休了。

    “你又想要做什么?不妨明白告诉你,我是绝不会帮你做任何事的!有种你便杀了我,看我成吉思汗的子孙可有半个怕字。”他斜眼曳斜着苏默,冷冷的说道。

    苏默笑眯眯的看着他,一点也不恼。摇头道:“怎么会,看你说的,啧啧。王子殿下,我不用你做任何事儿,只是觉得这里风景不错,请你来一起观赏观赏而已。我们大明乃是礼仪之邦,从不会强迫朋友为难朋友,从来都是讲个分享,就像我现在这样。嘿嘿,殿下是不是很感动?”

    乌鲁斯博罗特狠狠呸了一声,脸色铁青的扭过头去不理他。这无耻的小贼,满嘴的都是奸毒诡计,乌鲁斯博罗特便是相信狼和羊谈恋爱了,也绝不会信这小贼口中出的半个字。

    轰隆隆的蹄声越来越响,终于在临近山崖下的林子前百余米停了下来。

    人上一万,漫山遍野,更不要说这足足三万匹战马了。放眼望去,整个下方的草原都似被遮盖住了。

    大军之中,旌髦林立、大纛飘扬。此番追来的正是王庭汗帐达延可汗的亲属麾下,中军里最高的旗帜,便也是代表了他本人的狼毛金色大纛。

    山崖上,乌鲁斯博罗特远远的望着那杆大纛,紧抿的嘴唇颤了颤,眼中激动的神色一闪而逝,最终又化为寂然。

    大军中次第响起长短不一的号角之声,阵脚涌动,一骑从中飞驰而出。待到奔到林子边处,马上骑士仰首望向山崖上众人,忽的反手擎弓搭箭,猛地大喝一声,一支利矢便如电般射了出来。

    这山崖离着下面,直线距离足足有三百多步,又是由下向上的仰角,按说一般箭矢是绝不可能企及的。

    然而此人这一箭射出,随着空气中发出一声急剧的裂空之音,那箭瞬间已是到了眼前。

    笃的一声闷响,箭头狠狠的插入山崖上众人前方十几步远的地面中,从而溅起一蓬冻土。由此可见,这一箭的力道是何等的骇人。

    众侍卫脸色大变,纷纷挺起大盾往前竖起,庄虎和唐猛二人也急拉着苏默,又往后退出一段距离,以策安全。

    “上面的明狗听着,速速放了我家济农,然后自己下来请罪。若是不然,大军倾压之下,不留活口!”

    下面骑士射出了这一箭后,纵马往来奔复来回,以弓怒指上方众人,大声吼叫起来。

    苏默也被这一箭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这人的箭术竟达至如此惊人的程度。

    乌鲁斯博罗特冷冷的斜眼看他,脸上满是讥讽之色,幸灾乐祸的道:“狗贼,你死定了!我父汗此次竟连宝弓哲别都派了来,必是动了震怒。哼哼,且看你这狗贼如何下场。”

    “宝弓哲别?”苏默歪着头念叨了几句。哲别这个词儿他是明白的,后世金老爷子的经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便曾提到过。意思其实与神雕手一样,都是称呼神射手的。

    眼下下面这人哲别的称号前还要加上个“宝弓”二字,看来果然如这个济农所言那样,应该是蒙古人中最顶尖的神射手了。

    只是尼玛再厉害的神射手,不也就这么一人吗?且不说还一上一下,隔着这么老远的,只要小心一些,又能奈自己何?这比比叨的跑自己眼前装逼,就看不出当前是谁拿捏着谁吗?

    傻叉!

    苏老师做出最终判定。傻,是一种病!苏老师认为自己是个高尚的人,是个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人,应该无私的给他治疗一下。

    于是,下一刻,他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做出了一个举动,登时让崖上崖下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