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不露声色的杀机
    “臣听闻,达延可汗有一女,正值妙龄,尚未婚配。”李东阳慢悠悠的这句话一出,弘治帝和刘健谢迁三人都是面面相觑。

    咱们这儿正讨论国家大事儿呢,李宾之你忽然说什么蒙古公主长成了没结婚,这是几个意思?

    弘治帝倒是没怒,只是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刘健老成沉稳,心中虽然不悦,但他对李东阳多有了解,知道他不是个轻佻的人,也是不由的沉思起来,暗暗猜测李东阳的用意。

    唯有谢迁脾气急躁,人又有些刚愎,当即怒道:“宾之,此乃君前议事!”

    他这话的意思,自然是提醒李东阳,说话靠点谱,别整些乱七八糟的。

    李东阳也不在意,笑着对他点点头,这才看向弘治帝,拱手道:“陛下,这国与国之间,自古便有联姻一说,乃是政治外交常用手段之一。如今蒙古强大,臣之意,咱们何不也把这姻联上一联?”

    他这话一出口,殿中几人同时面色大变。

    “宾之,慎言!”

    “李宾之,你放屁!高祖有言,我大明绝不割地、绝不和亲,此乃不可更变之国策!你如何敢?”

    刘健脸色沉下来,出口轻喝打断。谢迁却是好悬没气炸了肺,再也顾不上君前礼仪,当即就跳了起来,涨红着脸大骂了起来。

    弘治帝也是面色不渝,抬眼看着李东阳,淡然道:“李卿还是把话说明白些吧。”

    李东阳微微一笑,欠身应是。这才看向刘健和谢迁二人,苦笑道:“二公误会了,李某说的乃是联姻,何曾说过和亲来着?和亲是以帝王皇室之女,远嫁外夷。可李某所说的,是反过来,以我大明娶那蒙古公主,这哪里与祖制不合了?”

    刘健和谢迁顿时一愣,相互对望一眼,都不由的有些迷茫了。按照李东阳这般说法,似乎……似乎是没什么不合规矩的。可是这事儿与眼前的事儿有何关系?咦?这怎么就说到这事儿上去了?咱们这不是在说那苏默追杀人家蒙古王子的事儿吗?

    李东阳却不去理会,只又转向弘治帝,笑道:“陛下,那达延可汗发函来问责苏副使攻伐二王子济农一事儿,实则不过是一种试探罢了。无论我们如何回复,其实都不会改变什么,反而陷入到对方的节奏中去了。是以,臣以为,当另出机杼,方可应对之。”

    弘治帝目光一亮,大喜道:“计将安出?”

    李东阳哈哈一笑,拱手道:“国与国之间,从来只有利益二字,何来什么正邪烟白之说?苏副使杀了济农也好,没杀也好,最终落到实处的,亦不过也是利益二字。如此,只要我们能将双方利益结合在一起,便可主客易位,将主动权掌握在咱们手中。

    臣方才说了,达延汗有一女,咱们不妨遣使去求亲,只要两家结成姻亲之国,我大明承诺,必将帮助达延一统蒙古。以一国之利益,与一子之所谓公道,孰轻孰重,想必达延自有思量。

    如此一来,选择权在彼,为难与否又或如何取舍亦在彼。到时我大明便可稳坐局外,笑看风云可也。”

    他这番一说,弘治帝和刘健谢迁三人便又是一皱眉头。这次却是刘健先发了话。

    “宾之,你此计或许有效果。然则,怎可应诺帮助那达延一统蒙古?这岂不是助纣为虐、伤己资敌吗?那我等之前辛辛苦苦百般布局,又所为何来?但若话说出口,后面却来反悔,则失信与天下,担上一个不守信诺的名头。若失去大义之名,后果不堪预料。此事万不可行!”

    谢迁也在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唯有弘治帝目光平静的看着李东阳,料他必然心有定计。

    果然,李东阳狡黠一笑,摇头道:“二公可又误会了。老夫确实说了助他一统蒙古,可却没说具体如何助法啊。尽起大军、发兵助战是助;输送粮秣、聚集军资也是助;可为其牵制对手,令其无后顾之忧,不亦是相助吗?”

    刘健和谢迁一呆,两人对视一眼,猛然省悟过来,同时脱口叫道:“亦不刺?!”

    李东阳哈哈一笑,拍手道:“二公果智者也,正是亦不刺。”

    刘健和谢迁面面相觑。

    李东阳笑道:“若达延应允了这桩婚事,我方只消控制住亦不刺,岂不就是让他无后顾之忧,可放心西征了吗?这可不就是助他一统蒙古吗?如此,又何来失信天下之说?”

    刘健不语,这尼玛*裸是耍赖好吧。堂堂一国宰辅,却使出这般近乎无赖的手段,这事儿实在是有些……无下限啊。刘大学士实在丢不起那脸啊。

    谢迁却更重实际些,迟疑道:“这如何可能?难不成我等真要帮他灭了亦不刺部?这……这岂不也是一种失信?那亦不刺可是因为相信咱们,这才要求内附。一旦我等真做出这种事儿,传扬出去,岂不让那些依附过来的部落心中不稳?届时便是朵颜三卫,怕是都要有些想法了。”

    李东阳尚未说话,刘健便已是微微摇头。这个谢于乔,有些时候恁的天真烂漫。李东阳方才说的可是控制二字,这控制就大有讲究了,又岂止是消灭一途?所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不外如是了。

    好在谢迁也不是个真脑子笨的,能成为内阁辅政的,哪里又会是真没脑子的?他眼见自己话说完后,弘治帝和李东阳含笑不语,刘健却在叹气摇头,微微一愣,随即便猛然省悟过来,顿时不由满面羞红。也不用李东阳再解释了,便讪讪往回坐下不语了。

    刘健终是刚正的性子,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有些艰难的道:“宾之,你这……咳咳,你这固然说得通,但也要达延相信才行。以此寮之狡诈,只怕绝不会轻易上当的。”

    李东阳嘿嘿一笑,捋须悠然道:“希贤兄,他信也好不信也好,又有什么关系?他此番发来这文牒,又何尝是真的要我等回复?左右不过都是个诈字耳。所为的,亦只是师出有名。他做的初一,咱们如何做不得十五?”

    “你……你……”刘健瞠目结舌,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正如李东阳所说,达延这封奏章一来,他们所有人便都清楚的知道,这不过是达延恶心人的手段罢了。为的就是占个理儿罢了,大明如何回复重要吗?真的要等大明回复,以大明回复意见再决定的话,他也不会直接下达那个即刻起兵,见到苏默不必多问,直接斩杀的命令了。

    而李东阳此刻所为,也只是照猫画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恶心回去。我明明白白说了助你,帮你控制住亦不刺,让你放心大胆的去跟亦思马因相爱相杀。你达延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自己是信了。

    你若不信不从,那破坏盟约的就是你达延,于我大明却是无关,大义的名头也在我大明这方。而你若是从了,那就更好不过了。大明自然有无数手段,分分钟教达延如何做人。

    这事儿至此地步,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耍流氓了。比的就是谁更没下限,谁更无耻。这让向来以君子自诩的刘健情何以堪?

    所以老头儿嘴巴翕合了半响,只能无奈闭上眼不说话了。

    上面,弘治帝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既不插话也不阻止。和这些老臣子一起共事这么久,既有合作也有争斗,早对这三人的脾性摸得透透的了。

    此刻眼见终于出了结果了,他这才轻咳一声,将三人目光都吸引过来后,才淡然道:“如李卿计,这求……咳咳,求娶蒙古公主的,何人可为?”

    李东阳轻咳一声,欠身道:“回陛下,可从宗室中择一英俊子弟配之。如此,也不辱没了蒙古公主的身份。”

    弘治帝点点头,想了想又道:“若是达延不允这桩婚事呢?又如之奈何?”

    李东阳笑道:“陛下放心,臣料其绝不会不允,最多只是拖延。毕竟,一旦咱们明白提出了,他若直接拒绝,便等若拒绝了咱们的善意,是驳了我大明的脸面。且不说还有助他一统蒙古的诱惑,单只其内部,怕也会有些异议的。据臣所知,蒙古内部,可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呢。所以这般一来,最好的办法便是拖延,大家谁也不为难谁,他那封奏章自然也就不必理会了。”

    弘治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本就没奢望能马上对蒙古取得什么效果,之所以先前那番态度,不过是对达延逼迫自己的羞恼罢了。

    如今李东阳以流氓对流氓,用无赖对无赖,将为难踢回给了达延,反倒是主客易位,他这个大明皇帝可以笑看达延坐蜡了,自然是心情舒畅,念头通达了。

    “哈哈,人道刘公断、李公谋,李卿这个谋字,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他开心了,便也不吝赞赏的指着李东阳说笑起来。

    李东阳面上宠辱不惊,只微微欠身谦逊道:“陛下过奖了,为国而谋,臣之份也。”

    弘治帝哈哈大笑,旁边谢迁却是面色尴尬。皇帝点出了什么刘公断、李公谋,偏偏却将最后自己那个谢公尤侃侃落下了,这或许只是无意,但何尝又不是一种态度呢?

    这么想着,随即又想起今日这事儿里的核心人物:苏默。君臣答对这许久,算计的淋漓畅快、百般周密。然则对于那苏默的生死安危,却是半句没有。或许李东阳的计谋成了,能让达延有所顾忌,但谁又能保证,这种顾忌可保住苏默的小命?

    一向传闻苏默狠狠得罪了李东阳,甚至李东阳还曾亲自出手,针对过苏默。只是后来被武勋们联手挡了回去,李东阳才悚然而惊,不得不罢手放过。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

    李宾之不过是顺水推舟,略施小计便让苏默陷入无依无靠、九死一生之境,偏偏让谁也无话可说,其中之老道狠辣,可畏可怖之余,又让人心寒不已。

    那远在塞外的小子,他此番又将如何自救?究竟能不能活着回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