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紧追
    以两个人对抗数千大军,苏默才没那么二缺呢。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之所以敢留下给济农来这么一下子,依仗的便是汤圆对动物类的威压。毕竟蒙古兵能纵横天下靠的是战马,若是战马废掉了,那基本等于整支队伍都废了。

    当然,这种废不是真的人废了,只能是最大限度的遏制了骑兵的速度。至于说杀伤力其实并不大,最多是一种恐吓威慑。

    而再之后跟的*也是同理。这个时代还是*的初级应用,多用于火炮火枪的*用。至于说伤人,除非是特别倒霉的,正好处于最心的爆炸点,那才有些效果。如果说真正的作用吗,大抵还不如*爆炸时那巨大的声响和光影效果。

    果然,在大乱一通后,济农强压着火气令人查点损失时,发现其实人员的伤亡大多都是因为惊马践踏所致。真正被*和苏默伤害的,连百人都不到。

    济农的连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越是如此让他越是恼火。这样的败绩简直如同羞辱,以他那般骄傲的性子如何能接受的了。

    下令全军追击的命令已是半天的时间过去后了,也是说苏默只让他的坐骑叫了几声,又放了几个大爆仗,生生的吓住了济农,给自己拖延出了半天的时间。有这半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跑出百里远了。

    好在蒙古人个个都是草原天生的猎手,苏默等人留下的痕迹又来不及遮掩,总有被他们追的一刻。

    一队斥候在前方遥遥的察看,不时的调整着方向,引导着大队衔尾急追。济农这番也不再那么小心了,四千多骑如同一条巨大的蟒蛇,在无垠的草原逶迤而进。

    那个奸诈的小鬼已经没有什么底牌了,否则也不会暴虎冯河般的亲自阵,以这种几乎无赖的手段争取逃窜的时间。济农对此虽然气恼的三尸暴跳,但却也彻底放下了戒备。

    对于苏默这个对手,他很是下了翻功夫研究。从种种迹象来看,那小鬼别的本事没有,唯有那奸诈狡猾,实是让他大为忌惮。这也是他从开始知道众寡悬殊后,却仍要一再布置的原因。

    不过现在好了,终于逼出了那小鬼的底线,剩下的便也等同鱼肉,等着自己这个刀俎随意的搓扁捏圆是了。

    队伍轰隆隆而进,一路直追到夕阳西下,前方渐渐露出山影,济农才传令将速度控制下来。

    这样的急行军,即便是人受得了,战马也受不了。尤其是被之前阴了那一下后,四千多人里有一小半已经变成了一马双骑了,这更进一步消耗了马力。

    骑兵之所以犀利,全靠的是马力的爆发力,或者是冲锋时的沛不可挡的威势,要么是依仗强大的机动力迂回奔袭。若是战马的体力不支,则骑兵顿时成了靶子,将会被步兵完虐。

    济农深通骑兵之道,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会儿人困马乏的,若是不适当缓解一下,即便追了那可恶的小鬼,怕是也难有作为了。

    “前方是什么所在?”济农下了马,随从奉一袋马*,他仰头喝了两口,目光在四周下马休整的队伍瞄了一圈,这才眺目望着远方问道。

    随从接过了皮口袋,恭声道:“再往西去便是杭爱山了。前方应是堆塔尔河左岸,大约三十里后是堆塔出晃忽儿槐。”

    说到这儿,忽然迟疑了一下,脸露出踟蹰之色。济农眼睛眯了一下,冷然哼了一声。

    随从心一凛,连忙道:“主,堆塔出晃忽儿槐再往南去,便离着那亦不刺部的范围不远了。如今亦不刺部正受大明庇护,大汗那边也明面正接受大明的调停。咱们一旦这么进入他们的地盘的话,小人担心……”

    他说到这儿便顿住了,话之意不言而喻。无论达延汗有什么计划想法,但既然明面接受了大明的调停,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亦不刺的地盘。否则,那不单单是打大明的脸,也等于是自打自脸,平白给天下人一个不守信诺的印象。

    按说这种大义的名头其实并没什么实际的卵用,但在某些时候,却对人心士气的影响很大。尤其是达延现在正谋求整个蒙古的统一,一个守诺正义的王者,远肆意践踏诺言、充满了暴虐攻击倾向的残虐之主更为人接受。

    济农当然更明白这个道理,听到随从这么一说,眼眸不由一沉,微微沉吟起来。

    不知不觉,原来一直追击的方向竟是往南吗?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济农一向多疑,由不得的深思起来。

    “他们现在大约在什么地方?预计什么时候能追?”半响后,他出口问道。

    随从抬手叫过一个斥候,低声问了几句,这才回禀道:“咱们已经咬他们的尾巴了,大概在前方二十里处。如果现在走的话,最多一个时辰后便能追。不过眼下崽子们消耗很大,这么追过去的话,怕是战力有些不足。”

    随从的话说的很婉转,但其意思自是不赞同这么仓促。济农不置可否,略微沉吟了一会儿,犹疑的神色便转为坚定。正所谓百里行程半九十,三十六拜都拜了,要是差了这最后一哆嗦而功亏一篑,济农自个儿都要恶心死。

    至于说再往南是亦不刺部,固然是个潜在的威胁,但也正因如此,才更坚定他马进击的决心。否则继续耽误下去,只能让苏默离得那边更近,这对自己显然是不利的。

    是的,自己这边疲惫,苏默那边或许更疲惫,也可能会和自己一样停下来休整一夜再走。但是济农不想将希望寄托于敌人的错漏,那种脱离掌控的感觉,从来都不是他所喜的。

    换言之,自己兵困马乏,可能战力不足。但是对方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个时候,正是毅力的对决,谁先疲软谁失败。自己堂堂蒙古二王子,成吉思汗的子孙,未来全蒙古的王,他决不允许留下这种耻辱。

    “命令全军马,继续追击!这次务必毕其功于一役,不生擒活捉那苏默,绝不罢手!”他打定了念头,一甩手马鞭冷然吩咐着。随后大步走向战马,翻身而。

    随从眼闪过苦涩的无奈,却是不敢多言半句。他知道自己这位主子,最是刚硬而杀伐果断的性子。若是未作出决定前,所有人都可尽量的畅所欲言,但一旦要是有了决断,那决不允许任何人有半分违拗。

    命令很快传达了下去。刚刚稍有缓和的蒙古兵们顿时心哀嚎,只是严苛的军法下,再如何不情愿,此时也不敢表露出来。

    游牧民族天生强悍的体质,在这一刻充分的体现出来。虽然已是累到了极致,但仍然在三通鼓内便再次集结完毕。

    随着济农的一挥手,三千余战马再次先前奔去。轰隆隆的蹄声踏碎了黄昏的宁静。暮色,愈发显得拖长了的队形也有些明晦不定起来,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战马的鼻息越来越粗重起来,便是在这寒冷的深冬时节,身也在不停的沁出成片的汗水,这是马力消耗到了极致的表现。倘若放在平时,最是爱马的蒙古骑士,是无论如何也要停下来,仔细的为爱马擦拭一番,再以毡毯细心的呵护一番。不然的话,只是这冷热交替的剧变,便足以将爱马葬送。

    但是此刻,却没有人顾得顾及这些。他们只能在沉默的奔驰,尽量的提臀减轻战马的负担,以求那微乎其微的缓解之力。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远处天地交接处,太阳只勉强残留了半个红彤彤的脸儿,如血色浸染也似。

    脚下的大地开始变得有些泥泞起来,那是因为这里已经进入了山区。成片的原始森林,在无尽的岁月,沉积了太多的落叶,经过了春夏雨水的浸泡后,又经过了秋冬的干枯和冻裂,最终形成了如同沼泽般的腐泥。

    战马轻轻嘶鸣着,用着往常更多的力气,费力的在这松软的地面行进。这使得骑队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满满迟缓了下来。

    前方忽然传来几声短促的骨哨声,紧接着便看到远处有数道人影在林间山影乱窜,显得惊慌而混乱。

    追到了!

    济农坐在马,目光在那些身影扫过,嘴角边不由微微的勾起弧度。

    果然,那个狡诈奸猾的小鬼终归还是稚嫩了些,根本没料到自己完全不顾惜人马的疲惫,竟然并没停歇的追了来。看看他们那慌乱的样子,许多人根本连马都来不及,竟闷头往山跑。

    这些蠢货,他们难道不明白,别说两条腿终归是跑不过四条腿不说,单这个地形下,他们即便是跑了那个矮山去,也终归会被自己数千大军活活围困而死吗?

    其实自己还真巴不得他们此全跑去,那样的话,估计不用三五天,自己可以大摇大摆的去“捡”人了。

    “传令!命大军徐徐压进,不必…..嗯?!”他心盘算已定,缓缓抬起手来下令。然而一句话尚未说完,猛然一声巨响炸起,将他未完的话此打断。

    轰响是从那片低矮的小山发出的,随着巨大的响声,空似乎有一道流光划过,紧接着便是再次沉闷的大响暴起。这一次,响声却是来自于己方的军阵之。

    惨嚎声、哀叫声,混杂着战马的惊嘶声,队伍的某个位置忽然如同绽放开一朵血色的莲花,那花瓣却是全由人体和马匹的残肢血肉组。

    巨响短暂的停歇了一下,随即便再次响起,一次又一次。昏暗的天空,流光越来越多,地的血莲也次第绽放,一朵又一朵。

    “这是……火炮!是罗刹人的火炮!畜生啊!”济农终于反应了过来,满面凄厉的看着自己被突然打击下乱成一团的军队,大叫一声,也是仰天喷出一口鲜血,翻身落下马去。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