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又见伏击
    济农如何自处?这个问题济农如何想不知道,但是苏默认为,还是由他来给出答案较好。 ..

    在休整了一夜之后,队伍继续开拔,目标仍是原先的那个山谷。不论如何,总要回去看一看的。苏默觉得以那个济农的阴险,是绝对不会胜利一次满足了。至少也要等把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吊打一番后,那才叫圆满。

    所以,苏默决定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三人各带一队人马,分头往之前派出的方向去迎一下。一旦遇到咱们的人,令他们原地等候命令即可,无需再往这边来了。”苏默将草驴儿、庄虎和唐猛三人找了来,低声吩咐道。

    先前曾派出数路探子去召集人手,如今只来了奥利塞斯的瑟雷斯战士团,还有是江彬的边塞兵痞团两处。其他的人至今尚无消息,但是眼下山谷营地已经被济农破了,若是没人去通知那些没到的,这要一头撞进去,苏默怕是要心疼死。

    庄虎几个一脸的不情愿,江彬与魏氏兄弟感情好,他们几个也不差的说。如今魏二魏三神殒,魏老四也丢了半条命,几个人早憋着劲儿,不知算计了多少手段要为好友报仇呢。可现在公子却要把自己分派出去,那岂不是所有谋算尽皆落空了。

    苏默个三人每人后脑勺来了一巴掌,郁闷个天的,有老子在,还怕那个济农能好过的了?三个夯货莫不是以为,你家公子爷我的手段,会不如你们三个到位?

    好吧,庄虎三人没话说了。战阵厮杀或许他们都敢跟公子爷试一试,但要说耍手段阴人什么的,苏公子若说第二,估计这天下没人敢称第一了。

    三人带着满满的遗憾和期盼走了,王义暗暗看着,心里好的紧,想要去问问却又不敢,最后把目光落到了佛朗西斯科身。

    对于这一队鬼佬,王义从一开始的惊恐,渐渐转变成强烈的兴趣。他开始盘算着有没有可能,等到回去京城的那一天,忽悠这队鬼佬扮作西域异国的使者,给弘治皇帝演一出异域来朝的戏份儿,以博天子一笑。

    他这想法倒也不算是欺君,毕竟奥利塞斯等人确实是来自欧洲,而从佛朗西斯科的说法来说,他们也确实是能代表了格拉纳达王国的。

    当然,佛朗西斯科所谓的代表格拉纳达,仅仅只是代表而已,并没有什么去朝见大明皇帝的打算。

    但这不代表不可以转变不是。按照佛朗西斯科的说法,他们本是逃离出来,谋求复国的机会。那么,机缘巧合下,在结识了大明钦差副使苏默后,又通过苏默结识了大明东厂卯课档头王义王大人,然后被王大人点化,终于认识到了大明的强大,大明皇帝陛下的英明仁慈,决定朝拜大明皇帝陛下,求得大明的支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嘛对不对。

    不过这个想法他可没敢跟苏默提,他知道苏默不待见自己,也能看出来以奥利塞斯为首的那队人,简直是毫无保留的服从与苏默。如果苏默不点头的话,他便有万般想法也是白搭。

    这让王义起初不免有些丧气。但是很快他便找到了一个可能突破的点,这个点是佛朗西斯科。

    通过这几天来的有意无意的接近,他知道了奥利塞斯这帮人原本是属于佛朗西斯科的。只不过后来不知怎么的,被苏默给拐了去,以至于让佛朗西斯科这个原本的主人,彻底被抛弃了。

    而能代表格拉纳达的,却不是奥利塞斯那些人,而是佛朗西斯科。奥利塞斯他们只是奴隶,只不过是从佛朗西斯科的奴隶变成了现在苏默的奴隶。

    那么,奥利塞斯等人不重要的。只要佛朗西斯科肯配合自己,那他设想的谋划有实现的可能了。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的话,他很担心这次回去后,自己的地位会变得岌岌可危了。

    是的,他确实有很可能这次回不去了的担忧。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万一要是真走了狗屎运,真的能回去了呢?他必须要未雨绸缪才是。

    而据他观察,苏默很重视奥利塞斯等人,但是对佛朗西斯科却不是那么心。很有些放养,有其不多,无其不少的意思。若自己能说通佛朗西斯科自己答应配合自己,或许苏默不会太过干涉的。

    于是,这样,这几天来他很是下了功夫,跟佛朗西斯科这个棒槌结下了相当不错的缘分。

    此刻既然不好向苏默多问,倒是不妨跟佛朗西斯科聊聊,或许能挖掘出点消息也说不定。这既是他的好心使然,也是为了增加自己自保的砝码。

    毕竟,一旦日后面圣的时候,越能多一些对苏默的了解,越能让皇帝满意。要知道,厂卫本身是作为皇家耳目的存在嘛,这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一个能将本职工作做的更好的奴才,才是巩固主家宠爱的不二法门。其他的,都不过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罢了,有固然好,无也不会影响太大。

    佛朗西斯科果然是个棒槌,见这位号称大明皇帝家仆头领的东厂档头,都来向自己打听消息,不由的大为兴奋。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认可他佛朗西斯科,才是伟大的魔主大人最亲近的心腹。因为唯有最亲近的心腹,才会被人认为可能知晓主家更多的秘事。

    作为自诩是魔主大人最忠诚的使徒,这让佛朗西斯科很是得意,当下便吧啦吧啦一通,将苏墨的底儿卖了个干净。至于这样做是否等于泄露了魔主大人的秘密,会不会被魔主大人打成猪头,被得意冲昏了头脑的佛朗西斯科则完全忽略了……

    “……伟大的魔主是众神之主,当然会有无数的追随者了,这一点毋庸置疑……”

    “是的是的,你没猜错,除了你眼前看到的这些人外,还有更多的追随者即将到来。而先前离开的那些人,是去引领他们去了……”

    “……哦,亲爱的王,你完全不必担心那些肮脏的鞑靼人,他们根本不可能伤害到我主。相反的,我主早已发出召集令,召唤更多的战士集合,将狠狠的给鞑靼人一个教训!是的,一个教训,你没听错……”

    “……什么?你问那些诡异的黑衣人,还有那些刺客……哦呃,当然,他们都是,全都是我主的仆从,他们必须听从于我主的命令。这世有谁敢违逆魔主大人呢?那才是最愚蠢的……”

    好吧,佛朗西斯科其实完全不明白王义问的什么,但是他还是很肯定的给出了答案。这在他认为是帮苏默宣扬了威名,扩大了影响。忠诚的佛朗西斯科使徒已经开始谋划,是否可以将这个大明皇帝的家仆首领,转化成魔神大人的信奉者了。

    王义听的面色大变,一颗心砰砰的跳着,以莫大的毅力才让自己忍住了落荒而逃的冲动。

    天爷啊,原来那些诡异的黑衣人真的是苏家小子的人,这可真是太恐怖了。想想当时自己在东南的那次遭遇,王义忽然觉得自己现在好危险。不停的左顾右盼,生怕下一刻,忽然那杆神秘的大旗再次降临……

    还有前些日子的那些刺客,简直将整个草原部落的头人都吓了个半死,原来竟也是这位苏公子的手笔。

    这太恐怖了,真真的是太恐怖了。这个苏家子,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暗手,而他之前暴露在人前的,却仅仅只是个小有名气的士子,还是连乡试都没过的那种。

    他这是要做什么?又是不是在谋划着什么呢?作为一个专门打探别人阴私,被各种阴谋论洗脑的密探,王义此刻下意识的念头,登时让他不寒而栗。再看向苏默的眼神,变得深幽诡谲起来。

    苏默哪里想到,自己不过是亡羊补牢的一个举措,在佛朗西斯科那夯货的吹嘘下,竟被王义解读去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向。他此刻完全将心神落在了接下来的谋划。

    一道道指令随着不断前进的途,次第吩咐了下去。而随着这些指令,整个队伍也在不断开始消减着。或一队或一伍的分散离去,直到整个队伍足足去了半数后,才终于停止了下来。

    又三天后,魏壹终于大体恢复了过来,至少已经能再次骑着马行进了。只是之之前更加沉默了许多,但又给人一种如同爆发前的火山一样的压抑感,似乎下一刻,便会毁天灭地一样。

    魏四身的伤也好了大半,但却仍骑不得马,只能坐着简陋的大车随行。这个铁一样的汉子每天便抱着一把大刀,不停的擦拭着,浑身都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偶尔抬眸看向哪个,那血红的双眸散发的疯狂和暴躁,让人不敢直视。唯有在落到魏壹和苏默等少数几个人身时,才会极快的低下头,闪过痛苦羞愧之色……

    队伍的人少了一半,又有这样两个人的存在,整个队伍都显得安静许多。这种安静带来的效果,是越来越深沉的压抑。直到这一天,眼见着绕过前方一处山口,便要进入当日那座隐秘山谷的大山时,这种压抑终于被打破了。

    大地在微微抖动着,隆隆的雷音闷闷的响起,空气忽然充满了暴戾的杀气。

    “敌袭!敌袭!有埋伏啊——”凄厉的警报蓦地响起,刹那间天地变色。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