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入彀
    图鲁勒图闷闷不乐的骑着心爱的火哧溜,心中又是烦躁又是担忧。并不像她大王兄想的那样,她仅仅是想念苏默所致。更多的,却是对于阿鲁尔等人,这些日子不停的在她耳边说的苏默不好的话而不悦。

    阿鲁尔说苏默只是利用她,如今利用完了就毫不犹豫的将她抛弃了。便如对待他们那样,甚至将他们送入罗刹人的大营当诱饵,毫不顾忌他们的安全。

    那个明人的钦差根本就不是蒙古人的朋友,也从头到尾就没看的起过蒙古人。对于那段噩梦般的经历,阿鲁尔每每说起来就是咬牙切齿、痛不欲生。

    图鲁勒图不愿相信他的话,却也不忍心再去刺激他。可总是这般由着他在自己耳边鸹噪,终是让她烦闷不已。

    对于苏默的忽然消失,图鲁勒图其实也有些隐隐的感觉。但是这个单纯的女孩儿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愿真的揭开那层薄纱。因为那样,会让她有种如要死去般的痛。

    或许他是因为混战中被冲散了吧,那么总会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他会骑着最雄壮的战马,带着最勇敢的勇士,以无敌的姿态去向自己的父汗提亲。

    是的,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他答应过的。图鲁勒图抿着唇,想象着那一天到来的情景,明媚的眸中变幻迷离,痴痴的笑了起来,但是随即却又被远处传来的号角声惊醒。

    抬起头,微微蹙着好看的眉毛,小脸上满是忧虑之色。那是前方通知发现敌踪的号角,马上就要开战了吗?她喃喃的低语着。

    若是放在以前,这个时候本该是她最兴奋的时刻。她曾无数次的幻想着自己跃马沙场,像一个真正的苍狼的子孙那样勇敢搏杀。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她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生平第一次的,对战场有了抵触的情绪。

    是因为他吗?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带着坏坏笑容的面孔,让她不由的有了片刻的沉醉,但又不知为何,带着一种莫名的心悸。

    大王兄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要继续对罗刹人发起攻击。殆其因由,却是在袭破罗刹人北大营后,从一个死去的罗刹兵身上,竟然发现了一封信,一封明人与罗刹人相约共同对付达延汗的信。

    除了这封信,还附带着一张示意图。图上不但标明了罗刹军团主营的位置,同时还刻画了几个箭头。箭头的方向,全都是瞄向了一点:忽而忽失温。

    大王兄博罗特当时就发怒了,他命令所有人立刻骑上战马,跟着他一起去打掉罗刹人的主营。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大王兄说既然敌人想要谋算他们,那么他便要先给敌人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这样既能让敌人们受到惩罚,也可以从源头就打破敌人的谋算。

    这么说按理是没问题的,但那一切必须要建立在这个消息是真实的基础上。那么这个消息是不是真实的呢?图鲁勒图弄不清楚。但每当想起这事儿时,总会忍不住的想起苏默那张脸。

    而且科尔沁和巴彦、察罕三部的大人也有些拿不准,都不建议这么冒失的就冲过去。他们觉得应该先通知达延可汗,由达延可汗来下决定。

    可是大王兄博罗特很生气,他认为这是对他权威的挑衅。于是在他的坚持下,最终还是通过了出战的决议。从那一刻起,图鲁勒图就觉得更加烦躁了,说不出原因的那种。

    “别吉,这样不行啊。苍狼教会我们,捕猎时不要试图一下子就将猎物咬死,总要先进行不断的试探摸清猎物的习性,然后再针对性的发起攻击。而我们现在,却在背弃这种规则。”

    身旁靠近一骑,马上的骑士满是担忧的低沉说道。他是这次科尔沁的总统领,最勇敢的万夫长乌赤。

    科尔沁和巴彦、察罕三部都是应图鲁勒图的邀请而来,所以哪怕现在是博罗特在领队,他们仍是暗暗的以图鲁勒图为首。

    之所以如此,既是对图鲁勒图的尊敬,也是一种隐晦的表态。因为汗位之争,唯有这位别吉是确定不会参与的。那么,他们只要明确表示以图鲁勒图为主,就不会引来达延汗和其他王子的敌视。至少,明面上能圆的过去。

    图鲁勒图听到乌赤的话,心中的烦躁又再增加了几分。苦着小脸道:“乌赤叔叔,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啊。大王兄他……”

    “去提醒他,再一次提醒他。别吉,唯有你才能去开口,我们会支持你的。”乌赤不待她说完,就果断的打断道。

    图鲁勒图犹豫了下,终是苦恼的点点头。几人脱离了大队,打马向前奔去,往中军去寻博罗特。

    “大台吉。”

    “博罗特哥哥。”

    找到了正在中军不断下达着各种指令的博罗特,几人纷纷上前见礼。

    与博罗特本部的称呼不同,乌赤等人均以正式的台吉相称。台吉便是王子、太子的意思,与图鲁勒图的别吉是一个意思。而图鲁勒图则是直接以名字称呼,则更显出不同的亲昵。

    博罗特目光在乌赤几人脸上扫过,心中微微皱眉,却又望向图鲁勒图,笑着点点头:“勒图儿,你有什么事儿吗?”

    这勒图儿却是他们家人自己的昵称了。

    图鲁勒图微微迟疑了下,转眸见乌赤等人期盼的眼神,这才深吸口气,仰头看着博罗特道:“博罗特哥哥,大家都很担心这次征战。认为我们应该先摸清敌人的虚实再决定如何做,我……也是有些担心呢。”

    图鲁勒图尽量的说的婉转些。博罗特鹰隼般的眸子闪过一抹厉色,眼神在乌赤几人面上扫过,淡淡的哼了一声,这才勉强想笑着拍拍图鲁勒图的小脑袋,耐着性子温言道:“勒图儿不要害怕,我们如今有五万大军,而对方充其量不过一万人。而且还接二连三被我们打破了两个大营。此消彼长之下,他们绝对不会有一点可能抵挡住的。我们有着最勇敢的勇士,承载着祖先的荣耀和苍狼的意志。相信我,长生天会庇佑我们的,我们一定会胜利,而且还是大胜!”

    他眼中闪烁着野性而兴奋的光芒,用力的握了下拳头,用吟唱般的话语鼓励着。

    旁边众蒙古士卒顿时血脉贲张,齐齐大声应和,发出一片轰响。

    图鲁勒图无奈的看看乌赤几人,乌赤等人都是默然,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报!启禀大台吉,罗刹人出来迎战了。”前方一骑飞至,到了近前就马上抚胸一礼,大声禀报道。

    博罗特精神一振,仰目叫了一声好。随即道:“可探清了对方有多少人马?”

    斥候恭声道:“是的,应在五千人左右,且并无骑兵,全都是步卒。”顿了顿,又补充道:“都是火枪兵,五千火枪兵。”

    博罗特微微一愣,随即撇撇嘴不屑道:“呵,罗刹人的火器确实犀利,但想着只以区区五千火器,就能抵挡我五万大军,却是在做梦了。传令,本部压前,布锋矢阵。巴彦、察罕二部,于两翼策应。科尔沁部殿后,保护好别吉。你们有问题吗?”

    他端坐马上,挥手间便布置妥当,最后将目光落在乌赤几人脸上,淡淡的问道。

    乌赤几人相互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博罗特以本部为中坚,正面当先硬撼敌阵,他们还能有什么可说的?而且对于三部的使用,也是分而划之。只以巴彦、察罕两部为侧翼接应,却又让最强大的科尔沁殿后。

    如此一来,即打消了众人被当做牺牲品的顾虑,又因为分工侧重不同,无形中分化了三部间若有若无的结盟,让三部有了隐形的裂痕。这种手段粗暴而直接,却偏偏让人无话可说。

    一向都说大台吉图鲁博罗特粗豪而莽撞,可如今看来,又哪里有半分莽夫的样子?分明是个极狠辣有计的枭雄啊。

    “我等谨遵大台吉之令。您的马鞭所指,便是我等之弯刀所向。”乌赤几人心中复杂,却俱都在马上抚胸应命。

    博罗特眼中闪过一抹得色,点点头挥手令众人下去准备。乌赤却犹豫了下,终是一咬牙,又恭声道:“大台吉,按照咱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对方应该有不下于一万人的规模。但眼下却只有五千火枪兵,而且还不见骑兵,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博罗特脸上轻蔑之色一闪而过,哼道:“这么明显的计策,我如何会不明白?不过是欲施砧锤之击罢了。哼,哥萨克铁骑确实凶悍,但总要他们预设的砧够强才行。乌赤,你认为区区五千火枪兵能挡得住我数万勇士的冲击,从而形成铁砧吗?你以为我会那么愚蠢的分段而击,给他们这个机会吗?而且,即便能行,他们倚为铁锤的几千哥萨克骑兵,必然是绕至后方施行突袭。可后面我不是安排了你科尔沁部吗?你可别告诉我,你科尔沁两万人却抵挡不住五千人。若真那样,向来以出*闻名的科尔沁之名,怕是名不符实了。”

    他淡淡的讥讽着,乌赤粗豪的脸膛上猛的闪过一抹红潮,眼中露出羞愤之色,挺胸重重的以手捶胸,大声道:“大台吉,乌赤会让您看到科尔沁之名是否属实的。”说罢,再次一礼,头也不回的驱马去了。

    博罗特一言不发的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再暴烈的蛮牛,最终也要屈服在牧人的鞭子下面。济农总是自诩智谋无双,他又岂知我博罗特不是不会用计,只是不屑用罢了。便如眼前,这个最桀骜不驯的科尔沁,还不是被自己略施小计就落入彀中了?

    我的弟弟,你费尽心机脱离了我的掌控,却不知当我大胜而归之后,你又将如何自处呢?

    博罗特喃喃自语着,目光遥遥望向远空,脸上神色莫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