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好心的王义
    当夜,大军并未继续上路,而是暂时扎营休整了一宿。不然的话,别说魏壹和魏四的身子受不住,单就是士气也有些颓靡,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也是这一夜,苏默通过问询了一同回来的其他几个士卒,终于搞明白了这次的惨剧是如何发生的。只是搞清楚了后,他一个人默默的走出大营,在夜影中独自站了好久好久……

    得意忘形了。一路下来,几番用计,将俄罗斯人和蒙古人俱都耍的团团转,接连破袭两座大营,掠得无数物资,这让苏默有些膨胀了,以至于不再那么警惕了。

    在他忙于计算北大营的时候,蒙古二王子济农却察觉了他的部分计划,进而单独脱离了大王子博罗特的队伍。

    然后按照自己的推断,一路从苏默等人的行军路线上,反推出他们大本营所在的大体位置。

    而后又哨探到魏四押送物资返回的队伍,最终确定了那处隐秘山谷的所在。

    接下来的事儿就不需多言了。以有备打无备,又是绝对的众寡悬殊、以多击少,只是一次攻击,便顺利的侵入了山谷中。魏二魏三两人便是在此战中力战而亡,头颅被蒙古人割了下来。

    再往后,济农部便潜伏于谷中,等待魏四的到来。而当魏四察觉有异时,再想挣扎却来不及了。

    他带的本就多是些伤残疲惫之卒,毕竟嘛,只是押运物资而已。苏默觉得,这个季节,能调动的兵马都被自己调动起来了,这一路返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正是这一念之差,才让魏四发觉中伏后,连正常的反击都做不到。

    其实按说以魏四的武力,若是在一开始时就逃脱撤离,虽然仍是不能扭转败局,但他自己却不会有什么损伤。

    然而那位二王子济农竟是早有算计,把魏二魏三的头颅挂在了山谷里一处逼仄的地方。如此一来,魏四看到两位哥哥的脑袋,哪还会有半分理智?心伤惊怒之下,一头便闯了进去。若不是后来几个亲卫拼死护着,便连他此番也要陷落进去了。

    世事总是惊人的巧合,便如同苏默攻略俄罗斯人的大营一样,济农的两次攻击也是将诈术运用到了极致。

    这是一个狡诈如狐却又阴狠毒辣的对手!自己来到这大明时空后,经历了无数的阴谋暗算,早已不敢小觑这些个古人的智慧了。可为什么偏偏这次竟嚣张的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全局了呢?要知道,兵法一道,这些个古人才是真正的大家啊。

    苏默独立夜风中,任凭凄冷的北风吹着,以此发散心中那快要失控的怒火。

    他不单是怒敌人的狡诈,更是怒自己的大意。魏壹魏四虽然没有片言只字对他的埋怨,但他却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谁!”

    烟暗中,一直悄悄躲在一边陪着苏默的胖爷传出一声轻喝。胖爷是最了解苏默的,他知道苏默心里肯定不好受,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等他自己想通。所以,当苏默自己走出来时,他只是默默的跟着,什么都没说。

    “是我。”暗影中,王义慢悠悠的走了出来,闻声看了警惕的胖爷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动也未动的苏默。

    胖爷皱了皱眉,又转头看了看苏默,眼见苏默并无反应,微微犹疑了一下,终又再次隐身去了。

    他不喜欢这个王义,确切的说,对于朝廷的这两厂一卫都不喜欢。这是一帮子近乎心理扭曲的疯子,行事阴私诡谲、毒辣残忍,与道门的宗旨完全相悖。若不是苏默的缘故,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这些人一眼。

    “嘿嘿,可是觉得自个儿误了人,心里想不通?”没理会胖爷的无礼,也没在意苏默的无视,王义施施然自顾站到苏默身旁,嘿然轻声说道。

    苏默冷冷的斜了他一眼,“王档头是来嘲讽我的吗?”

    王义哈的一声,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只是眼见苏默目光不善,心下不由的一凛,暗暗咒骂一句,这才正色道:“苏公子觉得咱家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苏默撇撇嘴,没有回答。只是那神色分明写着就是两个字。

    王义脸上怒色一闪而过,但随即隐忍了下去,淡淡的道:“某知道,苏公子看不起咱家这些人。嘿嘿,这天下的读书人,又有谁真正看得起咱们的?天家的奴才而已,若是没了陛下的庇佑,原就是最低贱的存在而已。可是没关系,咱家才不会去理会这些酸腐的心思呢。咱不需要他们敬着,只要怕着就成了。你说呢,苏公子。”

    苏默眯着眼看他,摸不透这个家伙想要表达什么,“王档头这是在威胁苏某吗?”

    王义一愣,随即不由苦笑。这位苏公子号称惊才绝艳,甚至隐隐有北地第一才子之称,却不料终还是个雏儿,连话都听不出音儿。不过想想也是,眼前这人不正是才十六岁吗?便在如何聪慧,还不只是个少年郎吗。自己也是习惯成自然了,总是不知不觉中把他当做往日朝中那些老油子对待了。

    不过自己也是他娘的贱啊,巴巴的跑来吃着北风,看人家冷脸。不过又有什么法儿,还不是想着这小王八蛋心结解不开,一冲动又要去报仇什么的,那可就彻底寡妇死了儿,没了指望了。

    这小疯子带着这么点儿人,就敢在大漠草原上搞风搞雨的,甚至主动跑去撩拨两大势力的争斗,王义真不敢确定,还有什么事儿这小疯子不敢做的。

    心中想着,嘴上却不再那么隐晦,直言道:“苏公子,咱家只是想告诉你,这世上事儿,没有十全十美的。你不可能做一件事儿让所有热都满意,骂你的恨你的或者怨你的,总是会有。只要你自己清醒的知道,自己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就行了。咱家这么说,公子可明白了?”

    苏默定定的看着他,心中真是诧异的不知怎么说好了。王义话语中的意思他自然是听明白了,确实是一番好意。可问题是,自己何德何能,竟能让这个东厂的档头巴巴的跑来示好呢?貌似两人之间,向来没有交情好伐,要说有,那也多是些龌龊。比如自己曾算计了他,还杀了他的心腹手下。好吧,那事儿他没明确的证据,虽然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既然如此,那这个王义忽然的示好又是为什么?难不成是被自己的魅力征服了,然后……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激灵灵打个寒颤,擦了个擦的,这天儿真是太冷了。

    两手互抱着使劲的搓了搓,脚下悄悄的向后退开两步,古怪的看了王义两眼,干笑两声道:“明白,明白,咳咳,真是多谢关心了。啊,对了,还忘了问了,白天你说圣旨什么的究竟是啥事儿啊?”

    王义被他古怪的目光看的毛毛的,听他问起圣旨,差点没哭出来。就你丫现在这状况,那圣旨还有毛用啊?皇帝让你专心办差,早点回去,可你现在就是想回去也得能回的去不是。

    他心中腹诽着,只是这话既然问到了,他自然也不能不说了。当下将弘治帝的话说了,也就是所谓的口谕了。

    苏默静静的听着,脸上若有所思,似乎很纠结的样子。

    王义觉得奇怪,这圣旨似乎并没什么特殊的啊,说白了其实不过就是皇帝有些担心,随口催促了下而已,有必要这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吗?

    真心的说,弘治帝在发出这道口谕的时候,其实只是捎带着的,真正的目的却是针对厂卫而发的,为的是查清查实这件事儿背后的东西,那才是他一个帝王真正关注的问题。

    至于苏默这个所谓的钦差副使,好吧,实在的说,真心是还上不得一位帝王的心啊。这么想着,不由的就问了出来。

    苏默就叹口气,为难的道:“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跪下来,磕头谢主隆恩来着。可是这荒郊野外的,我给谁跪去?按说是跪你就成,可那样的话,我这心里肯定不得劲儿。万一留下烙痕总记恨着,这个就太不好意思了。”

    王义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货纠结了半天,竟是在纠结这个问题。等等,他说啥?留下烙痕总记恨着,我去,这是几个意思?他……他不太好意思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王义有些凌乱了,走的时候甚至一路趔趄着,可见对他的冲击之大。这实在是太毁三观了!多咱听说还有臣子在领旨后,因为谢恩是因为跪拜传旨人就要记恨着报复传旨人的?而且还大模大样的明说出来?

    好吧,王档头觉得自己真心不懂这个境界。于是只能捧着一颗受伤的心败退了。至于起初过来时的初衷,喵了个咪的,管他去死!这尼玛好心没好报啊有木有?感动什么的没有,倒先收获了一个记恨报复,真真是日了狗了啊。

    站在原地目送着王义萧瑟的背影,苏默与现身出来的胖爷目光一对,都是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倒是将之前满心的愤懑憋屈发散不少。深吸口气,遥望着远方无尽的夜空,苏默目中闪过一抹耀眼的光泽。等着吧,该算的帐,终归是要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