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八健卒之殇
    苏默阴沉着脸,几步抢到魏四身前,毫不犹豫的先挥手送过去一道生命赋予。

    魏四身子颤了颤,似乎微有所觉,但却仍紧闭双目并未醒来。他伤的实在太重了,一眼看去大小伤口不下十余处。最长最深的一道伤口却是在正面,从左腹部直到右肩胛,皮肉翻转着,差一点就要被斩断成两截了。

    除此之外,脸上也有两道血口子,皮开肉绽中可见泛着白色的血肉,以至于那张原本就有些粗豪的面孔,现在竟有种狰狞的模样。

    七八支箭矢深深的插在四肢和其他不太致命的部位,仍有汨汨的血水不断的滴下……

    “老四!”

    魏壹两眼通红,颤颤着手伸出去握住魏四垂下的手,暗哑着声音低呼道。

    旁边草驴儿、庄虎、唐猛等人也俱皆面色沉重,满面担忧之色。

    江彬血灌瞳仁,怒声喝道:“是谁,是谁伤了四哥?你们这些废物,怎会让四哥伤到这般模样!”

    他生性好斗,在来这边与苏默汇合后,与同样喜斗的魏四最是相得。如今眼见魏四重伤垂死,顿时戾气冲腾而起,锵的一声拔出长刀,红着眼指着那几个士卒喝问起来。

    那几个士卒面色又是悲愤又是骇然,噗通跪倒大哭道:“江爷,不是小的们不死力相护,实在是鞑靼人来的太突然,又太过众寡悬殊,咱们……咱们也没办法啊。好多兄弟都……都战死了,我们只能拼死抢了四统领出来,呜呜呜……”

    江彬直勾勾的瞪着他们,一言不发。半响,才猛地仰头大叫一声,转身就往战马而去。

    旁边众人一愣,胖爷却是反应最快,伸手一把扯住他,低喝道:“君雅,犯什么浑!”

    江彬猛地一挣,竟然甩脱了胖爷,回过头来血红着双眼嘶声道:“我要去为四哥报仇,谁敢拦我!”

    胖爷这个气啊,这兔崽子,竟然还敢跟自己叫嚣了,真真是胆儿肥了。正待要给这小子个教训,却听苏默忽然沉声喝道:“够了!”

    胖爷和江彬同时一窒,胖爷自是惭惭的退开,江彬却望着苏默流下泪来,噗通跪倒道:“先生……”

    苏默不理他,直起身来,先是拍拍魏壹的肩膀,轻声道:“性命应该没有大碍,且先让人好生调理着,一切等四哥醒来再说。”

    魏壹脸颊微微抽搐了下,默默的点点头,随着几个士卒一起将魏四抬到后面治疗去了。苏默神奇的手段他之前便见识过了,既然苏默说了没事儿,他也便放了心。

    待到魏壹等人离去,苏默这才看向江彬冷哼一声,淡然道:“报仇?你想找谁报仇?又怎么报仇?就凭你一人?那你跟我说说,你一个人能杀多少?以一当百还是以一当千?又或是你已经能的可以自己一人就可以破了鞑靼的王庭了?你那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接连几个问句,问的江彬瞠目结舌、满脸羞臊。不过对于苏默,他可不敢硬顶,只能梗着脖子把头转向一边,脸上全是悻悻之色。

    苏默叹口气,走过去将他拉起来,淡然道:“你也是带兵的人,所谓将不因怒兴兵,这点常识就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江彬身子微微颤抖着,低着头哑声道:“可是……”

    “没有可是!”苏默断然打断道:“报仇肯定是要报的,但必须要谋而后动。你连对方究竟是谁,又有多少人都不清楚,就冒冒然的冲过去,那不是去报仇,那是去给人家送肉!遇事要多动动脑子,不要总凭着一股血气之勇行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罢,不再理他,抬脚也往后面去了。正如他所言,他必须先弄清楚对手的情况才行。魏四是他派回去运送战利品的,眼下却落得这么个下场回来,他要是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那可真是枉自为人了。

    苏老师向来睚眦必报,可是小气的紧呢。

    江彬被苏默一通教训,这会儿终于也渐渐冷静下来,垂着脑袋恹恹的。胖爷背着手溜溜达达过来,斜眼瞅着他,哼了声道:“江小子,可以了啊,都敢跟你家胖爷耍横了。成,回头得空儿了,咱俩好好过过手,让胖爷我也开开眼。”

    说罢,也不管江彬答应与否,自顾也悠悠的去了。后面江彬傻了眼,跟胖爷过过手?自个儿得有多贱才去找那个虐去?

    想想胖爷的手段,他忽然激灵灵打个冷颤,慌不迭的追了过去。胖爷啊,您是祖爷爷好吧,不能这么欺负小辈儿哇。

    出了这番变故,大军不得不暂停行军,选了个相对合适的位置,就此扎住了营寨。

    王义一干东厂番子都被编进队伍中,到了这会儿也顾不上别的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至于圣旨,就眼下这情形,宣不宣的完全没有意义了。

    大营后帐中,魏四经过一番救治,终于幽幽醒了过来。有了苏默及时的补充了本源,等若是凭空增加了无数的生命,再剩下的外伤也就不是大事儿了。

    只是当他睁开眼,一眼看到了旁边的魏壹和苏默,这个铁打般的汉子却放声大哭起来。

    魏壹尚未反应过来,只当他是羞愧未能完成苏默的任务所致。可苏默却心中一动,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升起。

    摆摆手示意魏壹不必多言,俯下身去握了握魏四的手,沉声道:“四哥,事儿已经出了,悲伤难过都无济于事。你还是跟大伙儿说说,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吧。”

    魏四渐渐收了悲声,但却随即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目眦欲裂,两只眼角都有血水沁了出来,浑身也在不可自抑的颤抖了起来。就那么直勾勾的瞪着苏默,嘴唇翕动着,似是想要说什么,但猛然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只是发出几声似哭似笑的怪声,竟一时间无法言语起来。

    这下,魏壹等人也察觉出不对来了。魏老四铁骨铮铮,性情粗豪,若说因失了物资羞愧是有的,但却绝不至羞愧到这个地步。而且此时看他模样,更多的是一种悲痛心伤到了极致的表现,哪里像是什么羞愧了。

    魏壹眼角轻轻抽了抽,脸上若有所思,猛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顿时面色大变。老四是去干什么了?他是奉了苏默的命令,押运此番大战所得先一步返回营地去了啊。

    按照两下里的脚程计算,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已经到了营地的。而一旦他到了营地,那营地那边留守的魏二魏三两人岂有不出来接应的道理?而如果老二老三出来接应了,还让魏四落到这个下场,那岂不是说老二老三…….

    想到这儿,他再也难以淡定了。近乎于无礼的一下将苏默挤开,冲着魏四颤声道:“老四,你二哥、三哥……安在?”

    呜——

    这一问,似乎是猛然击中了魏四的要害,也一下子打通了堵塞的喉咙。他嗓子里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哭,直如受伤的野兽的哀嚎一般。

    “大哥,二哥三哥……他们……他们死的好惨啊。报仇!为他们报仇啊!”他两眼血泪横流,终于嘶声大叫了出来。

    魏壹如遭雷噬,眼睛猛然瞪大,似是傻住了。紧接着身子晃了晃,脸色瞬间惨白如纸,随即又猛然涨红。再接着就是嘴巴张合着,好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但却哇的一口血先喷了出来。

    “大哥!”

    “魏大哥!”

    “大统领!”

    帐中众人齐声惊呼,苏默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想也不想的便是有一股生命元气送了过去。

    魏壹两眼瞪得大大的,眼睛却是似乎完全没有焦距,任凭旁边苏默等人一再的呼唤,却始终怔怔的一言不发。

    魏国公府八健卒,从昔日跟随第一代魏国公征战天下,除了第一代兄弟八人次第战陨外,后面接续下来一代又一代,再没有半途而狙的。

    可是今天,今天竟然在他这一代,在这大漠荒原之上,在经历了那么多艰苦危厄之后,竟一下子去了两个。

    魏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哪怕是他不知多少次的说过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也曾无数次的用“大丈夫当纵横沙场,马革裹尸”云云,但真到了这一刻,他除了锥心的疼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念想。

    这一刻,他满脑子里都是八兄弟一起练武,一起学兵法,一起恣意欢饮、畅谈豪情的画面;那一幕幕温馨的场景,从未有此刻那般清晰,便似只在昨日一般,在心头一遍又一遍的流过。

    而现在,没了,竟然一下子有两个兄弟就这么没了!魏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是忽然极度的空乏,又似乎是神魂已经穿越了生死,要往那无间地府去追寻两个兄弟的魂魄……

    “二弟、三弟……”他喃喃的念叨着,紧接着又是猛的一口血吐出,眼前一烟,已是仰身倒了下去。

    苏默大惊,手上用力,却已经不是扶了,而是直接将他抱住。在众人的连声呼唤下,将他就地放在魏四身旁,先自己感应了一下,这才让随军医官上前检查。

    众人尽皆屏住呼吸,满是担忧的看着医官诊脉。半响,才见医官轻轻吐口气抬起头来,如释重负的点点头:“大统领无碍,只是急怒攻心,好生静养几日便好。”

    众人顿时不约而同的大松口气,便连王义都不觉也跟着长长吐口气出来。

    苏默挥手让人将魏壹抬了下去,另寻一处偏帐安置。才又看向一旁榻上几乎把牙齿咬碎的魏四。

    “四哥,究竟是谁做的?”他轻轻的问道。

    魏四身子一颤,眼中猛然射出极怨毒的光芒,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济——农!”

    “我听到了鞑靼人的欢呼,达延老狗的第二子!”他又跟着补充了一句。

    “济农?蒙古二王子吗?好,很好。”苏默微微闭上眼,轻轻的念叨着。那语声极轻柔,仿似无意识的呢喃,但落到离得最近的王义耳中,却忽然有种极度的寒意自心底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