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一起下地狱
    大炮,向来被称为战场之王。哪怕是在这个时代,在极其简陋的制造工艺的情况下,这种称谓也是当之无愧的。

    在两轮齐射之后,整个战场的中间部位便忽然安静下来。噼噼啪啪的火焰灼烧声中,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散碎的尸块抛洒在各个角落,甚至有具失去了腹腔的尸体,还在无意识的抽动几下。

    两边的军队都各自退了下去,只是相对于帕斯的叛军而言,北大营这边的损失显然更大上许多。毕竟帕斯叛军先一步占据了地利的优势,使得他们用极少的人数便挡住了北大营的攻势。

    特有节奏的鼓点响起,辅兵们手脚并用,推动着拖曳火炮的大车慢慢向前移动。

    返身回来撤下来的北大营士兵,在和炮营交相错过的时候,俱都目中露出愤恨的目光。他们许多兄弟没有死在敌人的刀枪下,却枉死在己方的炮口下,让他们如何能淡然视之?

    卡米里没敢多去看场子中间的惨像,大声呼喊着喝令退下来的士兵到后面集结。对于士兵们的怨气,他能感同身受,但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就是战争,总是会有牺牲。虽然这种牺牲有些惨烈,但显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对面的叛军似乎被震慑住了,隐隐能看到几条身影狼狈的向后逃去。

    卡米里微微松了口气儿,无论如何,军团长阁下的决断得到了实现。敌人在溃败,而己方正坚定的向前前进。

    其实卡米里心中很有些担忧,作为莫里茨的传令兵,他不单单负责命令的传达,也同时兼顾着类似于总管的职责。因此他清楚的知道,整个炮营不过也就五门主炮,另外两门多管炮和散弹炮基本上就是摆设。

    究其原因,就是弹药的问题。

    散弹炮且不去说,这个时代的散弹炮根本算不上炮,充其量就是个大号的火铳罢了,以近距离抵近发射铁砂碎石杀伤敌人。

    而因其射程太短,射速太慢,其真实威力甚至还不如排枪的效果好。而且相对于单体的火枪来说,散弹炮每次发射,都要耗费巨量的*,产出比完全不相符合。

    所以,此时的散弹炮做为攻略城寨堡垒时的辅助武器存在。而多管炮的威力确实足够大,但那超强的威力却是源于更多的炮管,每次的发射不但耗费的*量巨大,连弹丸也是普通火炮的数倍。若是放在正常情况下,或许还能发挥威力。可眼下,只靠着几门主炮那一个基数的炮弹,根本不可能满足多管炮的发威。

    一个基数的炮弹究竟有多少呢?五发!只有五发。

    所谓弹药基数,是弹药供应的一种计算单位,而基数量是对单项装备规定的一个基数的物资数量或重量。其标准是根据工业生产水平、部队携行能力、武器的战术技术性能和一般的消耗规律来恒定的。

    后世之所以能一门炮的单体基数达到数十发的数量,便是因为有着极强的运力。就像后世美军的一门155口径*炮,其每门炮的弹药基数为五十发,一个连队八门*炮就是四百发。但是要满足这种基数量,则足足需要八辆卡车运输。这还是在要求射击有不定时的间隔的情况下。

    而此时每门炮能有五发的弹药基数,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运载能力了。故而,一个炮营五门炮,二十五发的弹药量,再加上一些辅助弹药,实在是增无可增。要想持续的发挥威力,则必须依靠后续辎重不停的输送到前线方可。

    可偏偏眼前这个局面,整个后营都陷入了混乱,根本无法打通通路获得补给。如此,一旦五发弹药全部消耗完,火炮不但不能成为助力,反倒会变成了累赘。

    好在,只用了两轮发射,就击退了对面之敌。即便是牺牲巨大,只要能打通后营补给的通路,那么这场平叛之战就胜券在握了。

    对面还是有零星的枪声,时而会让这边前进的士兵倒下。但是每次倒下一个,总会有一个后补的士兵迈步补上,部队前进的步伐并未被迟滞多少。

    这个时代的对战,其实仍是延续着古老的密集阵列行进,对于这样的伤损,每个士兵都司空见惯,并不会引发什么不妥。在这种情形下,上了阵的士兵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着自己足够好运,敌人的枪弹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队伍徐徐而进,缓慢而坚定。当渐渐穿过弥漫的浓烟之后,忽然鼓点一变,所有人闻声而停。

    对面影影绰绰的一大片,显然是叛军们再次聚集了人手,重新杀了上来。

    卡米里有些狐疑,这些叛军都是他亲手接进来的,按照当时看来,人数也就是数十人而已。之前一番对战,没有算错的话,至少应该消耗了他们接近半数的人手了。可现在看对面,又何止是二三十人的模样,分明足足有上百人了。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卡米里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升起。

    “混蛋!该死的,他们怎么敢这样!”这种不祥的预感,很快便随着双方不断的接近而成为现实,也让卡米里难得的暴怒起来,愤怒的大声叫骂起来。

    对面确实来了上百人,甚至还不止百人之数。呜呜泱泱的,连扶带搀的,还有被人抬着的,怕不是要有三四百的数量。只是这些人个个浑身血迹,模样凄惨不堪,手中也没有任何武器。

    伤兵,这些人竟然全是伤兵,隶属于北大营的伤兵!从这些伤兵的眼中,流露出的尽是绝望和麻木之色,虽然已经看到了对面全是己方的袍泽,但却并没有人显露出任何的欢容,反倒是愈加恐惧之色又加深了几分。

    他们是叛军强行驱赶过来的,要以这些伤兵来做肉盾!有了这么多的肉盾阻挡在前,北大营这边便是再用炮击,最先死的也是这些伤兵,而叛军们则大可以躲在后面,趁机对这边造成伤害。

    太毒辣了,简直是毫无人性!卡米里出离的愤怒了。不但他愤怒,整个北大营的士兵都骚动了起来。

    他们不惧战斗,甚至在为了赢得胜利,被自己人误伤了都也忍了下来。但是眼见自己受了伤的袍泽被如此对待,却让他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他们可以杀敌,可以牺牲,但是完全无法对负了伤,已经退出战场的兄弟们下手。

    莫里茨的面色仍然平静无波,但是若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此刻负在身后的两手,已然是用力握紧,用力之大,使得各个关节都透出一股子青白之色。

    “阁下,这……”卡米里血红着双眼,嘶哑着声音看向莫里茨,眼中有哀求之意流露。

    “火枪兵上前,射击驱散他们。火炮准备,再前行五十步后发射。”莫里茨脸颊微微抽搐了下,随即冷漠的发出命令。

    卡米里大惊失色,颤声道:“不,阁下,不能啊,那是……那是我们的伤员啊。”

    莫里茨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眼皮微微搭下,嘴中却坚定的发出冷酷的命令:“传令兵,执行我的军令!”

    “……是,阁下!”卡米里热泪盈眶,嘴唇颤了又颤,终是绝望的闭上眼睛,随后再次睁开,痛苦的大声应诺。

    凌乱的枪声开始响起,却完全没了以往的齐整。伴随着阵阵的白烟腾起,对面成片的伤兵哀嚎着倒了下去。

    咒骂声、惨嚎声、痛哭声还有求饶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面上都露出不忍之色,本就参差不齐的枪声再次凋零了许多,那是许多北大营士兵垂下枪口所致。

    “混蛋!不准停!射击,继续射击!违令者,军法处置!”莫里茨猛然怒睁双目,霍然高声喝道。

    与此同时,对面阵后也有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得意和疯狂之意,高声叫道:“来啊,狗娘养的,继续杀啊,别停下来。炮呢,你们的炮呢,开炮啊杂碎们。让咱们一起下地狱吧,下地狱吧!哈哈哈哈…….”

    伴随着这狂笑声,一阵急促的枪声随之而起,夹在中间的众伤兵本开始向后退却的潮头,忽然再次转向,推搡拥挤着又往前方而动。只不过这次却只是靠前几步便即停住,最前面的人满面惊恐,拼命的向后挤去。

    北大营这边再次腾起股股白烟,在莫里茨冷酷严厉的命令下,逼不得已的士兵们只能含泪继续射击。

    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伤兵们的恐惧和绝望终于达至了临界点。就在无数的哭喊声中,忽然有人凄厉的嘶喊起来,那是彻底被吓疯了的情绪。这种情绪如同瘟疫一般,极快的漫延开来,轰的一声,所有的伤兵忽然再也不顾其他,无头苍蝇般的向四下里炸开。

    密集的枪声从后方响起,叛军们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将冲击己方而来的伤兵尽数击毙,驱赶着失去理智的人们转头以更快的速度往对面冲去。

    “开炮!散弹炮驱前辅助。”莫里茨轻轻闭上眼睛,沉声下达了命令。只是这次的声音中,终是带上了一丝掩饰不住的痛苦和无奈。

    轰轰——

    火炮再次发威,唱响了地狱的乐章。眼看着对面冲来的已经疯狂了的伤兵,北大营的士兵们终于也醒悟过来。不再迟疑,纷纷举枪射击。

    这种时候,已经无法用理智去思考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没的选择!

    轰轰——

    震响仍在持续,连带着地面都开始微微抖动。一脸沉郁的莫里茨忽然一怔,紧接着就是面色狂变,猛然回首望向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