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帕斯的野望
    卡米里凌乱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不过就是抓捕一小队叛兵而已,为什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整个大营都混乱了,这种混乱不是东大营那种清醒的混乱,而是完全无序的混乱。

    营啸,真的营啸了。一般来说,营啸多是因为士兵压力过大,在特殊的环境下忽然惊慌大叫而引发的从众性骚乱。但是此刻这里的营啸,却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杀戮而导致的。

    所有人都在惊恐的大叫着,红着眼盲目的乱窜着、挥砍着,将一切挡在面前的人或物,都化成齑粉。

    卡米里凌乱,帕斯也凌乱了。不,确切的说,帕斯是膨胀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不过是垂死挣扎、暴虎冯河的一击,竟而能形成如此的规模。

    他挥舞着双刃斧,生生将一个杀的红了眼的士兵劈成两半,抹了一把喷溅了一脸的血水,环顾四周,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整个大营已经乱成这样了,如果自己能控制住莫里茨,说不定还真有机会试着问鼎下军团长的宝座呢。

    毕竟这个关头,伊诺侯爵也好,还是莫斯科那边也好,都不会愿意看到一个失败的结局。只要能收拢住人手,好好的听从上头的命令,安心做好鹰犬,那么谁担当一个营队的军团长,那些贵族老爷们其实并不在意的。

    他如是想着,眼中的疯狂绝望之色减退,代之而起的满是贪婪酷戾之色。扭头遥望了下后营方向,眼底又不由划过一抹狐疑。他能察觉到,就在自己这边正杀的疯狂时,就在那边更深处忽然也骚动起来。正是因为这种骚动,俨然如同与他这边约好了似的配合,才彻底搅动了整个大营,形成了可怕的营啸,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可跟随他疯起来的士兵,如今都分散在四周不远,根本没有波及到那么远啊。那么那边的骚动又是什么人引发的呢?而且时机竟拿捏的如此精准和巧妙。

    他粗重的喘息了下,腥红的眼眸微微闪了闪。似乎听说在他们之前就来了一批溃兵,而如今所谓的溃兵,除了东大营那边退下来的外还能有谁?莫不是哪位老兄弟听到了自己的动静,所以才来呼应自己?若如此,反客为主的大事儿,可就又多了三分把握了。

    “兔崽子们,加把劲儿,咱们的援军来了。拿下约瑟夫和莫里茨,这座大营就是咱们的啦。”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猛然高声大叫了起来。

    众叛军原本是走投无路之下,完全的疯狂毁灭,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此刻忽听己方竟然还有援军,登时精神一振。再听到帕斯后面最后一句话,不由的人人心中都有种绝处逢生的激动。

    “乌拉!乌拉!”众叛军齐声欢呼着,手中兵器挥舞的更加有力了起来,但因为少了那股决死的疯狂,攻势反倒不如之前那般惨烈了,终于让北大营的士兵们有了喘息之机。

    然而这些,帕斯却并不知晓。他毕竟只是个兵,远未达到一个指挥官的战场敏感度。呼喊完正做着晋升军团长美梦的他,完全沉浸到了美好的畅想中去了,高呼狂吼着四下搏杀着,调头往中军大帐冲去。

    抓住约瑟夫和莫里茨便一切底定,这是他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至于后营,就交给不只是哪位的那个老伙计了。对方既然能如此默契的配合自己,想来接下来也不会让自己失望。

    他却不知道,就在他这边转而向中军大帐发起冲锋时,那个他不知名的老伙计也带着一帮杀神往这边靠来。至于后营,那边乱的都不成样子了,谁还会管他们死活。

    卡米里面色苍白,声嘶力竭的喝令好容易聚集起来的一队人设下几道防线,自己则返身而跑。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发生的意外向军团长报告。更要提醒军团长阁下,那个约瑟夫不可信,绝对不可信!

    如果不是那个约瑟夫,北大营怎么会出这种事儿?而最最关键的是,既然那个约瑟夫有问题,此时却跟在军团长大人身边,一旦暴起发难,军团长阁下可就大大不妙了。而这个时候,如果军团长阁下出了事儿,整个北大营可就真的完蛋了。

    这么想着,他简直恨不得一步就到了莫里茨身边才好。不过好在骚乱还未波及到这边,虽然仓促集结起来的队伍不多,但抛却后营的营啸,只拦截三四十号叛军还是勉强可以的。只要军团长阁下无事,那么再坚持一会儿,等派出去的数十路巡逻队返回,这次的叛乱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反掌灭之。

    “怎么回事!你在搞什么?”终于赶到了,卡米里急剧的喘着,但是在一眼看到站在门口,满脸怒气的莫里茨,听到他的喝叱声后,终于是大松了口气儿,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可刚要回答,猛然又看到一人走了出来,瞬间不由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如同弹簧一样崩了起来,猛然发力冲了过去。

    他的动作突兀至极,以至于旁边围拢过来的护卫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他冲到莫里茨身边。随后,反手便将莫里茨扯到身后挡住,随即紧张的瞪着一脸茫然的约瑟夫,警惕的将手铳暗暗对准了他。

    莫里茨也懵了,被他扯的踉跄了好几步才算站稳,待晃晃头定下神来,看到卡米里用枪指着约瑟夫,不由失声叫道:“卡米里,你在做什么,你疯了吗!”

    “不,阁下,我很好。”卡米里头也不回的说道,手中的手铳再次坚定的指着约瑟夫:“事实上,是您这位朋友很有问题。他带来的那些人果然是叛军,还不等我们动手,他们就先一步发起了攻击。现在外面的大乱,正是他们造成的。整个后营发生了营啸,而前面这边,警卫队只能勉强抵挡住而已。阁下,我们被骗了。而这个可耻的骗子不但骗了您,恐怕还要对您不利呢。”

    莫里茨和约瑟夫都震惊了。莫里茨愣愣的看向约瑟夫,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背叛自己。

    而约瑟夫更是傻了眼,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的变化。自己这连凳子还没坐热乎呢,咋就冷不丁的成了骗子了?

    等等,卡米里刚才说什么?叛军?天啊!

    他忽然激灵灵打个寒颤,终于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霎时间不由冷汗就下来了。

    难道说,挟持自己那伙人竟然真的是叛军?不对不对,确切的说,那应该是奸细!自己的东大营不就是毁在这伙奸细的手上吗。

    咦,还是不对。那个帕斯,他……他可的确是自己东大营的人啊,这一点他绝不会记错的。可卡米里刚才说的,是帕斯等人先一步攻击了他们,难道帕斯……

    他一时间只觉的脑子里一阵混乱,再也理不清其中的蹊跷了。

    莫里茨定定的看着他,眼见这个儿时的好友被自己的传令兵指摘为奸细后,竟然半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只低着头沉默不语,不由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与痛心。

    他却哪里知道,此时此刻,他这位好友自己都在迷糊着,正百思不得其解呢,又对他从何反驳起?便是这种情形,让误会更进一步加深了。

    “约瑟夫,我很失望!我希望回头你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莫里茨深深吸口气,努力的平复下复杂的心绪。并没再去多问什么,只是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

    作为一个合格的军事长官,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审问也好,疑惑也罢,都要在平定了这次暴乱之后再说。

    “立即召回外出的各巡逻队,让各处哨兵加双哨,并再向外延伸五里地,不可有丝毫松懈!”他不再看约瑟夫,转身往外走去,同时沉着的向卡米里发布命令道。

    面对混乱不急不躁,一边安排解决之道,并同时还不忘警戒,甚至比平时更提升了警戒力度,“莫斯科之盾”果然名不虚传。

    “是的阁下,召回命令已经传达,预计将在一个小时内,巡逻队会陆续返回。至于警哨,我这便安排下去。”卡米里亦步亦趋的跟着,口中再次确认了一遍命令,并予以实施。

    莫里茨不置可否,脚步毫不见丝毫焦躁,如同刻尺一般保持着恒定的步子前行。

    “让我们来看一看,那些个叛军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敢深入到我的大营中来。嘿,好胆量、好气魄。”他淡淡的说着,语气平静而淡然,不见一丝波动。

    但是跟在他身旁的卡米里却知道,这位军团长阁下此时却是真的愤怒了,而且是愤怒到了极致。堂堂的“莫斯科之盾”,竟然被人摸进了肚腹之中,这简直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脸上啊。以莫里茨阁下那骄傲的性子,这让他情何以堪?又将如何面对国内那些讥讽嘲弄的目光?

    好吧,那些该死的叛军,但愿上帝保佑他们吧。要知道莫里茨军团长虽然号称“莫斯科之盾”,但其实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名头,那就是“血狱屠夫”啊!

    想到这个只是流传于私下的名号,卡米里就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发自内心的一股子颤栗升腾而起。外人或许还不了解,但是作为一直跟在莫里茨的身边人,他可是深深的知道,这个名号究竟代表了何等的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