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暴露
    奥利塞斯和罗德里亚斯不紧不慢的跟着引路的士兵走着,眼睛却将沿路所有看到的险隘和地形地势尽皆记在心中。尤其是那些*辎重存放的地儿,更是暗暗盯了好几眼。

    上次在东大营中,之所以能引发诺大的威势,全靠着最先点燃了*库。这是苏默亲口教给他们的,原先奥利塞斯还不太相信,打了一辈子的仗,虽然也知道火枪的犀利,实则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因为不是说火枪比弓弩更厉害,但凡通晓军器的人都知道,真个说威力的话,其实强弓硬弩绝不比火枪差。

    普通火枪,尤其是这个时代的火枪,射程不过两百步左右,也就是能击穿寸许厚的木板的样子。

    可是一把上好的弓弩,在神射手的操控下,不但也能达到这种射程,威力甚至能击穿薄铁皮。

    所以,真正相比较下,火枪的厉害之处其实在于简易的操作性上。还有就是对操作者自身的要求并没什么特殊性。

    火枪,只要随便一个士卒,甚至是普通人都可以立马上手,所差者无非就是准头罢了。

    但是弓弩则不同,那必须是需要拥有好把子力气的精锐或者专精者才行。而即便是这种精锐,最多也不过就是十几二十箭而已,再多了,不但会伤到两臂的筋膜,甚至连弓都拉不开。永远不会像火枪那般,只要枪管允许,便是连续射击几个小时都没问题。

    而作为火枪必备基础的*,如今这个时代,所产生最大威力的不过就是炮了。但这个时代的炮,可不是后世那么先进的,说直白点,等同于就是用*发射的抛石机而已。如苏默精熟的那般,利用*的爆破杀伤敌人的,几乎从所未有。

    果然,也就是上次东大营那一次,让奥利塞斯彻底震惊了。也从那一刻起,苏默在奥利塞斯等人的心中,简直完全神化了。

    主人的前世会是哪位神灵?是众神之王宙斯,还是雷神托尔?奥利塞斯心中还是比较倾向于后者的。天天的,当时那巨大的气浪和破坏力,还有那一连串的殉爆,差点没把他们自己都陷进去。还好他们对苏默一向钦服,无论是心中信不信,却绝不会对他的话有半分违逆,这才没造成损伤。

    如今要想在北大营也来上这么一出,这*库当然就成为了奥利塞斯的首选目标。

    只是从这一路上的观察所知,北大营的*库设置却与东大营大不相同。不但是分散开来离得较远,而且每个*库中的存药量,据从对带路的那个士兵的旁敲侧击中知晓,也不足以引发太大的威力。从而也就更不用提那种殉爆了。

    奥利塞斯和罗德里亚斯相互对了个眼色,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的凝重。看样子,要想在北大营完成任务,必须要另辟蹊径了。

    他二人直到此刻,还不知道最大的危机已然临近。完全没想到,东大营的军团长约瑟夫竟然命这么大没死不说,还一路来到了北大营中。

    世事之离奇巧合,果然是鬼奇莫测、无法把握。

    “那些俘虏呢,都关在什么地方了?那可值不少钱呢。”奥利塞斯不好多问,罗德里亚斯却没关系。搓着手,做出一副贪婪的样子,低声向那个士兵嘿嘿问道。

    那士兵果然不疑有他,抓住俘虏卖做奴隶,这本就是当兵的一种福利,俄罗斯士兵之所以愿意上战场,这种福利便是其中最大的动力。

    此刻听闻罗德里亚斯问起这个,当下觑了他一眼,颇有些嫉妒的道:“放心好了,都关在那边单独的营房中,不会有事的。你们倒是好运,竟能一下子捉到这么多活的,等运回莫斯科卖掉后,可不知能换到多少好酒呢。”

    俄罗斯人最大的嗜好之一,就是美酒,还必须是极烈的那种。尤其是对于军人来说,烈酒和女人绝对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性甚至要排在生命中前三之中。

    所以对于奥利塞斯等人能抓到这么多俘虏,眼见着就是好大一笔银钱的收入,这个士兵简直眼馋的不要不要的。

    要知道,虽然一场战役下来,或多或少的都能抓到不少战俘,但基数使然,当奴隶卖掉后的所得就少的可怜了。但如奥利塞斯他们这样的,不过几十人就能分润八个奴隶的卖身钱,绝对是极为少见的事儿,堪称一笔不菲的财富了。

    罗德里亚斯便嘿嘿的得意笑着,随即又凑近些低声道:“嘿嘿,好说好说。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等回去莫斯科后,我请你。保证是最烈的酒和最美的姑娘。好东西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嘛,对不对?”

    他拍着胸脯豪气的说道,还不断的冲那士兵挤眉弄眼着。那士兵闻听果然大喜,看向两人的神情也突然变得热情起来,再无之前的淡漠冷然。

    “哈,我喜欢你,兄弟。你说的太对了,好东西当然是和好朋友一起分享才对。我叫基尔,基尔?别里科夫。你可以叫我基尔,我的朋友们都是这么称呼我的。”士兵很开心的说道。

    罗德里亚斯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但却一闪即逝,面上则愈发亲热了起来,索性伸出手揽住基尔的肩膀使劲拥了拥,笑道:“哦哦,是的基尔,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基尔也回拥了他一下,开心的大笑。

    两人就这么勾肩搭背着,说说笑笑的走着,脚步却愈发又慢了几分。不知不觉中,也将奥利塞斯落在了后面,离着两人越来越远。

    待到一直到了伤兵营,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后的事儿了。也直到此刻,基尔才愕然发现,落在自己两人身后的奥利塞斯竟然不见了。

    “噢该死!他去了哪儿?在大营里乱窜,可是会被枪毙的。”他大惊失色的叫了起来,只是那声音却压的极低。最后又恨恨的补充道:“他要出了事儿,你我都要跟着倒霉了!该死,该死!”

    罗德里亚斯也皱着眉,看看前边几步远的伤兵营,又左右瞅瞅,这才懊恼的一拉基尔,低声道:“算了基尔,肯定是咱们走的太快了,谁让咱俩太投缘太兴奋了呢。放心吧,奥利不会有事的,他可是我们的头儿,机灵着呢。”

    奥利就是奥利塞斯对外用的名字,也是几个亲近的朋友对他的称呼。

    此刻听到罗德里亚斯这么说,基尔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颓然道:“但愿如此吧。天啊,我可不想去领教莫里茨阁下的皮鞭,那会让我做一年的噩梦的。”

    罗德里亚斯目光闪了闪,岔开话题道:“好了,我的朋友,已经这样了还能如何呢?我想以奥利的机灵,说不定等我们出来后就会发现,他已经站到了我们的眼前了。现在先进去看看我们那两个小可怜吧,他们是那么的不幸,哦,上帝保佑他们。”

    他夸张的叫着,脸上露出悲哀之色,用手在胸前和额头划着十字。

    “上帝保佑。”基尔敷衍着说道,眼神却仍不死心的往远处张望着。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或许奥利是在担心咱们的银币,现在先去看他们去了也说不定。大不了待会儿出来,咱们也去看看就是。”罗德里亚斯挑了挑眉毛,用一种你懂的眼神说道。

    刚才一路走来,慷慨的他已经豪气的承诺基尔好朋友,对于即将到手的那笔横财,他愿意与新结识的好朋友共同分享,这让基尔兴奋的差点没当场欢呼出来。

    去看“我们”的银币?是的是的,那些个俘虏,可不就是银币嘛。而最重要的是,那是“我们”的银币。基尔觉得,如果换成自己,与来看望两个倒霉蛋比起来,当然也是不如先去看望属于“我们”的银币来的重要。

    “是这样吗?罗德,你确定没问题?”基尔咧着嘴笑着,却仍是有些不拿稳的向罗德里亚斯确认。

    罗德里亚斯暗骂一句白痴,嘴上却毫不犹豫的肯定道:“是的是的,基尔,我保证,以我们的友谊保证!”

    基尔便耸耸肩,放松道:“好吧,我相信你了。你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是的,当然是,你完全可以毫无保留的相信我。”罗德里亚斯哈哈大笑着说道。

    两人便再次并肩往伤兵营里走去,那股子亲热劲儿,让伤兵营外的哨兵狐疑不已。这是传说中的真爱吗?是吧,果然是吧。

    与此同时,罗斯大营的后营重地中,奥利塞斯借助着建筑物的遮挡,灵巧的在暗影中快速潜行着。先是在几个方便停留的*库中短暂驻留了一会儿,然后又很快的闪了出来。而等他出来后,手中却多了几个小包裹,被他打成一个背包负在背后。

    同样的动作如是重复了几次后,最后出现的地方,却是大军的另一个重地:马厩。

    *库没法一下子引发致命的暴乱,那么就再加上受惊的战马会如何呢?更何况,一旦情况到了最不好的时候,少了对己方威胁最大的骑兵的话,相信无论是自己这些深入敌营的人的幸运,也必将为即将到来的主人赢得胜利的机会。

    而就在奥利塞斯行动之际,中军大帐中,亲耳听到自己的好朋友,已经吩咐下去先接回库里的命令而终于放松下来的约瑟夫,在被问起自己营中,是否又一个叫做奥利的士官长时,不由的愕然摇头。

    他虽然一直未能得到手下那些老油子的服从,但是作为一个军团长,清楚的记住自己的基层军官的素质还是绝对有的。奥利?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啊。

    约瑟夫有些茫然,而他对面的莫里茨,却是瞬间面色大变,霍然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