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试探
    奥利塞斯沉稳的走出大帐,跟着传令兵往后而去。只是走着走着,眉头不由的微微一蹙。这并不是通向后营的方向,而是

    他眸光沉了沉,心中暗暗赞叹。这个莫里茨比约瑟夫不知警惕沉稳了多少倍,果然不愧为号称“莫斯科之盾”的奇才。这么看来,第一套方案显然是不可行了,必须启动备选预案了。

    果然,一直走到一侧的单独一片营房前,他看到了自己的其他伙伴正都站在那里。只是对面也站着一帮子士兵,两下里正怒目而对,相互谩骂推搡着。

    “嘿,嘿!你们在做什么?该死的,这里是军营,不准械斗。难道你们想尝试下军团长阁下的皮鞭滋味吗?”传令兵老远就叫了起来,快步冲了过去。

    奥利塞斯目光一凝,也紧紧跟上。待到走至近前,以目示意看向旁边一人问询。

    那人也已目光示意了下,面上却做出忿忿之色,怒道:“奥利塞斯,他们要带走莱恩,还不准我们跟着一起。天啊,他们想干什么,那可是我们的兄弟。”

    莱恩就是那两个被他们带来的,真正的罗斯人士兵。只不过此刻,两人都已经达到了极限,早已昏迷了过去。当然,这也是奥利塞斯等人一开始就算计好了的。否则两下里一旦稍有丁点儿对不上口风,等待他们的就是灭顶之灾了。

    奥利塞斯目光一闪,心中已是若有所悟。看来那位“莫斯科之盾”对自己这些人的防备,不是一般二般的谨慎啊。把自己等人安置在这中军一旁不说,甚至只允许伤员移到后营,连自己的人跟过去照顾都不许。

    他心中转着念头,面上却也是阴沉下来,转头在对面几个拦路的士兵脸上扫视了一圈儿,最后把目光停在那个传令兵身上。

    “我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士兵。”他淡淡的说着,手却轻轻的放在腰畔的弯刀上。

    传令兵脸色微微一变,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挡在双方中间,正色道:“阁下,请不要冲动。这是军团长阁下的命令,他们只是在执行命令,这并没有错不是吗?”

    对面几个士兵都是面带冷笑,满是不屑的看着奥利塞斯等人,脸上的鄙视丝毫不加掩饰。斯拉夫人的好勇斗狠传承已久,他们崇拜强者,对失败者却是从来都只有鄙薄嘲讽的。

    这帮子东大营的垃圾,竟然败给了那些肮脏的鞑靼人,还一路跑到了他们北大营这边,简直就是莫斯科的耻辱。据说他们的那个军团长原本就是个窝囊废,是靠着裙带关系才爬上军团长的宝座的。

    若说大兵们最痛恨什么,那么无疑,一个没有本事,只能带着手下被人撵的跟兔子一样的长官,必然是其中之一。而且肯定还是排名绝对最靠前的那种。因为跟着这样的长官,士兵们的生命随时都可能丧掉,这完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而现在,这帮怯懦的胆小鬼,一路狼狈的到了自己北大营,竟然还想不服从安排,大伙儿又怎么可能惯着他们毛病?无耻的懦夫,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士兵的荣耀,只配去跟奴隶们待在一起。

    奥利塞斯冷眼看着那些士兵们的嘲弄,饶是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也知道自己等人不过是在演戏,但心中也不由的有些怒火升腾。毕竟,瑟雷斯战士从来都是享受敬仰的目光的,何曾被人如此看不起过?

    他深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边抬手示意自己这边人安静,一边冷声对传令兵道:“好吧,我接受这个解释。但是这里躺着的是我们的兄弟,他们是为了莫斯科英勇作战而负伤的,他们不该被如此冷漠的对待,我们必须有人照顾他们!”

    他的话语平淡而毫无波动,但却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坚定。

    传令兵不由苦恼的嘬了嘬牙花子,对于奥利塞斯的话实在不好应答。无论对方是不是战败者,但是正如奥利塞斯说的那样,眼前这两个可怜的家伙,的确是因为国而战负伤的,这一点不容任何人诋毁。不见便是自己身后几个士兵,看向这两个伤员时的目光,也没有半分不敬吗?

    对伤兵不敬,尤其是为国而战的伤兵,那绝对会引发所有士兵的不满的。因为谁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有这么一天。战败者的耻辱,只能让那些胆怯者承担,却绝不可落到伤兵头上。

    “当然,这是他们应得的权利不是吗。”传令兵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认可了奥利塞斯的言语。“但这毕竟是军营,军团长阁下的军令也必须得到执行,绝对的执行!那么,我们何不先各退一步,让这两位勇士先得到治疗,而我们则去请军团长阁下给出手令。你看这样好不好?”

    瑟雷斯战士们微微有些骚动,奥利萨斯再次抬手示意,众人便安静下来。这让传令兵看的微微动容,看向奥利塞斯的目光中不由多出了几分深沉。

    一个能让手下人如此信服的指挥官,这本身就是一种证明。传令兵可不想给自己凭空树立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还是一个在军中似乎很有些人望的这种。

    “阁下,相信您能理解,我们并无意针对你们。我们只是士兵,最底层的士兵。”不待奥利塞斯开口,传令兵再次补充道。

    奥利塞斯目光闪了闪,知道再继续纠缠下去怕是就过了,当下做出一副略有犹豫之色后,便勉强点了点头。

    传令兵如逢大赦,先是友好的点点头,然后转过去大松了口气儿,对着那几个士兵挥挥手,使了个眼神。

    那几个士兵相互对视一眼,默默的点点头,俯身抬起两个伤员,转身去了。

    目送着这队人离开,传令兵这才揉了揉眉心,然后转过身来换上一副笑脸,指着前面一排营房道:“那么,先安顿下吧。洗个热水澡,然后享用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保证,再没有比那最美妙的感觉了。来吧,先生们,请跟我来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把目光看向奥利塞斯。奥利塞斯迟疑了下,终还是点点头,并肩跟了上去。

    “军团长阁下的手令”

    “哦哦,这个不用担心。把你们安顿好后,我便马上回去禀报军团长阁下。相信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传令兵拍着胸脯承诺,眼底却闪过一抹狡猾的光泽。他只是说会禀报军团长,也只是说奥利塞斯等人不会失望。但这个不会失望的标准,可不一定是按照奥利塞斯心中所想那样了。而军团长阁下会如何答复,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所以,只要应付过眼下,后面的事儿,又与他有何关系呢。

    奥利塞斯似乎并没听出他言语中的陷阱,只是默默的点点头便不再多言了。这种表现,让传令兵窃喜之余,也只当是他们因为还没走出失败的阴影所致。所以窃喜之余,心底的鄙视又多加了三分。

    这排营房独立于大营中军的一块空地上,左右不靠。也看不出之前是用来做什么的,但从某些拖曳的痕迹上推测,不是临时放置一些战略物资的,就是作为关押一些人犯之类的所在。

    奥利塞斯和众人默默对了下眼神,便各自分了铺位安置。随后便有伙头兵推着一车车的吃食送了过来,热气腾腾的,竟然还有些肉香飘散,果然如那传令兵所言,是一顿相当不错的大餐。

    笑着和传令兵送别,转过身后,奥利塞斯对众人使个眼色,带着众人围着长长的餐桌埋头大嚼起来。一边却用手沾着菜汁在桌案上写着,待到写完便随手抹去,不留一点痕迹。

    主人曾教过他,隔墙有耳。这里又是深处敌营之中,谁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耳目存在。所以,小心谨慎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次的潜入充满了危机,从一开始就有些不顺,奥利塞斯不敢有一点疏忽大意。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主人苏默非要执着的行险一击,但他仍毫不犹豫的慨然而来。

    主人给了他和他的伙伴们一切的所需,食物、衣服、武器,还有最最宝贵的尊严,以及,生命。奥利塞斯愿意为此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的一切。主人的意志,便是他们的意志。不需要理解,只需要完美的完成就好。

    如今既然不能再用上次的办法,那么,迫不得已,就只有他默默的将面包塞进口中嚼着,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