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再下套
    “犀利啊。”远处的密林中,苏默从望远镜中窥视着蒙古大军行云流水般的攻势,由衷的发出赞叹声。

    这些马背上的民族,战斗简直如同印入骨子里的本能,个个都是天生的战士,怨不得汉民族几千年来被他们袭扰的苦不堪言。

    汤圆发出“呦呦”的低叫声,比划着俩前爪:“汤圆杀死他们全部棒棒哒..”

    这一乱动,直立的身子顿时保持不住,呯的一声恢复四爪着地的姿势。

    趴在它脑袋上的苏默惊呼一声,跟着落到了地上,当场跌了个四脚朝天。狼狈的爬了起来,朝着汤圆大脑袋就是一巴掌,骂道:“夯货,这么大个子学人家卖的什么萌?你天生就是个傻大憨!”

    汤圆就垂头丧气起来,俩尖耳朵都耷拉下去了。这些日子跟着苏默,它已经越来越通人性了,跟着学了不少的词儿。虽然不会真的说话,却已经可以配合着手势加上模糊的意念,和苏默做一些稍稍复杂的交流了。

    棒棒哒就是这些日子刚刚学会的词儿,让汤圆不明觉厉,总爱时不时的拿出来现一现。结果却遭到了苏默无情的打击,这让大尾巴熊很是伤心。

    旁边树上传来几声吃吃的笑声,汤圆大怒,大尾巴一甩敲在树身上,站在树上的胖爷几个顿时站立不稳,下饺子似的落了下来,个个狼狈不堪。

    汤圆眼中就露出人性化的笑意,得意的大尾巴一个劲儿的摇着。胖爷恼怒的翻身起来,怒目而视,做出一副欲要扑过来的模样。

    这两个一向看对方不顺眼,得着空儿就会闹腾一番,不但苏默早已习惯了,便魏壹几个也都有些见怪不怪了。

    “行了,别闹了。”苏默没好气的踹了汤圆一脚,又伸手拦住了咬牙切齿的胖爷说道。

    “角儿演的不错,咱们再接再厉,再给他们添一把火就撤。”纵身跳到汤圆背上,他笑眯眯的说道。

    众人都是嘿嘿笑着,纷纷扳鞍上马,一路追着大部队跟上。

    待到刚刚赶上队伍,便见一骑火红的身影飞奔而至,后面庄虎、唐猛几个一脸无奈的紧紧跟随。

    胖爷几人相互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笑意,随即不谋而合的纷纷催马向前,绕开两人往前去了。

    “汉家郎,你为什么不让图鲁勒图上阵,难道你看不起我吗?”红马上,英姿飒爽的别吉鼓着包子脸,恼怒的不忿道。

    “母兔兔,你你太让我失望了,真的,你竟然把我看的这么浅薄,真是太让我伤心了。”苏默捂着心口叹气,那叫一个哀怨。

    图鲁勒图愕然,讷讷的道:“我我怎么了?”

    苏默脸上苦情更重,痛心疾首的道:“我这是看不起你吗?这分明是担心你,怕你受伤,是心疼你、爱护你啊。难道你感受不到吗?真的感受不到吗?”

    旁边庄虎和唐猛等人脸色苍白,眼神迷离而飘忽。这实在是太恶心了,太肉麻了,真心受不了啊。

    图鲁勒图显然不这么认为,草原儿女从不讳言情爱,热情奔放才是最被她们认可的。对于某人能如此裸的大胆宣示,别吉其实是非常受用的。

    不过终归还是女孩儿家,被人告白了,甜蜜自不必言,但是那甜蜜的慌乱却也是不由自主的。

    “啊我我,哎呀,阿鲁尔呢?你可看到他们几个了?竟然敢抛下我自己去快活,简直是太可恶了。”眼神有些飘忽着躲开某人火辣辣的视线,小脸儿晕红晕红的,口不应心的岔开话题。只可惜那嘴角边泛起的弧度,却将她的欢喜完全暴露无遗,怎么也藏不住。

    庄虎几个浑身生了虱子般别扭的扭动着,这一对儿狗男女真是天生一对儿。一个可以完全不顾礼法的公然**,另一个却把上阵杀敌说成是快活,这是虐单身狗的节奏吗?太不道德了!

    “阿鲁尔?”苏默脸上做出一副茫然状,“怎么他们还没回来吗?哼,太过分了,一点纪律性都没有!自由散漫、个人英雄主义、争风头,一点都不成熟。唉,算了,毕竟还是年轻人嘛,像我这种少年老成、成熟稳重的奇男子,终归还是凤毛麟角啊。”

    苏默深沉的叹息着,那份顾影自怜的哀叹,让庄虎等人看的眼眶子乱跳,嘴角抽啊抽的.不行了,真的要吐了啊,公子,收了神通成不?

    图鲁勒图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半张着嘴儿说不出话来。

    远处一骑飞快的驰来,到的近前,翻身下马大声禀道:“报!启禀公子,前方发现溃敌踪迹,正往北方而去。而且而且.”

    斥候说到最后,忽然嗫嚅起来,眼神儿还不时的偷偷瞄向图鲁勒图。

    苏默大怒,呵斥道:“而且什么,还不快快讲来。母兔呃,别吉是自己人,有什么可避讳的?再这般无礼,定不相饶!”

    图鲁勒图大为受用,微红着小脸儿看向苏默的眼神中,水波荡漾的,妩媚风情无限。

    “是,小人知罪。”斥候躬身应诺,随即再次叉手禀道:“咱们发现,跟着别吉的几位公子也和他们在一起,看上去似是被其所掳,俱皆绑缚着。救是不救,还请公子定夺。”

    “什么?阿鲁尔他们被”图鲁勒图再也顾不得眉目传情了,霍然转头惊呼出声。

    “苏默哥哥”她脸色变幻了几变,转头看向苏默,脸上全是一片焦灼之色,口中的称呼却再不是什么汉家郎了。

    庄虎唐猛等人齐齐脸色一黑,暗暗呸了一声,大骂不知廉耻。苏默却是身子都要酥了,“哎呀呀,这就喊哥哥了,会不会太快了点呢?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噗通,汤圆忽然四爪一软,冷不丁的趴卧下去。它倒是不理解那话中的意思,纯粹是被那声儿的意境吓到了。可怜的大尾巴熊,脖子上的毛都炸起来了.

    “你.”图鲁勒图也羞了,满脸涨红的嗔道,“苏哥哥,我在跟你说正事儿呢!”

    好吧,又省了一个字儿,曙光就在前方啊。再说几句会不会直接被推倒呢?哎呀呀,要是她用强,我是从呢,还是从呢,还是从呢?

    苏默眯着眼认真思考,不行,被逆推什么的太没面子了,直男必须要在上面啊.咳咳,歪楼了,歪楼了,这种大事儿应该冷静下来仔细思考才是,现在还是先把眼前的小事儿解决了吧。

    “咳咳,那啥,母兔兔啊,别着急哈,推倒是需要慢慢咳咳,不是,我是说,待哥哥问清楚情况先。”脸上猥琐的神色瞬间收起,眨眼间道貌岸然起来,看的旁边众人又是一阵的腮帮子直抽抽。

    “那个谁,嗯,你说说,对方大约有多少人?阿鲁尔,呃,就是别吉的那些个同伴们,可有受伤的没?”

    斥候目不斜视,听闻苏默问起,连忙回道:“回公子话,对方约莫百人左右,几位公子看上去还好,并无什么外伤,只是苦头怕是免不了的。”

    图鲁勒图微微松了口气儿,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她虽然性情豪迈,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愚妇。阿鲁尔等人每一个身后都站着不小的势力,真要出了事儿,怕是整个王庭都要发生不可预测的动荡。

    而从她个人角度来说,虽然她并不喜欢他们,却仍是将他们看做自己的袍泽,绝不希望任何一个出事儿。只是眼下情形,要想救出阿鲁尔等人,就要看眼前这个男人的决断了。却不知他是否会为了自己出手呢?

    要知道,大军如何动,向哪里动可不是儿戏,不说靡费多少,更是牵扯到士气军心的大事儿。岂能为了几个人,就随意更改?更何况,还是几个不服从军令的外人。

    图鲁勒图心中有些紧张,既希望苏默出手,却又希望他不出手。出手则说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若是不出手,却也是一个合格将领应有的质素。蒙古人向来崇拜强者,可是强者又有哪个会儿女情长的?

    若是他真的选择不出手的话.图鲁勒图暗暗想着,脸色微微黯然下来。世上又有哪个少女,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能一切都以自己为重的?便是如她这般豪迈刚强的,说到家却也终归还是个女子,自然也有着和寻常女子同样的渴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