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掳走
    溃败溃败,先崩溃再败,这一刻眼前的罗斯大营,便是完美的诠释。 .tw.

    两千多人的大营,这一刻完全乱成了一锅粥。将拢不住兵,兵找不着将,不时响起的沉闷的爆炸声,使得无数的战马惊嘶暴躁,乱窜乱撞,愈发使得这种混乱加剧。

    前面顶在第一线的火枪兵,只勉强放了一轮枪便四散而逃,甚至有的人连一枪都未放。

    营外三百骑军最前排奔出十余骑,将将靠近大营前时,纷纷抛出手的飞爪勾住营寨大门,随即打马向后拉去。寨门只是稍稍一顿,随即便轰然而倒,整个罗斯大营彻底暴露在大军面前。

    三百铁骑轰然而入,宛如一股奔泻的洪水,沛然不可抵御,将阻挡在面前的所有一切尽数撕成碎片。

    杀戮,开始。

    面对着这突兀的变化,图鲁勒图震惊了,稍大的嘴巴半张着,怎么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这赢了?这么简单?他竟然早已安排了伏兵。可是,那伏兵又是什么时候安排的?又是什么时候潜进去的?这简直如同神迹。

    要知道那可是足足千号人的大营啊,里面便再如何松懈,要想达到眼前这一幕,一两个人是绝对休想造成这种规模的混乱。所谓人一千漫山遍野,那可不是说说的,单单占地之广,要十余里。

    如果只是几个人潜伏进去,单是跑路要好半天功夫,更不用说还要应付那么多的士兵,完成整个大营混乱的任务了。

    而一旦人数多了,真当人家罗刹人是死的吗?那么任凭你们大摇大摆的潜进去?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不理解,完全不理解啊。

    图鲁勒图努力的睁大眼睛,恨不得立即找到苏默,当面问他一问。否则,这股冲动犹如百爪挠心一般。可惜,这般混乱的战场,一时半会儿又哪儿找去?

    那家伙完全不像个统帅,刚才没开打时还能老老实实的坐镇后方。可是这一开战,瞬间便不见了踪影。向身边跟着的庄虎问起,庄虎很淡然的回答:“杀进去了。”

    图鲁勒图这个咬牙啊。不让我去,可你自己却第一时间去了,太欺负人了有木有?还有阿鲁尔几个,哼哼,竟然更过分的一开始冲到了最前面,也不说带着我一个。还是小伙伴呢,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回头定要他们好看!

    图鲁勒图这里一口的糯米牙咬碎,恨恨不已。可不知阿鲁尔此刻也是欲哭无泪。

    刚才的变故不单单是图鲁勒图震惊了,他也同样震惊了,包括身边那些小伙伴们都震惊了。

    说好的一马当先呢?说好的彰显蒙古男儿的风采呢?大伙儿这耍的兴头,结果还不等享受片刻,尼玛风头完全给淹没了,还有这更让人郁闷的事儿吗?

    几个人呆呃的看着身边如洪流般倾泻而入的骑兵大潮,真是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再联想下之前自己几人的表现,跟这会儿的景象一,简直如同耍猴戏的一般,这真是太崩溃了。

    “阿鲁尔,咱们现在怎么办?”有小伙伴凑过来问。

    阿鲁尔脸色铁青,通红着眼看着前方,咬牙切齿的道:“还能怎么办,杀!杀进去,直接找到他们的主帅,先抢了这头功再说。”

    郁闷个天的,必须是自己先去弄死那个主帅。不然的话,这回可真要沦为笑柄了。刚才只顾着争功,冲出来时特意撇开了别吉,以别吉那脾气,怕是后面肯定要找后账的。自己若是能抢先杀了这里的主帅,然后把头颅呈送给她,还可以说是为了她的荣耀而战,讨好于她。可要是抢不到…….

    想到这儿,阿鲁尔有些不敢想下去了。狠狠一咬牙,扬鞭催马便要往里冲去。

    只是这边刚一摆开阵势,还不等战马起步,猛不丁旁边一队骑士拦了过来。带头之人一脸的冷然,一言不发的挥手便让人将几人团团围了。

    众少年大惊失色,一时搞不清状况,纷纷向阿鲁尔靠拢过来,擎着刀剑警惕的看着四周。

    阿鲁尔先是一愣,随即大怒道:“你们要干什么?想要造反吗?还不赶紧给我让开!”

    带头的骑士隔着面罩发出一声莫名的哂笑,随后慢慢掀起面罩,露出一张胖乎乎的脸孔来。这张面孔一落到阿鲁尔眼,顿时让他面色大变,激灵灵打个冷颤。

    这分明是一张罗刹人的面孔,罗刹人什么时候竟混到了明军的队伍里了?那个该死的明军钦差副使,简直是个二百五蠢货!竟然让敌人潜到了身边都不自知,却要连累的自己倒霉。

    阿鲁尔心狂跳,大吼一声便要拼命。对面罗刹人胖子却不屑的撇撇嘴,猛然一挥手,围着的众骑士也是纷纷抛出套索,不待众少年反应过来,便已将其一一拉下马来。

    阿鲁尔作为首领受到了特别的待遇,足足有五个绳套专门对付他。挥刀左劈一个,右挡一个,再身子扭动闪过一个,但是另外两个却是怎么也躲不过了。但觉半扭的身子一紧,再下一刻,已是噗通一声栽倒马下。

    “绑了,给他们堵嘴,咱们走。”罗刹人胖子毫不以为意的淡然吩咐着。

    阿鲁尔大急,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忽然间一道灵光闪过心头,霍然抬起头看向那胖子,失声叫道:“你竟会说汉话,你究竟是什么人?”

    胖子扭头看看他,呲牙一笑,傲然道:“愚蠢的异教徒,这点智商也敢与我伟大的主为敌,真真不自量力。哼,听好了,我乃是万王之王、众神之主、不可战胜的魔神大人之第一使徒,伟大的佛朗西斯科大人。怎么样,害怕了吧,吓傻了吧?哇哈哈,哼,带走!”

    是佛朗西斯科?别怀疑,确实是佛朗西斯科。在之前冲阵前的一刻,得到了苏默的指示,来抓住阿鲁尔几个,另有后续计划需要用到他们。

    阿鲁尔一脸的呆滞,魔神大人?第一使徒?这他喵的是什么鬼?难道他不是罗刹人?不是奸细?是了,除了这个不知什么鬼的叫什么科的家伙,其他人可都是明军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一时间脑子里混乱成一团,眼全是小圈圈。还待要再问些什么,却早被人往嘴塞了一把破布,堵得严严实实的,只能呜呜的发出一些无意义的怪声,哪还说的出半个字来。

    扭动再看自己那些小伙伴,也都一个个被绑的粽子似的,嘴也都堵了破布烂草之类的,一个个如同待宰羔羊一般,蛹虫般扭动着,眼、脸露出惊恐骇惧之色。

    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要做什么?!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阿鲁尔心惊恐万分,浑身不可自抑的颤抖着。这一刻,却哪里还有先前半分的嚣张模样。

    众骑士手脚麻利,很快便将阿鲁尔等人收拾好,然后分出几人将他们往马前一搭,唿哨声,已是掉头往北方奔去,很快便脱离了战场心。

    阿鲁尔被头朝下按在马鞍,剧烈的颠簸让他阵阵的头昏眼花,胸腹间被搁的翻江倒海一般,若不是嘴堵着破布,怕是早要吐出来了。

    只是此时此刻,身体的难受却压根顾不了。心下完全被阵阵的恐惧占据。

    起初他还怀疑是苏默捣的鬼,欲要偷偷暗害自己。可眼见这个佛朗西斯科带着众人毫不停留的远离了战场,并且走出老远都不见停下的迹象, 一颗心已是彻底沉到了谷底。

    苏默要害他的话,离开这么远了,随便找个地儿一刀砍下去是了。这草原之寥廓无,随便杀个把人根本是神不知鬼不觉。只要过几天,连尸首都会被成群的草原狼或者其他野兽啃的骨头都不剩,便是神仙也难找到半点痕迹,又哪里需要费这么多事儿?

    从他拼了命的观察着,这队人的走向完全是一路向北而去,目的性极为明确,根本不是找地儿杀人灭口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察觉出不是马要死了,阿鲁尔的心也渐渐的安定下来,只是那好却愈发浓烈起来。

    不过待到大半天后,答案终于揭晓了。

    骑队在奔出了足足三十余里后,在一处小山坳停了下来。阿鲁尔等人也被放了下来,但却并未松绑,当然也没被咔嚓了。不过在放下来后,又被人用布连眼睛都蒙了,这让阿鲁尔等人的心又再吊了起来。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尤其是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完全不能动弹的时候,这种恐惧更是加剧了三分。阿鲁尔能听出来,几个小伙伴,年龄最小的图克甚至已经哭了出来。

    这帮人似乎在等人,这是阿鲁尔从几个明军士卒低声的交谈偷听到的。果然,在等了半天后,远处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马蹄声,朝着这边急奔而来。

    明军们先是警惕的警戒起来,但随即便听到欢呼声。再然后便是两边人似乎在热烈的说着什么。

    阿鲁尔听不懂他们的语言,说话的只是那个叫佛朗西斯科的人,和来者用一种阿鲁尔完全没听过的语言交谈着,只不过间似乎提到了某个人的名字…….

    阿鲁尔努力的侧耳听去,终于在某个时刻模糊的捕捉到了。那个名字是:苏默!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