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破营
    “鞑靼人,是鞑靼人——”

    看着那一片片大纛,再看那以阿鲁尔为首当先冲阵的八个蒙古少年,罗斯营中众罗斯兵大声叫喊起来。

    有那心急的,已是将火折子往火绳上凑去,却被旁边的老兵制止,然后扭头看向瞭望塔。

    这个时代的火枪必须形成排枪效应,否则单个的零星射击,根本无法对敌方造成太大的伤害。

    瞭望塔上,切科夫斯基皱眉看着越冲越近的阿鲁尔等人,再看看跟在后面慢吞吞的苏默军主力,眼中疑惑更深。

    单只七八个骑兵的冲击,根本无法对自己的大营造成威胁。甚至任凭他们冲击,也根本就冲不进来。所以切科夫斯基压根就不去理会这几个中二少年,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后面的大军上。

    但是苏默大军的举动,让他看的有些不明白了。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凭借马力一鼓作气蜂拥而上的,可偏偏他们却只是不紧不慢的缓缓推进,除了虚张声势的摇旗呐喊外,再没别的动作。到好似是特意放纵前方冲上来那几个人送死一般。

    这里面有古怪!

    切科夫斯基暗暗想着,一时间紧抿着嘴唇,忍住了下令射击的冲动。目光仍是死死的盯着后面的大军主力,等待着即将发生的变故。

    是的,他确定一定会有变故。从登上瞭望塔之后,他已经大致看清楚了对方的数量,也就大约五百人左右,即便是后面有些伏兵,总数也不会超过一千人。

    而自己的这个营地中,单只步兵就有一千人,除此外还有五百火枪手和三百骑兵,甚至还有五门火炮,加起来总数足足对方两倍之多。如果仅只是坚守的话,就算鞑靼人连续攻上一个月也破不开。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

    至于说主动出击,在未彻底摸清对方的意图前,冒然的行动绝对是不可取的。

    切科夫斯基虽然是靠着裙带关系火线提拔的,但作为一个老兵,久历沙场的质素却是毋庸置疑的。

    阿鲁尔等人此刻已经冲到了营门前一箭之地,倒也不敢再继续往前冲了。只是纷纷弯弓搭箭,左右驰骋着向营中射箭。但是只有八个人的零星箭枝,对于坚固的营寨来说,完全如同隔靴搔痒,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更不要说伤到营中的人了。

    只是这些个中二少年却个个神采飞扬,毫不以为意。纷纷大呼小叫着,纵马来回奔驰着耀武扬威。在他们心中,这简直就是太拉风了有木有?汉人话本里描述的古代大将,以一人之力抵挡百万大军,杀个七进七出什么的,可不就是此刻他们的写照吗?

    罗刹人?哼,不过一帮子胆小如鼠的鼠辈而已,自己等人都杀到眼前了,可他们却迟迟不敢出来应战,只能躲在营地里簌簌发抖而已。等这回回去后,便今日这一幕,还不得让所有人都仰慕赞叹了?至于说后面苏默的大军并未跟上来,嘁,没跟上来正好。不如此,又如何能彰显出蒙古男儿的威风呢?

    所以他们很兴奋,欢快的纵马恣意飞奔,一边不绝声的大叫着,一边时不时的张弓飞射。至于那箭是否射中了,却是完全不去理会。

    “契科夫少爷,他们……”瞭望塔上,库里眼看着下面阿鲁尔等人的嚣张,忍不住出声提醒切科夫斯基。

    切科夫斯基只是随意搭了一眼,不屑的撇撇嘴道:“几个白痴,不必理会他们。若是鞑靼人都是这样的话,那说明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他们先祖昔日的传承,只配给我们斯拉夫人做奴隶。”

    库里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只是个小侍从,实在不懂那些大道理。既然少爷说了没关系,那就一定没关系。少爷总是对的,自己只要好好听从少爷的吩咐就是了。

    既然没了紧张,他便开始左顾右盼起来。下面的士兵们好像有些骚动啊,嗯,想必也是跟我一样,都看不懂少爷的举动。本来嘛,他们跟自己一样,都是少爷的手下,跟自己一样的水平才是正常的。

    唔,那边是准备出击的骑兵吧,那些个哥萨克人果然都是野蛮人,看他们长的凶神恶煞的。身上也是邋里邋遢的,离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怪味儿;

    咦,那边那些人在做什么?那是炮兵吧,怎么他们自己打起来了?这帮混蛋,真是不省心,这都什么时候还来内讧。不行,回头一定要告诉少爷,好好收拾他们一下才行。

    库里气哼哼的想着,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那边不动。他今年不过才十七岁,正是好动好闹的年纪,心中虽然想的恶毒,但这却不妨碍他先看上一场热闹的心思。

    只不过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因为就在刚才那一霎,他忽然看到那个忽然被人捂着嘴拉到屋后的家伙,此刻已经躺到了地上。从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露在外面的两只脚,此时却在痉挛似的微微抽动着。随着时不时的抽动,有股殷红的血迹,慢慢的蜿蜒出来…….

    出人命了!他的眼眸猛的紧缩,霎时间如同针孔一般。一颗心就好像被人猛然一把攫住,似乎呼吸都艰难起来。

    “切科夫少爷,切科夫少爷!”他脸色苍白着,目光仍死死的盯着那边,不由的略微提高了声音叫道。

    切科夫斯基皱皱眉头,收回关注外面大军的目光,不悦的转头瞥了自己侍从一眼,不满的道:“怎么了?库里,我正忙着呢,不要随意打扰我。”说着,便又要回头继续观察敌情。他始终有种强烈的不安萦绕在心头,这使得他愈发的关注外面敌军的动静。

    “不是!少爷,那边,你看那边……”年轻的侍从语音颤抖着,有种说不出的惊惧,猛然一把扯住主人的手臂。“他们打起来了,有人被杀了。”

    “打起来了?这帮混蛋,随他们……什么?被杀了?”原本还不在意的切科夫斯基听到最后,不由的猛然一惊,霍然转过头来。

    “是啊是啊,尸体还在那儿呢,就是那边。”库里紧张的指着那边屋后说道。

    切科夫斯基赶忙将望远镜端起来,圆形的视野中却是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尸体?

    这个库里,还是太小了,完全不能胜任现在的身份啊。看来有必要考虑,让家里派个老成些的仆从过来了,他如是想着。只是下一刻,就在将望远镜移开的一瞬,猛然视野中的一点殷红,让他登时顿住了。

    那是……血迹!真有人被杀了!这帮混蛋,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内讧,简直不可饶恕!咦,不对!等等,那是什么?

    随着重新调整了视角,切科夫斯基的脸色慢慢苍白了起来,胸膛急剧的起伏着,连带着整个人都在开始不可自抑的微微颤抖着。

    “小心,小心!所有人注意,后面…….”须臾,他忽然猛地扔下望远镜,探出身子发疯般的大叫起来。

    库里被自己主人的忽然嘶声大叫吓了一跳,确切的说,不单单是他吓了一跳,而是整个营地前面防线的人都吓了一跳。

    正纷纷莫名其妙的转头向上看来之际,猛不丁却被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打断。巨大的烟火从营地后方升腾而起,很快便连成一大片,迅猛至极的向四下漫延开来。

    与此同时,巨大的气浪直如飓风一般刮了起来,伴随着声波震荡的波形,使得大多数人淬不及防之下跌倒在地,昏沉沉不知东西南北。

    喊杀声蓦地响起,那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从营地后方发出的。出事了,营地里有人叛乱!少数清醒的人如是想道。

    只是这念头还不等落下,猛听得外面沉闷的号角声忽然高亢起来,震天介的鼓声同时暴起,响遏云霄。紧接着,便是如同山崩海啸似的喊杀声和马蹄奔腾之声传来。

    急速的战马奔腾,使得地面都微微颤抖起来,再也不似之前那寥寥七八个人时的感觉。

    苏默的大军,终于动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不动则已,一击必杀!

    自始至终开始酝酿的杀招,终于在这一刻图穷匕见了。

    瞭望塔上,看着外面蜂拥而至的敌军,再看看营中惊慌失措、茫然乱窜的自家士兵,以及后方半个营地的大火浓烟,切科夫斯基不由无力的瘫倒下去。

    完了,全完了。此时此刻,便是神仙来了,也难以挽救这场大败了。也是直到此刻,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从头到尾让他感觉不安的原因了。

    那队溃兵!是那队最先放进营来的溃兵!不,那根本不是什么溃兵,而是敌人。他们冒充了己方的士兵,诈开了大营,然后又再外面鼓噪挑衅,甚至用七八个人装疯卖傻以吸引自己的注意,从而使得潜进来的人趁机发动,内外夹攻。

    是了是了,我就说当时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是他们的装备,那些人虽然穿着己方的军服,背着火枪,但是手中却都提刀携盾的,背后还别着好几杆标枪。

    罗斯人的军团虽然也是冷兵器和热武器混用,但却是分工明确。热武器的士兵专司使用火枪,身上又是通条又是枪架的,还要照顾着腰间的底火,哪能腾出地儿来倒腾那些个刀啊枪的?

    而冷兵器,也是有专门的编队。多配备标枪短斧之类的投掷武器,手中的武器,也不是那种圆盾和弯刀,而是方盾和大剑,或者是长矛之类的,哪里会有那种古怪的组合?

    这些狡诈的鞑靼人,他们什么时候竟能驱使西方人了?这一刻,彻底省悟过来的切科夫斯基,不由的懊悔无比、内牛满面。不是我无能,实在是鬼子太狡猾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