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开幕
    “他们有动静了?”苏默瞟了一眼身边一个身形胖胖的士卒问道。这个胖子却不是胖爷,胖爷正瞪着眼睛盯着这胖子呢。

    只不过这个胖子显然并不太买胖爷的帐,斜眼睇了他一眼,鼻子中发出哼的一声,但在苏默看过来后,赶忙又做出恭谨的神态。

    “我伟大的主人,您真是太睿智了。是的,他们果然如您所预测的那样,想要做出些愚蠢的举动来。”胖士卒阿谀的道。

    好吧,只从这个语气和称呼上,就能知道这个所谓的胖士卒是何许人也了。没错,就是佛朗西斯科,这个魔神大人最忠实的使徒。

    奥利塞斯等人化妆成罗刹人攻击蒙古人,而佛朗西斯科虽也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但是比起奥利塞斯等人,欠缺的却是那种一往无前、勇猛无畏的战斗意识。

    他骨子里仍只是个商人,想让一个商人具有战士的心态,这显然比让母鸡变成公鸡还要难,尤其是对佛朗西斯科这种惜身如命的家伙来。

    所以他留下了,以仆从的身份跟在苏默身边。一个忠诚的使徒,绝不会去侍奉除了主上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也必须时刻侍奉与主上身侧。嗯,这是伟大的魔神使徒佛朗西斯科之语。

    当苏默定计之后,为了掩饰佛朗西斯科与众不同的外表,便让他套上苏默亲卫的整套盔甲。这样,在不仔细留意的情况下,一般人是很难发觉他这个异类的。

    也正是因此,在对付阿鲁尔那帮蒙古少年贵族的时候,佛朗西斯科这枚暗藏的钉子,因为他远超其他亲卫的特有的商人式狡猾,便正好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苏默出手打击阿鲁尔,既是一种威慑,也是一种刺激。这帮羊羔可是他引达延入彀的诱饵,岂能白白养活着不用?

    “嗯,,他们怎么个意思?”苏默以目示意佛兰西斯科不要搞事,淡然出声问道。

    佛朗西斯科卑微的躬躬身子,恭声道:“他们准备在主上发出攻击的命令后,仗着远超主上麾下骑术的优势,抢先冲到前面,打出鞑靼人君主的旗号。这样既可以宣扬他们鞑靼人的威势,还能借此侮辱主上的颜面。哦,这帮该死的异教徒,他们都该被烧死!竟然存着这种大不敬的渎神念头,简直不可饶恕!主上,请允许您忠诚的使徒,我,佛朗西斯科为您效力,绞死这些异教徒吧。”

    这个狡猾的商人,一如既往的嘴炮无敌。胖爷狠狠啐了一口,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冷笑。

    苏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慨然颔首道:“好吧,佛兰西斯科,既然你这么强烈的要求了,我必须尊重你。去吧,我准许你去单挑他们,将他们统统打败,然后是绞死还是烧死都随你,如何?不过听明白了啊,是单挑。你一个人,去单挑他们所有人。嗯,听明白了吗?”

    佛朗西斯科顿时张大了嘴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这戏码儿不对啊,主上啊,你怎么可以胡乱修改剧本呢?按照正常来,你这会儿不是应该狠狠的喝叱我一番,让我不要打乱你的计划吗?再然后,我自然是真诚的承认自己的错误,趁机再猛拍你的马屁这样吗?

    可是,可是你咋就答应了呢?这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我一个人单挑他们全部?我滴个老天啊,那可是凶残的鞑靼人,他们当年差点就打过多瑙河,征服了整个欧洲啊。我一个人挑他们全部,主上啊,您确定不是想我去死?佛朗西斯科快要哭了都。

    “主上,我想明白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就随意打乱您的计划,哪怕您是如此的宠爱我。不,我不能这么自私!请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吧,我会克制自己的,我保证。嗯,那么,我继续去盯紧他们,免得他们再有什么别的诡计出来。赞美您,我的主上。”

    佛朗西斯科昂首挺胸一通宣扬,然后优雅的躬身抚胸一礼,随即转身大步而去,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简直跟逃一样瞬间不见了踪影。

    还可以这样?!

    苏默和胖爷面面相觑,目瞪口呆的反应不过来。半响,胖爷才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大骂道:“我叉了个叉的!忒他喵的无耻了!丢人,简直是给我们胖子家族丢人啊。少爷,你别拦着我,妈蛋的,我要去宰了他,这完全不能忍了。”

    胖爷跳脚大骂着,苏默却长长吐出口气,满是寂寥的摇摇头。这尼玛都进化了,以后还怎么快乐的忽悠人呢?连佛朗西斯科都这么不可爱了,更遑论其他人呢?这让他有种蛋蛋的忧桑啊。

    “好了,既然都准备好了,也是该开始了。”忧桑转瞬即逝,苏默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望着前方轻轻的自语道。

    “后面的鱼儿咬钩了吗?能赶上这波吗?”自言自语的念叨完后,他又转头看向胖爷问道。

    胖爷阴阴一笑,点头道:“少爷放心,一切顺利。斥候已经发现了他们,中军离着咱们大约百里不到。全力赶来的话,最多半日的功夫,应该正好赶上。”

    苏默眼中闪过一抹亮色,欣然颔首道:“好极了。那么,发信号吧。大戏,开幕!”

    胖爷也是眉飞色舞,哈哈一笑,转身去了。不多时,一支响箭猛然窜上高空,发出凄厉的尖啸

    切科夫斯基脖子上系着一条雪白的餐巾,坐在桌案前,用银刀优雅的切下一块烤好的羊肉,送进嘴中慢慢的咀嚼着。添加了洋葱和柠檬的羊肉烤的刚刚好,细腻而芬芳的肌理带给了他愉悦的享受。

    这让他很是满足的微微闭上眼睛,重重的吸了吸鼻子。只是这满足之余,他仍有些的遗憾。可惜这只是羊肉而不是更加可口的牛肉!

    牛肉还是太少,仅有的存货大多都供给更高阶的贵族了,作为一个刚刚被提拔起来的兵团长,哪怕是再如何受到伊诺侯爵的宠信,也只能暂时享受羊肉充分配给的待遇。

    比之羊肉的腥膻味儿,他其实更喜欢牛肉的味道。那充满了韧劲儿的嚼头中,满溢着淳淳的浓香,若是能再淋上美味的汤汁,哎呀,简直就是人间至味啊。

    离开莫斯科已经快一年了,他也已经足足一年未能尝到牛肉的味道了,这让他忽然很是想念。想念家乡,想念那个总是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姑娘,还有她亲手烹制的美味烤牛肉

    呼——

    他遗憾的吐出口气,慢慢咽下口中嚼的稀烂的肉,然后伸出刀叉,再次细细切割下一块肉块送进嘴中。坚持下吧,等到胜利后回去,总是还能尝到那个滋味的,他如是自我安慰着。

    然而,就在将将要咬下那块肉的时候,冷不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吓的他手一抖,差点没一叉子伤到自己的舌头。

    “敌袭!有敌袭!兵团长大人,营外发现敌人!”一个传令兵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气都来不及喘匀,大声叫喊着。

    切科夫斯基恼怒的放下刀叉,狠狠的瞪着这个冒失的家伙,心中却不由的暗叹。

    这个冒失的传令兵是他的侍从,从就跟在他身边。与那些军中正规的传令兵不同,这个侍从属于他的家臣,只是此次他高升后,才得以鸡犬升天,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传令兵。

    没法儿啊,谁让他是火线提拔的官儿呢?军中实在没有足够的佐贰官预备,即便有也得不到他的信任,他只能矬子里面拔将军,将自己的侍从提拔起来使用了。

    拜那个贪婪的东方人所赐,罗斯军团中原本极有声望的坎帕尔伯爵终于倒台了。伊诺侯爵全面掌握了军团,清扫了一大堆坎帕尔伯爵的拥趸,空出了不少的空缺来,这使得如切科夫斯基这样以往很难升职的人物,终于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是亲伊诺侯爵一派的人。早早的就站队在伊诺侯爵的阵营中,才是他此次得以被任用的关键。

    但可惜的是,底子浅薄就是底子浅薄,这从他手中几乎没有真正可用的人就可见一斑了。便如眼前这个家伙,他的传令兵,其实是他的随身侍从,库德里亚什。

    库德里亚什在俄语中是卷发的孩子的意思。是的,眼前这个孩子正是有着一头可爱的卷发,但是对于此刻的切科夫斯基来,他一点也不觉的可爱,唯有郁闷。

    “哦库里(库德里亚什的简称),库里,你还要我几回?你现在是个正式的传令兵了,沉着和稳重是一个传令兵最基本的质素,难道你把我的话都吃了然后变成了大便了吗?该死的!”他越越是愤怒,最后几乎是咆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