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驯羊
    “虎子、猛子!”

    “喏!”

    “着你二人单领一卫跟随别吉,务必确保其安全!明白吗?”苏默大声的下打着命令,图鲁勒图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庄虎和唐猛二人却是大急,叫道:“公子!”

    苏默脸色一沉,冷声道:“执行军令,违令者,斩!”着,暗暗对二人使个眼色。

    开玩笑,这只羊羔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可既然是达延的闺女,那可就是奇货可居了,苏默岂能让她出半点儿事儿?必须要保护好啊。

    至于还未开战就先保护起来,苏默会告诉她,其实是为了避免让她发现奥利塞斯等人的秘密吗?

    得了苏默的暗示,庄虎、唐猛二人这才反应过来,相对一眼,连忙同时躬身应诺。手一招,十八护卫中便分出一半人来,跟着两人将图鲁勒图护了起来。

    图鲁勒图心中甜蜜,脸上的开心一点也不掩饰,嘴上却道:“不,汉家郎,我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从不惧怕死亡,更不会怯弱避战。这些勇士不须刻意保护我,请让我与你一起并肩战斗吧。”

    又是汉家郎,这称呼让苏默不觉又是一阵发毛。苏老师不但是郎,更还是狼呢,为的就是要吃掉你这只羔羊呢。可羔羊总是这么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这让狼情何以堪啊。

    此时众蒙古少年也聚了过来,眼见自家别吉俏脸含春、眼波流转的模样,先是一惊,随即便都对着苏默怒目而视起来。这个该死的汉狗,他对别吉做了什么?为什么别吉对他一副春情荡漾的模样,长生天啊,该不是这颗草原上的明珠,要被汉人勾搭走了?话这才多大点时间,两人又只是第一次相见,为什么会这样?

    众蒙古少年心中如同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真真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而苏默接下来的话,更是让这种情绪瞬间爆了棚。

    “乖,听话的孩纸才会有好朋友。我们这么一群大男人在这儿,却还要你一个女孩子上阵杀敌,岂不被人笑死?”

    图鲁勒图就扁了扁嘴,男人总是好面子,果然哪里都一样。不过为什么自己竟有点开心呢?被这般呵护着,感觉好奇怪啊。

    “好吧,我听你的。”心中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便羞答答的答应着,这叫一个乖巧温柔啊。

    众蒙古少年目眦欲裂,恨不得捶胸顿足了。

    苏默也有些头皮发麻,勉强挤出个笑脸点点头,扭头对一旁拼命忍笑的胖爷一瞪眼,哼道:“尔等且随我前出阵前,察看敌情。”罢,一拍汤圆脑袋,头也不回的就走。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几分狼狈的味道。

    “喂,你等下。”身后传来一声断喝。

    苏默皱皱眉头,按住汤圆转身看去,却见一个蒙古少年催马向前,一脸寒霜的看着自己。唔,认得,记得当时是一直跟在母兔兔身边的那个,好像叫什么阿鲁尔的。

    苏默没话,只是以眼神示问。图鲁勒图脸色一变,竖眉怒道:“阿鲁尔,你要做什么?”

    阿鲁尔并不回头,他可以在私下对图鲁勒图百般迁就,但是在人前,蒙古男儿的骄傲不容侵犯!

    “汉人,咱们可不是你的部族属下,你没资格对蒙古勇士发号施令。不过看在你救了土扈特部的面子上,我允许你们跟随我等战斗。待到立下功劳,我自会为你向大汗引见,保你一场富贵就是。还有,我们别吉身份何等尊贵,岂用你们汉人护持,自当由我们蒙古勇士护卫。嗯,就这样吧,让你的人退下吧。”

    阿鲁尔一脸的冷傲,颐指气使的如同主人对仆从的恩赐一般,顿时让一众蒙古少年喝起彩来。

    图鲁勒图气的俏脸通红,正待要出声呵斥,却忽听一声怪笑响起:“不知死活的兔崽子,也敢对我家少爷不敬,找死!”

    随着笑声,但见一直跟在苏默身后的胖爷忽的身形一闪,如同闪电一般突然就出现在了阿鲁尔马旁,怪笑声不绝中,快的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已是一伸手将阿鲁尔从马上拎了下来,随手便是两个大巴掌扇过去,然后看也不看的往旁边一扔。

    噗通,阿鲁尔已是四脚朝天仰躺在地,直到众人惊呼出声,才晃晃头,晕头昏脑的爬了起来。只是那形象就未免凄惨了些,两颊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嘴角边尚有一线血迹流下。

    “你敢打我?”伸手摸摸自己的嘴角,看着手上刺目的血迹,阿鲁尔满脸不敢置信的叫道。

    众蒙古少年也是俱皆面色大变,纷纷抽出兵刃,狠狠的瞪着苏默和胖子等人。

    图鲁勒图俏脸发白,对阿鲁尔心中大恨,急声叫道:“阿鲁尔,你放肆!”

    阿鲁尔却理也不理,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怒火埋没了。他可是尊贵仅次于黄金家族的贵人之孙,从到大,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逢迎谄媚之声,便是几位王子对他也大都是和颜悦色,何曾吃过今日这般大亏?这也是他敢最是露骨的追求图鲁勒图的原因。

    可是现在,这个该死的汉狗,一个卑贱的奴仆,在汉人中都没有任何地位的贱役,居然敢打他,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这简直是让他颜面尽失、无地自容了。

    “你这个卑贱的汉狗,我要你”他满面狰狞着,颤颤的指着胖爷大骂道。只是一句话还未骂完,却冷不丁被一声冷哼打断。

    “哼,满嘴喷粪,该打!”话音未落,就觉眼前一暗,随着啪的一声脆响,火辣辣的感觉再次传来,一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原地打了两个转儿,噗通一声再次坐倒地上。

    若刚才胖爷的忽然出手,虽然快的让人感到心惊,但总还能看清些模糊的轨迹。但是这一次,却是所有人都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好像那人忽然就那么凭空出现在阿鲁尔面前,然后漫不经心的挥出了一巴掌将其打倒。

    苏默冰冷的眼眸扫了众蒙古少年一眼,身上忽然爆发出的煞气,浓郁的让众蒙古少年齐齐一个激灵,竟好似忽然有种错觉,自己不再身在这方天地,而是瞬间置身于九幽血池中一般。

    图鲁勒图也瞪大了美眸,本就不的嘴巴,此刻张的能塞进去个鸡蛋。这个俊俏的汉家郎,一直在她面前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虽然时不时的露出些邪恶,但任她再如何想,也从不曾将其归为武人的行列。

    但是这一刻,她终于看到了这个郎君的另一面。凶狠、冷酷、暴戾!那强烈张扬的霸气,简直如魔如神,肆虐蔓延,仿若天地间再无一人一物,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抬头。

    “他竟是这般”图鲁勒图喃喃的念叨着,望向苏默的眼神迷醉而朦胧,脸儿如同火烧一般**辣的。这次却不是害羞,而是情动到了极致所致了。

    文明开化尚远远落后与汉民族的鞑靼人,此刻犹自传承着来自始祖远古的烙印。崇尚强者、崇拜强者,甘于匍匐于强者的脚下,便如同野兽中,雌性总会被雄性美丽的皮毛吸引一般。

    这一刻的图鲁勒图,是真的从里到外,彻底沦陷了。

    苏默却哪里知道自己在某女心中,全然变成了一只披着美丽毛皮的雄兽了?他突然施展出瞬移的异能,固然是特意的张扬,却也是为了震慑。

    这帮子羊羔显然很不乖啊,居然还想造反,这如何能忍?他可还想带着他们多跑几圈,让达延那边陷的更深一些、再深一些呢。若是不能彻底驯服这些羔羊,来不来的就给他跳一下的,岂不是要烦死?可巧,这个阿鲁尔主动跳出来,给他送上这么个大大的机会,以他的狡猾又焉能轻易放过?

    “好孩纸要讲礼貌,动辄满嘴喷粪是不对滴,记得了吗?”他背负着手,微微俯身下去,看着刚刚抬起头来的阿鲁尔温和的道。语声平静而淡然,便似方才完全没发生过任何事儿一样。

    阿鲁尔只觉得心中一股冷气直窜上后脑勺,相对于胖爷刚才的凶神恶煞,苏默此刻的温和平静,却让他更恐惧了不知多少倍。

    “你你你,你可知道我父”他强自硬撑着,口中却下意识的搬出自家老子来。

    苏默不等他完,摇头打断他叹道:“你想你爸是李纲吗?”

    阿鲁尔瞠然,张口结舌。李纲?李纲是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