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欲聚神剑破阴霾
    “苏公子,大哥二哥。”两天后,苏默等人迎来了从汗帐方向撤回来的魏三魏四两人,却是比预期行程快了一天多。

    找了个适合扎营的地方安顿下,几人入帐内坐下,这才说起分开后的情况。

    这两天来,他们终于遇上了草原上最可怕的灾害:白毛风。这使得不但损失了十余匹马匹,还失去了整整一伍斥候。由此,当初魏壹这一支三百人的队伍,已然剩下不到八十人了。

    这荒郊野外的,茶是不用想的,所以帐内几人都是人手一杯烧开的热水,呲溜呲溜啜着,渐渐的身上也开始热乎起来。苏默这才看向魏三魏四道:“三哥四哥此番辛苦了,我听说有几个兄弟受了伤,现在如何了,可有大碍?”

    魏三魏四相互对望一眼,魏三道:“有劳公子挂碍,都只是些许皮外伤,无须担忧。”

    苏默便叹口气,点点头道:“那便好,不然,我这可真是要愧疚死了。”

    魏壹魏二知道他又想起了失踪的五位兄弟,心下也是暗暗叹息,嘴上却安慰道:“公子不须如此,我辈行伍之人,但能战场厮杀,马革裹尸便是最好的归宿,便死亦瞑目了。”

    旁边魏三魏四也跟着出声劝解,苏默这才释然。真心说,这次的非战减员让他极为自责,若不是他一意孤行,小觑了恶劣的天气,就不会让那五个活生生的生命就此葬送了。自己这阵子有些膨胀了啊,他暗暗的想着。

    “行吧,说说那边究竟怎么个情况,你们离去之时,他们可曾有所动作?”暗自警醒一番,苏默开始转向当下的形式。

    魏三脸色凝重起来,点头道:“是,正如公子所言,我等挑衅一番时,对方只是以弓弩攥射,并不肯出战。但是当我等离去时,他们却派出了一队人远远跟着,一直跟出三十余里后才返回,端的是有些古怪。”

    旁边魏四悻悻道:“三哥便是小心,若按着我的主意,当时便杀回去,绝不会让他们逃走一个。”

    魏三就横了他一眼。苏公子既然专门使人回报,令二人速度收兵返回,自然有所计较。那跟着的不过十几个斥候,便是杀了又能如何?说不得还要误了苏公子的大计,岂不是得不偿失?这个四弟总是这么莽撞,但愿苏公子莫怪才好。

    苏默却似乎有些怔忪,两眼虚望着半空,眉头紧紧蹙着,迟迟沉吟不语。

    良久,忽又问道:“二位哥哥可曾留意,那汗帐中有无我大明使团的旗号?”

    魏三魏四一愣,低头仔细想了一会儿,魏三羞愧道:“惭愧,当时只顾着挑衅了,并未留意此点。”

    苏默微微有些失望,魏四却忽然道:“我等虽未留意那汗帐中有无大明使团,不过却从附近的牧民处听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有没有用。”

    苏默一愣,魏三却皱眉道:“牧民?怎的我却不知……啊,你……”他话说了一半,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兄弟必然又自行其事,趁着对方不肯出战的空挡,擅自行动了。

    当时两人为了不使对方看破己方虚实,也是用了苏默在罗斯人那边的计策。一人带着大半士卒在前挑战,另一人则藏身在后,在马尾上绑了树枝做疑兵。魏四其时正是留在后面扮作疑兵的,要说生事,也肯定是那会儿。

    这么想着,魏三就不由怒目瞪了他一眼。魏四目光游移不定,只装作看不到三哥的脸色,一脸的无辜茫然状。

    魏三这个气啊,怒道:“你个夯货,不见公子还在等着吗,还不快说,究竟是什么消息。”

    魏四啊了一声,这才憨憨的咧嘴一笑,讪笑道:“是是是,我就是听他们提了一舌头,好像是前些时候,有大队的明人去了忽兰忽失温那边了,据说连达延过些天也要过去。这些日子,好些周边的部落都在为此做准备呢。”

    “忽兰忽失温?”苏默眼神一亮,若有所思起来。这忽兰忽失温,就是后世的乌兰巴托。在这个时代,却是草原上含有的城池,城高墙厚,一度曾为真正的王庭所在。

    这种时候,忽然有大队明人去了那边,甚至连达延都要过去,看来这阵子草原的乱局,让达延很是头疼,这显然是为了保险起见,要做出严防死守的架势啊。

    不过,即便如此,那对方何以对魏三魏四二人的挑衅全不加理会,偏偏等二人撤离时,却又派人尾随呢?以魏三的描述来看,那尾随的人到更像是礼送。

    可是双方明明是打的不可开交,这礼送二字又从何谈起?除非…….苏默猛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瞬间想到了某种可能。

    “咱们这样……”他略一思索,忽然探过身去,低声说了起来。众人初时听的不解,但到最后却是眼神越来越亮。

    随后,苏默又让人取来地图,用手在地图上比划了几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最后在地图上某一点重重的戳了一下,沉声道:“就是这里吧,还请几位哥哥莫辞劳苦,再坚持些时日。”

    魏家兄弟齐齐起身,抱拳郑重道:“定不负公子所托!”

    魏四更是满脸兴奋,搓着手喜道:“早该如此,这些日子,可不是要憋死个人了。”

    众人尽皆莞尔,随即抱拳而出。不多时,外面传来阵阵唿哨声,足有数十骑翻身上马,一头冲进风雪之中去了。

    大帐中,只剩下苏默和胖子二人,眼见少爷的眼神看过来,胖子顿时跳了起来,头摇的拨浪鼓一般,一脸的坚决道:“不行不行,少爷,我是绝不会这个时候离开的。你如今身边只有我一人,我若是走了,你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如果再有个嘉曼那样的事儿出来,要如何应对?不成不成,若是一旦有个好歹的,小的便是百死亦难衍其罪了。”

    原来,苏默方才一番安排,却是觉察到汗帐那边或许有了别的心思,遂决定改变策略,尽可能的将力量集中起来,给达延施加足够的压力,迫其低头。

    至于说这个别有心思,不是别的,而是苏默感觉,达延很可能是有了向罗斯人媾和的心思。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既然苏默能想到祸水东引,引来罗斯人搅局,那达延在见识了罗斯人的武力后,自然也会想到借助这股力量的主意。

    至于说双方几番厮杀,却是各有损伤,根本谈不上什么仇恨。罗斯人侵入草原的源头,根本是基于所谓的成吉思汗陵的发现。而成吉思汗陵目前的所在,更靠近亦思马因所辖区域内。

    既如此,一心想要先统一草原的达延,又何必因而与罗斯人打死打生的?与其凭空多竖立这般一个强敌,倒不如慷他人之慨,允了罗斯人探索那个所谓的成吉思汗陵就是了。

    毕竟,本身成吉思汗陵的真假就很难确定,又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只要他不明面上发表声明,那即便真个罗斯人侵入了陵墓,罪责也正好由亦思马因去担。

    如此一来,反倒是更容易让达延收拢亦思马因那面的蒙古人的心。那样的话,他再对上亦思马因,胜机便能数倍增加。只要他能一统蒙古,到时候挟统一之威势,再回头驱逐翻山越岭而来的罗斯人,便是天时地利人和尽在己方,定然会事半功倍的。

    而若是此计能成,届时再以大胜之威转而南下,就算与大明正面对抗,他也有了足够的底气了。

    达延作为鞑靼人难得的英明君主,这种形式如何会看不清楚?只不过是忍一时之辱,却很可能达至一石数鸟的好处,作为一个政治人物,这种选择连犹豫都不会犹豫。

    而这其中,唯一的困难和变数,应该就是如何取信罗斯人了。那么,对于罗斯人突如其来的挑衅只是克制的阻敌退敌,并不立即应战便是应有之义了。

    而再其后的如同礼送一般的尾随,也便就顺理成章了。他已经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想来罗斯人只要不是太蠢,就一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再派一个能说会道之士前去暗中联络,则事情大有可为。

    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可不防的阻碍,便是那大明使团了。毕竟他鞑靼此时明面上,还是要奉大明为君主国的。这个时候,当着君主国的使团面前,却去和敌对的异族媾和,既在礼法上说不过去,自家的脸面上也不好看。

    所以,这才有了提前将大明使团移送到忽兰忽失温之举。这种种举动,不明白的人看了自然是云山雾罩,觉得古怪而难以理解。但是若一旦串起来看,则顿时拨云见雾,再无半分隐秘而言了。

    而实话说,这事儿若真是来袭的是罗斯人的话,达延此番算计,说不定还真有实现的可能。但是偏偏他却不知道,来的人压根就不是什么罗刹人,而是苏默这个先知先觉的怪胎。这么一来,顿时成了俏媚眼抛给瞎子看,不但未能达成目的,反倒是被苏默敏锐的抓到了端倪,只前后稍一联系,便完全识破了他的算计。若是达延能知道这些,怕是定要一口老血喷出来。

    如此,苏默既然推算出达延可能的目的,那么之前一味的两下挑唆,显然已经不再合适了。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向达延展示出强壮的肌肉,主动出击,再次狠狠的祸害草原一把,然后当着天下人的面,正面击败一次罗斯人。这样,达延便再有别的心思,也要三思而后行了。

    而罗斯人一旦吃了亏,以其性子,再加上之前苏默所作的铺垫,即便是达延想去媾和也没了余地了。

    而他刚才已经让魏壹他们分头去联络己方散于外面的各个势力,但是唯有一处所在,魏壹他们却不好出面。

    虎头关,当时留在虎头关养伤的草驴儿和江彬他们。早在当时出宁夏之时,苏默便知道了草驴儿和江彬他们,在那边很是招揽了一批人。此时,这股力量正好可以用上。

    而能去联络他们的,此时此刻,也只有胖爷合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