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反击——汤圆的血腥屠戮
    咻——咻咻,阵阵锐器的破空之声,夹杂在北风的嘶吼发出刺耳的锐啸。 .vod.

    随即,砰砰!连续两下沉重的冲击,在苏默后背炸响。淬不及防之下,苏默好悬没被直接打下汤圆的后背。骇然之余转头看去,却见后面追来的骑兵,在马背正仰身发力,借着战马的冲力将手的长枪用力掷出。

    标枪!

    苏默瞳孔蓦地一缩,不由惊出一身的冷汗。幸亏他身一直围着那巨虫的虫蜕,刚才被击那两下,才只是让他受到了些震击,并没造成大的伤害。可如果刚才那标枪的落点不是后背,而是脑袋呢?

    苏默缩了缩脖子,心一阵的后怕。果然是活生生的战场啊,这可不是游戏,真挨一下的话,哪还有半分活路?

    看来标枪这玩意儿,果然还是西方人玩的更溜一些。便如他麾下那队瑟雷斯人一样,以短枪、手斧对敌人进行远程投掷打击,几乎成为了他们标准的战场攻伐手段。虽然不如弓弩的射程那么远,但是因为距离更近,那力度和伤害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郁闷个天的,现在的欧洲不都是进入了火器时代了吗?怎么除了自己那队瑟雷斯战士,还有使用这种原始武器的家伙?他不由的暗暗咒骂着。

    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哥萨克人,根本是刚刚被罗斯人征服不久的野蛮人。火枪什么的压根玩不转,远未到百年后辫子朝时那么开化。

    在这些哥萨克骑兵心,最信赖的永远只是手的战刀和长枪。火器什么的虽然先进,但是一旦没了子弹供给,连根烧火棍都不如。而且用那种武器对敌,也彰显不出勇敢的哥萨克人的武勇来。

    好吧,苏默如果知道这些原始人的心思,怕不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但是眼下,显然是顾不研究这些哥萨克人的心思了。

    左右看看,唯有自己和胖子两人殿后,胖子身也有一块虫蜕护身,倒是少了许多危险。但此刻也是不时挥舞着那个陨石斧子,将射向自己的标枪拨开。

    前面魏壹等人也发现了后面的状况,纷纷开始勒转马头,欲要返身来援。苏默大惊,急忙高声叫道:“都别过来,不准过来!这是军令,违者,斩!”

    魏壹等人一愣,但随即只能无奈的催马继续向前。苏默既然喊出了“军令”二字,不管他是不是有这个权利,但此时此刻也必须当做其有。这不惟关乎脸面,更是因战场之瞬忽万变,军令的畅通执行,必须是第一要务!

    不过好在从目前来看,后面追兵投掷标枪的频率已然开始衰落了,显然这些哥萨克人并没有多余的准备,这让魏壹等人也稍稍放下心来。

    从这几日来,苏默一再表现出的神之处,已然潜移默化的让众人对其有了些盲目的信任。既然苏公子如此强绝的下令了,那说明那些追兵肯定伤不到他的。

    这么想着,便不再分心旁顾,只按照先前的预定计划,闷头狂奔是。

    安抚住了前面的魏壹等人,苏默大大松了口气儿。自己和胖子有虫蜕护身,只要小心点不会有太大问题。可要是魏壹他们过来,目标顿时成倍递增,再想不出现伤亡可难了。

    “胖子!”他回头看了看紧追不舍的哥萨克骑兵,眼神一沉大喝了一声。

    胖子会意,口轻叱一声,手微微发力,拨转马头往一侧驰去。

    苏默待他跑出一段,估计堪堪能抵受的住了,这才眼闪过一抹狠戾,一拍汤圆脑袋,转过身来停下。

    此时哥萨克人的投枪已是稀稀疏疏的没几根了,而后面配备了火枪的罗斯步兵早已拉开了距离,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

    汤圆早憋了满肚子的怒火了,此时收到主人的命令,顿时大喜过望。要知道它再如何聪慧,毕竟还是只野兽。骨子里的杀戮嗜血本性,只是在苏默的压制下,强自对己方这边的人收敛起来罢了。可要是对苏默以外的人,汤圆大爷分分钟让他们知道,何为古异兽的怒火。

    “吼——”

    再次躲过两支抛射来的标枪,汤圆猛的仰首向天,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若是有那眼力好的,甚至能看到从汤圆微张的大嘴前方,空间似乎都微微起了一片的皱褶,如同无形的波纹一般,向正前方呈扇状漾了出去。

    唏律律——

    后面正将速度飙到了巅峰的战马,忽然次第发出阵阵悲嘶,前冲的势头猛的一顿,便如奔涌的潮水撞到了坚固的礁石一般,瞬间便成片的倒下。

    这种野兽基因的天生压制,使得战马们完全不能抵挡。前方忽然暴起的阶生物气息,让它们魂飞魄散之际,下意识的便要跪伏臣服。

    可是纵然意识再如何想要停住,但那速度奔腾起来后,又哪是说停能停的?这般矛盾之下,最前面的马勉强奔出几步,便是哀鸣着四蹄一软,跪倒下去。还有一些强自坚持着停住的,毫不犹豫的转身跑,却让自己由此彻底失去了平衡,轰然倒地。甚至许多战马都因此将腿别断了。

    而后面紧跟而至的,这会儿再想要收步却是也来不及了。于是噗通之声不绝,相互撞击、踩踏的不知凡几。霎时间,原本两个保持弧线前冲的箭头,顿时乱成了一团,将所有通路尽数堵绝。

    马的悲鸣声、人的惨叫声、哀嚎声,兵器的碰撞声,以及淬不及防的惊怒声、叫骂声交织成一片。合着无数抛飞而起的断臂残肢,还有瞬间漫延一片的血水,不过片刻功夫,方圆十里之地,便俨如血池地狱一般。

    “杀!”

    两声怒喝,在这个时候忽然爆发出来。汤圆载着苏默,从正面猛冲而至;胖爷纵马如飞,舞动着巨大的陨石大斧从侧面袭杀。虽只是两人,但无形那股气势,竟是不亚于千军万马一般。

    趁他病,要他命!这种打落水狗的干活,毫无疑问,是苏公子和胖爷的大爱啊。

    噗嗤!啪嚓!砰!

    锐器切入人体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那是胖爷的大斧之功。而持续不绝的钝器击打**的沉闷声响,却是汤圆舞动着大巴掌击在目标发出的。

    汤圆算是撒了欢了,四爪着地,大尾巴摇着,如同一道白线也似,在整个混乱的马队疯跑着。对于挡在前方的,无论是人是马,肥厚的熊掌挥动之间,便是一阵阵的血雾暴起,那是整个被它击成了碎肉所致。

    苏默趴在熊背,两手死死的抓住汤圆的颈毛,整个人从头到脚,如同是刚从血池里爬出来一般。那腥臭的血水,浓郁到了极致的气味,让他直接胃一阵阵的翻腾,好悬没当场呕吐起来。

    太血腥了,太恶心了!该死的笨熊,要不要这么暴虐啊!他脸色有些苍白,咬着牙咒骂。

    原本还想着瞅空儿也大杀一番呢,可被汤圆这么一搞,还杀个毛啊,但凡靠近身边三尺之地的,全都第一时间成了肉糜了。别说挥刀砍人了,整个全剩下洗血水澡了。

    饶是苏默早见惯了生死,也亲自经历了数次战阵厮杀,但是如汤圆这般以野兽天然的兽性虐杀的场面,仍然让他感到极度的不适。说到家,人是人,兽是兽,天性决定着截然不同的相性。

    追来的哥萨克骑兵总共不过三百骑,汤圆一声怒吼之下,便已倒下了三分之一。再被胖爷和汤圆这一人一兽近身虐杀,待到后面伊诺侯爵催动步兵跟时,除了几个侥幸早早逃出去的外,几乎又是全数尽没。而逃出去的,连两位数都够不。

    伊诺侯爵惊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又是震惊又是骇然,怎么也想不到情势竟一致如此。

    方圆数里之内,满地狼藉,血流成河,人尸马尸抛洒的到处都是。更恐怖的是,除了极少数在外围的还能看出模样的尸体,其他的尸体却根本没一具是完整的。这种情况下,战场最常见的伤兵啊、惨呼啊什么的,竟是全然不见。

    死亡,彻底的死亡!眼前之地,已经完全不能称作战场了,而应该是修罗屠场!

    “怎么会,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魔鬼!这是魔鬼!”他呆滞的看着,脸色铁青一片,失神的喃喃念叨着。旁边众步卒尽皆两股颤颤,多有受不了那浓郁血腥气的兵卒,当场哇哇狂吐起来。

    没法儿啊,大家虽然都是久经沙场的了,但是何曾见过眼前这种毫无人性可言的碎尸屠场?那不是一具两具的碎尸,而是放眼四处皆是,整整三百人和马的碎尸啊。

    面对着这种不似人间的血池地狱,饶是再坚韧的老兵都抵御不住心发寒。

    嗦——

    场忽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呼哨,两道血影随即奔出,相互打个手势,已是转身往外奔去,却正是屠杀完了的苏默和胖爷两人。罗斯人的大部队来了,又有成片的火器,再傻等在这儿,可不要成靶子了。苏默努力抑制着翻腾的酸水,当机立断发出撤退的信号。

    “射击!射击!杀了他们!”被这一声唿哨惊醒过来,眼看着凶手要跑,伊诺侯爵瞬间眼睛红了,狠狠一挥指挥刀,指着前方怒吼着。

    叭——叭叭,叭叭叭,瞬间,急促的枪声如同爆豆子般响了起来。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