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遛狗计划
    “报——,启禀二位统领,启禀苏公子,罗刹人出来了,足有上千人。”

    五十里外,斥候披着满身满头的雪花,大声向魏家兄弟和苏默禀报着。北风之下,人马俱皆热腾腾冒着白气儿,可见温度之低。

    这种天气其实也出乎了苏默预料之外,终于领教了所谓的草原上气候无常的说法。出发时还天光明媚的,但是等奔驰了一天抵达了罗斯人营地时,已是北风怒号、白雪飘飘了。

    好在他们并不是真个要开战,否则单只是这天气,便能要了人命去。倒也怨不得伊诺侯爵接报后,满心的不敢置信和不屑一顾。

    要知道,罗斯人天生在耐寒方面,就要优于明人。再结合军士素养和装备方面的差异,更不用说人数对比上更是完全碾压的量比,可怜的坎帕尔的进言,又如何能让伊诺信服?

    只能说,冥冥中或许真有主角光环,倒是帮了苏默一个大忙。

    “好极了,那么,按计划开始吧。”苏默接报,眼神一亮,扭头对着魏壹笑道。

    魏壹也笑着点头,魏二便调转马头传令下去:“准备,准备,遛狗计划展开。”

    遛狗计划?好吧,确实是遛狗计划。苏默压根就没打算真个和罗斯人硬怼,挑逗着他们追在屁股后面,若是能一直引到达延部最好不过。若是不行,那就造成一个自己败退的假象,给罗斯人鼓鼓劲儿也算达成了目的。

    这般前面不停逗弄着,可不正是遛狗吗。这厮那条毒舌哦,便是制定个计划也是如此缺德。

    命令下达,整队人当即行动了起来。由魏壹魏二各自带着十余人分头行事,只不过其中一队除了自身人马之外,后面还引着数十匹拖曳着树枝的空马,这一跑动起来,顿时间尘土飞扬、爆瀑扬长,正不知里面藏了多少军马。

    而另一队人则随着魏壹跟在苏默和胖子身后,打马扬鞭直往罗斯人大军正面迎上。

    两边厢堪堪对上,离着约莫有里许之地,苏默率先叱住了大尾巴熊,随即对胖子示意了下。

    胖子领会,单骑飞出,往前迎上,却在中场处停住。随即嗔目大喝道:“呔!对面的人听着,你们坎帕尔伯爵跟我家公子定下协议,赎买你们的战俘。如今还欠着咱们老大一笔账,这厮却无耻的逃跑了,如今我家少爷特带我等前来讨债!识相的,赶紧痛快奉上金银钱粮等物,若敢说个不字儿,定要踏平尔等大营,尽皆碾为齑粉!”

    胖子肺活量足啊,这么长一番话,愣是喊得响遏云霄、地动山摇的,便连半空中的飘雪似乎都受了影响,呼啦啦一阵乱飞。

    后面苏默以手掩面,满脸窘然,转头对魏壹等人强笑辩解道:“魏大哥,相信我,这全是那货自己发挥,真不关我的事儿…….”

    特么的,这一套一套的,怎么听怎么不像是两军阵前的叫阵,反倒是里里外外充斥着一股山大王的气息。尤其后面那句“若敢说个不字儿”云云的,郁闷个天的,怎么咋听咋那么熟悉呢?

    但敢牙根崩半个不字儿,管教你人头落地,管杀不管埋啊,哇呀呀呀……我去!画风太美,实在不敢想了啊。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赶紧掐灭了脑海中的场景。

    魏壹却笑道:“无妨,胖兄说的极好,嗯嗯,颇有那么几分气势。”

    气势?好吧,苏默翻了个白眼,是土匪的气势吧。

    对面伊诺看着苏默阵营中冲出一骑,然后跑中间那儿哇啦哇啦一通喊,微微有些发愣。随即一挥手,将随军的通译招来,指着中间的胖子问道:“那猪猡在说什么?”

    通译一头的汗,迟疑了下,咬牙将那番话一一翻译了出来。这下把伊诺气的啊,脑门上青筋都崩起老高来。

    太尼玛欺负人了!这讹诈了我们那么多东西还不知足,这会儿竟还跑到家门上来催债了?真当自己是那个软弱的坎帕尔吗?再说了,你大爷的,都给了你们那么多战马和物资了,即便是按照你们要求的赎金数量,也足以冲抵了,这会儿又来讨的哪门子债?

    “来人,来人!给我抓住他,我要活的!我要把他带回莫斯科,亲手绞死他!这个该死的异教徒、愚蠢的猪猡、低贱的下等人!”侯爵大人抓狂了,大手一挥怒喝道。

    这实在不怪侯爵大人抓狂,你要说带着上万的大军,又或者具备足够强大的力量,然后再来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罢了。可你特么的最多不过区区百人而已,你妹的连身上穿的都是从我们的士兵身上拔下来的冬衣,就这点凭仗也敢欺到门上来,这是*裸的来羞辱侯爵阁下啊。

    正所谓叔能忍婶不能忍啊!弄死丫的,必须弄死啊。

    咚咚咚——

    随着伊诺侯爵的一声令下,军阵中顿时响起急剧的战鼓鼓点,刚刚列好的罗斯军方阵,随即开始缓缓发动,坚定的向前压来。方阵中,一个个传令兵挥动着各色小旗,大声的喊着,调整着队列。前面数排士兵开始将火枪架取下,夹在手中,尾指同时夹起引线,做好射击的准备。

    场中间的胖子早看的分明,眼中闪过一抹得计的奸笑,狠狠的冲对面而来的军阵竖起一个中指,随即便打马转身而走。

    好吧,别问胖爷怎么会竖中指的,跟着苏默苏少爷这么久了,再纯洁的人也学瞎了,这些道道儿,胖爷早已烂熟的不要不要的。

    竖中指?!

    对面的伊诺侯爵这会儿可看清楚了,顿时气得眼珠子发蓝,好悬没从马上栽下来。

    要说此时的东方人大多不明白这个手势的意思,但是作为一个纯种的西方人,伊诺侯爵却是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本来嘛,这个手势就是源自古希腊。在古希腊,这个手势代表着鸡奸,用来鄙视、恐吓或者威胁他人。同时,这个手势还有表示男人丁丁的意思。两侧弯曲的手指代表蛋蛋,中间竖起的那一根就不必多说了。

    对自己这个堂堂的公国侯爵,做出如此侮辱粗鄙的动作,侯爵大人要是再没反应那还算是爷们吗?

    “加快!加快速度追上去!自由冲锋,冲锋!骑兵呢,骑兵给我围上去,围上去,抓住那个该死的猪猡!”伊诺侯爵暴跳如雷的吼道,随后抬手抽出腰间的佩剑,左手端着一把短铳,两腿一夹马腹,已是帅先冲了出去。

    就对面那大猫小猫两三只,还摆个屁的阵型啊。碾压,直接碾压,将这些该死的混蛋全部碾成齑粉!伊诺侯爵此刻已然彻底放下了戒备,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总攻。

    轰!

    随着这个命令的下达,罗斯军团顿时齐声大叫起来,霎时间速度提升了数倍,如同一股浪潮般涌了上去。

    战场两旁,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天介响起,无数的哥萨克骑兵嗷嗷狂叫着,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和马枪后发先至,隐隐排成两个巨大的弧形阵势,向苏默等人杀来。

    “风紧!扯呼!啊,呸!大伙儿撒丫子跑啊,撤退!撤退!”对面的苏默也被罗斯人这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一拍汤圆的脑袋,转身就走。边跑还不忘招呼众人一声,只是一开口就是切口,好在马上反应过来,赶紧改了过来。

    这尼玛,都怪胖子,被他给带坏了的说……

    (胖子泪流满面,究竟是谁带坏谁啊)

    平静的草原上霎时间风云变幻,将原本的静谧打破的支离破碎。从高空看下去,但见一大片的蓝色洪流紧紧追着前面几个小烟点,如同东流的江水一般,淘浪惊天。

    “按计划行事,按计划行事,将那些马匹都扔掉,速速往预定方向撤退。”风声中,魏二的狂吼声传来。躲在后面做疑兵之计的十余骑顿时纷纷放开手中的缰绳,转头拍马跟上正奔来的苏默和魏壹等人,直往东南方而去。

    随着这帮人的举动,被放开的数十匹空马忽然得了自由,顿时撒着欢儿奔了出来,直往自己熟悉的老东家那方迎去。

    后面正奋起直追的伊诺侯爵看到这些空马,再看看马身后拖着的树枝,先是一愣,随即腾的一下涨红了面孔,仰天发出一声怒极的咆哮。

    他也是带老了兵的人,只不过一转眼便明白过来这些空马的意义。你大爷的,这是疑兵之计!对面这帮混蛋,哪有什么百人,压根就真的只是那区区二三十人而已。

    想着己方这边,先是坎帕尔被这二三十人蒙去了一大堆的物资,随后自己又被对方所骗,先是点了一千多人出战不说,最可耻的是开始竟还抱着稳妥的念头,没有直接发起攻击。

    可以说,若不是胖爷的嘲讽实在等级太高,按照伊诺侯爵的本意,那可是要严格按照操典来执行的。

    想想自己以一千人对二三十人,排出一个个方阵,然后步兵有板有眼的缓缓压进,再然后段式射击、骑兵包抄……伊诺侯爵就觉得两颊火辣辣的,好似被人生生抽了七八十个耳刮子似的。

    死!他们必须死!这事儿决不能传出去,绝不!否则,他堂堂伊诺侯爵再也没脸见人了。甚至,便是今日随同出战的这些士兵,最好也找个由头都处理掉才行。

    伊诺侯爵满颊似火烧一般,双目通红的扫视了周围一眼,心中转动着凶狠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