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祸水东引
    轰隆隆,沉寂了半月之久的山谷忽然喧嚣起来。一队队骑士鱼贯而出,震的山谷轰鸣,浮雪飘飞。

    苏默骑着汤圆,胖子和魏氏四兄弟各跨战马立于旁边一个土岗之上,目送着骑队而出。

    骑队人数其实并不多,总共不超过百骑,但是声势却如千军万马一般。马上骑士个个面色沉稳,浑身透着悍勇冷厉的气息。

    经过了苏默的生命赋予洗礼,这些骑士们在将养了两日后,又得到了足够的食物补充,终于彻底焕发了昔日的风采。甚至可以说,比之昔日更精锐了几分。

    这本不是什么难理解的,毕竟,三百人从进入大漠后就不停的厮杀,能活到这会儿的,必然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便如同养蛊一样,不停的厮杀淘汰,剩下的就是最强壮的。蛊是如此,人也亦然。

    魏壹端坐马上,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激动。这些个老兄弟,前两日还大多都奄奄一息,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可何曾想到,竟还有如今一幕,大伙儿能再次并肩驰骋、纵横沙场呢?

    全都是拜苏公子所赐啊。他心中叹着,望向苏默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和敬畏。

    “苏公子,大哥二哥,我等这便去了。”感叹中,旁边魏三魏四两人一扯缰绳,转到前面,就马上躬身向几人行礼拜别。按照苏默的谋划,他们另有任务在身,却是需要先行一步的。

    苏默微笑颔首,就马上拱手作揖。魏壹则轻踢马腹上前,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沉声道:“汝等此去,万事自己小心,休误了公子大计!”

    魏三魏四惕然应诺,再次抱拳一礼,随即转身轻叱一声,抖开缰绳奔了下去。待得到了下面,唿哨一声,队伍中便分出五十骑相随。

    随后,包括魏三魏四在内,五十二骑皆从身后扯出一件厚毡风衣披上,老远一看,俨然变成了一队罗斯骑兵。

    众人相互打量一番,眼中均闪过一抹笑意,这才再次唿哨一声,泼喇喇纵马而驰,直往南边而去。

    这边苏默等人也各自驱动坐骑下了土岗,剩余骑士则自动围过来跟在其后,调转马头,却是向着另一边而去。

    骑在马上,魏壹频频回身凝望,沉毅的面孔上,一抹担忧之色一闪而逝。

    “大哥可是在担忧老三老四?”魏二跟在他身边,敏锐的捕捉到了魏壹的神色,不由低声问道。

    魏壹眼神沉了沉,没说话,只是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轻叹。

    魏二想了想,笑道:“大哥其实不必担忧,老三老四极是机警,又是带惯了兵的,只要小心些,料来出不了岔子。更何况,苏公子之计,不过只是疑兵罢了,又不需真个去死命厮杀,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魏壹脸色略缓,轻轻点点头,这才低声叹道:“我等受苏公子大恩,若是为了苏公子,便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然则终是手足兄弟,这担忧之情却是忍不住。罢了罢了,为兄看来是真老了,徒作此小儿女状,倒让二弟见笑了。”

    魏二眼神波动了下,没再说话,只是伸手过去,用力握了握兄长的臂膀。

    魏壹便拍拍他手,深吸一口气,猛然间精神抖擞起来,一抖缰绳,沉声喝叱一声,拍马往苏默身后追去。

    侧耳听着后面的马蹄声,胖子微微靠近苏默,低声道:“少爷,他们……能行不?”

    苏默斜了他一眼,脸上似笑非笑,漫声道:“行不行何不拭目以待?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胖子便嘀咕一声,不再言语了。也不知少爷怎么想的,老老实实的打出钦差旗号,直接过去不就完了?却非要多此一举的演什么戏,这来回奔波的不说,就眼前这点人,还要主动去撩拨那些罗刹人,这算不算作死呢?

    目光瞟了瞟左右的士卒,再次在心里摇摇头。胖爷现在眼界也高了,实话说,真心看不上这些所谓的悍卒。

    在他意识中,如果非要走这么一趟的话,倒不如还是自己和公子二人去更省心些。凭着自己提升了不下两个等阶的境界,再配合着汤圆那家伙变态的体质,便是罗刹人千军万马,也足以杀个七进七出的。

    但若加上这些人,可就不好说了。这些人勇则勇已,但那是对普通人而言。真到了战阵之中,数量上一旦没有了优势,更多的可能是变成累赘了。

    只是这话却不好明说,且不说少爷已经安排了,单只魏氏兄弟对自己不错,这脸面上也下不来不是。

    所以,胖爷其实很有些纠结。像刚才那样对少爷暗示一下已是极限了,但见少爷回答的决绝,他也只能按下心思了。

    此时离着纵坎帕尔和吉里耶夫已经五天过去了,算算时间,两人怎么也该回到了罗斯大营。苏默心中盘算一会儿,转身挥手下令,让众人加快行军速度。毕竟此时的气候,真心不适合战斗。

    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是真要去打一场战役,与给魏三魏四的命令一样,两边都是演戏而已。所为的,不过是给所有人造成一个铁定的错觉,那就是大战随时可能一触即发,完全不可避免了。

    像胖子这些人不知道,但是苏默可是心中明镜儿似的。俄罗斯远在西北之地,与中原这边不但路途遥远,更是隔着一座天然的屏障:高加索山脉。

    所谓的莫斯科公国南征军团,其实不过只是一小部分探索分队而已。这样的小分队,根本不具备发动大型战役的能力,更不可能撼动如同一国的北元蒙古。

    而他们之所以能在这次混乱中大占便宜,一来是出其不意,打了达延和亦思马因一个措手不及;二来则是双方相互都不了解,战斗模式的差异化,导致了达延等人的错觉,不敢过分紧逼的缘故。

    但若是这层窗户纸一旦被戳破,那这股小分队就唯有狼狈逃窜的结局了。可若是真个如此,那苏默的一系列谋划,便都将成了一纸空文。

    所以,苏默要做的就是,主动引发几场小规模战斗,暗助罗斯人不断的获得一些胜利。这样不但可以更加引发罗斯人的贪婪之心,使其恋栈不去。同时,还能持续给草原各部施加更大的压力,令其将精力全部转向自家后方。

    如此,无论是亦思马因也好,还是达延汗也罢,都不得不先按下对大明的不轨之心,便是装也得暂时装出一副和平交好的假象来。唯有这样,才能让苏默达成目的,成为最大的赢家。

    至于说这种假象很可能装不了太久,苏默表示毫不担心。他要的本来也不是真的让俄罗斯东侵,北极熊的贪婪残忍,作为一个后世人可是比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明白的多。

    他要的,也只是一个短时间的假象就够了。只要这个时间足以支撑他度过目下的难关,后续这些罗斯人会怎样,管他去死呢。

    所以,本着这种目的,魏三魏四的使命便是假扮成罗斯人,做出奔袭达延部的迹象,给达延造成一个对方已经深入草原,有能力对其造成致命威胁的假象。

    正好此番苏默在俘虏吉里耶夫那个骑兵团时,葛朗台属性发作,把整个骑兵团扒的险些只剩下裤衩儿了,倒是足以让魏三魏四这队人从头到尾武装起来。只要不是贴近了仔细看,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来。

    也正是有了这个底气,才让苏默想到了这么一招祸水东引的毒计。而他自己,则带着魏壹、魏二等人,再次扮作鞑靼人的小队,去调戏下罗斯人。反正早在前回对着坎帕尔时,他就毫无节操的扮演过达延的手下,还是扮作汉奸那种恶心的物种来着。

    而这回,再带着这么一队人呼啸而来,一来可以更加佐证当初利用纵放坎帕尔和吉里耶夫两人带回去的消息;二来嘛,便是再给罗斯人火头上添点油,让那火烧的更旺一些,免得他们因为气候的问题先缩了回去。

    想想那些罗斯人在看到了自己这些人,骑着原本该是他们的坐骑,用着原本该是他们的武器,吃着原本该是他们的食物,却回过头来主动挑衅他们,在他们眼前耀武扬威,嘿嘿,这要是他们还能忍的话,苏默真的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下这头北极熊了。

    按照这种设想,那么无论两边哪一边得手,苏默都可以随机应变,隐在后面从中渔利。就比如苏默得手,便索性引着罗斯人真个去汗帐那边溜达一圈儿;

    而如果魏三魏四得手了,苏默就和他二人合兵一处,狠狠的给达延来上一家伙;

    而如果两边都顺利得手的话,那好极了,正好引着两下里火拼一场,谁死了苏默都会拍巴掌叫好,管他人脑打出狗脑来呢。当然必要的时候,苏默绝不吝惜从旁加把劲儿,将局面营造的更有利于自己就是了。

    这么想象着两边打的血乎淋淋,不死不休的场面,哎呀,简直不要太美好了,坐在汤圆背上的苏默不由的发出几声嘿嘿的奸笑声。这笑声让身下的汤圆和旁边的胖子,都是不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都砸心中暗暗嘀咕,却不知又是哪个家伙要倒霉了。咱家少爷这笑的啊,实在是太猥琐了有没有?

    这一人一熊正嘀咕着,前方早有一骑飞奔而至,正是派出去探路的斥候。待到奔至近前,马上斥候勒住马翻身拜下,大声禀报道:“启禀二位统领、苏公子,前方八十里发现罗刹人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