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目标:王庭汗帐
    山洞中,魏壹唏嘘感叹着说着这些事儿,到了最后便是苏默也听的有些瞠目结舌了。

    好吧,这戏码儿完全超出了他这个导演的剧本了啊。要不说大牌什么的最讨厌了,动不动就自己加戏,这让导演情何以堪啊。

    “咳咳。”魏壹说完这一段,忽然面露痛苦之色,剧烈的咳嗽起来。

    魏二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起身扶住他急道:“大哥,你这伤还没好?”

    魏壹便强挤出副笑脸摆摆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是一阵咳嗽起来,随后嘴角沁出一丝血线来。

    苏默皱了皱眉,起身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还有内伤?”说着,目光落到那条包扎的腿上。

    从外表看,魏壹也只是腿上有伤而已,这也是为何苏默来了后,并没太过在意的原因。可是现在看来,显然定是还有内伤在身。

    魏二便恨恨的道:“可不是内伤吗,可恨那达延借口各处动乱,不肯放我等归去不说,还几番欲要擒拿我等。结果前次一番苦战,大哥不慎被他手下一个鬼奴所伤,震伤了内腑。可恨可恨!”

    “鬼奴?”苏默闻言诧异的挑了挑眉,这个称呼却是头一次听到。

    魏壹此时已停了咳声,苦笑着叹道:“是一个异族人,倒是与那些罗刹人有些类似,使得一根大棒,端是好大力气,咳咳。”说着,又连连咳嗽起来。

    苏默眼神沉了沉,暗暗调动元气,挥手连着打出两团送进了魏壹体内。

    在经历了秘境两次淬炼后,他体内的生命元气又有了长足的增长,并隐隐生出某些莫名的变化。用苏默的话说,就是感觉似乎变得更活跃了些,不再是如之前那般死气沉沉的模样。

    这样两团元气送出,魏壹顿时浑身一震,霍然抬头惊骇的看向苏默,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便在这两团元气入体的一霎那,他就感觉到某种玄妙难言的变化在体内发生。并且随着这种变化,体内那让他痛苦不堪的内伤,也在渐渐的持续开始好转起来。

    他也算是武学大家了,虽不如胖爷那般高深,但显然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了。由此更是能体会出,苏默给予的这两团元气的奇异之处。那竟是能让其本源根基提升的东西啊,这…….这简直是逆天了!

    本源这种东西从来只听说持续消耗的,可谁曾听闻过还能增加的?都传说这位苏公子乃是神仙转世,莫不是真的如此?

    他脸色变幻不定的想着,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便不由的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旁边魏二哪知道这些,眼见大哥忽然身子剧震,然后便痴痴呆呆的不动了,顿时大惊失色,在旁连声疾呼起来。

    “大哥怎的了?二哥,大哥怎的了?唉哟,这畜生…….”正乱着,忽听的洞外传来一阵焦急的怒喝声,同时伴随着汤圆低沉的怒吼声。

    洞内,魏二闻声一惊,失声叫道:“老三、老四!”

    苏默一拍脑门,叹口气对胖子使个眼色。胖子意会,两步窜了出去。待到洞口外,却见汤圆毛发耸立,一个庞大的身躯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的,正对着对面两个汉子作势欲扑。

    而这两个汉子分站左右,各自挺着一把长刀,警惕的看着汤圆,脸上全是焦急震骇之色。

    “可是魏三爷和魏四爷?莫要惊慌,这是我家公子养的宠物罢了。哦,魏大哥没事了,两位尽管放心就是。”胖子先是喝住了汤圆,略一打量这两人,这才抱拳见礼说道。

    魏三魏四二人惊疑不定,正待要说什么,却见洞口人影一闪,魏二已是快步走了出来。先是对胖子点点头,这才冲着两人颔首道:“好了,都是自家人。这位乃是苏公子的侍卫,那个……那个……”

    魏二说到这儿忽然卡了壳,他忽然想起,这么久了,自己竟然忘了请教胖子的姓名了,这下想要介绍却一时卡壳了,不由的顿时尴尬不已。

    胖子笑笑,抱拳道:“公子赐名随便,几位随意称呼,或者直接称呼胖子也成。”

    魏二几人一囧,随便?这可真是……随便啊。只是心中腹诽,面上却不好露出,当下纷纷抱拳见礼,却是口称胖兄。

    汤圆眼见打不起来了,没精打采的自顾往洞口旁又趴了,理也不理这帮人。胖子笑骂着点了点它,随即和魏二一起引着魏三、魏四二人进洞。

    魏三魏四惊奇的看看汤圆,便忙不迭的跟上。他们心系魏壹安危,此时虽惊奇于汤圆,却也是顾不得了。

    待到进了洞,一眼便看见魏壹和一个少年并肩而立。那少年果然是熟人,可不正是昔日在武清的那位苏公子嘛。

    而让两人惊喜的,则是自家大哥魏壹了。此刻的魏壹,明显的精神大好了。不说神完气足吧,但是面色红润,呼吸间悠长充沛,再无半分之前病态。

    这是怎么回事儿?昨晚还见大哥一脸的病容,甚至行动之间都极为艰难来着。便这一晚的功夫,可以竟有如此天差地远的巨变?

    不过心下虽然惊疑,但却更多的是欢喜。当下两人先是上前给苏默见礼完毕,这才急不可耐的向魏壹问起。

    魏壹笑容满面,深深的看了苏默一眼,却只是含混道:“都是托苏公子洪福,此番恩情,你等须记下了。”

    两人一惊,忙又再次向苏默行礼。他们本与苏默相熟,不过那都是看在自家小世子的面上,真要说起来,他们八健卒自身却是跟苏默并无多大交情。

    当然,对于苏默的印象,他们兄弟也是相当不错的。当初在武清时,苏默从不以下人视之,推食食之,解衣衣之,完全是以对朋友般平等的对待,这让八健卒都是感念不已。

    但也仅只是感念了。可这次却是不同,大哥魏壹虽然说的含混,但是几兄弟这么多年下来,默契方面早已不需多说。便只一个简单的提点,便已明白内中的含义了。

    救了自家大哥的恩情,这已经不再是单单的主家情分,而是实实落落的直接源自八兄弟自身了。如此,两人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已全不是先前单纯的尊敬,而是尊敬之中透着亲近和感激了。

    苏默六识敏锐,自是能感觉的出来这种变化,当下也是得意不已。上前一步扶住两人,几句话出口,以他的口才,很快便已是亲热无比,好悬没当场就拜了把子了。

    待到再次重新落座,魏二又将自己的经历给二人分说了一遍。听到不单单是大哥受了苏默的恩惠,便是二哥都是靠着苏默救回来的,这两人更是震惊中,愈发对苏默敬重起来。

    “行了,你们既然过来了,后面的事儿便你们亲自跟苏公子说说吧。”魏壹等两边客气完了,这才对着魏三魏四说道。

    苏默却摆手打断道:“先不忙,反正已经这样了,情况我也大体了解了,便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不如咱们先去看看受伤的众兄弟,三哥四哥受累,便在路上给我说说如何?”

    魏三魏四自是点头无虞。魏壹却是惊喜不已,他可是刚刚才亲身体会了苏默的手段,自是知道苏默肯去看望麾下那些兄弟代表了什么。当下正容起身施礼,郑重的道:“公子于我众兄弟之恩,壹感佩在心,永不敢忘。日后或有所命,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默心中暗喜,面上却连连谦逊,更是让魏氏兄弟再三感叹。旁边胖子看的嘴角直抽抽,自家少爷啥德行,他可是太了解不过了。那绝对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魏家这哥几个算是跳不出公子的手掌心了。

    当下,几人出了山洞,一路往后面伤兵营而来。路上,魏三魏四便将后面魏壹没来及说的情况,又详细补充了一番。

    苏默到此,才算是大体搞清了此时草原上的状况。

    大乱起后,草原上两大主要势力,达延和亦思马因都竭力收缩。一方面和罗斯南征大军小心纠缠着,一方面完全封锁各处往来的通路。这般作为却不是针对魏壹等人,而是防着那些新进入草原的势力,唯恐给人钻了空子,来个斩首战啥的。

    而近些日子来,这种变化终于渐渐平复下来。毕竟,在这北地草原上,酷寒的气候才是最大的威胁,若不是忽然多出这么些变故来,往日里,草原上这个时候,所有部落都是缩在帐篷里猫冬呢。

    草原的冬季,虽然少了一些诸如大黄蚊、沼泽地等威胁,但是却多了如白毛风这样的自然天威。除此之外,狼群的危害也大大增加。这些残忍狡诈的动物,从来都是群体而动。少则三五十,多则成百上千。

    在这隆冬之际,食物的不足,让它们比平时更凶狠了几分。便是一般的小部落遇上,大多都是被全部变成食物的下场。

    所以,截止目前,草原上除了零星的小范围战斗,之前那种四处大战的局面,几乎不可见了。而苏默所关注的几个手下、好友,听说也都各自找地儿收敛起来,以避开天候的威胁。

    但虽说如此,唯有一件事儿,却是这己方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对于搜寻苏默下落的行动,从未断绝过。

    苏默默默的听着,良久不发一言。只是若仔细留意,却能看到他眼角在轻微的颤动着。

    众兄弟朋友,哪怕是在这种恶劣的情形下,仍然没有放弃他,这让他感到心中暖洋洋的,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不停涌动。

    使劲的揉了揉有些酸涩的鼻子,良久后,带着浓重的鼻音沉声道:“去,给魏大哥说一声,待我帮兄弟们治疗一番后,咱们,出发!目标,王庭汗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