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gay是如何炼成的
    吉里耶夫和坎帕尔面对面的侧卧着,两人头脸之间只有一臂的距离。之所以变成这种姿势,却又是那个姓苏的东方少年玩出的花样。

    用他的话来说,他们很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所以必须保证吉里耶夫和坎帕尔绝对不能在他们休息时逃脱,那么这个绑缚法就是最好的保障了。

    具体流程如下:让二人面对面站好,将吉里耶夫的双手贴在坎帕尔的脖颈两侧,然后用绳索以坎帕尔的脖颈为基点,将其双手用死扣绑牢在坎帕尔脖颈上。

    同理,坎帕尔的双手也同样如此,绑缚到吉里耶夫的脖颈上。这样的话,两人彻底连成一体,却又谁都够不着对方的绳索,绝对比反绑双臂在背后保险得多。

    要知道,如果反绑在背后,两人至少有可能背对着背,摸索着互相解开绑缚。这种戏码,在后世诸多影视中,苏默简直不要见过太多太多了。

    于是乎,就这样,造成了眼下这种耻辱的姿势。是的,耻辱,简直太耻辱了。两个大老爷们的,声息相闻,无时无刻不得不“深情凝望”,好一副基情四射的图卷,简直不要太唯美了。

    坎帕尔开始还羞愤的大声抗议,结果可想而知,那个姓苏的畜生压根儿就不当回事儿。不但不当回事儿,还笑眯眯的围着两人转了好几圈儿,说是检查是否绑的牢靠了。

    可吉里耶夫分明从那对小眼睛中看到了兴奋的光芒,这让吉里耶夫总是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感到菊花真真发寒。真是太邪恶了!

    相对于坎帕尔的羞愤欲绝,吉里耶夫已然麻木了。从打被俘以来,接二连三的打击折磨,已经让他彻底绝望了。回家?这个念头如同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现在,其实只企盼着最后能给他个痛快的死法就行了。所谓只求速死,便是他此刻心情的写照了。

    所以,当坎帕尔不断的轻声呼唤他时,直直在坎帕尔无奈下,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稍稍提高了声音后,才从绝望的呆滞中回过神来,茫然的看着他。

    “吉里耶夫,听我说,我们现在必须要自救!听明白了吗?是的,我们只能靠自己,谁也指望不上了。”坎帕尔“深情”的看着他,呃,不是,是深深的看着他,低声说道。

    吉里耶夫心中升起一种古怪的情绪,不自觉的避开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喃喃道:“自救?”

    坎帕尔重重的点头,侧耳听了听,外面除了呼啸的风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这才面色稍稍放松,回眸看着他郑重的道:“吉里耶夫,打起精神来,难道你不想回去吗?你要知道,如果我们不自救,下场不外乎两个。一个是彻底失去自由,从高贵的贵族沦落成卑贱的奴隶,后半生生死不由自己,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苦工,甚至还有各种的侮辱和打骂。你愿意这样吗?甘心这样吗?而第二个可能,那就是当我们的利用价值没有了后,被这些野蛮人砍去头颅,弃尸荒野,任凭野兽啮食,无声无息的化作一堆粪便。不不不,吉里耶夫,别告诉我这是你想要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认命的,我一定要想办法逃回去。我是特维尔伯爵,莫斯科公国最顶尖的贵族,绝不接受这种耻辱的命运!那么,你呢,我的兄弟,告诉我你的选择吧。”

    坎帕尔神情激动,死死的盯着吉里耶夫,眼神中又是期盼又是鼓励。

    吉里耶夫总算是回了魂儿,骇然的看着坎帕尔,一颗已然沉寂的心,忽然再次有了悸动的感觉。

    “坎帕尔阁下,您……您真的……真的有办法?我们……我们还能,能回去吗?”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哆哆嗦嗦的问道。

    “是的,能!我保证!”坎帕尔看出了这个同伴的恐惧和迟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个关头,哪怕是骗也得骗着这个同伴相信自己,否则只靠他一人,怕是连万分之一的逃脱可能都不会有。

    吉里耶夫眼神里开始重新燃起希望的火焰,嘴唇颤抖了几下,郑重的点头道:“好,我听您的,阁下。即便……即便逃不出去,我也情愿立刻死去,总比这样……”

    他苍白着面孔说道,只是那话说到一半却顿住了,但显然坎帕尔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神中流露出安慰的神色,轻轻的点点头。

    “我们,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吉里耶夫轻声问道。既然决定了不惜一死,忽然间身心都放松下来,连语声也轻快了许多。

    坎帕尔心中却暗暗叹息,他知道,这个可怜的同僚,并不是真的走出了阴影,而是已经抱着必死的念头了。

    “现在,我们必须要先解开这该死的绳索。”他轻轻晃晃头,带动着吉里耶夫的双手也一阵晃动。

    “这样,咱们互相抱紧对方,然后各自用牙齿尝试着咬开绳扣……”他边说着,便用手将对方的脑袋拉向自己。

    吉里耶夫眼底闪过一抹羞愤,但终是一咬牙,闭上眼同时抱紧坎帕尔。gay是如何炼成的?或许这就是一个开始吧。

    帐篷外北风呼啸,寒气砭骨。帐篷内却是肢体交缠,温度陡升。伴随着渐渐粗重的呼吸,时不时的还有低一声高一声的哼哼声传出,正是情浓深处不知寒,浅吟低唱春帐暖啊。

    却说帐内二人正满头大汗的**高涨,呃,不是,是情绪高涨时,忽然听闻帐外咯吱咯吱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还有阵阵人语声隐约靠近。

    两人顿时大惊失色,几乎是下意识的同时抱紧对方,就此保持着交颈而眠的姿态,一动也不敢动。

    “见过公子,见过二哥。”外面传来看守士卒恭敬的声音,坎帕尔和吉里耶夫心中狂震,来的居然是苏默和魏二!这么晚了,他们居然还没休息?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的吗,怎么到这会儿了还跑出来?

    两人此刻紧紧的贴着,都同时感知到了对方狂跳的心脏。

    “嗯,辛苦了兄弟。里面怎么样,有异常吗?”苏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随即伴随着一阵寒风刮了进来,却是帐帘被人拨开,探进头来察看。

    噗嗤,似乎来人憋不住的笑了一声。坎帕尔和吉里耶夫同时心头一跳,但随即便是无尽的羞愤在心中泛滥开来。

    不用问,只要想想自己二人此刻的姿态,便知道来人为何发笑了。想二人一个堂堂公国伯爵,一个也是贵族的男爵,这般羞耻的搂抱在一起,那画风简直了……

    两人此刻都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只是最终还是生的渴望占据了上风,便是万般羞辱,这一刻却也只能忍耐了。

    “回公子的话,一切正常,并无异动。”那探看的人似乎缩回了脑袋,随即传来了看守士卒的回禀。

    “嗯,我看到了,哈哈,嘿嘿,嘎嘎,不行了,太唯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咕咕咕咕,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那哥俩儿热乎着呢,想来也知道,这天儿跑出去根本没活路。嗯,抽着空也去休息下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呢。”外面苏默的声音又再响起,却让里面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的二人,又是庆幸又是愈加的羞愤。

    看守士卒高声应了,显得很是开心。这种天儿,谁不想钻进温暖的帐篷里好好睡一觉啊?如今总算得了上级的允许,当然值得开心了。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却是那士卒离去了。而那个苏默和魏二哥两人却似乎来了兴致,一时间并没离去,就那么站在帐外继续聊了起来。

    坎帕尔和吉里耶夫心中咒骂,却是只能继续保持着耻辱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竖起耳朵听着,企盼着这俩半宿不睡觉的神经病赶紧离开。

    但是听着听着,两人不约而同的再次心中大震,震惊之下甚至连此刻的羞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计划已经算是达成了吧,再拖下去,怕是兄弟们也顶不住了。”

    “唔,你们确定罗斯人没察觉?莫斯科那边的兵力……”

    “公子放心,我们早派了细作过去。据传回来的消息,那位伊凡大公此刻的注意力,仍是专注于那位流亡的公主身上。再就是关注下那个什么土……土耳其的战事,对我等谋划,并无太多在意呢。”

    “好!好!如此大事成矣。届时亦思马因国师那边从西边进攻,达延汗从东边发动,两下夹击,再加上以有备攻其无备,就算拿不下莫斯科,但是全西伯利亚却已是我大元囊中之物了。”

    “是啊是啊,此番多亏了公子运筹帷幄,才能建此不世之功。想必事后论功行赏,大汗那儿自不会亏待了公子。届时还要公子多多照顾我等啊,嘿嘿。”

    “嗯嗯,你们大可放心,我自不会亏待了自己兄弟。哦,对了,有联系上那位流亡公主吗?或者,也可以尝试下联系那位瓦西里殿下嘛。嘿嘿,那位殿下虽说被圈进了,但我可是听说,其实老伊凡还是很疼爱他这个儿子的……”

    “公子只管放心,咱们已经有所动作了,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对话声到此渐去渐远,却是帐外两人已经再次开始移动,想来是往回返了。

    帐内,坎帕尔和吉里耶夫都是满头大汗,明明身处帐内,却都是感到心中一阵接一阵的寒意袭来。

    这帮人竟不是明人,不,他们是明人,但却真的不是为了明国效力,而是为了那个蒙元的大汗效力的!而且不单单如此,他们竟然还在图谋整个莫斯科公国,这个消息真是太惊骇了。

    从刚才那番话中可以听出,一直以来所有人以为的亦思马因和达延之间的战斗,竟然只是假象。而真相,则是以此来麻痹莫斯科公国,企图两下夹击,侵略本国。

    这且不说,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还和索菲亚公主,以及瓦西里三世有所勾结,这真是太可怕了。到时候,外有突然而至的大军攻伐,内有知根知底的索菲亚公主和瓦西里作乱。如此内外交击,便是伊凡陛下再如何雄才大略,怕也只能是焦头烂额了吧。

    阴谋,天大的阴谋啊!必须要赶紧想办法将这个消息带回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坚定和决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