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赎金风暴(五)
    “哦哦哦,亲爱的坎帕尔伯爵阁下,没想到您不但是一个急性子的,还是如此幽默。嗯,我开始喜欢您了,真心的喜欢了。”

    在坎帕尔暗自思量之际,从开始东拉西扯的苏默,忽然难得做出一副认真的口气,喜笑颜开的对坎帕尔说道。

    只是这种转变落在坎帕尔眼,不但没有让他欢喜,反而是心猛然一惊,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升起。

    “苏公子,恕我冒昧,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坎帕尔脸强挤出几分笑容,紧紧盯着苏默说道。

    苏默叹口气,摇头道:“您看,您这还要否认的话,我实在很难跟您愉快的玩耍下去了。说起来,我原本是真心想跟您做好盆友来着。”

    坎帕尔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好盆友?算了,这个不说了,提起来全是泪啊。可是玩耍……,我去,这么严肃的谈判,你这混蛋居然只当是玩耍?这实在太……嗯?等等!

    坎帕尔正腹诽着,猛然间一道灵光闪过心头,瞬间捕捉到了重点。原本!他说的原本是什么意思?那是不是说现在决定不做朋友了,要准备翻脸了?可这是为什么,他知道了什么?那个胖子,他究竟说了什么?

    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坎帕尔脑子便顿时转过了不知千百万圈儿,霍然抬头看向苏默,脸已是变了颜色。

    “百人骑队,呵呵,好大的阵仗啊。我本还以为这是来运送赎金的,而坎帕尔大人只是跟我玩幽默、开玩笑呢。原来竟然不是,竟然不是!那么,这是你们选择了开战吗?好,好得很!当老子怕你们不成?胖啊,抄家伙,开片儿!”

    果然,苏默一点也没让坎帕尔失望,原先满脸的笑容转瞬间,便化为一片森寒。先还是冷笑着说了几句,然而待到最后,似是越说越气,忽的跳起身来,张口是开片儿。

    这尼玛属狗脸的吗,说翻翻啊。坎帕尔不由的又是苦笑又是震惊。谈判谈判,谈不拢大家再议是,哪有这样的,一言不合开片儿啊。

    呃,等等,这个开片儿……是几个意思?坎帕尔表示汉语言博大精深,实在理解不能啊。

    可他不懂有懂的啊。胖爷在侦查到这帮人后面还跟着一个百人骑队后,早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了。此时听的少爷怒喝,登时大喜过望,连后面的话都没等听完,已经飞身扑了出去。

    可正是如此,待到扑出一半了,苏少爷那最后一句喝也终于落到了耳。

    开片儿?嗯,开战砍他大爷的,这意思自己领会的没错。可你妹的,意思是没错儿,但你一个读圣贤书的儒门子弟,忽然爆出这种咱们江湖的黑话切口,这尼玛是几个意思?

    胖爷扑到一半的身子晃了晃,好悬没一跟头栽倒咯。总算是他跟在少爷身边时间不短了,久经熏陶之下,算是有了些抵抗力了,这才没最终出丑,只是这心里头那股憋闷劲儿别提了。

    都是这帮孙子害的,要不是他们不肯老老实实交赎金,少爷哪会发火?少爷要是不发火,胖爷怎么会差点出这么大糗?都是你们,该死的罗刹狗!

    胖爷怒了,胖爷这一怒,坎帕尔一行算是遭了大罪了。七八个护卫而已,算毛球啊。胖爷面对着五六十人时,也是纵横捭阖、无人可挡呢。

    “唉哟!”

    “哎呀!”

    “怎么……”

    “快住手!不要!”坎帕尔脸色大变,慌不迭的翻身爬起来,大声叫喊道。只是等他喊声出口,七八个手下早已哀叫连天的在地躺到了一片了。唯有约瑟夫紧张的护在他身边,但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便知道这个等兵此刻是何等的恐惧。

    胖爷一脸杀气的转过头来,冰冷的眸子漠然的看向两人,嘴角咧出个狰狞的笑容,慢慢靠了过来。“嘿嘿,不要?你喊啊,继续喊啊,你是喊破喉咙……呃,呸呸呸!我呸!”

    胖爷入戏太深,台词儿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到一半儿才猛然省悟不对劲儿,不由的连声呸了起来。

    苏默笑的直打跌儿,肚子都要笑破了。坎帕尔却是没那心思分辨那话的歧义,连退几步转头向大笑的苏默怒道:“苏公子,你这是做什么?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还讲不讲规矩了!”

    哦,讲规矩?苏默不笑了,一边安抚着躁动的汤圆,一边直起身冲着胖子摆了摆手。歪肩斜眼的看着坎帕尔,不屑道:“讲规矩?我倒是想和你们讲规矩来着。可是我跟你们讲规矩,你们却要跟我将拳头啊。那好啊,讲拳头便讲拳头好了,反正我无所谓的。可怎么我跟你们讲拳头了,你这又要跟我讲规矩了?尊贵的伯爵阁下,能说说这是怎么个意思不?”

    坎帕尔眼羞愤之色一闪而逝,昂头强辩道:“苏公子好没来由。本伯爵这不正在跟公子好言商谈吗,何来的不讲规矩一说。”

    苏默哈的一声冷笑,忽然猛的脸一沉,跳脚大骂道:“我去你大爷的坎帕尔,你当老子是白痴吗?你这里跟老子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后面却埋伏着一整队骑兵,你大爷的这是讲规矩?我规矩你大爷!规矩你一脸啊!想偷袭老子,来啊,大家一拍两散,看谁怕谁!二哥!”

    “在!”他转头大喝一声,身后魏二哥大声应是。苏默冷然道:“立即给我宰了那个什么狗屁的吉里耶夫!”

    “喏!”魏二哥高声应了,随即两眼猛然一瞪,锵的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刀,挥刀便要砍向吉里耶夫。

    “不要!误会!那是来送赎金的!”坎帕尔这下子差点没吓掉了魂儿,大叫不要之余,猛然灵光一闪,终于说出了最正确的答案。

    “等下!”苏默眼睛一亮,紧接着抬手喊停。

    呜——!

    魏二的大刀将将在吉里耶夫脖颈方三寸处,猛然顿住。凌厉的刀风,甚至已经让吉里耶夫的脖颈处的皮肤,压迫的沁出细微的血痕。

    可怜的吉里耶夫,从被俘到现在,又是惊又是吓的,再加之前那阵子半空被冻了个半死,这下子直接两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随着昏死,一股子臊气同时悄然飘了出来。

    吓尿了,真的是吓尿了。那忽然变得湿哒哒的裤腿儿,还有随之在地蔓延的淡黄色液体赫然入目。

    苏默偷眼看向魏二哥,悄悄的挑起个大拇指。间不容发之际,能将刀势控制的这般精微,说砍砍,说停停。砍时如泰山压顶、凌厉绝伦;停时却如罢海凝光、纹丝不动,这份掌控力,绝了!果然是高手啊。

    魏二哥微微挑眉,不动声色回了苏默一个眼神,也是暗暗得意。两下里配合默契,这出戏,完美!

    坎帕尔却是腿一软,趔趄了下好悬没一屁股坐倒。幸亏旁边约瑟夫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他。只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脸青白不定的,浑身都在瑟瑟的抖着。

    “好险,好险……”坎帕尔低声嘟囔着,使劲晃了晃头,好歹稳住了心神。再看向苏默时的眼神儿,已是惊怒交集,同时带着几分无奈和憋屈。

    这小王八蛋,尼玛绝对是张狗脸啊。这说翻翻,他刚才是真的要杀死吉里耶夫,真个敢一拍两散啊。不都说东方大明之人,最是讲究个仁恕之道,最是讲究含蓄吗?怎么在眼前这家伙身,竟是半点影子也不见呢?

    什么含蓄,什么仁恕,这尼玛完全是一个土匪啊有木有。坎帕尔觉得自己之前对于大明的印象彻底被推翻了。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被骗了,被那几个曾教导自己大明化的汉人给忽悠了。

    罢了罢了,这次看来只能认栽了。否则再这么继续下去,别说赎人了,怕是自己都要搭进去了。至于说回去后,因此会被伊诺借口追究,这会儿也是顾不了。尼玛,连命都要丢了,哪还顾得其他啊。

    “苏公子,误会,真的是误会了。后面的百人骑队,可不正是来送赎金的吗。只不过谈判谈判,大抵都是想要省一些是一些,这般心思,想必公子也是能体谅的吧。”

    没办法,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坎帕尔咬着牙低下头,努力平抑着心的耻辱,用最谦恭的语气对苏默说道。

    苏默哈哈大笑,前随意拨开欲要阻拦的约瑟夫,一把抓住坎帕尔的手臂。

    坎帕尔大惊,猛抬头看向苏默,却见苏默此刻脸哪还有半分之前的愤怒,代之而起的满满的都是热情洋溢,另一手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肩膀大笑道:“我说嘛,老坎啊,你这人太幽默,太幽默了。这玩笑开的,简直都快赶我了。果然咱俩很像,相信我们一定会成为好盆友的,一定会。哇哈哈哈……”

    坎帕尔一时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期期艾艾的竟无言以对。只是心的惊惧憋屈,却是如同大海潮汐一般,退下去涨来,涨来退下去,怎么一个复杂二字说的。

    “来来来,坐,坐下说话,看你这客气的。”正神思恍惚着,冷不防一个身子趔趄了下,早被苏默一把按坐在身旁。眼角似有白光一闪,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一大片雪白顿时映入眼帘。雪白前方,忽然动了一下,随即眼帘便迎了一对凶漠带着好的大眼睛。

    这是……

    坎帕尔忽然觉得自己胸腔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若不是刚刚的惊吓使得体力不济,怕是此刻当场要跳了起来。

    那只凶兽!这是那只凶兽。自己竟然坐在了它身边,这这……坎帕尔只觉得一股冷气自脊梁骨后升起来,霎时间便窜了脑门。与此同时,还有种说不出的不祥之感伴随而来,直觉,似乎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了。

    “老坎啊。”耳边传来苏默亲切热情的呼声,虽然这个称呼让坎帕尔每每有种抓狂的冲动,但他却从始至终不曾有丝毫表露。起初是懒得计较,现在却是不敢计较了。

    “既然你说那百人骑队是来送赎金的,那么……,你看,大家都挺忙的,时间挺紧的。要不,你找个人过去通知下,咱这开始成不?”视线,苏默笑眯眯的说着,两只眼睛闪亮闪亮的。

    坎帕尔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似乎看到了那眼睛,忽然有两只小手伸了出来,抓啊抓的……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