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赎金风暴(三)
    “前面就是那些明人的营地了。”伴随在坎帕尔伯爵身边的约瑟夫指着前方,恭敬的对伯爵说道。

    坎帕尔点点头,从旁边另一个随从手中接过一个单筒望远镜,拉伸开举起放在眼前。

    “唔,明国,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国度。”他眯起一只眼睛窥望着,嘴中低声呢喃道。

    “有趣,有趣啊,他们真的只有六个……哦,不,该死的!那是……那是……”窥望了一会儿,却发现对面所谓的营地一片静寂,完全没有任何埋伏的迹象,正要放下望远镜说点什么,忽然间猛地僵住,将望远镜再次放到了眼前,死死的看向那刚刚高高升起的一个景象上,脸上满是震惊和骇然之色。

    “快!快!全速前进,加快速度!”仔细确认了一番后,他猛的放下望远镜,脸色阴沉的如要下雨一般,厉声大喝一声,已是率先猛抽马臀,泼喇喇先前冲了出去。

    约瑟夫和其他几个人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主将既然下达了命令,良好的军事素养使得他们毫不犹豫的立即执行了命令。

    十余骑良驹齐齐嘶鸣一声,轰然放开了速度。阿拉伯马强劲的短程冲刺优势,这一刻完美的展现了出来。直如迅雷闪电一般,只在身后留下一股股暴起的气流。

    “他们来了,好快。”山谷中,苏默仰头看看吊在半空的吉里耶夫,转头看向谷外,轻声说道。

    魏二脸上神情不变,只是默默抚上腰畔的战刀,眼底闪过危险的光泽。

    “二哥记住我刚才说的了?嗯,按计行事便是。嘿嘿,该爷登场了。哎呀呀,真期待他们将会是什么表情呢。”苏默舔了舔嘴唇,笑眯眯的轻声说道,一如邻家男孩一般,阳光而稚真。

    魏二哥看着他的笑容,不知为何,忽然激灵灵打个冷颤,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一步。心中有种荒谬的感觉升起,似乎这一刻的苏默,充满了无尽的危险。

    “哈哈哈,欢迎欢迎,欢迎尊贵的客人远道而来,在下苏默这边有礼了。”带着汤圆,不慌不忙的缓步站到谷口处,对着十余骑勒马停下的罗斯人抱拳朗声说道。

    坎帕尔眯起眼睛深深打量了眼前这个少年一眼,眼底不由的划过一抹讶异之色。

    他虽然听说了这个少年年岁不大,但是直到此刻亲眼看到了苏默,还是不由的感到了惊奇。而伴随着惊奇的同时,却有种近乎荒谬的感觉升起。

    就着这么一个小家伙,竟然凭着一己之力,打败了自己一支足足五十多人的哥萨克骑兵?好吧,虽然他是靠着一只奇异的宠物,但这依然不能不让人侧目惊叹。

    唔,这只白色的熊,呃,应该是熊吧,果然古怪的很呢。他目光移到了汤圆身上,眼底的惊容再次闪现了下。

    “呵呵,有劳相迎,愧不敢当啊。”出乎苏默的意料之外,翻身下马的坎帕尔竟然说的一口流利的汉语,便是抱拳施礼的礼节,也如行云流水一般。若不是那明显的西方人的面孔,苏默甚至要以为面前的人,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明人了。

    “哎呀哎呀,你竟然会说人话啊,这可真是……”苏默满脸的赞叹,似乎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赞美之词,只是一连的啧啧连声。

    坎帕尔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尼玛,会不会聊天啊。什么叫会说人话?去你大爷的,岂不是说除了你们汉语外,咱们别的语言都是鸟语了?这小混蛋,上来就给我添堵,是想要激怒我吗?他凭什么这么大的依仗?

    坎帕尔不愧为智者,虽然心中暗暗恼火,却并没因而失去理智,反而是心中惊疑之余,愈发的小心了起来。

    “这位公子很幽默啊。”他不置可否的笑笑,将手中马缰绳随意扔给随从,负手放眼打量四下地形。却是终究心中恼火,不肯再跟眼前这小子玩什么谦恭卑让了。

    他好歹身为莫斯科公国堂堂伯爵,身份何等尊贵,便是面对着真正的大明官员,至少也得是个侍郎、尚书的才够格。可眼前这小子年纪轻轻,分明不过只是一介布衣,自己已经放出了足够的善意,这小子却如此不知好歹,那自己再继续玩什么恭良温谏让的,到好似真的低人一等了似的。

    他最是擅于捕捉态势,所以一旦察觉不妥,顿时便转换了姿态,做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傲慢模样。只可惜,他却不明白,此时此刻,他面对的可不是什么真正的明人,而是一个妥妥的怪胎。他的这些套路,完全不起丝毫作用。

    “咦,你也这么认为吗?啊哈,谬赞了,真是太谬赞了。嗯,认识我的朋友也都这么说,嘎嘎。其实也没有啦,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而已,嘎嘎。”苏公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嘴上虚伪的谦逊着,脸上的得意却是赤果果的半点都不带掩饰的。

    坎帕尔刚摆出的高傲架子,顿时就端不下去了。郁闷个天的,我这是赞吗?是赞吗?你确定真的明白?还有,朋友?妹的,老子跟你朋友个鬼哦,咱们挨得上嘛。

    冷不丁遇上苏少爷这么个怪胎,饶是坎帕尔竟也一时有些僵住,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苏少爷却哪管他怎么想,一脸热情的凑过来,伸手攀住他手臂,另一手摆出请的姿态,满脸真诚的邀客道:“来来来,别站在这儿吹风了,咱们里面说话去。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我这人最是喜欢交盆友了,哎呀,你们能来真是太让我开心了。”

    坎帕尔目瞪口呆,简直有种日了狗的感觉。愣神的功夫,脚下不由自主的便跟了进去。

    身后约瑟夫等一干侍卫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片迷茫。怎么咱们伯爵大人跟这个东方小子很熟吗?这架势,完全是老友重逢的场面嘛。哎呀,怪不得伯爵大人从出发就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原来是心中早有凭依啊。

    众罗斯兵不由齐齐松了口气儿,连防备都不由自主的松懈下来。可不是嘛,原本还以为此番过来,定要有一番浴血拼杀呢。虽说谁也不惧怕上战场,但毕竟能聊聊天喝喝茶就解决了事情,岂不是更好?

    众人中,唯有约瑟夫一脸的纠结。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伯爵大人压根就从没见过这个东方人好不好。否则的话,也不用那么详细的跟自己打听了。

    可眼下这当儿,他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开口说这话不是。毕竟伯爵大人自己都没否认,他总不能越俎代庖,跳出来当众剥伯爵大人的脸面不是。

    这闷得。

    前面苏默一脸的热情洋溢,和坎帕尔手挽手着并肩而行。所谓入内待客,其实不过就是从谷口走进谷内,最多就是五十步的距离。而所谓的待客之地,完全就是一片空地,跟谷外有什么不同吗?

    坎帕尔一时还没回过魂儿来,众罗斯兵也是一脸的呆滞。说好的待客之地呢?最少也得有个帐篷吧?还有,说好的茶呢?没有茶,最不济总有碗热水吧。

    可这,左看看又看看,毛都没一根哇。呃,也不是,有一块大石头看着倒是挺平整的,可看着那东方小子自个儿大马金刀的往那儿一坐是几个意思?莫不是便让咱们这么站着?

    好吧,就算咱们身份低微,站着也就站着了,可我们的伯爵大人总不能也这么站着吧?这位,呃,貌似伯爵大人老朋友的家伙,究竟是要玩哪样啊?

    等等,还有那边,我去!那是怎么回事?

    众罗斯兵脑子刚转过待客奉茶的弯儿,忽然又看到了旁边山谷中一干被俘虏的兄弟的惨状,脑袋顿时就又懵逼了。这确定是待客的样子?确定是老朋友相会的场面?

    “这位公子,你这是何意?”好吧,不用大伙儿猜疑了,坎帕尔大人已经帮大伙儿问出来了。

    “嗯?咋了?”苏少爷一脸的懵懂,似乎完全不明白状况。

    坎帕尔便是再好的涵养,再深的城府,这一刻也实在不能忍了。指点了下苏默,又颤颤的指着下面的众俘虏,脸色紫涨紫涨的,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乃是老行伍了,只一打眼便看出了下面的布置的歹毒之处。再加上之前从望远镜中看到的景象,此刻的他心中只觉如要五内俱焚一般。

    “啊哈,你说的这个啊。那啥,筹码啊。咱们不是要谈判吗,谈判总要筹码的嘛。唉,其实我也不想的啊,这不是实在囊中羞涩,拿不出手更好的筹码,只能这样凑合了。嘎嘎,想必以朋友你的睿智,必然能体谅一二的对吧。哎呀呀,看我,光顾着高兴了,都忘了礼貌了。那啥,未请教,怎么称呼啊?”

    对于坎帕尔难看的脸色犹如未见,苏少爷脸上热情不减,很是自来熟的自顾说着。只是待到说到最后一句,顿时让一干罗斯兵差点没栽倒好几个。

    这尼玛,说的这么热乎,感情连咱们伯爵大人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我去的,这他喵的根本就是初次相见嘛,你丫整的跟认识了几十年似的。

    众罗斯兵这心里真跟日了狗似的,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升起一句话:你妹的,老子就想问问,你丫还能更无耻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