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坑人,真是坑人
    吉里耶夫的绝望,显然对于这些邪恶的东方人根本毫无意义。他们围着他,随意的指点着、说笑着,像是在围观一只猴子。

    相比起方才和苏默的盲说哑答,这样的情形却让吉里耶夫更加恐惧起来。他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来到这片草原,这片曾是魔神统治的地方。

    而在随着一个东方士兵过来大声报告着什么后,这种恐惧和后悔终于达到了最巅峰。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阵阵哀嚎苦求之声。他听的分明,那都是自己的骑兵团士兵发出的。

    哭叫声中满是哀求和告饶之意,充满了无尽的恐惧和惊慌。这些可都是哥萨克人组成的百战老兵啊,一向以勇敢、无畏而著称。那是什么情况,能让这些人如此惊恐以至于不惜放弃了尊严而哀求呢?

    这事儿想想就让他毛骨悚然。他努力的听,想听听这个士兵究竟报告的是什么。但很可惜,语言的障碍让他几乎毫无所得。啊,也不是,至少他听懂了几个词。

    *,还有……嗯,蛇,坑……

    这些词单个听着都明白,但是放在一起,就让他完全不解其意了。可是虽不解其意,但不知为何,他总觉的浑身的汗毛都要竖立起来,一股深深的寒意,不可自抑的从心底升起。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做什么?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贵族,我可以付赎金,大笔的赎金!哦,天呐,无论你要什么,放过我,放过我……”他忽然大声的叫喊起来,心中的恐惧再也压抑不住。

    他的叫声引来了苏默等人的注视,但是很可惜,苏默这会儿已经对他没有兴趣了。只是摆摆手,示意士兵将他押下去。

    这个老毛子完全不会聊天,苏少爷表示没那耐心伺候了。所以尽管看着这个吉里耶夫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也懒得再跟他多费口舌了。

    跟着魏二哥的这个士卒告诉他,已经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做好了准备。接下来,便是安心等着大戏开锣了,这让苏少爷很是期待,心思早已飞到了那边,哪还顾得上这个吉里耶夫?

    看着吉里耶夫挣扎着、哭叫着被拖下去,魏二哥眼眶子直突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颤声道:“这样……这样真的好吗?”

    苏默呲牙一笑,抬手拍拍他肩膀,笑的阳光灿烂的。“有什么不好?究竟会怎样,其实结果都是取决于他们自己怎么选择,我只是做出些必要的布置而已,不是吗。”

    魏二哥不说话了,这尼玛换成神来了也得跪啊,还选择,有的选吗?想想那些所谓的布置,魏二哥饶是久经沙场、见惯了血腥厮杀的一颗心,这会儿也不由的哆嗦起来。

    “走吧,咱们去看看那边,免得出什么纰漏。”对于魏二哥的异样,苏少爷视若不见,热情的招呼着众人一起,去看他的灵光一现杰作。

    几人跟着那兵卒转到一处山谷内,还不等走到近前,就听到无数的哭声、哀求声和咒骂声,使得这个小小的山谷里沸反盈天,浑如进了森罗地狱一般。

    山谷中被挖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坑,坑中,密密麻麻的或坐或卧着四五十号人,其中还有十几个跪倒在那儿,不停的磕头。哀求声便大部分是出自这些人之口。

    大坑的四周,东一摊西一蔟的,呈圆形摆满了些烟乎乎的东西,似乎偶尔还在动一下,让人一眼望去,不由的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待到再仔细一看,便是连胖子也不由的霍然色变。

    蛇,那竟然全是蛇!只不过这些蛇似乎有些活力不足,懒洋洋的很少有游动的。

    而除了这些蛇外,再仔细嗅嗅鼻子,便能发现一股子浓重的硫磺味儿漂浮着。想来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蛇不愿轻动的原因之一。

    “少爷,你这是……”胖爷脸儿有些白,咽了口唾沫向苏默强笑着问道。

    “怎么样,少爷我聪明吧。”苏少爷洋洋得意的问道,脑袋都快仰到天上去了。

    胖子圆圆的胖脸上微微抽动了下,点头赔笑道:“是是是,少爷最英明了。呃,不过少爷能不能再详细讲解下呢?毕竟,唔,老魏他们不是长跟着少爷身边,智商肯定欠缺,难免有些细节领会不到啊。这若是放在平常也就罢了,最多小的抽空跟他们讲讲就是。可这会儿,显然没那时间啊,若是因此误了少爷的大计,那可就不美了。您说是吧,少爷。”

    魏二正一头冷汗的看着四下的布置,忽然听到扯到自己头上,顿时一头的烟线搭下。只是瞅瞅胖子那横过来的冰冷目光,只得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魏二哥可是知道,这个浑人最是缠夹不清,以前在武清打交道时,无理都要争三分的主儿,自己何必去与这种混不吝计较?智商欠缺?好吧,欠缺就欠缺吧,总不会他说欠缺就真的欠缺了吧。当下,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

    但苏少爷显然对自己仆从的奉承很是自得,眯着眼不停的点头,很是赞赏的拍拍狗腿子的肩膀,以示嘉奖。

    “这其实也没什么太深的学问,不过是常识而已。现在是冬季,蛇类大多都冬眠了,此时将它们取出来,开始时一般不会攻击人。可若是一旦外部温度忽然升高,嘿嘿,那可就不好说了。所以呢,我让人把从这些老毛子身上,呃,老毛子?哦,就是这些罗刹人,从他们身上搜到的*都剥了出来,一大半撒到整个大坑的外围,一小半铺在了他们的屁股下面。到时候来送赎金的家伙们肯老实的交易也就罢了。但是若他们敢搞鬼,嘎嘎,那咱们就让他们看看,啥叫狂蟒之灾。我刚才可是说了,这些蛇的活力可是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动的。外部的瞬间高温,会让它们迅速活跃起来。而后耐不住大火的炙烤,只能往里圈窜逃。而里圈呢,到时候也会有零星火焰烧起来,但又不会像外圈那般炽烈。但那只是开始,随着它们的窜入,必然会带入更多的火焰进入,那最终里圈也会越来越热,这种情况下,嘿嘿,胖啊,你说说,那些蛇儿会如何做呢?”

    苏少爷笑眯眯的指画着坑中的蛇解说着,吧啦吧啦一通,最后忽然抛出个问题来,考问自己的仆从。

    胖爷听的一脑门的大汗,想想到时候那遍地大火之中,无数的长虫四下乱窜的场面,腿肚子不由的就有些转筋。这世上,任什么玩意儿多到了一定的数量,都是一种大恐怖,更不用说是蛇这种东西了,只是想像一下,就让人不寒而栗啊。

    此时忽然听到少爷的问话,下意识的茫然道:“会如何做?”

    苏少爷嘎嘎怪笑几声,拉长声调道:“笨蛋,当然是会钻洞了。钻洞啊,懂了没?”

    胖子一时尚未能反应过来,倒是旁边魏二哥几个却是先省悟过来,登时不由的齐齐色变,下意识的夹了夹大腿,再看向场中的那些蛇,一个两个的眼神都跟看鬼一样了。

    胖子终于也反应了过来,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眼见得脸儿都绿了,整个人就那么僵在了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苏少爷却毫不理会几个人的反应,自顾带着懵懂无知的大尾巴熊围着大坑饶了一圈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冲三个自己这方的士卒道:“不错,干的不错。嗯,看好他们,哪个敢往上爬,直接开枪打腿。记住了啊,打腿,别打别处。否则打死了可麻烦了,这可都是钱啊,千万别浪费咯。”

    三个士卒脸色煞白,齐齐点头应是。火枪是从这些罗刹人身上缴获的,这玩意儿他们也摆弄过,大明早已有了火器营。虽说不如这些罗杀人玩的溜,但离着这么近的距离,打个腿啥的,还是完全能做到的。

    这里虽然有四五十号人,但一大半都身上带伤,连起身都困难。剩下一些,要么是早吓破了胆,要么就是手无寸铁,空有怒火和拼命的心,却也没那能力了。

    所以,别看他们只有区区三人,借助这个一人多高的大坑,看守他们却是毫无压力的。

    只是想想起初,骗着这些还能动的罗刹人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又弄出这么一出歹毒的戏码儿来,这位苏少爷的腹烟,实在是想想就让人心里发毛啊。

    如今他老人家吩咐下来的活儿,谁敢不打起精神来?否则惹了他老人家不高兴,回头说不定哪天自个儿被窝里就多出个某种动物来,那可就乐子大了。

    苏默巡查完毕,满意的背着手回返。魏二哥亲自去看守那个吉里耶夫,胖子总算是回了魂儿,亦步亦趋的跟在苏默身后,半响忽然问道:“少爷,你跟他们要了多少赎金啊?”

    嗯?苏默回头看了看他,笑眯眯的竖起一根指头,淡然道:“一匹马、一袋粮、一两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