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吉里耶夫的菊花大作战
    清净的地儿、谈天说地、畅谈人生、憧憬梦想,好吧,这都是甜心们之间才会做的事儿……

    这个邪恶的东方人!吉里耶夫悲愤莫名的想着。他堂堂莫斯科大公国的男爵,尊贵的尼古拉家族的后裔,可以接受失败,可以接受巨额的赎金,但是贞洁和荣耀,绝不容许被玷污!

    “肮脏的魔鬼,你休想!我是绝不会向你妥协的。看着吧,我们伟大的陛下,上帝恩赐之全俄之君主以及莫斯科大公,必会降下他的怒火。你们都将在他的怒火下颤抖,并没彻底毁灭……”吉里耶夫铁青着脸大叫道。

    “上帝恩赐之全……全俄什么的,我去!”苏默呲牙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屑的摇摇头,“我说,老吉啊,你也不嫌饶舌的慌,这么长的前缀,不就是伊凡吗。唔,胆怯的伊凡,我说的可对?”他笑眯眯的说道。

    吉里耶夫顿时一鄂,随即涨红了脸,大怒:“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诽谤陛下!你必将被绑到火刑柱上……”

    “得了得了。”苏默一脸的不耐,摆摆手打断他,撇嘴道:“有什么啊,还诽谤。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都是凡人嘛,又不是神,谁都有害怕的时候嘛对不对。我说老吉啊……”

    吉里耶夫怒道:“我不叫老吉,我叫吉里耶夫?尼古拉!尼古拉家族的继承者、莫斯科大公国的紫光男爵!”

    吉里耶夫感觉自己要疯了,眼前这家伙实在太可恶了。胆敢妄议大公的糗事不说,居然还给自己改名字,这真是太过分了。哦,好吧,比起这些来,这个恶心的家伙居然还觊觎自己的美色,相比起来更让他抓狂。

    显然,某人的信口胡说,已然深深的被打上了背背的烙印。吉里耶夫发誓,如果这个混蛋真的敢碰自己的菊花,他宁可一头撞死也绝不承受那种耻辱。

    还有,等着吧,等到自己回到了罗斯,一定要把这家伙冒犯大公的言语报上去,一定要让大公发倾国之兵碾碎他们!

    胆怯的伊凡?!他怎么敢!还有,看他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甚至连二十都没有吧,他又是如何知道那事儿的?毕竟,那可是十八年前的事儿了,便是莫斯科国内都没多少人记得了。在宫廷内,这事儿更是一个莫大的忌讳,但凡了解些的,除了大公的亲信外,多数都已经被秘密处决了。这个家伙,看来身份很不一般啊。难道说他和那位有什么勾结……

    吉里耶夫暗暗的想着,眼神不由的闪烁起来。

    那个所谓的胆怯的伊凡,说的其实是1480年发生的那场和金顶汗国之间的战争:乌格拉河对峙战役。

    当时,作为还是金顶汗国名义上的臣属国的莫斯科公国,伊凡三世主动断绝了上贡,并侮辱了金顶汗国的来使。以至于在他征服东边的诺夫哥罗德后的第二年,便迎来了金顶汗国的大兵压境。

    而囿于对昔日成吉思汗的恐惧,这位其时嚣张不可一世,渐渐展露野心的伊凡大公,当真正面对那位战神后裔建立的金顶汗国大军时,却出人意料的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事儿:逃跑。

    这位大公将自己的部队直接扔在了前线,自己却连夜跑回了莫斯科,以至于让全国上下一片哗然。若不是后来有罗斯托夫主教瓦西安的鼓励和劝说,再加上当时的罗斯军队因为连续胜利的士气高昂,怕是日后的俄罗斯根本就不会出现了。

    伊凡三世的这一落跑举动,便连后来马克思都以鄙视的口吻描述道:在蒙古—鞑靼鞑靼人第三次入侵中,“看到一点点武装冲突场面就发抖”的伊凡三世“丢下20万大军临阵脱逃,当了可耻的逃兵”。

    可想而知,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多大的波澜。而作为心兹念兹一统全俄,誓要建立一个统一的大俄罗斯帝国的伊凡三世,又怎会放任这种流言的传播?所以,其后一番血腥的清洗,便也是题中之义了。

    正如吉里耶夫所想,这种事儿在过了十八年后,本来真是差不多被人遗忘了,除了一心谋求篡位的索菲亚公主和其子瓦西里三世的一系人外,还有谁记得?又有谁敢记得?

    可吉里耶夫却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怕是那段历史发生时还不曾出生的少年,远在万里之外,竟然也能一口道出,这让他难免不疑窦丛生了。

    苏默却哪里知道,自己不经意的显摆,竟导致吉里耶夫多出了如许的联想,以至于后来回去后,莫斯科公国因而再次掀起一股暗潮,不但让那位流亡的索菲亚公主很是受了一番罪,更是因此加速了伊凡四世的上位。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好吧好吧,知道了。”苏默笑眯眯的点着头:“老吉啊……”

    吉里耶夫:“……”

    “……你看,你这人真是太燥了,我没有恶意,找你来也只是聊聊天而已。大家既然放下了武器,便不再是敌人了。既然不是敌人,当然可以尝试着做朋友嘛,你说对不对?”

    苏公子一脸的真诚,孜孜不倦的劝慰着。

    吉里耶夫脸儿都要绿了,妈蛋!做朋友?骗鬼呢吧。不还是要觊觎自己的菊花,偏说的这般隐晦,真当我是傻子吗?这个肮脏的同性恋!下流的东方邪恶者!我……我不理你!

    吉里耶夫紧紧抿着嘴,闭上眼一言不发。私下里却使劲攥着拳头暗想着,一旦这个肮脏的家伙真要动自己,那便狠狠的打爆他的鼻子,哪怕最后被他处死也在所不惜!

    为了保自己的清白,吉里耶夫也是真的拼了。

    苏默却哪知道这些,他叫这个俄国人过来,其实就是想多了解下现在的俄罗斯的情况而已。旁人或许不知,他可是知道这只北极熊,日后将会成长到何等巨大的庞然大物。若是能在此刻便给其下几手阴招,拖延一下其的成长,也不枉了自己来这古代一趟,多少算是为后代祖国尽一份微薄之力吧。

    于是,就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展开了一场心思各异的鸡同鸭讲大戏。

    偏偏两下里因为语言不同,大多交流全是靠着手势加上猜测,却仍是说的基情四溅、热烈无比。

    苏默两手比划个圆,又大拇指对着互相弯了弯,然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对方,笑眯眯的说:“虽然大家限于地域,有了些争端。但往大了说,同为地球人,还是该相亲相爱做朋友的,我们愿意先做出让步以表诚意。唔,便从我和你的友谊开始如何?”

    吉里耶夫怒目而视,喘着粗气,目眦欲裂,挥手握拳大叫道:“不,绝不!我是高贵的紫光男爵,绝不接受这种侮辱。”

    苏默就叹口气,摇头叹道:“老吉啊,傲娇了,你这样傲娇,很难有朋友的。听我的,咱好好说话行不?唔,这样,咱就随便聊聊,哪说哪了,不牵扯军事机密行了吧。嗯,这样哈,我先问问,你们国家现在统一了没?大约有多少人口啊?”

    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只是做了几个动作后,觉得表达的不太明确,想了想,伸出一根食指,先是横着冲着吉里耶夫作出了个捅的动作,有竖起来比划了个一字,口中拉长声调:“统——一——,嗯,明白吗?”

    吉里耶夫瞬间脸孔涨红了,紧接着又开始发紫,最后已然如阴云一般烟了下来。

    这肮脏的下流坯子!竟如此不知羞耻的当众作出这等恶心的动作,东方人难道都是这么开放的吗?天呐,这些异教徒,果然都该被烧死才对!

    算了,这些不开化的野蛮人,只懂得屈从于本能的**,我跟他见识,没的拉低了自己的品味。不理他!

    这么想着,他努力压了压自己的怒火,冷冷的看了苏默一眼,将头转过一边。

    苏默愣了愣,随即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跟旁边的胖子叹道:“看看,还觉得羞耻了。胖啊,这就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的人民的悲哀啊,可叹可悲啊。”

    胖子沉重的点点头,看向吉里耶夫的目光中,不免便带上了几分怜惜和敬佩之色。

    胖爷觉得,一个能为自己国家未能统一而觉得羞耻的人,怎么也算的上是一个爱国的人。爱国者,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

    吉里耶夫眼角余光收到了胖子的注目,顿时不由的面色一白。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这个死肥猪看自己的目光这么暧昧?天啊,这些下贱的魔鬼,难不成他们还要轮着来?哦,不,我宁可死!我宁可去死也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狠狠的回瞪了胖子一眼,咬着牙暗暗下了决心。

    胖子眼见他如此刚烈的回应,不怒反喜,冲他两手举起,竖起大拇指点赞。又转头对苏默道:“少爷,这家伙是个汉子!不冲别个,单就这份义烈,没说的!要不,咱这回就放过他,不收他的赎金了?”

    苏默顿时严肃起来,正色道:“什么话!正因如此,才更该大大的收上一份才是。不然,怎么配的上他这份忠勇义烈?胖啊,记住,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万不可一概而谈。这可是商家大忌,切记切记!”

    苏少爷语重心长的教导着自己的仆从,听的旁边魏二等一干人个个眼歪口斜、面孔痉挛。

    而一直偷偷留意着他们表情的吉里耶夫,更是面色惨然,暗自寻思,看这场面分明不是一两个人的意思,分明是要4p甚至5p的架势啊。

    天啊,如果他们一拥而上的话,那自己如何能抵抗的过?难道说,自己的清白真的是注定保全不得了吗?

    这一刻,吉里耶夫忽然心若死灰,彻底绝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