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抢怪的熊不是好熊
    漫天风雪之中,三方人马各自分在一边。可面对着最多的一方数十骑的优势,无论是苏默这边的两人一熊,还是那仅有的三骑,却都是毫不见半分颓势,隐隐然反而有种逆冲之态。

    那三骑在苏默三人到了之后,似乎想要靠过来,但却刚有所动,便引得俄罗斯人一阵骚动,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念头。只是带头的那个眼神闪烁,似乎颇有几分激动之色。

    俄罗斯人还在喊话,语声在风雪中带着几分凄厉。苏默眼神微微眯了起来,散发出危险的光泽。

    他六识超人,风雪之中那三骑的举动虽然轻微,但却瞒不过他的眼睛。对于俄罗斯人他本就不怀好意,如今见他们竟然敢阻拦靠过来的三骑,顿时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杀机。

    “杀了吧,不必留手。”他淡淡的吩咐道。

    胖子双眼猛的放出精光,重重的一点头,不声不响的便飞身而出。苏默却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而后便轻催坐下汤圆,慢悠悠的向那边三骑而去。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至于那些俄罗斯人,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胆子来招惹自己。话说苏大爷的刀,早已饥渴难耐了呢。

    看着只胖子一人奔出,俄罗斯人显然并没当回事儿。除了那个最先站出来喊话的外,其他人则都将注意力仍放在另一边那三骑身上。便是看到苏默主动往那三骑靠过去,当即发出阵阵的喝声。

    可就在他们满心以为靠着恐吓就能吓退对方时,场中的变化,却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胖子既然得了苏默的命令,哪会跟这些鬼佬客气。眼见那喊话的俄罗斯兵过来,不待他张口说话,便是毫不留情的一斧斩过去。以他的身手,别说这出其不意的一击了,便是对方有所防范,也是根本放不住啊。

    但听一声惨叫,胖爷潇洒的头也不回的继续大踏步前进,在他身后,那倒霉的俄罗斯人,满脸不可置信的呆望着他,半响才嗤的一声,自额头直到肋下,显现一条血线出来。随后噗的一声闷响,整个人便齐刷刷的分成了两块。

    轰!

    这一突兀的变故,众俄罗斯人先是一呆,但随即便炸了营。有恐惧的、有愤怒的,有大骂的,有惊呼的,原本还站成队列的方阵,顿时乱成了一团。

    好机会!胖爷虽不是出身军伍,但是战斗意识那可是绝对敏锐的。立刻便察觉到了攻伐的机会。

    “受死!”他仰天狂吼一声,原本还在一步步的步子,忽然猛的加速,只两个纵跃,已是出现在了方阵之中。手中陨石斧带着一片蓝汪汪的光影,只是一挥之下,便带出了漫天的血雾和残肢断臂。

    “啊——我的手我的手……”

    “天啊,救我,救我……”

    “快杀了他,杀了他,这个魔鬼……”

    “该死的,他砍断了我的腿……”

    众俄罗斯人的惨叫次第而起,霎时间乱成了一团。谁也想不到,对方只一个人就敢来冲阵,而且还是以这种近乎偷袭的方式。这对于崇尚着绅士精神的西方人来说,简直是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他们更习惯于双方先彬彬有礼的对话一番,然后再摆开阵势开战。这样即便是最后战败的一方,也可以毫不耻辱的投降,并要求相应于贵族身份的俘虏待遇。

    这才是贵族应有的逼格。可眼下这个如同野人似的胖子,唔,果然是野人吧,瞅瞅那一身的零碎,可不正是妥妥的野人吗?

    这野人根本就不跟他们讲什么绅士精神,上来就砍人啊。妈蛋,这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这数十俄罗斯人的首领也震惊了,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场中忽然爆出的血花,愣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随即霎时间便红了眼睛。

    “杀!杀死这个异教徒!一个不留!一个不留!”他嘶声狂吼着,举起手中的战刀,狠狠的向前虚劈着。

    随着军令一下,整个骑兵方阵轰然而动。一半往胖子那边围去,另一半却呵斥连连,催马往苏默和那三骑冲杀过去。

    这边的动静,那三骑显然也被震到了。正想着是不是过去帮忙,可是眼瞅着对面苏默正迎过来,却不由的一阵犹豫。

    很显然,苏默才是正主儿。人家此刻正过来答话,自己这边却不加理会,实在是有些失礼啊。可这位难道就不担心他的部署吗?一个人对上数十号人,他却有心思过来说话,这得多大的心啊?

    好吧,毕竟那是人家的属下,轮不到他们来担心。既然要先过来答话,那也由得他去。不过饶是如此,三骑中那带头的还是先示意其中一人,往那边混战处靠过去,无论如何,在紧急时也多少尽些心意。

    苏默看的分明,不由微微颔首。但也就在此时,随着俄罗斯人方阵中一声唿哨,便见足有二三十骑狂呼乱叫着冲了出来,手中弯刀乱舞,望定自己杀来。

    “来的好!”苏默不惊反喜,眼睛瞬间一亮。抬头看向对面那三骑的首领,微微一笑,指了指奔杀而至的哥萨克骑兵,扬声笑道:“对面这位兄弟,咱们先杀贼。待杀退贼人,再来叙话。”

    对面三骑首领眼中戾色大盛,慨然点头大笑道:“好,便依公子所言。但请公子退后,为我等压阵。”说罢,一振手中长刀,便要催马冲阵而出。

    只是那马头还不待转过来,却听苏默长笑一声,随即一道白光从眼角闪过。苏默的笑声遥遥传来:“杀敌便杀敌,又压个什么鸟阵!熊崽子们,你家苏大爷来了!”

    大呼小叫之中,却是苏默早已催动汤圆,手中也不知从哪儿摸出根木棍来,胡乱挥舞着已是猛冲了过去。

    “不要!”三骑中的首领这一吓非同小可,好悬没从马上栽下来。好容易抓紧了鞍辔稳住了身形,再抬头时声儿都变了。

    他刚才离得远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有些猜测,刚才靠得近了,已然是看清了苏默的模样,正大喜之余想着怎么答话呢,哪料到忽然冒出这么一出来。

    这位爷可不能出事啊!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眼下这草原之所以混乱成这样,可都是因为这位爷啊。若让他蹭破点皮儿,怕是自家老大都会扒了自己的皮吧。

    “快!快去护住他!便咱们死绝了,也决不能让他伤到分毫!”来不及再多说,只狂呼着丢下这么一句,便大喝一声,催马直追着苏默后面撵去。

    奔跃飞驰之中,心中简直悔的肠子都绿了。刚才就不该迟疑,先认了人再说才对。这位小爷也是,就你那点武艺,竟然也敢在这种战场上冲阵,这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啊。

    唉,麻烦了,要大麻烦了!但愿上天庇佑,可千万别出事儿啊。不然的话,固然自家老大不会放过自己,便是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而且,听说为了这位爷,小公爷都从家里偷跑出来了,这要是回头知道了这位爷因为自己保护不力出了事儿,他还有何面目去见众兄弟和老公爷?

    这么想着,心下愈发大急。咬牙就手中的长刀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记,那马顿时长嘶一声,又再加了几分速度。

    他这里心焦如焚,前面苏默却是散了欢般畅快。眼睛死死的瞪着前方,牙齿咬的紧紧的,浑身都在不可自抑的轻颤着。

    这种颤抖不是怕的,而是纯粹激动的。饶是他也曾经历过好几场战斗了,但是像现在这样,真个亲身上阵冲杀,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便是当日在兴县那次,他也只不过是被人护在中间,只顾着闷头逃窜了,何曾如此时这般,高呼酣战?

    大丈夫,当如是也!

    啊——

    他使劲握了握手中的木抢,(嗯,这可是不弱于钢铁的秘境之木削成的)只觉得浑身热血贲张,下意识的长啸而出。

    吼——!

    胯下的汤圆此刻也彻底兴奋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听着身上主人的啸声,奔腾中也猛然发出一声震天介怒吼,顿时一股亘古的凶戾煞气爆扬而起。

    唏律律——噗通!

    “啊——”

    “不……”

    “怎么……”

    好吧,预料中的激烈碰撞并没出现。就在眼看着双方将要相遇的一霎那,随着汤圆这猛然发出的一声怒吼,前方迎面奔来的数骑忽然猛地一个急停,收势不住之下,顿时一阵的人仰马翻、惨呼惊叫连声。

    不仅如此,紧随其后的所有马匹,甚至连追在苏默身后的三骑,也同时发出长嘶,拼了命的欲要停下来。疾行急停之下,顿时马嘶人叫,这叫个一通乱啊。

    三骑震惊了,俄罗斯人震惊了,苏默也震惊了。郁闷个天的,说好的血染征袍呢?说好的枪急马快呢?说好的一骑当千呢?这……这这,这尼玛是个什么情况?

    汤圆还在冲,这货毫无半点惹了祸的觉悟。此刻正被兴奋之情充斥的满满的,一边前冲吼叫着,一边大巴掌抡圆了,将前方一切阻挡的人和骑都撕碎拍飞出去。

    苏默骑在熊背上,呆呆的望着四下里的混乱,手中的木抢完全成了个摆设,压根连点血花都没沾上。

    汤圆啊,那可是上古异种。天生的威压,又岂是这些凡马所能顶得住的?它不发威时还好,又被苏默逼迫惯了,平日里尽可能的收敛着气势,这才一直相安无事。

    可如今这一彻底放开,那股子凶威顿时爆发出来。物种间的天生等级相克,最是直接粗暴。别说这些只是有些训练的战马了,便是如山间的虎豹也要望风而逃。不见这一路而来,从没任何大型动物靠近吗?其理便在于此。

    便只一声吼,苏少爷想着的浴血沙场、七进七出什么的就全成了泡影了。

    这叫个欲哭无泪啊。

    木然的收了枪,苏少爷一脸的便秘样,满是颓然的看着四下里的混乱继续,一时间心中大是忧伤。

    强悍的哥萨克骑兵败了,从所未有的大败。放眼四周,到处都是翻到的马匹和哀嚎的伤兵。哥萨克骑兵团的首领半身被压在马身下,两眼无神的望着天,嘴中嘟嘟囔囔的不知念叨着什么,整个人痴了一般。

    场中,胖子开始还大杀四方,大斧子抡的那叫一个痛快。可杀着杀着就觉得不对了,这四下里咋就突然这么开阔了呢?眼前的敌人全都是傻傻的,要不就是矮了半截的,压根连点反抗力都没啊。

    这不废话嘛,忽然被战马翻到,全压在马身子下面了,能不半截吗?胳膊腿儿都断了,便想动也不能动啊,又何来的反抗力?

    于是,整个战场忽然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一大片一大片的人尸马尸躺着,便是没死的马也是匍匐在地,簌簌抖着不敢起。场子中,一个胖子拎着一把蓝汪汪的怪斧子,傻愣愣的站在那儿发呆;除此之外,便只有一只身上驮着个少年的大尾巴熊,仍在左奔右突的欢快的叫着,跑着,不时的扬起熊掌肆虐着……

    半个时辰后……

    “你……你个夯货!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啊,这……这么无耻的事儿也做得出,你就不感到羞愧吗?这是你一只熊该干的事儿吗?你大爷的,这本应该是你主人我的菜嘛。你你你,唉,抢怪?你怎么一点好不学呢,太无耻了!太过分了!太发指了!太……”

    苏少爷捶胸顿足,声泪俱下的站在大尾巴熊面前训斥着,那叫一个椎心泣血、悲愤莫名啊。

    汤圆耷拉着耳朵,脑袋都快拱裤裆里了。两只前掌使劲的抱着头,熊脸上全是一副又委屈又茫然的神色。

    自己又做错了吗?可是究竟做错了啥了?熊表示很无辜啊。

    不远处,三个骑士面面相觑,对望之际都是满眼小圈圈,无言以对的模样。旁边胖子两手捂脸蹲在那儿,恨不能找个地缝儿躲了才好。

    再配上众人身后倒着的一地败兵,那画面,唯美的让人心都要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