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遇敌
    冬季的西伯利亚,哪怕只是边缘,对于毫无准备的普通人来说,也是十死无生的生命禁区。但是放在苏默、胖子和汤圆这两人一熊身上,虽也是难捱,却还远不足以伤到性命。

    意外的遇到了将死的嘉曼,吧啦吧啦听了一通的秘闻,对于苏默来说,收获更多与在明确的了解了自己的敌人;

    但是对于胖子和汤圆来讲,所有这一些都只是些废话。与他们而言,只要是敌人,少爷说该杀那便杀了就是,又哪管你是什么来头、背景。没的费那些脑子,倒不如多吃点喝点来的自在。

    最多就是会好奇下诸如那个嘉曼在光彩胡同究竟藏了些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宝贝?要不要干脆烟吃烟,大伙儿自去挖了算完之类的。

    当然了,汤圆作为一只熊,肯定不会明白这个人类口中的财宝是什么。但是它却能明白,这个人类在说到比如“发财”、“宝贝”之类字眼时,口角边的涎水代表着什么。

    好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啊。也不知该有多好吃……,嗯,别怀疑,作为一只熊,它能用好不好吃来衡量物品价值,已然算是极聪明的表现了。

    于是,一路之上,总是会出现一个胖子不时的手舞足蹈、唾沫星子四溅的说着什么,另一个少年只是若有所思,而少年胯下那只大白熊却总会啊呜啊呜的应和几声,倒是显得比主人还要兴奋。

    对于胖子的提议,苏默其实也考虑过,不过最终还是不置可否。倒不是他真个有什么节操,一诺千金。而是想想嘉曼那厮的性子,实在拿不准其中究竟会有什么奥妙。

    而且老和尚满身的古怪,他苏少爷喜欢的金银财宝几乎没有,却多的是些诡异难言的玩意儿,对他实在没多大吸引力的说。既如此,自己又何必枉做小人,落下个不守信诺的名头不说,弄不好还惹来一身的麻烦呢?

    所以,苏少爷很淡定。他心里决定了不去动老和尚的东西,不过却也不去刻意的拦阻别人动。毕竟,让别人去趟趟雷,自己躲在一边看看热闹,有便宜再考虑要不要出手,显然更符合自己的利益。

    至于人选,好吧,胖子如此热情,又是自己这边的,那便宜外人何如便宜自己人不是。嗯,自己就是这么个护短的性子啊,不贪心,只有点偏心而已。嗯,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苏少爷是绝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已经无良到了拿小伙伴去试毒、趟雷的可耻地步的。

    随着继续向南,一路上看到了各种属于西伯利亚的动植物,比如远山峭壁上的普托拉纳雪山羊,又比如阿穆尔旅鼠、俄罗斯麝鼠等等。

    待又过几日,一些麋鹿、孢子之类的动物也越来越频繁的出现,终于让苏默一颗心放下来,百分百的确定了自己确实是回到了主世界。

    胖子兴奋的打来好多猎物,话说这阵子可把胖爷折腾惨了,没肉肉吃的日子,简直如同地狱噩梦一般。现在回到了主世界,胖爷甚至在第一次发现了一只麝鼠时,都差点忍不住扑上去。

    按照后来苏默苏少爷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当时胖爷那俩眼珠子都满是绿光,涎水能一流三千尺,差点没把整个西伯利亚给淹了……

    汤圆也吃到了肉,可怜的熊,在吃过了烤熟的鱼后,这种烤熟的肉也是第一次吃,结果,却愣是没抢过胖子,期间的景象,可想而知了。

    如此又过了月余,两人一熊终于走出了那似是没有尽头的原始森林,再次踏上了一片无际的草原。

    此时,中原内陆正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候。只不过在这北方大地,仍还是沉浸在冬日的暴虐之中,并不见一丝春的气息。

    草原上的气候,变幻莫测,便如孩童的脸。随着心情而动,或笑或哭,捉摸不定。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便是北风呜咽、刺肌砭骨。

    不过好在经历了这么久的狩猎,积累下了大量的皮毛。不说胖子和苏默两个人,便是汤圆身上,都奢侈的披着好几层各种兽皮,甚至大脑袋上都戴着一顶古怪的简易皮帽子。乍一看,任谁也不敢说那是一只熊。嗯,那条长尾巴就不用说了,单只外在那古怪模样,妥妥的是来自异星的生物啊。

    风雪之中,一片迷蒙,但是在苏默的神识指引下,两人一熊表示毫无压力,便如同在自家后花园漫步一般,仍是不紧不慢的信步闲庭。

    “停!”正走着,忽然苏默面色微微一变,抬手喊停,目光却如穿透了时空一般,猛然看向远处某个方向。

    “怎了?”胖爷警醒的靠了过来,目视着那边低声问道。同时将那把陨石斧子移到顺手的位置。这把斧子外观不咋的,但胖爷现在却极是喜爱,片刻不肯离身。

    “那边。”苏默抬手指向一个方向,“有人在厮杀,嗯,是三个人被一群人追杀。走,看看去。”苏默轻轻拍拍汤圆的大头,汤圆低吼一声,默契的领悟到了主人的心思,迈动步子加速,很快便小跑起来。

    胖子双目猛地一亮,下意识的舔舔嘴唇,摘下陨石斧拎在手里,微一提气,已是后发先至,只一个纵跃便超出了汤圆。

    “我先去探查一番,少爷你随后再来。”他远远的喊着,声音未落,人早已飞奔的不见了踪影。

    “这夯货!”苏默笑骂着,却也不去拦阻。刚才他神识中看的分明,追杀那三人的虽然不在少数,却也不过数十人而已。这点人数,完全不足以威胁到胖子这种大高手。更何况,或许是那秘境潜移默化的功效,便是胖子如今也大有进境,身体各个方面都大有长进。

    摸摸身上的巨虫虫蜕,苏默眼底有火苗跳动,那分明是一种跃跃欲试。

    男儿当杀人,千里不留行。作为一个打小喜爱武功的人,苏默何尝没有纵横江湖,又或驰骋沙场的梦?只不过一直以来,他有限的身手,只能让他浅尝辄止,根本不敢太过冒头。

    而便是如此,也已经有了如此多的危险发生过,不说他自己,便他身边的朋友亲人,也是绝不肯让他再去冒险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且不说经过了神石的一再洗礼,使得他此时的身体早已进化到了人类的极致。便只是身上这件巨虫的虫蜕,便让他如同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一般,俨然是刀枪不入了。

    再加上他此刻变态的速度和力量,单对单跟武功高手搏命或许差些火候,但是若在小范围的战场上,却绝对是人形兵器的存在了。便如眼前这种小型战斗,可不正是他苏大少爷的菜?

    “冲!汤圆,让他们也看看咱爷们的手段。”他目中闪光,猛地轻喝一声。

    汤圆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战意,顿时大吼一声,再次加快速度,如同奔马一般飞驰起来。

    作为一只异兽,一直都是身在食物链的最顶端的存在,骨子里的嗜杀**,又何曾低了过?只看这一路而来,虎豹之类的大型动物根本就不敢靠近,便能从中可见一斑了。

    再加上有苏默这个主人一再勒令,不许它随意杀戮,这让汤圆其实颇有些郁闷。

    而今,主人竟然主动发出战斗的命令,简直让汤圆要乐疯了。四肢不停的加速飞奔之余,那长长的大尾巴摇的也如同风车也似。

    轰轰轰,只不过转眼间,前方的胖子的身影已经在望。甚至更远些,那一追一逃的双方,也同时警觉到了这边的动静。逃命中的三人固然是神色大变,急急勒马转向躲避,后面追杀的数十骑,也都齐齐大声喝叱着坐骑,警惕的看了过来。

    “#%¥……¥……#!¥”追骑中,忽然一骑当先而出,远远的冲这边喊了起来。只是入耳的却是一连串的鸟语,这些人竟不是中原人氏。

    在这冬季的深原上,人人外出都是连头带面的裹得厚厚的,根本无法从脸上分辨敌我。是以,便是苏默神识之强大,也只能看出两方追逃的态势,但究竟分属哪方却是搞不清楚。

    但是这人忽然的一通大喊,却顿时暴露出了身份。苏默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但稍一分辨便反应过来。这些人,都是东欧人。而东欧人在这里出现的,又是强悍的骑兵,那最大的可能便只有一个了:俄罗斯的哥萨克骑兵。

    苏默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边微微弯起,划出一个残忍的弧度。别人或许不了解,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苏默如何能不知道,俄罗斯人之所以能出现在这外蒙的草原上,可不正是因他所设的祸水东引之计?

    没想到自己甫一出来,竟然就遇上了这帮凶悍的家伙,这算是自己的幸运还是对方的不幸呢?不过,既然这边的确定是敌人了,那么其所追的一方,又会是谁?

    想到这儿,他心中不由一动,目光已是望向了另一边的三骑。却见那三骑并未趁机而走,只是沉静的按马停在原地。裹得厚厚的包头之中,三双眸子如冷电四射,虽身陷重围,却丝毫不见畏惧退缩之意,反倒是战意昂然,杀气凛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