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嘉曼之死
    极北之地的雪原山谷中,当苏默缓缓吐出那三个字后,嘉曼终于露出了笑脸,欣慰的含笑点头。

    只是下一刻,他那以烟雾凝聚的身体忽然飞出一丝丝来,然后很快的便消失于空中,他的笑容便不由的一僵,轻轻发出一声叹息来。

    “这是……”苏默皱眉看着烟雾消散的地方问道。

    嘉曼苦涩一笑:“代价,贪婪的代价。老衲的时间,不多了。”

    苏默眼神沉了沉:“那块石头?”

    嘉曼恍惚了一下,苦笑道:“石头?或许吧,一块有着生命的石头。祂改变了我,却也消亡了我。”

    苏默默然了。良久,他抬头又道:“你说的……嗯,那个白玉京,究竟是什么来历?”

    嘉曼微微一笑,道:“你终于还是问到了。呵呵,那你可曾听闻过三大隐脉之说?”

    苏默一怔,迟疑了下才点头道:“有些耳闻,不过不是很清楚。”

    嘉曼:“三大隐脉,观察者、裁决者、守护者。守护者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有些传承的世家罢了。你若想了解,日后可以去问武清何老先生;至于裁决者,那是你们的称呼,我们更习惯称他们为护道者。不过这些年来,已经越来越落魄,更是一场内乱后四分五裂,不复昔日之名了。如今虽还残延苟喘着,却是依靠着往昔的底蕴,不过倒也有几分余威;而最后一个,你们称之为观察者的,其身后,便是白玉京了。所谓观察者,不过只是白玉京在世间的使者罢了。”

    苏默眼瞳猛地缩了下,心中不由大震。他可是知道,所谓三大隐脉中,这个什么观察者是最古老,也是最神秘的一个,势力之大绝对稳居三大隐脉之首。可如今在嘉曼这里,原来竟只是白玉京的一些触角,这如何不让他震骇莫名?

    “这个白玉京……究竟想要什么?最终目的是什么?”他稍稍平复了下心绪,再次向嘉曼问道。

    嘉曼身上的轻烟开始不停的丝丝缕缕飞散着,显然已经有些聚拢不住了。听他问起这个,略一沉吟,这才叹道:“老衲若是跟公子说,其实老衲也不知道,公子可信吗?”

    苏默微微怔了怔,有些默然。说信吧,心有不甘。可若说不信吧,似乎也有些开不了口。嘉曼既然主动跟他提起了这些,实在是没那个必要再隐瞒什么。

    嘉曼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尴尬,只是微微一笑,摇头道:“实话说,老衲真的是不知道。不过……”

    他话头一转,顿了顿又道:“以老衲这些年的观察分析,白玉京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什么图谋天下之类的。毕竟,他们实在太古老了,古老到可以追溯到前秦再往前,或者说是,上古时代。”

    苏默微微一震,脸现惊容。所谓上古时代,其实就是后世猜想中的,比三皇五帝更前的一次文明。

    后世某些科学家研究发现,地球文明其实远不止现今所了解的这些。他们认为,人类的出现和发展,其实是跟潮涨潮落一样,都是经历了几次甚至更多次。毁灭、再生、再毁灭,然后又再生,如同轮回一般。

    而上古,便是这次文明之前的一个称谓。

    苏默当时在读到这些猜想时,也未尝不是抱着一种玄幻的眼光看个热闹而已。但是他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古代的大明时空,竟也听到了这种论调,还是从一位根本不懂现代科学的古代和尚口中听到。这实在让他有些颠覆的感觉。

    “真的有上古时代?”他不由的下意识问道。

    嘉曼一呆,苦笑了笑,摇头道:“老衲说了,只是自己的猜想。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白玉京的历史,确实比之护道者早许多。哦,也就是你们说的裁决者。你应该知道,你们所谓的裁决者,本就是源于炎黄二帝之时。既然比他们存在的更久,结果自是不言而喻。”

    苏默一颗心砰砰急跳着,他隐隐的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一些玄妙而不可言,甚至堪称禁忌的隐秘了。

    深深的吸口气,将躁动的心绪平复了下,这才又问道:“好吧,这个问题先放一边。继续说,他们,嗯,这个白玉京,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又会关注我?”

    嘉曼沉默了下,语气变得有些凝重,沉声道:“他们的目的我不清楚,但是以我观察,似乎是与天地气运有关。这其中牵连太大,也太过复杂,老衲实在说不清楚。若非要说的话,大抵就是所谓的神仙事去理解吧。至于说关注你的原因,正如我之前所言那样,他们推算到了你的存在,以及你的与众不同,那才是你吸引他们的原因。”

    说到这儿,他顿住了话头,想了想,又再加了一句:“他们对于一切与众不同的事物和人,都有着异常的重视和兴趣。所以,你要小心了,他们的势力、实力,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苏默心中沉了沉,忽然道:“以大和尚你的本事,在白玉京能排在什么位置?”

    嘉曼苦笑笑,摇头道:“严格说起来,老衲并不是白玉京的人,只是他外围组织的一方客卿长老罢了,又谈的上什么地位?若非要说一说,那么,在外围组织中,大概算的上中上吧。”

    嘶!

    苏默不由的倒吸口气,中上?!郁闷个天的,这贼秃把自己撵的跟狗似的,几次三番的差那么一点儿就玩蛋了,就这,还只是中上?大爷的,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要是回头来个上,甚至上上的,自己干脆直接抹脖子算,也免得遭那活罪了。

    这且不说,这还只是外围组织,那要再换成内围的呢?直接从白玉京出来的呢?那可不要真个是神仙那个等级的了吧。

    妈蛋,老子不玩了成不成?老子要回家,强烈要求下线!苏默想到了恐怖处,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恨恨的想道。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想法,嘉曼似乎是抬手摆了摆,这让他的身形消散的更快了一些,已然有些模糊了起来。

    “苏公子倒也不须太过担忧,据老衲所知,白玉京从未真个出来过什么人。似乎他们只能通过外围组织来达成某些目的,自身却是不会进入这个世界的。唔,这也是此次经历了那个古怪的秘境后,老衲才想通的问题。”

    苏默眼睛一亮,急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什么白玉京,也是跟秘境一样,能进不能出?或者说是,一般情况下出不来?”

    嘉曼点点头,又摇摇头,叹道:“说不好,这只是老衲的推测。或许他们还是有办法出来的。但说到是不是能进不能出,老衲这些年来,却是即没听说什么人出来过,也没真的见过什么人进去过。”

    苏默敏锐的抓住了他话语中的迟疑,眯眼道:“等等,你说的,没‘真’的见过有人进去过是什么意思?”

    嘉曼欣慰的看看他,笑道:“便如你猜想的那样,白玉京啊,成仙长生之所在,之所以能让人心甘情愿为其效命,岂能没有原因?能获大功德者,或者条件符合了标准者,便可受其接引,进入其中。便如老衲之前,固然是自身对公子身上的隐秘感兴趣,却也是存着或能得入其中的侥幸心思所致。只不过这百年来,虽听闻以前有大缘法者被接引了去,但亲眼所见者,却是从未有过的。”

    苏默恍然,忽然又撇嘴斜眼看他,不屑道:“想必,这才是大和尚想要跟苏某结下善缘的原因吧。”

    嘉曼也不尴尬,坦然道:“世人皆苦,恋生惧死,和尚亦然。若非此次经历,让和尚触及了天地间的秘奥,始知所谓仙神之跟脚,怕是永无此刻你我这一刻。公子睿智之士,又何必问。”

    苏默撇嘴,不再讥讽他。既然知道了白玉京里的人多半是出不来,单只是外面的那些人,他便没那么害怕了。大家都是凡人,哪怕真个来个比老和尚更厉害的,最多自己提前多找些帮手就是了。

    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猛虎再猛,也怕群狼。大不了给他来个群殴,就不信砍不死丫的。

    盘算盘算自己现在手里的势力,多了不敢说,随随便便招来千儿八百的人手,还是能办到的。这么想着,那颗惶惶的小心肝儿终是安稳下来。

    两人这一番对答,至此已是差不多到了尾声了。眼见着嘉曼身上蒸腾的烟雾越来越盛,连最后的人形都快要拢不住了,苏默这才悠然道:“好吧,你说的这些,我大致上算接受了吧。那现在说说吧,你所谓的善缘,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两方结盟,不外乎利益二字。什么善缘之类的,苏默要是真信了才叫个天真。现在既然收了人家的好处,自然到了询价的环节了,这个确是要问清楚的。

    能办的,自然没问题。可要是超出自己的底线,对不住的很,苏少爷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指望他干什么牺牲自己也要完成承诺的事儿。话说苏少爷对于节操什么的,真心不太有爱。

    嘉曼明显松了口气儿,这费了一大通的劲儿,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当下努力使出最后一点儿能量,颤声道:“老衲出身天竺烂陀寺,若公子日后有缘得遇天竺之人,还望代老衲传一句话,就说老衲毕生所学,尽在燕京光彩胡同一栋种着五棵杨树的老宅中。望其能起出归于天竺,则老衲无憾矣。”

    苏默一呆,瞪着眼看嘉曼,见他浑身已然是烟雾腾腾,连面目都难以再维持下去了,却不再有声发出,当即楞道:“就这些?没了?”

    嘉曼此刻已经彻底化为一团轻烟往天上飘散,却从烟雾中传来声音道:“是,便是如此,但望公子不负……此……喏……”最后一句,已是有些飘忽,却是连声音都开始消散了。

    苏默慨然点头应下,不过捎句话而已,这活儿苏少爷觉得可以有。只是头才点下,猛的想起一个事儿来,急忙仰头大声问道:“唉哟,大和尚,你还没说,那白玉京究竟在什么地儿?”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轻烟袅袅散去,越来越淡,只隐隐一句残句,飘渺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