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出来了
    苏默在做梦,做一个很美的梦。

    他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原本的时代,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家。他见到了很多久违的老友,向他们吹嘘着自己曾经在古代大明的种种,引来了无数的崇拜和羡慕。

    唯一古怪的是,他整个梦的场景似乎总是围绕在一张大床上。大床很软,很舒服。

    床上有着柔软的枕头,鸭绒的被子,似乎还有一具近在咫尺的**……

    他试着去搬动那具**,很想看清**的主人的模样,但却怎么也搬不动,似乎对方很是排斥他,这让他有些忧伤。

    美中总有不足,哪怕是梦中也是如此。

    梦中的他似乎知道这是一个梦,但他却不想醒来,不愿想来。梦中的他有个执念,那就是一定要看看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究竟长的什么样子……

    于是他努力的扳啊扳啊,终于在感到了即将筋疲力尽的时候,将那人扳了过来。

    扳过来的人幽怨的仰头看他,先是童山濯濯的一颗光头,然后是一张宜嗔宜喜的面庞。面庞稚嫩青涩,脸上满带着委屈和泪水……

    “簟儿!怎么是你?!”苏默大叫道,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张面孔,慌不迭的向后躲去。

    苏默承认自己是个混蛋,但却绝不是禽兽。簟儿才多大啊,太小了,完全不能下口啊。

    簟儿不说话,就那么幽怨的看着他。眼中似乎有千言万语,像是依恋,又像是不舍,还带着一丝丝说不出的怨恨……

    苏默有些心疼,知道小丫头对自己的复杂感觉。无论怎么说,她最爱戴的小姐也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这个心结,解不开。如今想来,这也是当初,为何她固执的留在了尼庵,不肯跟自己走的原因吧。

    她竟然还出了家,苏默看着她光秃秃的小脑袋,心中一片黯然。

    “簟儿,你知道的,不怨我啊,是她自己喝下的毒酒,当初还想害我来着……”他弱弱的分辨着,试图挽回着什么。

    簟儿痴痴的看着他,不说话。然后,慢慢的又转回身子去。

    苏默大急,再次伸手去扳,“你听我说……”

    这一次,簟儿没再反抗,很乖巧的顺着他转过身来。只是苏默目光所及,不由的猛的愣住,随即一阵的毛骨悚然。

    “苏公子,你要和老衲说什么呢?”簟儿的脸,不知何时竟变成了那个老和尚嘉曼的模样,笑呵呵的开口问道,眼中满带着戏谑和嘲弄之色。

    然后,再下一刻,忽然张大了嘴巴,从中伸出一条好长好长的舌头,冲着苏默舔来……

    啊——

    苏默吓的脸儿都绿了,忍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少爷,少爷醒来!”耳边传来阵阵的呼唤声,受了惊吓猛然醒来的苏默霍的翻身坐起,睁开眼睛,大口的喘息着。眼中,犹然满是惊骇震怖之色。

    太吓人了,自己差点就被一个老秃驴给非礼了。苏默心跳如鼓,犹有余悸的想着。好半天,才神魂归位,目光聚焦起来。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眼前,一张胖胖的圆脸探了过来,伸手摸摸他额头,焦急而关切的问道。

    胖子?!

    苏默激灵了一下,猛的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切,这下才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我没事。”他长长的吐出口气,点点头应道。

    旁边一个大脑袋探过来,使劲的蹭蹭他,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顿时半边脸湿腻腻的。

    汤圆!这家伙,该死的……

    苏默嫌恶的推开这货,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梦中为何会出现最后那个场景了。

    只是想想梦中,原本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忽然变成了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和尚,顿时就又是激灵灵打个冷颤。

    太恶心了,太吓人了,尼玛,不能想啊。他眼神有些游离,自己怎么会梦到簟儿那个小丫头呢?该死的,难道自己真是有那种隐藏的妹控邪恶属性?

    不可能不可能!自己可是好人来着,怎么可能辣么邪恶?嗯,一定是太担心那小丫头了,小小年纪,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荒山野岭中,唯有一个老姑子陪着。唉,回头一定要去看看她去。这次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把她带走才是。不过,总要是得先出去才好。咦?这里是……

    这么想着,才想起现在最重要的,是应该先搞清楚目下的处境才对。结果抬头四下一张望,顿时不由的呆了。

    四下里空袤无际,天高致远。放眼看去,一片枯黄的草地延绵着直到天边。许多地方,仍可清晰的看到一些残留的雪堆,点缀在一望无际的大地上,如同一个难看的赖利头。

    可就是如此难看的景象,却让苏默霎时间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猛然转身在原地打着转,满是贪婪的一看再看,整个人都抖颤起来。

    “这是……这是……”他颤颤的说不出话来,只把眼神盯在了胖子脸上。

    胖子也是满脸的激动,重重的点点头。他和苏默当时被汤圆护在怀里,根本没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一感觉没事了,便首先钻了出来,却发现,他们竟然已经莫名其妙的脱离了那个诡异的秘境,再次回到了大世界。

    而至于苏默,竟然能在汤圆怀里睡过去,胖子也是颇为无语,但是想想却又释然。在秘境中,这位少爷看似一切都好像尽在掌中的笃定,实则内心里的那根弦早已崩的太紧太紧。这才至于一旦稍稍感到了安全的地方,便彻底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哈哈哈哈……”在得到了胖子的确定后,苏默嘴唇翕动了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终是没有发出声来。只不过就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却猛的仰天放声大笑起来,笑的涕泪横流、肆意畅快。

    “出来了,老子终于出来了!老子,出来啦——”他张开双臂,忽然疯狂的奔跑起来。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狂叫着,叫声回荡在草原上,响遏云霄。

    汤圆也是欢吼一声,迈开四蹄跟在其后,大尾巴竖起来,摇的风车也似。

    它虽然不明白苏默为什么要这样,但是主人心中的欢愉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而且对于它来说,忽然到了这么一个无垠的空旷处,相对于一直以来封闭的秘境,也让它有种说不出的欢喜和畅快。便如同挣脱了某种牢笼和桎梏,那种自由的气息,让它情不自已的就想跟着主人,这样一直奔跑下去,再也无拘无束。

    “疯子!人是疯的,养只熊也是疯的……”后面,胖子看着四处撒欢儿的一人一熊,摇着头叹息着。只是那眼神中,却分明带着浓浓的笑意和欢愉。

    直直半天过去,这一人一熊才消停下来。苏默仰天躺在草地上,眯着眼嗅着草原上特有的气息,虽然已是寒冬腊月,气候极是寒冷,他却似乎全然感觉不到。唯一感觉的就是两个字:惬意。

    汤圆吐着舌头趴在他身边,不时的抖抖身上的毛,或者低下脑袋往苏默身上蹭蹭,表达自己的欢喜愉悦。

    这货,越来越像只狗了,哪里还有半点熊的霸气。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两人休息良久,胖子首先开口向苏默问道。

    苏默眯了眯眼,翻身坐起。四下里张望了几眼,站起身来道:“先弄清楚方位。虽然是出来了,但是在这广袤的草原上,一旦迷失了方向,那跟在沙漠中也没什么两样了。”

    胖子点点头,转头四周看了看,微微蹙眉盘算起来。却听苏默又道:“还要,最好能找到个人家,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妈蛋,瞅这天儿,咱爷们怕是被困的时间不短啊。当时进去的时候,我记得还是秋天来着。唉,也不知我爹和张悦他们,不知要多担心了。唉哟,我去!”

    胖子听着他前面的感叹,正也唏嘘着呢,却冷不丁忽听他大叫一声,顿时吓了一跳。

    “怎么怎么?”他急急的问道,霎时间提气抬掌,满是警惕的四下巡梭着。

    苏默两眼望天,一脸的忧郁,叹气道:“胖啊,你说,咱爷们失踪了这么久,他们会不会以为咱们死了呢?若是真以为咱们死了,那……那,唉,你说杏儿她们几个,会不会……会不会……呃,那啥了呢?”

    哎哟我去!胖子顿时僵住,呆呆的看着他。这才明白过来,这一惊一乍的,感情这位少爷是在担心后院呢。一时间,他真的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少爷是担心几位少夫人……呃,殉……殉那个情了?”半响,他终于回过神来,使劲的深呼吸几下平复了心绪,木木的问道。

    苏默断然摇头:“殉情?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大哭一场肯定是有的,然后呢,我估摸着吧,杏儿丫头大抵是会给我挂几天孝的;何莹那婆娘多半会借口寻我,趁机去闯荡江湖了;而我那位指腹为婚的正房夫人,啧啧……”

    说到程妹妹,他忽然住了口,牙疼似的砸吧了下嘴儿,摇摇头,脸上一副纠结的模样。

    胖子大奇,忍不住追问道:“会怎样?”

    “说不好,说不好啊。我只知道,多半他爹肯定是会拍手称快的,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否认这门亲事,再去给她另寻一门亲。唔,还有韩老爹,原本也是不愿他闺女跟我的,大抵也是要耍赖的。至于何老爷子,哼哼,那个老狐狸,别看当时恨不得把他闺女直接抬我床上去,但要是真当我死了,估计念头转的比谁都要快,绝对属于靠不住的祖宗!妈蛋!不成,绝对不成!”

    他板着指头,挨个的点评着,越说越气,最后已是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