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倒霉的嘉曼
    出啥事儿了,出大事儿了!至少对嘉曼来说绝对是大事儿。

    话说嘉曼一直跟着苏默几个,观察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也是想寻找机会,再次对苏默下手。

    但是鉴于他对苏默的忌惮,所以一退再退,已经躲到了他认为最安全的距离了。

    但他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样。距离是会随着物体的运动而变化的,便比如大尾巴熊汤圆,以及跟着它的蜂群……

    汤圆其实很想说一句冤枉,它真心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死秃驴藏着啊。它只是路过,带着蜂后路过,然后轻轻一挥手,将蜂后摔死在嘉曼藏身的树身上,没带走一丁点儿血沫儿。

    嗯,都留下了,留给嘉曼了。

    饶是嘉曼再如何老奸巨猾,他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中这种躺枪啊。正躲着看热闹看的高兴呢。虽然也看到了大尾巴熊从旁边抱头鼠窜而过,但他并没有动,静默的如同一块石头。

    龟息功,收摄一切自身气息,甚至五感六识尽皆大部分封闭起来,只留听觉或者嗅觉在外,以达到隐藏自身的作用。

    绝学,这可是绝学。有此绝学,除非敌人真个走到身边,否则很难被发现。嘉曼也一向以此为傲,因为他的龟息功练得是极好的。

    但是随着屁股后面啪叽一声轻响,嘉曼心中就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了。

    对,肯定是不好的事儿,周围似乎很吵啊。这嗡嗡嗡的,真烦人……呃,嗡嗡嗡?!

    十万个为什么。什么东西嗡嗡嗡?小蜜蜂,嗡嗡嗡。嗯,循着自己蜂后被摔死后,迸溅的血水而来的野蜂,也会嗡嗡嗡……

    于是,正拼命运转着龟息功的嘉曼大师,悲剧了。因为龟息功的缘故,甚至开始还有那么一会儿,身上的痛觉都不显的。痛觉不显,龟息功的功效下再有那么一会儿的迟缓,这前后叠加的后果便是,嘉曼大师解封了自己的五感之后,但见漫天满身都是小星星……

    呃,错了,是小蜜蜂。呃,还是不对,那怎么能算小呢?绝对是大蜜蜂啊。一个成人大拇指长短的蜂子,谁敢说不算大?

    嗷——

    嘉曼当场就是一声凄厉的哀嚎唱出,跳起来扭头就跑,连眨眼功夫不到,就跟汤圆跑了个齐头并进。

    汤圆大感奇怪,边跑边歪头看他。这货怎么也来帮主人干活了?他不是一直跟主人作对的吗?哎呀呀,不好,难道他也跟那个胖子一样,想要夺去主人对熊的宠爱吗?

    不行,这绝对不行!得想辄,必须想辄啊。汤圆大脑袋一甩,低低冲嘉曼发出一声吼叫。

    嘉曼顿时吓了一跳,慌不迭的往旁让了让。他可是对这只熊极为忌惮,若是一个不好给它拍上一巴掌,自己有防备还好。若是没防备的话,绝对是骨碎筋断的下场啊。

    汤圆对他的反应表示很不满。大爷的,本熊看在大家都是为主人效力的份上,不惜降尊纡贵的跟你打声招呼,你丫那是什么眼神儿呢?太不给熊面子了。

    好吧,大尾巴熊刚才那句熊语的意思大抵就是:哎呀,你也亲自来引蜂子啊?同志,你好。

    嗯,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吧,真心是好心来着。可惜,嘉曼老和尚不懂啊。他不但没给与应有的友好回应,反而很嫌恶的躲了,这下彻底将大尾巴熊得罪的狠了。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学好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啊!

    大尾巴熊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哦。你问究竟有多严重?嗯,也没太严重,就是跑着跑着,大尾巴貌似不经意的甩了一下,然后正向前跑着的嘉曼老和尚便惊呼着打横飞了出去。霎时间,将大部分的蜂子都给招了去。没法啊,谁让他身上沾着人家蜂后的血呢?那味儿大的,简直如同烟夜里的萤火虫一样,想让蜂群们忽视都不可能。

    有了嘉曼这么个超级mt的吸引,无形中竟让汤圆脱了身,这简直是冥冥中自有定数,真个是天道难测、世事无常了。

    嘉曼这个苦哦,简直就没法说了。被一只熊算计了,这哪儿说理去?不对,不是熊,肯定是那个该死的小贼!是那个小贼早已发觉了自己,却一路装模作样好像没发现的样子,然后特意安排下了这个毒计,真是太坏了!

    嘉曼愤恨的怒发欲狂了。但是无论他怎么发怒,眼下却只能先保命为先。这些个蜂子今个儿是怎么了,难道也都发疯了不成?按照自己的观察,虽然招惹了它们会被追,但是只要跑出一定的距离,这些蜂子也就不为己甚,差不多就回了。可是今个儿,这尼玛都追出来多远了?得有十里地了吧。

    你妹的!佛爷是杀了你爹了还是把你家孩子抱井里了,这么不依不饶的,太过分了!

    可怜的嘉曼和尚,他不知道的是,这话还真被他一语成谶了。他此刻身上沾着人家蜂后的血呢,那可不跟杀了人家的爹差不多呢?更不用说,汤圆那货此次竟把人家的老窝拆了,便想回都没地儿回啊。

    毁家灭族之恨,杀父害母之仇,这窝蜂子不疯才叫一个怪呢。只不过罪魁祸首在机缘巧合下已经逍遥法外了,偏老嘉曼成了无辜的替罪羊,说起来也真是让人醉了。

    如此这般一个逃一个追,直把个嘉曼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好容易又追出了二十多里,总算是寻到了一处水潭,嘉曼欢喜的都要哭了,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了进去,总算是暂时脱了身。

    至于说众蜂群一时不肯散去,跟嘉曼打起了持久战,却终于逼的嘉曼无奈,别出机杼,最终搞出了大事件,却又是后话了。

    没了嘉曼掣肘,回过头来再说苏默等人。对于汤圆的神来之笔,苏默既是震惊又是担忧。只是眼下除了等待外,他也实在没别的法子,只能是先顾一个了。

    自己背了胖子,仍是回到山脚下,将蜂蜜取出来喂了胖子吃了,又逼着胖子生吞了几枚蜂蛹,片刻后,果然感觉胖子脉象强劲起来,不由大喜。

    不过想了想,又将那蜂巢碎片取出来,把水烧开合了,搅成了糊状,一咬牙就给胖子几处外伤敷上了,把个胖子看的一个劲儿眼唾沫,小心的问苏默,这玩意儿究竟靠不靠谱。

    而苏默的回答,当即让胖子木然良久,忽然觉得有些生无可恋了。

    “天知道哩,我也是有枣没枣打一竿子,治好了最好,治不好最多把外面一层感染的肉割去就是,反正你身上肉多……”

    嗯,这便是苏少爷的原话。胖子真心不想说什么了。

    安顿好了胖子,正担忧着汤圆,却见这货摇头甩尾的颠颠儿回来了。苏默赶紧上去一番检视,却见它只是头上多了几个包,除此之外竟是全须全尾的再无别的毛病,终是放下心来。这才问起了嘉曼的事儿。

    汤圆自然是连比划带啊呜的一通描述,或许是苏默连番经过了神石的洗练的缘故,又或是真是天赋异禀,对于汤圆的啊呜,虽然耳朵中听不懂,但是不知为何心中自然而然的就能明白大部分的意思,半天后,终于算是搞清了原委。

    只是搞清了原委后,便连苏默也是哭笑不得起来。这老和尚得有多倒霉啊,这样都能中招?唔,看样子他老人家说不定真是佛缘深厚,见缝插针的总要以佛陀法相显现世间,这必须要赞一个。

    (数十里之外的嘉曼破口大骂:你才想着以佛陀相显现呢,你全家都显现佛陀相!)

    汤圆立功了,苏默很是重重的奖赏了一番,亲自动手捕来鱼调制,让汤圆大快朵颐了一番,吃的汤圆肚皮溜圆,跟个球似的,这下倒是真的名符其实,成了汤圆了。

    而苏默也料定经过了此番打击,嘉曼应该不敢再轻易靠近窥探了,索性便让胖子安心疗伤。

    胖子先是不肯,但听苏默说了,若是他伤势不好,一旦出去后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自己之语,最终沉默下来,点头应了。

    如此,接下来数天,苏默一边暗暗留心观察秘境中的气候变幻,一边和汤圆轮流捕鱼采集,为出去做准备。

    而嘉曼那边也果然没再出现,苏默曾连续两次故意露出破绽,诱其上钩,但却始终不见动静。苏默失望之余,又不得不更加警惕,生怕被这老家伙阴了。

    这样足足五六天后,眼见得胖子伤势一天好过一天,到的第七天时,除了骨头断裂的内伤外,其他外伤基本都收了口,大动作不行,但是小来小去的活动却是可以承受了。

    苏默仔细检查一遍后,当即便决定,马上着手离开密境之事。只是在离开前一晚,他再次悄悄掩了行藏去探查嘉曼的动静。而这次,他主动出击,一直潜到了之前嘉曼的藏身处察看,却惊疑的发现,这几处地方都不见嘉曼的踪影。甚至,从各种痕迹上分析,这些天来,嘉曼根本就不曾回来过的样子。

    那老家伙究竟去了哪儿?还是说他掩藏行踪的手段,真高到了自己根本察觉不到的地步?

    苏默默默的想着,忽然觉得心中沉甸甸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