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意取野蜂
    密林边,山脚下。

    苏默笨手拙脚的给胖子上着夹板,一边听着胖子血泪控诉某熊对他惨无人道的可耻暴行。当然,这其中也偶尔夹杂着某熊啊呜啊呜的申辩声。

    苏默听的这个乐啊,几次差点把夹板上错了地方,笑的腮帮子都抽抽了。

    胖子满眼的幽怨,只觉得真是生无可恋了。

    “那啥,胖啊,汤圆说了,它其实就是想确认下你是公的还是母的而已,不是想要对你咋的……唉哟唉哟,等会儿,让我先笑一会儿,不行了不行了,啊哈哈哈哈……”少爷笑的手足抖颤,抱着肚子一手拍地。

    胖子真是咬牙切齿了,“少爷你就护着它吧,好像你真听得懂熊语似的。”

    少爷努力的喘匀了气儿,正色道:“当然,我当然听的懂啊。它真是这么说的,汤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汤圆便使劲的点着大脑袋,熊眼里笑眯眯的。

    胖子怒道:“胡说八道!它一只畜生,干嘛要确定我是公,呃,我是男是女?”

    苏默就摇着头看他,叹道:“汤圆说你看他的眼神儿不对,它害怕。唉,你当时啥眼神儿,甩出来我瞅瞅。”

    胖子不由一窒,暗暗回想自己当时状态,心下也是暗暗惊疑,难道真是自个儿的问题?不行,这却不能承认,不然的话,绝对会被这个无良少爷嘲笑一辈子的。

    “好,这个不提。那就……就算它要确认……确认那啥,一下就行了啊,为什么还碾上几碾?”胖子说到这儿,眼圈儿又红了。妈蛋!被一只熊掌在丁丁上碾上几碾,那滋味,简直不要太**了,胖爷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苏默听到这儿就又喷了,实在忍不住啊。“汤圆说,汤圆说,它说开始没找到……哈哈哈哈哈哈…...”

    胖子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木然了。这尼玛绝对是会心一击的打击啊,伤害直上百万点有木有?

    半响,就见他一张胖脸上各种色彩转换不定,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红,然后由红转紫,最终定格与紫烟……

    “爷不活了!跟你们拼了——”

    猛然间,山林上空再次响起一声暴喝,刚刚回落的鸟雀们再次炸窝了,呼喇一声又飞上了青空,叽叽喳喳一片。

    太欺负人了!没找到?你妹的!多威武雄壮的那么一大隻,狗日的居然说没找到?这个绝对不能忍啊!

    山脚下顿时一片尘土飞扬……

    良久,尘埃再次落定,露出胖子凄凄惨惨的身形:仰躺在地,蓬头垢面,一身伤痕。最令人目不忍睹的是,那眼中无尽的灰败与无助……

    汤圆大屁股蹲在他腿上,整个下半身都看不到了。一只熊掌举在嘴边惬意的舔着,眼神儿却斜斜的睇着胖子,里面全是无尽的笑意。这货,果然成精了。

    苏默一脑门的汗,半点都笑不出来了。几乎是趴在那儿了,重新给胖子扶正夹板。

    这尼玛前世看电视视频上,别人包个扎、绷个带啥的挺简单啊,怎么到了自个儿上手就这么难整呢?还有这俩货,郁闷个天的,就没一个省心的。都尼玛这样了还要闹,可要把自己累惨了。

    狠狠的瞪了一人一熊一眼,却全忘了他这个无良的主子,其实才是罪魁祸首。

    好容易再次包扎好了,苏默也累的有些直不起腰来了。这种精细活儿,简直比跟嘉曼那贼秃大战一场还要累。

    两人一熊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捯气儿,胖子忽然道:“没戏,那老贼最是奸猾,此番又吃了亏,不会这么容易中计的。”

    苏默没说话,半响才叹口气,“总要试试,能引出来最好,就算引不出来,也得给他留个咱们都没事儿的错觉,让他顾忌三分。只是你这伤,唉……”

    胖子脸上黯然之色一闪而过,不由的沉默下来。原来,这两人一熊一番闹腾,竟全是演戏。只不过这戏终还是演砸了,观众根本不买账啊。

    密林中某个所在,一双毒蛇般的眸子闪烁了几下,满带着不屑和嘲弄,渐渐的隐没不见。

    观众不是不买账,而是真的安心当了一把观众,没傻乎乎的跑出来入戏而已。数十年的江湖经验,岂是白给的?

    躺在草地上的两人却并没有发现那双眼睛的存在,苏默翻身坐起,握拳发狠道:“实在不行就豁出去了,索性留上几天。我倒不信了,那贼秃还敢再来。凭我和汤圆两人之力,便胜不得他,却也让他沾不得便宜去。”

    旁边汤圆便使劲的点着大脑袋,啊呜啊呜的吼了两声,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

    胖子笑骂着拍了它一巴掌,也不理汤圆怒视着他的眼神儿,转头沉吟道:“少爷,不妥。这里若只是有那老贼在侧倒也罢了,可咱们都知道了,这里总会有那种突兀而来的风暴,却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若是停留之时,一旦遇上那种风暴……”

    他说到这儿就打住了,但是话中之意却是再明白不过了。真再遇上那种风暴,别说胖子有伤不能动,便是没伤也应付不了。而偏偏那种风暴来无形去无影,根本就没有规律可言,便是想躲都躲不开。所以,如今最好的选择就是尽快离开,再无别的出路了。

    提及风暴,便连一向抗拒出去的汤圆都露出惊惧之意,仰着大脑袋向某个方向张望着,脖颈上一圈的毛都立了起来。

    “啊呜啊呜——”

    它张望半响,忽然蹲下身来,冲着苏默二人低声吼叫了几声,两只熊掌比比划划的,似在表达着什么。

    胖子有些发愣,苏默却是先一愣,但随即慢慢的脸现惊喜,猛地跳了起来,喜道:“胖子,你的伤有法子了,咱们走。”

    说着,俯身小心扶起他,示意汤圆过来,将他小心的扶到汤圆背上负了。

    胖子一头雾水,任由苏默给他收拾停当,才歪头问道:“少爷,你说的是什么法子啊?莫不是这里真有什么仙丹灵药?”

    他口中说着仙丹灵药,却是眼中带着笑意,显然只是调侃而已。几番下来,他早已不是初来之时那般傻缺,真当这里是什么仙境了。

    不过对于这个充满了诡异的地方,若说是汤圆这个土著能知道些什么隐秘,倒是大有可能。

    所以,他这话固然是玩笑,但隐隐然却也不觉有了几分期待。

    苏默却大笑道:“你这回却是说着了,不过仙丹肯定没有,倒是灵药嘛,虽不中亦不远矣。”

    “啊,真有?!”胖子眼中顿时一亮,急急的问道:“是什么灵药?有多少,能挖回去不?”

    苏默愕然,闷了一会儿才道:“干吗非要挖回去?”

    胖子急道:“唉哟我的少爷啊,当然要挖回去啊。你想啊,这可是灵药啊,一旦挖回去了,您那些长辈们,还有我那些师门中人,啊,可不都得眼红死?到时候他们都得来巴结着爷,呃,咱们不是?啧啧,想想,想想啊,那得是多威风啊?哎呀呀,想想都要美死了……”

    苏默乍听他提起长辈和道门中人,心中不由一动,不觉对这胖子大为高看了几分。可是越听越不对味儿,临到了听他竟是只为了个威风,登时差点气歪了鼻子。

    这货,尼玛,真真是狗肉上不得台盘啊。自己怎么就敢认为他觉悟提高了呢?果然无论什么时候,胖爷永远是那个胖爷,骨子里的东西真心改变不了啊。

    懒得再搭理这货,苏默干脆快走几步,开始踅摸趁手的家什。至于胖子那货说的挖回去,他喵的,苏默想想即将面对的场面,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寒颤,赶紧将那想法抛了个一干二净。把那玩意儿挖回去?那是作死呢还是作死呢,还是作死呢?

    一路分枝拂叶,一人一熊越来越是小心。苏默不时的从路旁拣选着枯枝,邦成粗粗的一大捧。中间还特意选了些新鲜的枝桠,这样一旦点着了,不但有火,还能制造出大量的浓烟,却是此行最犀利的武器。

    没错,他们这次的目标,便是前番躲避不迭的蜂巢。按照汤圆的描述,林中那窝一再让它大吃苦头的蜂群酿出的蜜,不但极为可口,对生物的伤势也是大有好处。若能取回一些,估计胖子的伤势痊愈速度,至少要快上一倍。

    苏默得了汤圆提醒,也猛地省起。前世时曾在某个篇幅中似乎是看到过这种说法,蜂蜜对伤势确实有不错的疗效。只是具体是真是假,又将究竟有多大疗效,却是不好把握了。

    不过事到如今,哪怕便是一点儿希望也要抓住,总好过什么也不做干等着的好。

    至于由此可能引来嘉曼,苏默也不怕。那可是蜂群,又不是嘉曼豢养的,一旦真的陷进去,那些个蜂子可不会认人。便是嘉曼有心对付他们,也绝不敢动手,最多只能眼看着过过眼瘾。

    而自己这边只要计划得宜,做好万全准备,便有七成把握取得蜂蜜,然后闪人。倒是两方隔着蜂群,再有汤圆和自己合力,更加不必怕嘉曼来袭。

    随着越往林中深处而来,熊背上的胖子也终于看出了苗头,不由的脸儿都吓白了,急声道:“少爷,少爷啊,你们这是要干啥?额的个神啊,你们这是疯了啊?捅马蜂窝,你们这是真的要捅马蜂窝啊。完了完了完了,咱们就算作死,能不能换个死法啊,哪怕上吊跳崖什么的都行,不也比被蜂子蛰死的强?少爷,少爷,咱能冷静冷静不?不去行吗?我艹了,汤圆,你这个孽畜,肯定是你!你他妈的想害死咱们吗?你等着我滴,我真是……”

    胖爷是真急了眼了,眼见着前面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野蜂,不由的转而大骂起始作俑者汤圆来。

    “闭嘴!”苏默眼见着前面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蜂巢,不由的冲仍在喋喋不休大骂汤圆的胖子喝道。

    胖子的咒骂声顿时戛然而止,张口还待要说,苏默却干脆的一摆手。微微躬下身子,微阖双目感应了一番,才慢慢睁开眼来。望着前面的蜂巢,脸上若有所思起来。

    神识中,那蜂巢比之寻常蜂巢要大出两倍有余。而在神识的作用下,也清晰的看出这些个野蜂与寻常野蜂的不同,不但个头更大,身上还带着古怪的花纹,其狰狞之相毕现。显然,其毒性也绝对要超出寻常野蜂不知多少倍。

    可这也很可能表明,这种蜂蜜的疗效,一旦真能起到作用,那效果也绝对是远超寻常蜂蜜。胖子若能得到,必将大大增快痊愈的速度。这活儿,干了!

    只是唯一让苏默犹豫的是,意料中的嘉曼却并未出现。那么,究竟是自己没发现他,还是他真的没跟来呢?

    苏默暗暗的思索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