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汤圆的迷惑和验证
    汤圆对于离开显然仍是不太热衷,听到苏默说完后恹恹的,也不卖萌了,两只尖耳朵都耷拉下来。

    苏默看的好笑,只当是它舍不得故土,也不去理它,大步走到胖子身边,却见胖子仍是闭目盘坐,不由微微一怔,眼底有担忧之色一闪而过。

    生命元气确实神奇,但却还没神奇到万试万灵,什么都能解决的地步。这么久了,苏默也已经大致摸到了这种物质的特性。

    说白了,这种所谓的元气,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浓缩精华的东西。它可以增加生物的生命基数,甚至超大量的使用后,由量变引发质变,或许还能促进生物的生命演化进程,也就是进化。

    但它毕竟不是神药,对于伤患病症,却是并没有太明显的疗效。最多不过就是增加伤患的抵抗力,或者延长伤患抵抗的时间。毕竟,伤患消耗的最终还是生命力,增加了生命力的基数,就好像常说的“添油”战术,内里消耗了便从外面添加补充,可以持续的形成一个平衡。

    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倒也算的一种治疗。但前提是,除此之外,载体还能得到针对性的外在治疗,最终达到治愈的目的。反之,那便只能是苟延残喘,完全凭自身机理的恢复自愈了。但是一旦元气消耗的速度比不过自愈的速度,那么最终生命还是会陨落。

    胖子前番连续被创,其实受伤极重。而在这个秘境中,又哪里去寻找医师或者药物来治疗?所以便只能靠着自愈了。

    这情形,胖子自己和苏默其实都明白,但谁也没说出口。胖子不说,大抵是对自家少爷的盲目信任所致。而苏默,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祈祷胖子的体质够坚挺,自己顶过去。他所能做的,便是不断的添油,无限加长这个抵抗的时间。

    然而,这一次看样是有些麻烦了。胖子的伤再得不到有效的外力干涉,单凭着自身自愈,怕是少说也得数月之久,这还要在不轻易移动的情况下来说。否则,总是动来动去,伤口便总是长不好,便再强大的自愈也是白搭了。

    可偏偏眼下这情形,实在容不得苏默他们在这静养。且不说这秘境之中各种诡异,让苏默的危机感一天大过一天。便单说又加了嘉曼这么个强敌,随时在侧窥伺,他们又从何谈起静养?

    这简直就是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啊。

    “那老贼秃被打退了吗?”许是听到了声音,胖子慢慢睁开眼睛,咧嘴一笑,冲着苏默问道。

    苏默回神,勉强一笑,点点头道:“嗯,老东西狡猾大大的,给他跑了。不过这些事儿你不必管,只管好好恢复。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大约要多久能好?”

    胖子眼底有莫名光泽一闪而过,撇嘴昂扬道:“这点小伤,何足道哉。我……”

    “行了!”一句话未说完,却被苏默粗暴的打断。胖子微微怔住,却听苏默大骂道:“都这熊样了,你跟爷吹个卵蛋啊。老实待着先,不准乱动啊。”

    说着,转头对汤圆吩咐道:“你在这守着他,不准他乱动。”汤圆便使劲的点着熊头,斜眼睇着胖子,熊眼中竟然明显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气来。

    胖子这个气啊,待要挣扎起身,却见汤圆大尾巴一甩,便如同个围脖似的缠绕到他两肩膀上,顿时如同压上了座小山一般,哪里还动的分毫。

    “我艹!”胖子下意识的一句粗*出,随即反应过来,来不及跟汤圆这货计较,转头向苏默急急道:“少爷,你要作甚?那老贼秃还在暗处,不可轻举妄动啊。”

    苏默瞪了他一眼,傲然道:“叫毛啊叫!少爷难道还怕了他不成。咳咳,那什么,我就在附近走走,你身上几处骨折必须要固定下才行,否则总动来动去,可是大麻烦。”

    他起初一句话喊的颇响,但随即便有些心虚。忍不住左右瞅瞅,这才不耐烦的解释几句。

    是的,他想去找几块合适的玩意儿,尝试着做几块夹板出来。胖子身上的皮肉伤倒没啥,但是肋骨等处的骨折,在这个无医无药的秘境里,却是必须重视起来。而夹板,则是如今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手段了。

    胖子却哪里肯依,只是焦急的摇头,可见苏默理也不理的转身就走,待要挣扎起身,偏汤圆一条大尾巴将他压的死死的,任他如何运气也是摆脱不掉。胖子急的一头汗,不由扭头大骂。

    可他骂的越狠,汤圆便压的他越瓷实。不但不为所动,两只熊眼里更满是戏谑的神色,到好似是在玩一个充满了趣味的游戏,胖子简直要气疯了。

    要说之前苏默装逼那会儿,他还傻乎乎的以为少爷真的恢复了些能力,有什么仙家手段傍身,自不会怕了那嘉曼老秃驴。但刚才一番交手下来,他哪还不明白那是苏默又再装神弄鬼骗人?

    而以苏默尚未恢复能力的这会儿,一旦单独遇上嘉曼,后果便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这如何不让他心急如焚、彷徨担忧?

    若没了少爷,那他胖子活着还有何意义?更不要说这么久以来,两人之间名为主仆,实为兄弟,苏默更是对他几番恩情,便是倾尽一生一世都无以报之。

    他早已暗暗发过誓,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让少爷伤到一分半毫。这已经无关道门令喻,而是真真的发自自己内心了。

    可眼下少爷为了自己身上的伤,竟尔要独自进入危地,一旦有个闪失,又将让他何以自处?偏偏汤圆这个夯货,压根就是一根筋,只听苏默的吩咐,任他如何大骂喝叱也是无用,真要让他急疯了。

    有道是情急生智,骂着骂着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心头:这傻熊既然能听懂人言,又对少爷忠心耿耿,说不定告诉他自己的顾虑,反倒能打动这货呢?

    这般想着,便停下了骂声,转而换了一副笑脸。不过想了想,又将笑脸换成一副忧虑的模样,这才叹口气,深情的望向汤圆。

    汤圆原本正玩得高兴,主人交给它的这个任务,它真是太喜欢了。眼前这个胖家伙总跟自己不对付,汤圆老早就想欺负他了,只是碍着主人不好明来。此番这家伙落到自己手里,看熊爷不给他欺负出屎来。

    有着这般想法,正琢磨着是不是再加点码儿,干脆连屁股也坐到那厮身上,却忽见胖子突然不怒了,反倒摆出一副忧伤的模样,这让汤圆简单的思维有些变幻不过来了。

    而更让汤圆感到不安的是,这家伙的眼神……吓,那是什么眼神儿啊,怎么看上去跟某些雄性,在某种特殊时候看雌性的眼神儿那么像呢?可自己明明是公的啊,而对面这个家伙,也是公的……吧。

    汤圆忽然有些不确定了,心中毛毛的,所以它决定验证一下。熊眼瞪的溜圆,上下瞄了瞄位置,然后硕大的熊掌探过去,照定胖爷某处按下。然后,又碾了几下……

    “嗷——”

    秘境中,忽然一声惨厉到了极点的痛嚎响彻长空,惊起飞鸟无数。

    某处隐秘的山洞中,正在慢慢恢复身上几处伤势的嘉曼也是豁然睁开眼睛,猛然望向某个方向。灰白的双眉微微蹙着,脸上惊疑不定。

    半响,又再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方才慢慢放松下来。若有所思一会儿,终又重新阖上双眼,归于寂寂。

    密林前的山脚下,胖子两眼鼓胀,似要凸出眼眶子也似;面上也是殷红如血,以至于紫涨紫涨的,似乎下一刻便要彻底爆了开来。

    嘴巴半张着,颤颤的一张一阖着,豆大的汗珠只滚滚而下,如要凸出眼眶子的两眼中,全是失神绝望之色……

    那男人的紧要处,被那么大一只熊掌按住,啧啧,个中滋味儿,简直不要太**啊。所谓*,怕也就不过如此了。

    而最重要的是,还有那精神上的摧残:自己堂堂一大老爷们,竟然被一只熊非礼了,那一刹那,正酝酿着情绪,想着如何再悲情些的胖爷,顿时心丧若死。酝酿情绪?真心不必了。此时此刻,那悲情简直是如长江黄河一般滚滚而至,瞬间便潮涌而出……

    “你……这孽畜……”身心俱遭巨大创伤的胖爷,血红着双眸瞪向汤圆,艰难而又愤怒的吐出几个字,两眼中,泪水滚滚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啊。

    汤圆也震惊了,熊眼瞪得老大老大的,实在想不通自己只是想验证下某个想法,何以竟引发偌大的反应。

    对面这家伙叫的好大声啊,差点没吓死熊,真是太过分了。还有,他为什么哭呢?唔,估计是欢喜的吧,果然是吧。貌似以前看到某些兽兽,也有过这种个例。嗯,一定是这样!不看眼前这家伙,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中,是多么的渴望和幽怨?哎呀呀,他该不是还想自己继续?汤圆认真的思考起来。

    好吧,胖爷的愤怒和痛苦,在熊的眼中,却理解为渴望和幽怨,这个,真心没处说理去。

    林子边人影一闪,苏默手中拖着块枯死的树根,一脸紧张的跑了回来。

    “怎么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他焦急的问道。

    刚才在林中,刚找到了这个枯死的树根,正比量着,估摸着想法横切下来,倒是能勉强做成几块夹板。便忽然听到了这边传来的那声惊天动地的惨嚎,顿时吓了他一激灵,拎着树根就跑了回来。

    “……少爷啊!”胖子看到了少爷,忽然间悲从中来,说不尽的憋屈和心酸,顿时齐齐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