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击退
    “还记得外面那条大虫子吗,它送我的私人珍藏。咋样,帅不帅?”扯着身上的裹得厚厚的虫蜕,苏默很是嘚瑟的冲老和尚显摆着。

    嘉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口气憋在胸口好悬没闷死。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那是什么?可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才更气来着。

    阿弥了个陀佛的!你这小贼是那巨虫的私生子吗,它竟然肯把自己的蜕皮送你?摆明了,这小贼是在瞪着眼胡说八道嘛。

    可为什么这小贼如此好运气,竟是走到哪儿都能弄到好东西?他妹的,当时自己可是在打生打死的,这小王八蛋却躲在一旁闷声大发财,这事儿你妹的想想都憋屈啊。

    “跟他废什么话!少爷,汤圆被他整惨了,弄他,给汤圆报仇。”旁边胖子怒目瞪着嘉曼,大声向苏默嚷道。

    汤圆啊呜啊呜的叫着,将大头伸到苏默跟前儿,两只熊眼里含着泪水,表示自己很受伤。

    苏默低下头去看,果然能看到这货脑袋上几个略微肿起的小包,也是不由的暗暗吃惊。

    要知道汤圆这货一身铜皮铁骨,当初便是那阵风暴都没能伤到它表皮,可此刻却被一群蜂子蛰了一头包。虽说包不大,可那尾针竟能扎进去,其锋锐硬度可想而知了。

    要是能搞点这种蜂针当兵器……

    苏默想象了下自己手持蜂尾针,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大杀四方的场景……

    哎呀,画风咋这么熟悉呢?我勒个去的!这不活脱脱是那位东方兄的风格吗?不行不行,这个还是不要了吧。

    苏默赶紧将这一丝杂念抛开,把注意力放回眼前事儿上。

    “大和尚,现在形势倒转,你还有什么话说?”他得意洋洋的看看身边的胖子和汤圆,冲嘉曼笑道。

    小样的,老子现在左胖子、右汤圆,手中蜂尾针……呃,不是,手持陨石锥,神挡杀神、佛挡*,看你还嚣张不。

    嘉曼脸色难看,低头看看自己掌心和小腿上的伤势,眼中光芒变幻,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答话。

    这好好的算计,何以竟到了眼前这地步?老和尚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如同梦中。

    是了是了,全是从这小鬼开口说话伊始,整件事儿貌似就变了味儿了。自己竟一步一步的,不知不觉中就踏入了对方的节奏,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算了个底儿掉,这要是不败才叫怪呢。

    想明白了这点,老和尚简直懊恼的恨不得一头撞死才好。这可就是八十老娘倒崩了孩儿吗?不行,下次再相见,绝对不能给这小贼开口的机会,绝不!

    心中这么想着,嘴上却不肯服输,哼了声道:“苏公子以为自己赢定了吗?依老衲看,却也不一定吧。如今你我双方,都带伤在身,便是公子那兽宠也未能幸免,真要战起来,胜负尤未可知吧。不若公子好生掂量下,何不化干戈为玉帛,你我联手,先取了这秘境中的大机缘?与大道相比,区区误会,原不该令你我这般身份挂怀才是。还请公子三思。”

    他这话不紧不慢的说出,倒是把苏默说愣了。这老秃驴,原来到了这会儿,还在存着这种念头。是该说他蠢呢,还是蠢呢,还是蠢呢?

    苏默这里愣住,胖子那边却是早怒不可遏。大喝一声:“三思你姥姥!”话音儿未落,已是飞身抢出,双掌交错向着嘉曼打去。

    与此同时,汤圆也是大吼一声,四爪齐动,如同一座小山也似,仗着自己体型巨大,就那么蛮横的直撞过去。

    苏默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只能无奈的叹口气紧随而上。只不过他却没直接攻上,而是脚下转动,在圈外奔走,眼神儿紧紧盯着场中,寻找可能的破绽而进。

    嘉曼面皮一紧,脚下先是向后退后半步,双掌护胸,两眼却看也不看将至的胖子和汤圆,只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苏默身上。连续两次吃亏,全吃在这个自己原本最不注重的人身上,这要是再不记打,那可真妄称宗师了。

    这些话说来长,然则实际不过是刹那间事儿。胖子最快,呼吸间便奔到了身前,双掌翻处,一打头面一击肋下,风雷俱动,却是发了全力。

    只是眼看着将将就要击中的瞬间,恍惚中,嘉曼身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流光闪过,这看似必中的两掌,忽然竟似在某个节点无限拉长了一般,竟是总差那么一点点,却就是落不到嘉曼身上。

    这种貌似力用到空处的感觉,好悬没让胖子吐血,整个上半身的所有骨节都发出咔咔的声响,如要错开一般。

    胖子大惊失色,拼命的待要收回力道,却不料就在此刻,原本对他根本不屑一顾的嘉曼,似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胖子忽然浑身的汗毛都要炸了起来,一股莫大的危机感从心中升腾而起。只是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却见老和尚肩头微微一动,一只大袖便极为突兀的出现在了他胸前。

    紧接着,便觉胸口如被大铁锤猛然击中。砰的一声,身子已是高高飞起,仰天一口鲜血喷出,重重的摔了出去。

    砰,胖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溅起一片尘土。勉强挣扎着支起上身,却哇的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面色也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一击,又只是一击,胖子便完败下来。若不是后面汤圆的攻击紧跟而至,嘉曼不敢太过发力,怕是只这一击,胖子这条小命就要交代了。

    在外游走的苏默见状大惊,再顾不上进攻,脚下一错,瞬间便闪到了胖子身旁,伸手将他扶起的同时,暗暗一道生命元气已是送入他体内。

    “咋样,有事儿没?”他焦急的问道。

    胖子得了他元气的支撑,苍白的脸上略略恢复了几分血色,闻言苦笑笑,点头道:“少爷放心,我没事儿。快去帮汤圆,这老秃驴有古怪。记住,用劲儿千万别用实!切记切记!”说着,用力推开苏默,挣扎着盘膝坐好,暗暗导引归元,吐纳疗伤。

    苏默见他确实没什么大事儿,这才微微松口气儿。转头看向场中,那边厢汤圆正怒吼连连,口咬爪撕的与嘉曼缠斗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两下里正是旗鼓相当、难分轩轾,只是苏默却从汤圆的嘶吼声中,听出了阵阵的痛楚和焦躁之意。

    用劲儿别用实?苏默眼睛微微眯起,脸上不由的若有所思。片刻后,忽的心中一动,握紧了手中陨石锥,再次逼了上去。

    嘉曼虽然一直在跟汤圆周旋,注意力却仍是大半放在苏默这边。眼见苏默愣怔了片刻,此刻又再围了上来,顿时不由的大为头疼。

    别看他跟汤圆斗得似乎游刃有余,但实则他也是暗暗叫苦。这只不知什么品种的异兽,皮糙肉厚,防御力简直堪称变态。自己每每击中其身上时,看似实落,但嘉曼自己知道,那力道其实在落在其身上的一瞬间便被一股无形之力分散开,真正的伤害,其实连万分之一都不及。

    这种古怪的情形,倒是与他刚刚悟出的神石之力差堪仿佛。两者都是在体表外形成一种类似空间的保护层,使得外力加身时,在一定的时间内不能触及本体。

    只不过他的这种能力只能有意识的凝聚一处,重在一个“精”和“专”上,若是不能预先催动,便发挥不出来。这也是为何先前,一个不小心下,竟被苏默接连两次算计得手;

    而汤圆的那种能力,却如同一种天赋之力,虽不如他的精专,却是意在念先、持续不绝,甚至根本不用刻意的去催发就能使动,犹如本能一样。

    而且这种本能还不仅仅是作用于表皮,嘉曼能感觉到,这种本能俨然竟是连同血肉骨骼都有着微弱的同效。

    如此一来,虽然自己每次的击中,都能让这异兽痛楚不已,但实则根本不能给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长久拖下去,怕是累也把自己累死了,更不用谈什么获胜了。

    他从开始就设计先把这异兽调开,原也正是直觉这畜生不好对付,只是真对上了,却不成想哪里是不好对付那么简单,简直就是难缠啊。

    而此时苏默这个奸猾的小贼又再旁边觊觎,嘉曼顿时便起了脱身的念头。

    要知道这小贼貌似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个,但其无论心计还是手段,都胜过胖子和这只异兽百倍。尤其是那一身古怪的手段,隐隐竟似能克制他的一身能力,简直是防不胜防,令他实在是大为忌惮。

    走!必须赶紧走。他打量着场中形式,果断下了决心。

    如此瞅准了一个空挡,虚晃一招,再次狠狠击中了汤圆一掌时,不待掌力激发,却瞬间改变力道,该击为抓,狠狠的从汤圆身上薅了一把。

    这一下却是果然建功,竟尔生生被他薅下来一把毛来,把个汤圆疼的嗷的一声惨叫,慌不迭的向后躲去,恰好将苏默赶上来的道路挡住。

    嘉曼却借着这一瞬,脚下轻轻一点,轻灵的向后飘开,眨眼间便没入身后密林之中,三闪两闪之际,弊案不见了踪影。

    苏默收住脚步,眼睛死死盯着他消失的方向,皱眉不语。汤圆怒吼连声,奔至林边冲着远处吼叫示威。叫了几声后不见回应,这才一脸得意的返身而回,凑到苏默身边亲昵的蹭了蹭,讨好表功。

    苏默笑骂着一巴掌扒拉开,目光再次深深的望了密林深处一眼,这才深吸一口气,回身轻声道:“好了,咱们,准备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