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端倪
    哗啦哗啦一阵乱响,密林中分枝拂叶之间,显出两人一熊的身影。看着前方一座高不见顶的山峰,汤圆呜呜噜噜的冲苏默一通比划。

    出去的地方,就在那山里。苏默精神一振,赞许的摸了摸它的大脑袋,伸手向后,从胖子身上取了一枚果子递给它,以示表扬。

    胖子满头大汗,脸烟的锅底也似。浑身上下踢里拖落的挂满了各色果子,却是这一路上顺手所得。

    这个境中境所出极为丰富,各色野果随处可见,全不似外面那片秘境贫瘠,这让胖子本来欢喜不已。可为毛收集来的果子却让自己一人背着?少爷身份摆在那儿,空着手倒也罢了,可那只该死的熊呢?竟然也恃宠而骄,但凡往它身上放点东西就瞅个空挡给扔下来。

    这货打又打不过,骂它压根不理会,几次三番之后,胖子只能无奈的一个人当起这人形驮兽了。

    而若单单只是这样的话,胖爷看在这货带路党的份子上也便忍了。可最让胖爷忍不了的是,在胖爷终于按捺不住,起了打点野味的心思时,这货竟然张牙舞爪的死活不让打。

    郁闷个天的,什么时候熊瞎子成了吃素的了?也不对啊,这货明明吃烤鱼吃的那叫欢畅啊,不过半天功夫,就将之前两人存储的烤鱼干的精光了。

    奶奶个熊的!这显然是故意针对胖爷的啊,仗着体格大欺负人是不?真当胖爷怕了你个畜生不成,放马……不是,放熊过来!胖爷出离的愤怒了,豁出去了,打不过也要打,要为尊严而战!

    不过最终还是给苏少爷拦住了。苏少爷当时神色复杂,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大是赞叹:一只熊,竟也懂得维护自己地盘上的子民,堪称仁慈节烈之主,殊为难得,便成全了它就是。大不了再忍忍,待到出去后,还能少了肉吃?

    胖爷只得作罢,只是这口气却终不得发作,憋闷的很啊。不过好歹此刻总算是胜利在望了,胖爷心情略转之际,也是不由的有些激动。

    两人一熊稍事休整,这才又继续前进。之前那莫名的灾难发生时,两下里都是闷头狂奔,早不知跑出几十里外了。这一路重新走回来,再加上路上不时停下采集食物,却是整整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眼见日头西斜,烟夜将临,而那山看似近在眼前,但真要走过去,却仍是需些时间。所谓望山跑死马,便是如此了。

    苏默琢磨着还不知出去究竟是出的哪个地方,更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情况,所以尽量的做好万全的准备才好。故而当即决定,就近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待到大家都将体力精神恢复到巅峰后,于明日再一鼓作气走出去。

    汤圆对此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说到家,它仍然只是一只熊,虽然很聪明,甚至聪明的如同成了精。但是既然认了苏默为主,便一切以苏默马首是瞻。再说了,作为一只熊来说,休息一晚又或不休息的,根本没差。

    而胖爷则是大大松了口气儿。他可不比汤圆那野兽,这一天下来奔前跑后的,饶是身怀功夫,此刻也是颇为疲惫了。听苏默决定休息一晚,大是赞同。

    这境中境不知几千万年不现人迹,地貌环境丰茂无比。两人一熊随便找找,便寻到一处依山傍水的好去处扎下了营地。

    接着便是生火架锅煮蘑菇的一系列程序,这一套早在外面就做的惯熟了。很快,小小的营地上便飘起袅袅的炊烟,香气弥漫。

    汤圆不让狩猎林中的动物,倒是不抵触捕捉水中的鱼类。苏默便再次显现身手,削了一根竹枪,往旁边溪水中扎鱼。

    令人喜出望外的是,这里的鱼极为肥大,随便一条都足有三四斤以上。

    又许是这里从无人迹的缘故,这些鱼都有些傻傻的,在苏默持枪临近的时候,只是微微一惊便又故态复萌,悠然的在四周徜徉,并不逃离。结果,不过盏茶功夫,苏默便收获了十余尾之多。

    苏默倒也不贪,算计着够吃的了,还能留存一些后,便收了手不再下杆儿。回来后,稍事拾掇,扔了两尾和蘑菇一起炖了,又将剩下的都架到火堆上烤制起来。

    不一会儿,鲜香的气味便四散弥漫开来,引得汤圆一个劲儿的猛嗅着鼻子,围着他团团转,又是蹭又是拱的撒娇讨要,那副恨不得从眼睛里伸出两只小手来的馋像,让苏默两人都是忍俊不住,莞尔不已。

    是夜,明月高悬,清风微拂。四下里一片静谧,唯有虫声唧唧,暗香浮动。苏默身后靠在汤圆柔软温暖的肚腹毛皮上,恍恍惚,整个人便都通明起来,如要超脱这凡尘俗世一般。

    从那日离开宁夏城出塞后,这两月来,还是首次有了真正的宁静平和。一时间,苏默忽然有了种厌世的情绪,恨不得就此在这里隐居不出,就这么无忧无虑的过此一生算完。

    只是这念头刚一升起,随即便被他抛开。别说他那么多牵挂在外,根本不可能舍弃。即便是没有那些牵挂,真要让他一辈子困在这个小天地里,天长日久也终有厌烦的时候。

    人毕竟是群居生物,若没有特殊情况,谁会真个遗世独居?便如陶渊明那样的厌世之人,幻想中的桃花源也是一个有着许多人的小世界;如刘禹锡那般的隐者,也从不曾是真的孤身独隐,单只从那著名的《陋室铭》中,一句“座上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便可见一斑了。

    所以,苏默这种心绪,不过只是一种新奇而已。属于一种久疲宣泄的情绪,一种心有所触的感慨罢了。

    即抛开了那种突兀而来的无谓念头,不由的心头又浮现出一众亲朋的脸庞。

    自打爹爹苏宏走后,这一去就是大半年未见了,也不知他老人家现在如何了?自己这段时间来,折腾出不少的事儿来,怕是以那老头儿的性子,不知要如何担心忧虑了。唉,说起来,这却是自己这个做儿子的不孝了;

    还有福伯、石头、玉山他们,也都好久不见了。唔,还有杏儿、卫儿,多多,也不知他们都怎样了?

    还有何莹那个悍妞儿,上次好歹劝的她开了窍回去,这次自己又失踪,可千万莫要传到她那里,一冲动又给跑过来才好。

    至于自己那位便宜未婚妻……,唔,那妹子智近乎妖,反倒最是不需自己惦念的。想必此刻有她在,张悦等人也算是有个主心骨,不至于乱了手脚吧。

    还有……还有……

    他脑子里走马灯似的转的,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直到某一刻,忽然心有所动,猛的惊醒过来。

    看看天色,应是后半夜了。身下倚着的汤圆此刻正抬起头,两只圆圆的眼睛在烟夜中发着绿油油的光,紧紧的盯着暗影中某个方向,嗓子眼里发出低沉的呜呜之声。

    苏默心中一紧,翻身坐起,眯着眼看了看那个方向,低声安抚着汤圆,让它重新平静下来。

    身后林中一声轻响,胖子轻巧的闪了出来,脸上若有所思。

    “怎的,发现了什么?”苏默扭头看着他问道。

    胖子摇摇头,又回身望望烟沉沉的密林,迟疑了下,这才低声道:“什么也没有。”

    苏默皱眉道:“既然没有,你们又担忧什么?”

    胖子欲言又止,终是凝重的道:“正是什么都没发现,才更让人担忧。我总有种被人盯住的感觉,那感觉……那感觉……”

    他比划着,努力想要描述清楚,但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不由焦躁的使劲一挥手,道:“总之,很不好!喏,您看看那只厚皮熊,想必它也有所感应。”说着,下巴冲汤圆一点。

    打从苏默口中知道了汤圆变态的防御力,汤圆在他的口中便有了厚皮的名号。这个名号既是明白描述汤圆的防御力之意,潜意识也是暗讽汤圆无耻的性子。

    只可惜作为一只熊,汤圆哪里会体会到这些高深的含义,倒是让胖爷真真的成了对牛弹琴、俏媚眼做给了瞎子看了。

    不过好在胖爷也不在乎熊懂不懂,只要自己出了气便是好的。至于说熊懂不懂,又或懂了也不能开口辩驳,胖爷更是乐见其拙。这般只有我骂你,你却不能骂我,或者明明知道我骂你,偏偏你却无法回骂报复,正是胖爷最欢喜、最擅长的战斗模式。

    呃,至于说这样欺负一只畜生会不会掉份儿……咳咳,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嘛。

    对于这一人一熊之间的龌龊,苏默懒得去多管。两者都属于奇葩类型的,作为正常人,实在是很难理解奇葩的世界的。况且,他现在全副的精神,都放在了未知的危险之中。

    不必胖子指出,刚才汤圆的不安和异常他都看在眼里了。无论是胖子还是汤圆,都感觉到了危险,那就**不离十,应该不会错。而偏偏胖子一番探查,却探查不出半丝端倪,这事儿,可是有些有趣了啊。

    这么想着,他微微阖上双眸,瞬间启动了上帝视角。神识之中,四周淹没于暗夜中的景物,如同水波荡漾般向外湮开。剥去了夜的遮掩,渐次露出了真容。

    五十米、一百米、五百米、一千米……直到近五里之遥,神识才渐渐模糊起来。

    微微蹙起眉头,睁开眼睛,苏默的眼底闪过一抹疑惑。正如胖子所说,没有任何发现。若说胖子靠的是肉眼发现不了异常没什么,可是连他的神识都发现不了,这可就明显事儿大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