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跟少爷斗奸诈
    “汤圆,你乖乖的,知不知道怎么出去啊?”苏默手中举着一个野果晃着,谆谆善诱的蹲在汤圆的大脑袋前问道。

    汤圆一脸的茫然,两只眼睛只顾盯在那果子上,讨好的将熊掌伸过去讨要。

    “不行,你得先回答问题。”苏默将果子收回去,摇头拒绝。

    汤圆就湿漉漉的看着他,熊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

    苏默叹口气,将果子递给它,叹道:“呐,最后一个了啊,吃了这个就要告诉我们怎么出去了,知道不?”

    汤圆熊脑袋一个劲儿的点着,欢天喜地的接了过来,啊呜一口,果子入口,嘁哩喀喳嚼的汁水四溢。然后,噗的将果核吐出,再继续湿漉漉的看着苏默。

    不用动就有的吃,真是幸福死熊了。跟着这个主人,果然没错。至于出去,出去是什么鬼?好吃吗?

    好吧,这果断就是一个吃货。

    胖子眼眶子直跳,瞅瞅地上那一堆果核,再看看那可耻的熊居然还想卖萌讨要,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少爷!”他近前一步道。

    苏默抬头看他,叹气道:“算了,不就点果子吗,原也放不了几天,吃便吃了。哦,对了,你那还有烤鱼吧,来,拿两条来,想必这东西汤圆肯定是没吃过的。说不定它吃的一高兴,就明白了呢。”

    烤鱼?!胖子好悬没蹦起来。捂着胸口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苏默,急道:“少爷,这家伙分明就是惫赖,你还给它吃烤鱼!它既然能听懂人话,怎么会不明白咱们的意思?我看它就是……”

    苏默皱眉,摆手道:“能听懂人话,不代表能明白复杂的意思。兽类毕竟是兽类,再如何聪明也达不到精细的程度。跟动物沟通,要有耐心……算了,这些学问太复杂,一时说不清楚。总之你听我的就是。来,给我拿两条烤鱼来。”

    胖子瞪着眼喘气,心中那个悲愤啊。这他妈都是熊精了,怕是连人话都快要会说了吧,还说不明白复杂的意思?骗鬼去吧!

    只是看着苏默坚定的眼神,那要出口的话便只得又憋了回去。跟要割他肉似的,一脸痛苦的从怀里磨蹭着捏出两条最小的。

    这可是两个月来唯一见到的荤腥儿啊,可怜见的,便是自己跟少爷两人都不舍得多吃,现在却要拿出来喂这只无耻的熊,胖子腮帮子直抽抽,杀人的心都要有了。

    至于说如今这里已然发现不少的动物,应该可以打猎取肉了。妹的!不见汤圆这货长成什么样儿吗?在这打猎,是胖爷取它们的肉,还是它们取胖爷的肉啊?胖子想想那场景就有些醉啊。

    也不知道少爷怎么想的,一口咬定这只熊知道出去的路,郁闷个天的,这家伙要是真知道,岂会一直呆在这儿?明显不可能嘛。

    胖子嘟嘟囔囔的腹诽着,心中那叫一个百般不甘啊。往外递出烤鱼的手,简直如同放慢了千倍的慢动作似的,一寸一寸的往前伸。

    汤圆粉红的鼻头忽然耸动起来,闻着那股特殊的香气,瞬间眼神大亮。下一刻,也不等苏默转手了,熊掌一伸一缩之际,胖子手里的两条烤鱼便无影无踪了。

    “我……”胖子震惊的看着空空的两手,再扭头看看吃的吧唧吧唧的汤圆,只觉着一股邪火上冲,彻底要暴走了。

    旁边苏默猛的一拉他,暗暗使个眼色,那眼色中大有深意。胖子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惊疑,却终是又再按捺住了,一甩袖子,自顾往一边生闷气去了。

    苏默也不理他,弯下腰笑着拍拍正吃的津津有味的熊头,笑道:“好吃吧,是不是跟你上次偷的那个一个味儿?”

    汤圆熊脑袋猛点着,啊呜又是一大口咬去。哎呀呀,就是这个味儿,就是这个味儿……

    嗯,等等!它猛然想到了什么,大嚼着的嘴巴忽然僵住了。然后,熊脑袋一点一点转过来,小心的看向苏默。再然后,努力的挤出一个笑脸来。

    又然后,身后的长尾巴也不摇了,死蛇也似拖在地上,两只尖尖的耳朵,也耷拉下去一只,一脸的颓然若丧……

    “哈哈哈哈”苏默仰天大笑起来,再看向它的眼神中,已满是趣味盎然的味道。

    这奸猾的熊,竟然还想在自己面前玩花招。它当自己是杏儿那丫头片子吗,只靠着卖萌就能糊弄过去?

    要知道身怀生命元气的苏默,感觉是何等敏锐。早在离开营地那会儿,便从那一片狼藉中有所猜测。后来等到收服了这大家伙,只是略一感应,便几乎确认了捣毁自己营地的罪魁祸首。

    这罪魁祸首如今却在这境中境里,这便是苏默认定这货知道出路的原因。而一直任由它装傻,却是知道对上这货真要放赖了,便是用强也不济事。

    这家伙别的本事且不说,可一身皮毛却堪称铜皮铁骨,那防御力简直就是变态级的。

    先前那场天摇地动的灾难爆发之下,差点没将这家伙的小命折腾掉,但苏默为他输入元气治疗时,却未曾在其身上找到哪怕一丝的外伤,由此可见一斑了。

    所以,对上这么一个滚刀肉,用强根本就是个笑话,给它挠痒痒还差不多。唯有让它自己暴露出来,才是唯一正确的方法。

    至于如何让它自己暴露出来,苏默的方法就是一个:吃!好吃的美味!

    他在当时收拾营地的时候就发现了,收藏在营地中的一些果子蘑菇什么的,大都被啃了几口便抛弃了。但是唯有前一天烤好的几条鱼却是半点渣子都没留下。

    这是一个贪吃的家伙!苏默当时便暗记在心,倒是想不到这么快便利用上了。

    而苏默也敏锐的发现了,在自己说到出去的路的时候,汤圆脸上虽是一片茫然,但是眼底却极快的闪过一抹惊悸之色。这即说明了它果然是知道出路的,又说明了这货看似长了个大个子,却是胆子不大,明显对秘境那边充满了恐惧忌惮之意。这也是这家伙为何一再装痴卖傻的原因。

    但同时,这也让苏默心中更加沉重起来。他可是深深知道,动物对危险的感应,要比人类敏感的多的多。能让汤圆如此忌惮恐惧的,那秘境中的危险,只怕比自己原先的预料还要大上许多啊。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眼下需要多想的。出去,他必须要想办法出去!在外面,他还有诸多的牵挂和难以割舍,决不能终生困死与此。

    “哈,你这个无耻的家伙,终于暴露了吧。哼哼,跟少爷比奸诈,你还差的远呢。”胖子在旁看的分明,大喜之下狂笑着跳了过来,指着汤圆,无情的打开了嘲讽模式。

    汤圆愈发颓丧,另一只耳朵也耷拉下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胖子得意洋洋,那叫一个意气风发啊。小样的,这下看你还卖不卖萌了?你……咦?不对,有杀气!

    笑声戛然而止,霍然回首,却正对上少爷一张似笑非笑的脸。“胖啊~”少爷悠悠的唤道,声音很温柔。

    胖子却猛的激灵灵打个寒颤,一股浓重的危机迅速升腾起来。

    “你刚刚说啥来着?可是在赞美少爷吗?来,再说两句,少爷刚刚没太听清楚啊。”少爷笑眯眯的靠过来,脸上在笑,眼中有光。

    胖子肥脸抖了几抖,脚下悄然向后退着,终于反应了过来。失误啊,一时激动忘形,竟把心里的实话说出来了。

    “没,少爷,少爷啊,口误!都是口误!不是奸诈,是智慧!放在旁人身上是奸诈,但在少爷身上那必定是智……哎呀!”

    胖子慌乱的退着,一句话没说完,已是哎呀一声,被少爷一脚踹飞。

    半刻钟后……

    汤圆呜呜咿咿的叫着,两只熊掌一通比划,熊脸上全是紧张焦虑之色。

    “你是说,外面很危险,不能去?”苏默看完了汤圆的比划,若有所思的问道。

    汤圆大脑袋忙不迭的点着。

    “我去!你总说危险,那到底是啥危险啊,你倒是说明白点啊。”旁边胖子看的眼晕,不耐烦的说道。

    汤圆不屑的冲他翻了个白眼,说明白?你倒是能懂咱的熊语啊,不然说的明白吗?傻帽儿!

    “嘿嘿嘿,我个暴脾气的!”胖爷跟着少爷可是学会了不少的新词儿,一下子就看懂了汤圆熊眼中的鄙视,不由的挽袖子大怒道。

    汤圆眼中不屑更浓,低吼一声,霍然蹲站起来。轰,如同半空耸起一座小山似的,大片的阴影将胖子彻底笼罩起来。

    咕咚!

    胖爷身子一僵,使劲的吞咽了口唾沫,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以大欺小,有意思吗?闹着玩而已,要不要这么激动?

    “好了,别闹了。”苏默皱眉呵斥道。

    胖子蹭的跳到一边,做出一副我听少爷的话,不跟你见识的模样。然而偷眼一看那边,却登时猛地涨红了脸,好悬没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那只无耻的熊,不,不是熊,根本就是狗!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俩前爪抱着少爷的腿那个蹭啊,那尾巴摇的,跟杂耍里竹竿儿摇的那盘子似的……

    “无论什么危险,我们,必须出去,必须!”苏默轻抚着汤圆的大头,眼神望着远方,轻轻的说道,语气坚定,而决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