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希望
    密林,一道雪白的影子风驰电掣般的奔过。 (w   .  . )

    按照唯美式的幻想描述的话,应是这样一个场景:雪白神骏的独角兽,赤着玉足的少女白裙飘飘。风,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好吧,这不是玄幻,所以现实版是另一种场景:一只庞大的长尾巴白熊轰轰而过,直撞得花歪树斜,带起尘土一片;白熊背,一个衣衫褴褛,身却缠的七扭八歪古怪装扮的男子大呼小叫着,惊起雀鸟无数。后面,尚有一个面色发黑的胖纸,撒丫子狂奔直追,嘴不停的嘟囔诅咒着……

    果然,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总是犹如天地一般,让人不由的潸然泪下,心酸不已。

    其实之所以有了眼下这一幕,实在是源于两个方面。其一,汤圆熊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进阶大有希望,心畅美、欢腾难耐。当然,除了名字略有些……太过唯美外;

    其二,苏默少爷收服了如此一只异兽,自觉逼格大进,想象着日后骑熊走天下,将是何等的狂酷霸帅**炸天。必能收获无数菠菜,使得佳人折腰、群美竞艳的美好场面,实是喜不自胜。

    由是,一人一熊皆是肾腺素激增,不这么飙一飙,实在不足以发泄啊。

    唯独苦了胖爷一个,眼看着少爷身边第一小弟的地位岌岌可危不说,还要苦逼的两条腿追四条腿,自不免百般诅咒谩骂,腹诽不已。

    如此,直直奔了一刻钟后,总算是一人一熊还有点良心,想起了后面某只“拖油瓶”,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当然,其实是发泄的差不多了,这个真实的理由那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

    这边的世界与秘境那边截然不同,除了刚才那股莫名的动荡狂暴外,其他时间完全是一副仙家景致。处处花木葱茏、山泉叮咚,偶尔雀鸟轻鸣之音间,活脱脱一派世外桃源。

    而最大的不同,则是这边已然完全与正常的世界一样。天日月盈昃、星辰交替,全不似秘境那般压抑诡秘,让人心慌。

    由汤圆驮着,寻了个依山背水的所在,苏默畅快的跳了下来,舒展了一番筋骨,又趴在泉水边痛饮一番甘甜的泉水,这才惬意的在厚如地毯般的草地躺了下来,微眯着眼假寐。

    汤圆一个人四下里乱窜着,时停时动的。苏默估摸着这货是在圈地盘,便如狗儿撒尿一个道理。所谓狗熊狗熊,大抵也是由此而来,不外乎是取其型、其性相近之意罢了。

    这家伙看似体型巨大,却灵巧若狐,丝毫不显一点笨拙之相。而且刚才苏默骑乘在它背,那速度虽不如多多远甚,却也是快逾奔马,而且平稳至极,一点颠簸都感受不到。

    苏默眯着眼不动,懒洋洋的,脑子里却在飞快的转动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处在高度的紧张之,若不是体内有着生命元气的滋养,怕是早已累趴下了。这会儿却是难得的平静恬适,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下,缓解下身体的劳损。

    这个世界看似静谧安详,然而只是眼前这只怪异的汤圆自身,说明了这里的不平凡,更不用说还有先前那突兀而来的震动了。苏默要好好想想,尽量弄清其的关联。

    他隐隐的有种感觉,这些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冥冥,似乎有条看不见的无形的线,将所有的事儿穿在一起。

    如汤圆,经过了生命元气的灌输,苏默终于确认了那曾经隐约的联系,便是来自这只大家伙。这也是他忽然决定救下这只熊,并且收留其的原因。那呢喃声实在太诡异了……

    可怪的是,当时感觉到的那么强烈的呢喃,待到这会儿却是再也丝毫不闻了。甚至苏默借着一路骑乘这种近距离的感应,也没有半点端倪,这实在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汤圆独自奔窜了一会儿,终于消停下来,踏着欢快的步子跑了过来。亲热的低头蹭蹭苏默,然后跑到水边畅饮了一番,这才又跑回来,围着苏默转了两圈,然后贴着苏默卧了下来,却恰好用自己庞大的身体,帮苏默遮挡住了刺目的阳光。

    苏默眼便再次闪过一抹惊异。这家伙,也太聪明了些吧。如此通人性,真的只是野生的吗?还是说,真跟胖子说的那样,已经成了精了?

    呼哧——咔嚓!

    林子传来一阵响动,汤圆扑棱一下翻身站了起来。四爪着地,全身紧绷,呲牙咧嘴的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

    人影一闪,胖子微微喘息着,拖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衫一步步走了过来。恨恨的瞪了一眼一副忠心护主的汤圆,哼了一声转向水潭边。蹲下先是一阵痛饮,又再鞠水清洗了一番,这才呼出一口大气,起身向着苏默走了过来。

    汤圆在看清过来的人是胖子后,便不肯再安分下来。忽而绕着苏默跑两圈,忽而冲着胖子靠近两步,但是不待靠近便又马退回来,乐此不疲。

    这个长的胖胖的小爬虫,先前竟敢觊觎熊的肉,实在不可饶恕,是个大大的坏人。汤圆决定,决不能给他接近主人的机会。否则一个不好,哪天主人被他说动了,汤圆大爷岂不是要不好了?

    不得不说,汤圆很记仇,思维却也很单纯。动物的世界,其实远人类简单的多。

    胖子哪知道自己在熊的心如此不堪,只是冷冷的甩了它一眼,便要如往常那般靠着苏默坐下。只是还不等屁股着地,猛地却见一个雪白的大屁股撅了过来,砰的将他挤了一个趔趄。

    这且不说,还不待他站稳,眼前又是一片雪白飘过,却是汤圆那条大尾巴似无意似有意的一个甩动,顿时又逼的他不得不连连退开好几步。

    “你!”胖子站稳脚步,怒目指着它说不出话来。

    汤圆一脸的无辜,低声呜呜了几声,做出一副萌蠢萌蠢的模样。胖子看的简直要气炸了肺。欲待前打过吧,但是看看两者的体型例,只得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可这么算了又实在不甘,尼玛,自己堂堂高手,竟被一只熊给欺负了,这哪儿说理去?

    苏默看的好笑,翻身坐起,拍了怕汤圆的大脑袋,温声道:“乖了,别闹。胖爷是朋友,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汤圆便伸出舌头舔舔他手,又使劲蹭蹭他腿,这才温顺的靠着他趴下不动了。只是那条长长的大尾巴,却摇的跟风车也似,透露出它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愉悦。

    胖爷看的目眦欲裂,这货,你是狗吗?那尾巴摇的。你丫是熊!熊啊!难道你不知道羞耻吗?这混蛋分明是跟自己示威呢。成,你妹的,你等着我滴,胖爷早晚剁下你的熊掌给炖咯……

    胖子咬牙切齿的恨恨想着。

    “好了,跟只畜生你叫什么劲啊,至于的吗?过来坐,歇会吧。”苏默将身子倚到汤圆柔软的肚腹,整个人都要陷了进去,如同靠着一只超级软垫,舒服的哼了一声,朝着胖子招呼道。

    胖子顿时没了脾气,臊眉耷眼的走了过来。却见汤圆微眯的眼睛忽的睁开一条缝儿,对着他露出几分警告之意,顿时吓了一跳。

    想了想,终是不敢如苏默那般靠过去,只在苏默对面坐了,伸长了两腿,舒坦的呼出口长气儿。这一通跑啊,高手也是人不是,累啊。

    “我想我知道了回那股风暴的来历了。”苏默待他坐定,忽然开口说道。

    胖子一愣,忽然猛省,变色道:“少爷是说这里……”他往指了指。

    苏默点点头。

    胖子皱眉想了想,摇头道:“不会吧,这里怎会影响到下界去,别是少爷想多了吧。”

    苏默便狠狠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不会真当这里是仙界了吧?要是仙界那么好去的话,怕是这几千几万年下来,早人满为患了。这里不过是块被割裂的空间而已,醒醒吧,骚年!”

    胖子啊的一声呆住,半响,才长长叹了口气,脸露出失望之色。只是失望之余,却似乎又带着某种释然和轻松,可见其心多半也早已有了些猜测,只是不肯承认罢了。如今被苏默一口说破,固然是大为失望,却也终于不再彷徨了。

    “少爷是怎么想到的?”既然放下了,胖子高手的风度便重又回来了,转头沉声问道。“可是发现了什么?”

    苏默眼闪过一抹赞赏,点头道:“气息、感觉,还有这个。”说着,翻手亮出一物来,托在掌递给胖子看。

    胖子眼神一凝,迟疑的看了一眼,又望向苏默。

    “别看我,我也闹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在刚才汤圆驮着我跑的路捡到的。你知道的,这是天机当时做的那一批的一个,我一直带在身。咱俩刚进沙漠时还在来着,直到那风暴过后才遗失了,不想却在这里捡到了。”

    苏默摆弄着手里的一个透明薄片,正是当时给天机画出图纸,制成的望远镜的一个镜片。

    要是早能捡到这镜片,当时在外面时,他也不用冒那险去火山空间取火了。不过如果真那样的话,怕是多半也寻不回胖子来了。这世事儿,一饮一啄,便似有条看不见的线牵着,苏默越来越对所谓的科学动摇起来了。

    而如今既然能在这里捡到这片镜片,他自然也确定了这里不是什么别的异世界,而还是在大明时空的某个角落。只不过,这个角落却是真的角落,一块被诡异割裂的角落罢了。

    也正是有了这个确认,他的心彻底安定下来。既然外面的东西能落在这里,那说明这里必然有能通向外面的途径,也说明了他可以回到父亲、朋友还有红颜们的身边了。

    胖子果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神亮的吓人,激动的竟是片刻也耐不住,蹭的跳了起来,急道:“哪还等什么,赶紧走啊。天可怜见的,此番回去,我定要好好吃个痛快。这见鬼的地方,简直让我嘴里淡出个鸟来。”

    苏默不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吃货,急着出去竟然只是想到了吃。简直是太给本少爷丢人了!觉悟呢,大义呢?不说忧国忧民吧,至少也得装装样子不是?再说了,出去?真有那么简单吗?

    “往哪儿走?你倒是说说,你可找到了出路?”他动也不动,懒洋洋的出声打断胖子问道。

    胖子的叫嚣戛然而止,顿时如被点了穴般僵住。半响,才悻悻的坐下,讪讪的道:“那啥,这不更应该早点去找呢,是吧。”

    苏默撇撇嘴,真为这货的智商捉急啊。“找屁啊找,这里茫无涯际的怎么找?茫无头绪的乱找,怕不等到头发白了都走不出去。”

    胖子急道:“那咋办?”

    苏默悠悠吐出口气,伸手抚摸着汤圆顺滑的皮毛,轻轻的道:“想出去的话,还要着落在它身啊……”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