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汤圆
    “……好圆,我说的是这货这么大个儿,竟然还能把自个儿蜷成球;所谓好白,说的这家伙这身皮毛。可你他娘的那个好长、好粗是什么鬼!”

    站在那个奄奄一息的,如同一座小山般的动物身前,苏默脸烟的似要滴下水来,咬着牙向胖子喝问道。

    这货简直太没溜儿了,言语粗鄙,满嘴淫词秽语张口就来,这不是给少爷丢人吗?得亏这里没别人,不然岂不是要教坏小盆友?

    还有啊,最不能忍的是,先前这货瞅自己那眼神……妈蛋,那是什么眼神儿?他竟然还敢鄙视本少爷,这绝对是不能忍啊,必须要教育。嗯,狠狠的教育!

    至于说之前对眼前这大家伙的恐惧啊、躲避啊啥的,这家伙眼看都快没气儿了,站都站不起来来了,那自然也是不怕不怕啦。

    胖爷这个苦哦,一张脸皱的跟包子似的。这咋自个儿就不能沉稳点,瞎咋呼啥呢,这下又被少爷抓现行了。以少爷那小心眼儿,不找自个儿后账才叫个怪呢。

    “我……我这不是说的它那尾巴嘛。”胖子小声的辩解着,指了指这大家伙耷拉在壕沟上面,给俩人当了半天门帘的白色条状物。

    这个巨大的动物长的很奇怪,完全就是个四不像。浑身雪白,尖耳圆脑袋,体型四肢乍看就是一只超大号的北极熊的样子。但是偏偏生就了一条如同马尾般的长尾巴,毛茸茸、蓬松松的,苏默两人竟是谁都叫不出名儿来。

    只是此刻这只生着一条长尾巴的熊显然受伤很重,躺在那儿只是肚腹微微起伏着。偶尔睁开的眼睛,露出哀伤绝望之色,数次看样子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却终是以失败告终。

    不过也因着几次挣扎,使得它原本蜷缩成一团的身子渐渐展开,将整个全貌都显露出来。

    除了略带粉色的鼻头外,再就是额头上正中间生着一缕金毛,使得原本憨头憨脑的样子,凭空多出几分威武之意,倒是与之前苏默二人听着的那震天吼声,有了几分相和。否则的话,还真难让人将这两者联系到一块儿。

    也正是看清了这古怪的熊的模样,让那无良的一主一仆两个忌惮大去,竟敢就那么蹲在一旁对其评头论足,吵得不亦乐乎。

    “……这应该是熊的一个变种,怕是世上也仅存的一只了吧。可惜可惜,就这么死了,这个变种算是彻底绝灭了。怪不得后世都从所未闻,啧啧。”这是那个少爷的感叹,不时的还伸手戳戳这戳戳那儿的,让熊很是气恼啊。

    “熊的变种?那是啥?”另一只胖子很好奇的问道。

    少爷手托下巴,认真思考,“唔,还是熊!”

    胖子:“……”

    熊:“……”

    “嗳,胖啊,你说,咱要不要救救它?我总觉得的吧,这么一个物种就任它灭绝了,实在是可惜啊。”过了一会儿,少爷满面纠结的向胖子征求意见。

    许是受后世某些物种保护思想影响,又或是眼前这大家伙看上去憨乎乎的,并不像之前吼声那么可怖,苏默竟忽然有些不忍看着它就此死去的慈悲发作。

    胖子吓了一跳,但随即一愣,道:“怎么救?啊,我知道了,少爷是想动用那个法术吗?”他想到了当初苏默灌输到他体内生命元气的事儿。

    “可是……”见苏默不置可否,胖子犹豫了下,又道:“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野性难驯,万一救活了它,它发起性儿来,那岂不是养虎遗患?以我的意思,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杀了吃肉岂不更好?哎呀呀,这一大堆,够咱们吃许久的说。还有那熊掌,据说那可是无上美味啊……”

    胖子说着说着,两眼放光。到了最后,呲溜一声,竟是连口水都流下来了。

    “呜呜~”长尾巴熊发出了两声低吼声,冲着胖子呲牙咧嘴着,怒目而视。显然胖子那副馋像,让它充分感到了危险。

    胖子吓了一跳,蹭的退后两步,紧张的盯着它。兽类临死的反扑,往往是最可怕的,不可不防。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却险些让他惊的眼珠子掉出来。那熊努力的将大脑袋转向苏默,眼中满是哀求之色不说,毛茸茸的大脸上,竟而还露出讨好谄媚之意,同时还撒娇似的哼哼了两声。

    我去!一只熊,竟然会谄媚?!这尼玛真是成精了啊。

    苏默也愣了,看看那熊,又抬头看看胖子,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失声道:“它竟然……”

    苏默兴趣大增,顾不上再和胖子说话,小心的凑近熊脑袋,紧紧盯着它的眼睛,试探着道:“你……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听得懂就唔噜两声。”

    “呜呜~”果然,那熊立即便呜咽了两声,虽然不是什么唔噜,但是回应的意思显而易见。

    苏默大喜,看看胖子,又再低头道:“那啥,我吧,大概能救活你,不过,我这同伴很担心你好了后,恩将仇报,对我俩不利啊。你看,这事儿……”

    长尾巴熊转目冲着也靠过来的胖子呜呜两声,狠狠的翻了个白眼。随即又看向苏默,熊脸上露出委屈之色,嗓子眼唔噜了两声,然后竟竟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垂在一边的手。再然后,便眼神湿漉漉的那么看着苏默。

    唉哟我去!胖子汗毛都炸起来了,这尼玛真是熊精啊,果然不亏是仙界。尼玛,翻白眼这种高难度动作都会。唉,等等等等,你他娘的是熊,不是狗!怎么还舔上了?那眼神儿……那眼神儿……我艹!卖萌可耻!可耻知道不!

    胖爷眼瞅着少爷被哄的眉花眼笑,见牙不见眼的,忽然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少爷接下来的话,让他顿时如坠深渊。

    “哎呀呀,好萌,好萌啊。回头要是让杏儿和莹儿看到了,可不知要怎么欢喜了。哦哦,乖啦乖啦,放心,少爷会治好你的,不用担心。唔,那个胖子是坏人,咱不需要理会他就是……”

    好吧,这就成坏人了。胖爷内牛满面,仰天无语。有了新熊忘旧人,要不要这么快啊。

    “……我救了你,你往后就跟着我好不好?啊,你答应了啊,哈,太好了太好了。嗯,既然如此,我得给你起个名儿……嗯,你看你吧,又白又圆又弹……”苏少爷得了长尾巴熊明确的答复,大是欢喜,一手皮毛上摩挲着,输入生命元气,一边开始考虑起名大计。

    只是起名就起名呗,这咋又转到了又白又圆又弹了呢?太歧义了,太邪恶了,太那啥啥啥了……胖子刚刚回过神来,差点没又张过去。

    得了生命元气的滋养,长尾巴熊精神大振,眼神越来越亮,浑身的毛色都似要放出辉光来。待得第三团元气入体后,四肢一动,扑棱一下已是站了起来。

    好家伙,这一站起来,足足有三米多高。这还幸亏是四爪着地,如果要是后爪着地,人立而起的话,怕不是要得六七米高矮?唬的胖子大惊失色之余,当即浑身紧绷,警惕的瞪着他,一瞬不瞬。

    长尾巴熊斜瞄了他一眼,大大的熊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屑,随即却转过头去,满脸不屑瞬间变作谄媚,亲热的用熊头挨蹭着苏默,又伸出舌头舔了苏默两下,直到苏默被舔的哈哈大笑,这才再次用湿漉漉小鹿般的目光看向苏默。

    我艹啊!又卖萌……我,好好,你等着我滴!胖爷看的目眦欲裂,简直要气炸了肺了。妈蛋,早晚抓住你的小尾巴,揭露你那可耻的险恶用心!

    险恶用心?长尾巴熊鄙视的看着他,你傻当老熊也傻不成?主人刚才给的可是命元啊。命元懂不懂?那可是……算了,看这胖子一副憨傻笨脑的模样,又怎么能理解这种高大上的东西?老熊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只需巴结好主人便是。哎呀呀,老熊要发达了,命元啊,啧啧……

    长尾巴熊想到了命元,熊嘴里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哪还顾得上什么胖子不胖子的。

    可怜的胖子,万万没想到自个儿竟然被一只熊给鄙视了。正咬牙切齿的捉摸着,怎么跟少爷进言一二,定要防备着这无耻的熊精,却听少爷哈的一声大笑,拍掌道:“有了有了,你这白白圆圆的,可不正是跟个汤圆似的。不错不错,以后你便叫汤圆了。”

    噗通!噗通!

    接连两声大响,胖子和长尾巴熊齐齐栽倒。汤圆?!这名儿……

    胖子躺在地上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拍掌大叫道:“少爷好文采,这名儿好,这名儿真是太贴切了,佩服啊佩服。”

    长尾巴熊两眼含泪,湿漉漉的看着苏少爷,心中哀嚎。人家是熊嗳,古往今来唯一一只长尾巴熊啊,要不要起个这么搞笑的名儿?汤圆……让熊死了算!

    “汤圆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哎呀,是不是感动了?咦,难道是你不喜欢这名儿?那要不叫馄炖?不好不好,不贴切啊。要不……”少爷很开明,眼见长尾巴熊貌似不开森,当即开始另起炉灶。

    快停!长尾巴熊激灵灵打个冷颤,撒了欢般的摇头摆尾,表示自己对“汤圆”这个名儿绝对拥护,简直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郁闷个天的,汤圆不好就改馄炖,再不好是不是要成包子或是饺子了?这要再不表示,到最后要是成了鸡腿、肘子啥的,长尾巴熊觉得自己还是干脆上吊来的痛快些。

    汤圆!必须是汤圆!多美妙的名字啊,汤圆仰首向天,发出长长的嚎叫。脑袋中间的金毛飘动,泪洒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