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新营地
    笃——笃笃!

    翌日,绝境之内,一阵阵闷响打碎了亘古的静谧。随着这不断的闷响,还隐约传来阵阵的人语之声。

    “……少爷,干吗费这劲儿?原先那地儿我觉得不错啊。”

    “蠢!那地儿下面就是虫子的窝,你想某天醒来被爆菊不成?”

    “可您不是说了吗,没找到通往地下的通道。”

    “我是没找到,但是那不代表没有……咦,我说,你咋那么多废话呢?是不是不想干啊?那成……”

    “呃,怎么会,少爷说搬咱就搬,少爷说的肯定对,谁敢反对,小的捏出他屎来……”

    “那还费什么话,赶紧的,弄好后咱们还要去探险呢。”

    “是是是,可是这树……这特么是树吗?太累人了,少爷你确定?”

    “放心,这肯定是树,嗯,除了特别结实了些……嚓,当然累人了,不然为啥要你来呢。”

    “…….”

    如此断断续续的对话响着,顺着语声看去,通往林深的某处,两个人正一卧一立的显现出来。

    卧着的那个嘴中咬着根草,双手交叠枕在脑后,眯着眼躺在一棵大树的横枝上,懒洋洋的有一搭无一搭的和树下的人对答着。

    而立着的那个,却是手持一把古怪的斧子模样的器具,正挥汗如雨的对着旁边一棵树大力劈砍着。气喘吁吁中,那斧子每次砍下,却只是入木少许,离着彻底砍倒大树,怕是要不短的时间才可能。

    这两人不是别个,正是身陷此境的苏默和胖子主仆。经过了昨晚一晚的休整,胖子终于是彻底活过来了,却不等喘口气儿,便被这无良的少爷奴役着开始卖苦力了。

    之前苏默一直忙着探查四周的状况,还没来得及深思。昨日胖子无意中的一句话,终于让他省悟过来。好像当日他窜上来后就没挪窝呢,再想想自个儿屁股下面有条恐怖的大虫子,不由的就是头皮发麻、菊花发紧啊。

    换地儿,必须要换地儿,这个地方不适宜当营地,太不安全了!这是苏默反应过来后的第一念头。

    当然,换地儿之前,肯定要检查一下来时的通路有没有被打通的危险。结果一番检查下来,却让两人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

    整个地面完全看不出任何一点问题,方圆十米之内,无论哪一处都是一样的碎石沙土,即便是向下深挖了一两米之深,也没找到所谓的无形之膜。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当时就幻觉了?苏默皱着眉头沉思。可是自己当时明明记得很清楚,并没有丝毫的异样啊。而且后面的幻觉时的感觉,跟当时穿透上来时的感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这一点,苏默自觉绝对不会错。

    诡异,又是一种无法解释的诡异!

    但是无论怎么诡异,苏默最终还是决定搬家。否则,单单心里这一关就过不去,每天要提心吊胆的想着屁股下面的虫巢,怕是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了。

    胖子没经历过沙漠巨虫的危机,完全体会不到苏少爷的担心。又碰上了眼前这种怪树,差点没把他累成死狗,自然而然便有了之前那番抱怨。

    只可惜,仆人是没有人权的。嗯,这无关这个时代,而是作为苏少爷的仆人,大抵都是如此。

    苏默此番选定的营地,是顺着破碎之地和无尽之森的交界处,直接深入其中大约数百米的地方。

    有了胖子的相伴,又有了陨石斧的傍身,他心中底气大增,便敢于开林而进了。所选的这个新营地,便整体更偏进密林一些。而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他们终于在这边发现了一个水源。

    那是一处小潭,靠着远处山涧泻下的,一道拇指粗细的活水汇聚而成。潭水深幽甘咧,很是宜人。

    这里仍没发现什么大型动物的踪迹,不过却已经有了些虫鼠之类的行踪了。而且,隐隐的,还能听到更深处偶尔有鸟鸣之声,只是一时半会儿的却无法分辨是哪种鸟类。

    而既然选定了营地的地址,接下来当然要搭建营地了。不用想,这种粗活累活苏少爷是不肯做的,那么,便唯有苦命的胖爷来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胖子开始还懵懂无知,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扬言,分分钟就能搞定,让少爷只管一边歇着就好。在胖子思维中,不就是砍伐几棵树搭建个营地嘛,这活儿又不是没干过,完全没什么难度嘛。这种费而不惠的表现机会,当然不能放过了。

    结果当第一斧子下去后,这货就傻眼了。这尼玛是树吗?铁树吧。那硬中带韧的,好悬没震的他当场脱臼了。

    再回头瞅瞅苏少爷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胖子顿时明悟,被阴了,又被阴了,少爷分明是早就知道内情的。偏偏自己好死不死的还凑上去,自个儿挖坑把自个儿给埋了,这会儿便想再反悔,那无良的少爷也是绝不肯的。

    唉声叹气中,只能抡开膀子干吧。呼哧吭哧的,待到终于苏默喊停,胖爷瞅瞅大半天的成果,不过才寥寥四五根胳膊粗细的枝干,当场就差点没哭出来。

    捧着心口歪倒着,倚着树干就出溜地上去了,这日子简直就是烟暗的看不到希望啊,没法过了。

    苏少爷却是只当看不到,低头摆弄着刚搭好的简易灶台,烧水煮蘑菇。

    这里日夜不分,所谓的白天烟夜也好,今天明天也好,其实都是两人凭着感觉算计的。这会儿,却是大约摸午时了,总要填饱肚子才有力气不是?

    苏少爷这一点还是应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皇帝不差饿兵,要想驴子出力,总要喂饱了才能发挥最大功效的。

    “别装死,去四周转转,看能不能搞到点果木啥的嚼果。单吃蘑菇太单调了,嘴里总是有点不得劲儿。”一边翻腾着锅里的蘑菇,苏默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小样的,少爷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还想装死狗等少爷伺候你,门都没有!

    胖子诡计再次破产,哀嚎着爬起身来,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路哀怨的往林中走去,开启寻找食物模式。

    目送着胖子肥硕的身影消失在林中,苏默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流出一抹温馨。和胖子之间,每次看似都是他百般虐待欺凌,其实确实两人之间一种独特的相处模式。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便在这种独特的模式中,两人间的友情却是愈笃弥厚、默契在心。

    胖子的身体在沙漠的小世界中埋在沙里,虽然没有在外界那么被寒气侵蚀严重,却也是落下不少隐患。苏默将其救回来后,虽然及时的为他补充了元气,却都积攒在肌肉筋膜之中,必须要通过大量的运动激发出来,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效用。

    这便如同后世的复健治疗同样的道理,两人都心知肚明。但是两人却偏偏谁也不说,愣是摆出一副一攻一受的模样,自顾乐在其中,倒也算是一对儿奇葩了。

    用木棍再次搅动了几下锅里的蘑菇,苏默起身从那堆好容易砍下的树枝中,精心挑选出一根差不多的,用陨石斧使劲的削出个尖端来,左右瞄瞄,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拎着这跟简易的标枪走到水潭边。

    水潭中有些巴掌大小的鱼,这是两人在发现这水潭后就察觉到的。此刻苏默就是想用标枪,看看能不能尝试着插上几尾来,一来开开荤,二来也可以给胖子补补身子。

    插鱼这活儿也是个手艺,若是没经验的,不通技巧的,便任你天大的本事也是无用。

    不过好在苏默小时候就是此中高手,后世时不知祸害过多少小生灵。不曾想到了这一世,竟是再次有了发挥的余地。

    屏气凝息,两眼紧紧盯着水中一动不动。一手将标枪斜斜倚在肩上,枪尖儿斜下对准水面,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

    插鱼的要点就是稳、准、快、狠。如今有了异能洗练后的身体,无疑在这四个方面,苏默早已超出常人不知凡几。此刻摆出架势来,当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嗤嗤——

    空中几抹枪影闪动,直到残影快要消散,那破空之音才次第而起。苏默满意的看看枪尖上的收获,手腕一抖,已是将三尾银鳞烟脊的小鱼甩到地上。随后再次举枪,开始下一轮的狩猎。

    至于这种鱼究竟是什么品种,苏默认不出。又或有没有毒,能不能入口,也是未知。不过以他的常识,料来这水里的玩意儿大多没有大碍。除了一部分极个别的,如河豚什么的,大都是可以下肚的。这一点,从老祖宗先是凭河捕捞,再然后才渐渐转向陆地狩猎这一点上就可见一斑。

    当然,大不了咱这不是还有胖子嘛,天生的试毒专业啊。某少爷很无良的想着。

    嗯,胖子肯定是山东人,不经念叨啊。这边苏默刚刚落下那个令人发指的念头,身后便猛然传来胖子鬼哭狼嚎的叫声:

    “救命啊!少爷,快来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