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喜相逢
    那是一片大漠的空间,无尽的黄沙之上,却有一块突兀的灰色显露。而正是那片灰色,让苏默脑海中轰然划过一张猥琐的面庞……

    “胖子!”

    没有半分迟疑,苏默狂吼一声,已是涌身冲了进去。他记得清清楚楚,那衣衫正是当日两人遇到沙暴时,胖子穿的那身。

    不过眨眼功夫,便已冲到了那灰色旁边,附身探手一抓,手中蓦地一沉,一个人便从沙堆中被提了起来。

    虽然双目紧闭,嘴唇皴裂,甚至脸上都到处是伤痕,脸颊也干瘪了下去,但苏默仍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胖子……”他颤声唤道,浑身都在不可自抑的哆嗦着。两人被沙暴吹散后,他虽然无数次告诉自己,胖子或许已经死了,但是真到了这一刻,却仍是难以自已,泪水瞬间便涌了出来,模糊了视线。

    小世界空间极度不稳定,外面还无时无刻的存在着湮灭的危险,苏默不敢片刻停留。强忍着心中悲痛,抱着胖子重新冲了出来。

    冲出来之后,稍微打量了下左近,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将胖子小心的放下,第一时间便去探胖子的鼻息。一探之下,不由忽然一怔,紧接着便是不可自制的面现狂喜,放声狂笑起来。

    活着,这死胖子竟然还活着!刚才一探之下,虽然那气息极弱,但却仍被苏默敏锐的捕捉到了。在这绝境之处,竟然意外的找到了同伴,本以为其必死的结局,竟然也有了惊天逆转,这如何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让少爷担心这么久,你等着我的,小样的,等你好了,少爷跟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总算是好歹回过神来,知道这儿不是久留之地。当下先取了水小心的喂了胖子几口,这才将其背了起来,嘟囔着往营地返回。

    待到回到了营地,再次检视了一遍胖子的情况,不由的长长松了口气儿。得了几口水及时的滋润,胖子此刻的脉搏跳动,已是强力了许多。武学大高手的体质,果然非常人那般脆弱,恢复力也是极其强悍。

    扶着他又再喂了些水后,将其放平在地,仔细检查了下他身上的伤势,结果很是让苏默欣慰。

    外表上看,胖子头脸上满布伤痕,却大多都是些划伤擦伤,并没有伤害到根本。而除了裸露在外的肌肤,身体其他部位都完好无损,所有零件都在。之所以现在还未醒来,只是不饮不食之下,身体损耗太过所致,相信刚才喂了那些水后,已然大大缓解了体内所需,不用多久就可以醒来了。

    “你妹的!装死让少爷我伺候你哈,哼哼,好极了,真是好极了。回头我要是整不出你屎来,少爷我给你跪了。”

    确定了胖子无恙了,苏默终于是彻底放下了心,转身生火烧水,又再多添了一大把蘑菇,开始调制食物。

    只是想着胖子这厮真是好命,可以愉快的晕着,只等醒来大快朵颐,自己却为了这顿热食累的跟狗似的忙活这一通,不免的又有些悻悻,口中便喃喃低声咒骂着。

    其实这种咒骂,与其说是骂,倒不如说是一种欣喜的发泄。在这绝境之中,天地间唯有他一个人,那种无形的孤寂,其实比死亡更让人难耐。他唯有不时的自言自语,才能让自己不去多想。

    苏默甚至连自己都没发觉,在找回了胖子后,他的心境终于完全调整了过来,再没了那种没着没落的恐慌了。

    火光熊熊,轻烟袅袅,锅中开始泛起了水汽。许是渐渐逸散的香气吸引,又或是终于得到了及时的补充,就在锅中蘑菇即将熟了的时候,身边仰躺的胖子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声。

    苏默大喜,想也没想的扔下搅动锅中的木棍,一个窜步便跳到了胖子身旁,低头紧张的看着他,一手已是搭上了胖子的腕脉。

    好,非常好,脉搏的跳动已经完全恢复了那种强力,显示出了充沛的生命力。

    “唔……救……救……呃,鬼啊…….”缓缓的睁开眼睛,胖子*着,下意识的发出求救的声音。只是目光转动之际,忽然发现眼前一张乌漆麻烟的面孔,几乎快要贴到自己脸上了,不由的猛然一惊,不由的大叫一声,好悬没又再晕过去。

    可不是乌漆麻烟嘛,这又是冲进火山弄火种,又是跳进溪涧打水的。后面还要爬上爬下的捡柴火,再后来又要背着一个重量超过两百斤的人狂奔挣命,那汗流的。

    而回来后,生火烧柴,烟熏火燎的,这会儿苏默一张脸哪还有半点原本模样,完全跟钟馗似的,几好个人不待能认出来的。

    好吧,认不出来的理由很充足。可是,可是咱也不待这么当面磕碜人的不是?鬼?有特么这么高洁气质的鬼吗?气质啊,懂不懂?

    苏默脸烟的锅底也似,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你妹的,老子千辛万苦救了你,又跟孙子似的忙活着给你整治吃食。你好啊,一醒来就骂老子是鬼,哼哼,这账,咱有的算了!

    胖子拼了命的向后挪出半米,却见眼前这“鬼”一动不动,心下终是稍稍安定下来。只是等他彻底对准了焦距,再次打量这个救了自己的“鬼”后,不由的越打量心中越是嘀咕……

    那眼神、那冷笑、那身量…….呃,越看越熟悉哇。可是为啥这熟悉的同时,自己心里也越发的毛毛滴呢?

    “哎呀呀,不行了不行了,我好虚弱,我受伤了,我……又要晕了,要晕了…….”

    下一刻,终于在心中彻底将某两张脸孔重叠起来,胖子眼珠儿滴溜溜一转,当即双手捧心,嘶声大叫了起来。不但叫,还使劲的翻着白眼,浑身跟抽风似的乱抖,以示自己的状态很不好。

    “哦,要晕了啊,啧啧,可惜,真是可惜。刚煮熟的蘑菇啊,这香的,看来只能我自己享用了。哎呀呀,这可是来自洪荒时代的蘑菇,堪称仙家美味啊…….”

    对面的“鬼”不为所动,转头看向冒腾着热气的石锅,深深吸口气,幽幽的曼声自言自语着。

    蘑菇?!还是熟的!

    天可怜见,多少日子了?熟食啊!胖子的叫声戛然而止,鼻子使劲的耸动着,眼珠子瞬间便盯向了目标。好香…….

    “哎呀呀,果然是仙家美味,只是闻一闻,小的这伤势就立刻大好了……咦?这位兄台,你……看上去好面熟啊,咱们以前见过吗?我总感觉你有某种熟悉而非凡的气质呢,等等等等,让我想想……哎呀呀,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身上竟有我家少爷的几分气质,我跟你说哈,你知道我家少爷吗?我家少爷啊,那可是真正的仙家人物,英俊威武、风流倜傥,引无数英雄竞……呃,不是,是无数女子竞折腰。什么,你问什么是气质?来来来,我跟你说哈,这个气质吧,怎么说呢?那个……那个……啊,想起来了,就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胖爷唾沫星子乱飞,这一通好拍。及到最后,堪堪没了词儿,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当日曾听到的一段词儿,当即想也不想的张口就来,那摇头晃脑的。

    快停!苏默脸儿都绿了。这初时听着还算入耳,只是矜着放不下脸来。只是待听到最后这一段,霎时间便如天雷滚滚,那叫一个外焦里嫩啊。

    “你……你你……”他颤颤的指着兀自沉醉的胖子,眼歪口斜的语不成句。

    我你大爷的哟!咱一个大好的老爷们,咋就成了洛神了呢?爷们!咱是纯爷们好不?直的!

    苏默脑门上青筋暴跳,突突突的蹦个不停。这不学无术的夯货,拿形容女人的词句来描述他的气质,这是红果果的污蔑啊。不能忍,这绝逼不能忍啊。

    话实在是说不出来了,动手吧,还等什么?洛神苏气贲天膺、目眦欲裂,二话不说已是飞身而上。

    砰!哎呀——

    胖子猥琐的声音应声而止,仰面便倒,脸上正正的好大一个鞋印子……

    接下来,便是一团尘土飞扬。乱尘之中,惨叫与哀嚎齐飞,眼泪与鼻血共飙。间中还伴随着受害者的哀告声和施暴者的咒骂声,令闻者心酸、观者落泪……

    良久过去,风停雨歇,尘埃落定。

    胖子发髻蓬乱、两眼乌青,一个鼻孔中尚残余着一条血线。目光略有些呆滞,不过因为数日的饥渴折磨造成的干瘪下去的两颊,此时竟奇迹般的再次丰腴起来……

    此际,他两手捧着一个简陋的石碗,一脸享受的呲溜呲溜的喝着,时不时的用木棒从碗中捞出一块菌类送进口中,接着便是一通大嚼,然后便惬意的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之声。

    好吧,对于胖爷来说,挨通打算什么,生命诚可贵,颜值价更高。若为美食故,二者皆可抛。

    这水煮蘑菇,好吃,真好吃。

    呼噜呼噜一大碗下肚,胖爷满足的打了个嗝儿,眼神又溜溜的望向锅中,里面似乎还能盛出一碗多来。少爷刚刚总算是出了气了,待会儿他吃完一碗,会不会再赏自己半碗来吃吃呢?唔,汤也可啊。

    胖爷这般想着,不由的期待的看向少爷,却见少爷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不由一愣,忙挤出一脸谄媚,赔笑道:“少爷,您这是……..”

    “胖啊……”少爷很亲切的喊着,一点也没有刚才施暴时的残虐,这让胖爷感到很温馨。

    “在呢,少爷。”

    “那个……咳咳,好吃吗?”

    “好吃,真好吃。果然如少爷所言,此可谓仙家美味啊,小的从未想到,这蘑菇竟也能有这般美味。”胖爷颇有些激动的回道。

    “唔,好好,那就好。咳咳,那个,感觉如何?”少爷继续发问,貌似有些小紧张啊。

    “感觉……嗯?感觉什么,什么意思?”胖爷有些不懂,只是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毛毛的,蓖麻蓖麻的。

    “哦,没啥,就是问问……好吧好吧,其实这蘑菇吧,我还没来得及验证,也不知有没有毒,所以哪啥,你懂的吧……”少爷有些讪讪的说道,嗯,很羞射的样子。

    胖子霎时瞪大了眼睛,无语凝噎。然后,砰!仰天而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