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再次中招
    青山披黛、翠柏如环,激流飞瀑、仙雾氤氲。是的,别怀疑,这次不是反话,是真的。如同梦幻般的景色,就这么突兀的展现在苏默的面前,让他瞬间失神。

    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还是一不小心穿越到了阿凡达?看着那一座座漂浮在半空的山峰,老半天苏默才使劲甩甩脑袋,回过神来。

    白云袅袅,风送清爽,若说眼睛看到的、耳朵中听到的都是幻象,那么在这轰轰的飞瀑落下的巨响声中,那迸溅到脸上、身上的水珠,却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将一滴刚刚迸溅过来的水滴卷进嘴中,霎时间一股甘咧的清甜便充满了味蕾,那久违的感觉,甚至让苏默不由激动的浑身发抖。

    只不过这种激动很快便被他生生掐断了。之前的种种,已经足以让他将警惕提高到最顶点了,这让他能时刻的告诫自己:这里,很危险!

    是的,很危险。在最初那一刻的迷醉过后,他稳住心神再次细看时,终于看出了端倪:他,居然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一处小世界中。

    这个美丽如仙境般的小世界并不大,所以只要稍稍眺望,就能透过无形的边缘看到外面。那里,无数的小世界在慢慢的漂移着,期间还伴随着大量的各种碎片。

    苏默激灵灵打个寒颤,先前那迷醉的心情再也不留半分。如同中箭的兔子似的,飞快的拿出准备好的取水装置,以超乎往常数倍的速度将水装好,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往外逃去。

    隐隐间似乎穿过了一层气模,很薄,很轻柔,如果不是这次他刻意去感觉,甚至都无法捕捉到这种阻碍。

    眼前再次恢复了灰扑扑的世界,到处是各种小世界飘动,苏默轻轻舒口气,回身看去,却猛地就觉一股子冷气从后脊梁升起,霎时间脸色苍白如雪。

    身后,一片空白,无数的气流激荡着,牵引着许多的碎片和小世界填补着这处空白。刚刚的仙境小世界哪里还有半分影子?如果不是手中刚刚取到的水囊沉甸甸的,真实的告诉他并不是做梦,他几乎要以为刚才又被带入了幻境中了。

    太可怕了!只要刚才稍稍再晚上那么一会儿,现在他就已经灰飞烟灭,连丝儿渣都不带剩下的了。

    有了这次的经历,苏默行进之中再不敢稍有半点大意。哪怕是感觉到调动生命元气后,使得那种外界透入的光溶入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也仍是义无反顾的开启了上帝视角。

    那种诡异的光的融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尚未可知,但是若不能规避开眼前的危机,下次再误入某个小世界,那可就不一定有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是先保证眼前的小命,还是忧虑之后的变化,这种选择是显而易见的。

    上帝视角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能感觉似乎稍稍强大了一些,波及的范围大约增加了几十米的样子。这让他总算是稍稍松口气,安下心来。

    有上帝视角的帮助,果然对于规避那些破碎的小世界帮助极大,让他几次在堪堪撞入时及时的躲避开来。只是随着渐次的深入,那些小世界和各种碎片漂移的速度也明显快了许多,这让他心中不由的再次一沉。

    嚓!

    在这越来越快的漂移中,某一刻一个躲避不迭,胳膊处猛然一疼,却是被一块不知名的碎片撞中。

    心中一惊之余,脚下微错,下意识的抬手便捉住了那块碎片。放到眼前仔细分辨了一下,这碎片竟不是普通的石块,而是几种未知的矿物融合而成。

    捉到手中的一霎,甚至仍能感觉到其上残存的温度,这分明就是一块陨石一样的物质。

    再留心一下,不由的眼神蓦地一阵猛缩。刚才没注意,这碎片边缘竟是极为锋利,泛着金属类特有色泽的边缘处其薄如纸,透出如刀锋般的锋锐。

    心中一紧,连忙转头察视胳膊被撞中的位置,结果却又让他一怔。那里恰好是虫蜕没有防护的地方,但此刻看去,却只是衣衫被划破了,但是皮肤上却毫发无伤,只依稀还能看出残留的一丝白痕。

    这……这这,自己什么时候防御力竟如此强大了?按照手中这碎片的锋利程度,放在以往,绝对是皮破血流的结果。可是现在这情况,难道……

    他凝目沉思了一下,随即试探着举起碎片,咬牙朝着露在外面的皮肉轻轻一划。

    嗯?锋锐的触感果然没错,可是自己的皮肤却并无半分损伤。这……他想到了某种可能,一颗心不由的跳动的加速了起来。咬咬牙,再次加大了力度,狠狠再次往胳膊上划了一下。

    嘶,有些痛啊,不过,也仅只是有些痛。石过留痕,皮肤上清晰可见的一道白痕正渐渐消失,但是却依然没有损伤。所谓的痛,只不过是因为摩擦力带来的表面触感而已。

    我去!发了发了!苏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看手中的碎片,再看看自己的胳膊,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砰跳的如擂鼓一般。

    金钟罩啊,铁布衫啊,十三太子横练……霎时间,无数后世耳闻能详的武学名目涌上心头。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如此牛逼了吗?刀枪不入啊这是!

    以他目前的状况,如同铜皮铁骨的防御,再加上超乎常人的速度,嚓嚓的,就差力量了。如果再拥有了超强的力量,自己岂不成了真正的赛亚人了?完全一个人形凶兽嘛。

    喵了个咪的,下回再要是遇上那个老秃驴终于不用怕了。哼哼,到时候一定虐死他!对,吊打他、摧残他、蹂躏他,狠狠的伤害他!什么皮鞭、滴蜡、捆绑的,一样都不能落下!

    脑海中yy着各种残虐的手段,只是某一刻想到一个老和尚光溜溜干瘦的身躯,身上滴满了红红的蜡油,那场景…….苏默不由的猛的打个寒颤,只觉得胃中一阵的翻腾,顿时清醒过来。

    我去,那场景不要太唯美了,简直不是一般二般人能享受的啊。自己终归是凡夫俗子一个,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了吧。

    这样想着,又想起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很牛逼了,可终归不是真正的武学高手。若是对上那变态的老和尚,固然对方伤不到自己,可自己也拿对方没辙不是?那样的话,只怕最后多半还是自己倒霉的结局。

    而且,就算自己现在的防御大增,可也不代表真的没有破绽了。人身上总有很多娇嫩处,受不得稍微超重的打击。比如眼睛、比如丁丁,又比如一些所谓的重穴、要穴啥的。

    这么一想,刚刚的膨胀便迅速消退下去。老秃驴怎么说也那么大年纪了,自己可是年富力强的,欺负一个老头儿实在太掉份儿了。算了,哥不跟他一般见识,大度的放过他。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哎呀,哥真是个善良的银。好吧,这个必须赞美一下。

    这么胡乱的想着,脸上不觉便露出贱贱的笑容,只是下一刻猛然一顿,霍然停住脚步,脸色开始苍白起来。

    他记得清楚,上次的遭罪就是从这种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开始的。似乎越是自己的思绪波动起伏的大,便越容易被侵入。

    刚才,很显然自己又再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某种节奏,不然怎么会膨胀到想去跟嘉曼正面硬撼?又怎么会那么没靠儿的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场面?

    唔,虽然平时也确实有些没靠儿,但显然刚才的状况很不对劲儿。他暗暗提高警觉,再次将注意力转到自身,护住心神。

    这一留意,果然发现,之前那种呢喃的频率和声音,都在不知不觉中大了无数倍,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心中狂震。

    杀人于无形!这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啊!根本让人防不胜防。这也就是自己,早先有了生命元气的底子,才总能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倘若换个人来,怕是早就成为一具沉溺于自我世界的行尸走肉了。

    只是便算是他,即便清醒过来也来不及后退了。因为根据前次的经验,一旦自己警觉过来的时候,也便是已经被侵入触发的时刻了。

    果然,这个念头才起,轰然一声巨响在脑海深处突兀的暴起。下一刻,那种刻入灵魂的痛苦再次袭来。

    诡异的光,以超乎意识的速度汇聚而来,似乎只在万分之一个刹那,便将他整个的脑袋层层包围起来。

    他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抱着头翻身栽倒,哀嚎着、嘶吼着,如受剐刑一般。只是这种剐刑却不是针对**的,而是专门针对精神的。

    如果此刻有人在场,一定会为眼前这一幕奇景震撼的瞠目结舌。此刻在地上翻滚哀嚎的苏默脑袋上,已完全被两种颜色包成一个光茧。

    金色的光,还有银色的雾。

    两种颜色彼此缠绕,互相交融,以某种难言的韵律跳动着、蠕动着,似乎在进行着某种说不出的玄妙蜕变。

    而这次,苏默的感觉比上次更加清晰。哦,不对,确切点说,不是感觉,而是意识!

    他发觉自己竟然仍能调动意识,虽然不能通过意识控制自身,却是能用意识更清晰的观察自身。那种情景,便如同自身一分为二。一个在无尽的体味着痛苦,而另一个却冷漠的再上俯视着这种痛苦。

    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了前方一片瑰丽的景色。那是何等一种壮丽的景象啊,竟是让他完全无法用语言描述。因为在那种景象面前,任何语言都是空乏的,都不足以描述其万一。

    如果一定要勉强描绘,或许后世那部叫做《宇宙边缘的假想》的科教片,大抵勉强吻合些吧。呃,那部片子是这个名字吗?大概是吧,苏默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是他觉得,即使是那部片子,也仅仅只能描述些大概。意识中那种瑰丽,完全超出了人类的认知。那或许是关乎生与死的奥义,是起源与毁灭的奥秘。那其中,包罗万象,又似乎完全虚无,矛盾而又契合……

    便在那场景最中间,似乎有块奇异的石头在不停转动着。每次的转动,都会散出无数的光晕,然后在环形晕波之后,化作漫天光芒散逸四方。其中某些朝这边飞散的光芒,便如飞蛾扑火般被自己纳入。

    就在这种光芒不断的纳入中,苏默忽然有种明悟:不能再接纳了,决不能再接纳了!这种光虽然给了他极其强大的感觉,但是同时也在让他不断的发生某种蜕变。而最终蜕变的结果,或许他将不再是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