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相溶
    踏,踏,踏~

    坚定的脚步依旧在一步步的向前行进,毫无半分迟疑。只是仔细看去,可以看见苏默此刻的脸上,却是不断的在微微抽搐着。

    随着愈发往里的深入,那种如同魔音灌脑般的呢喃,几乎成倍数的渐次递增着,慢慢的向着他所能承受的极限接近。

    这种无形的杀机,比之那种作用于肉身外表的,不知可怖了多少倍。然而苏默却浑然不觉,他在忍受了这么久之后,隐隐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明悟:这是一种难得的危机!

    危机危机,既有危险也有机遇。而同样的,危险有多大,机遇也就有多大。但是具体的机遇又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或者说,他只是能隐隐的感觉到,却抓不住那点灵光。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慢慢的,他的眼神开始涣散起来,迷茫而空洞。唯有最深处一点精光跳跃,如同狂风中的火烛明灭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数百里外,一道如电的紫影闪动,极速划过空间。却在某一刻蓦地瞬间停住,那种于极致的运动中,毫无半点征兆的说停就停,完全违背了物理定律。

    紫影彻底定住,显露出来的是一只小鼠。只是此刻那小鼠仰头向天,定定的看向某个方向,背上三道如同火焰般的紫纹根根炸起,那张鼠脸上,也露出极人性化的焦灼和惊恐。

    下一刻,那小鼠忽的厉啸一声,以比之方才更加恐怖的速度窜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宛如划破了空间一般,良久才显出一线残影……

    同一时间,草原深处的某个所在,铺天盖地的大片黄蚊群仍在缓缓漂移着。这是整个草原最大的一群黄蚊,所过之处,但凡血肉之躯,瞬间化为干尸枯骨。这使得所有能感知到的动物,尽皆避如蛇蝎,狼奔豕突,疯狂的奔跑着、躲避着……

    黄蚊群里,最中心的一点闪亮忽然急遽的闪动着,那种频率急促的仿若天崩地裂、山崩海啸一般。

    整个黄蚊群暴动起来。它们感受到了“王”的愤怒和哀伤,虽然不知为何,但却毫无因由的令它们跟着暴躁起来。嗡嗡声忽然大作,整个蚊群猛然加速起来,从远方看去,便似乎半片天空忽然交叠起来,然后一层又一层的急速向前推进着。

    空间似乎也开始躁动起来,以至于这种躁动开始以无形的波动向外扩散着,仿若整个草原都活转了来,进而愤怒起来……

    不远处的一处战场上,交战双方正舍生忘死的拼杀着。箭矢如雨、血肉横飞,无数的断臂残肢漫天飞扬,金铁交击声中,枪声、炮声、马嘶声、人的惨叫声交杂一起,响遏云端,宛如身置九幽地狱。

    但就在某一刻,猛不丁战场上所有的马匹都唏律律长嘶起来,暴躁的蹦跳着,毫无征兆的发狂起来。反应稍慢点的骑士,顿时被摔下不知凡几。反应快的面色大变,急忙手忙脚乱的安抚着,却发现半点作用不起。

    所有的牲畜,似乎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惊吓,屎尿齐流,哀鸣阵阵中,不是发狂乱奔而去,就是四蹄软倒在地,簌簌发抖。

    惊变,这一刻,整个草原都被这种惊变笼罩,无边无涯。

    金顶汗帐中,北元大汗达延面色铁青,快步走到帐门处立定,望着外面的一片狼藉,紧抿着嘴唇默然不语。只是那闪烁的眼神中,有着不为人察觉的不安跳动;

    再北面,几个发色各异、蓝睛红胡的俄罗斯人惊恐的抬头四顾,嘴中叽哩哇啦的说着什么,随后便是一脸的凝重;

    土山上,程月仙眸光闪烁着,遥遥望向天际,心中暗暗念道:是你吗?是你吗?是的是的,一定是!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不会!

    不会死吗?此刻的苏默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此时此刻,他所剩不多的灵智,便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不能沉沦!不能!醒来!快醒来!

    发直心灵深处的呐喊,似乎终于有那么一瞬产生了共鸣。又或者是,在某一刻触动了什么。脑海中,那本已经翻腾如海啸般的银色光团突然一滞,在达到了某个阈值的最高峰后,终于开始消减。

    似乎有丝丝缕缕的微光自外而入,然后在银色光团中略一挣动,便顺服的溶入其中,再渐渐化为一体。

    这种渐变以极缓慢的速度进行着,从初时的一缕、两缕,渐渐增多到十缕、二十缕。再到最后,似乎是不耐这种蜗牛般的速度,银色光团开始主动出击,大片大片的冲出识海,在外欢呼着转动一圈后又返回来。一去一来之间,便揽回大量的微光,一点一点的开始相溶。

    苏默呆滞的面色开始重新变得生动起来,待到某一刻,猛地浑身大震了一下,仰头啊的一声大声长啸起来。

    长啸声中,他两手抱头,使劲的捶打着,甚至以头撞地。痛!极致的痛!整个脑袋似乎被人切成一丝丝一片片,然后再细细的碾成齑粉,再然后如同揉面一般捏合起来。那种酷刑,简直无法以文字描述,却让他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

    但是偏偏此刻他却无论如何也晕不过去,竟然清醒的如同掌上观纹,纤毫毕现。

    都说人体有自我保护机制,当某种刺激过度时,会自然而然的昏迷过去。但是苏默发现,这一刻,自己身体内的变化显然已经打破了这个定律。

    极致的痛苦之中,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发生了某些莫名的改变。这种改变他搞不清是什么,但是似乎身体内每个细胞都在欢唱、在兴奋,如同赞叹着某种新生和进化。

    这是生命本质的属性,祂不受意识控制,完全是一种基因自带的本能。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脑海中轰然一声大响,苏默整个身子急剧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眼前一烟,紧接着便是光明大作。疼痛如潮水般褪去,意识再次恢复。随着意识的回归,身体四肢也依次重新被纳入大脑的支配之下。

    “……我…..草!”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老半天,他忽的张口骂了出来。

    这一番莫名其妙的折腾,来的突兀去的更加突兀,让他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倘若不是他心底一直在坚韧的抱持着求生的意念,哪怕只要稍稍有一点松懈,恐怕此刻他已然是一具毫无意识的尸首了。

    脑海中的变化还在继续,但却已经平稳下来,以极为缓慢平和的节奏进行着。

    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某种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他仍是搞不清楚。

    慢慢的翻身爬起来,伸伸胳膊撩撩腿,并无什么不妥。小心的侧头倾听,耳边的呢喃仍时隐时现,但却已不能再影响到他了。

    但是下一刻,他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古怪,诧异的扭头回身望去。那里,正是之前去的另一个方向。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从那个方向,也有一股感应?只不过那边的感应,似乎远远不如这边的强烈,而且飘忽不定,时而在东,时而在西的,似乎在与他嬉戏一般。

    而且更有趣的是,那边的感应虽然弱,但却似乎带着某种情绪,如同活物。而这边的感应虽然强大,却只是强大,并无丝毫波动。便如同面对着一座想雄伟的高山,只能感受到其巍峨雄阔,却得不到半丝反馈。

    使劲的晃晃头,将这种古怪的感觉抛出脑海。这里的一切都亦真亦幻,他不敢由着思维自由发散下去。刚才那般坚守心防,都差一点没迷失其中。谁又知道,此刻这种古怪的感觉不又是一种幻觉?

    还是趁着顶过了这一波危机,赶紧探查一下附近的环境吧。毕竟,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水,找到出路!

    再次踏上探险的行程,这一次因为不受那呢喃的影响了,他终于可以好好的看看四下的景物了。然而这一看,却让他不由的大吃一惊。

    残破!这是他恢复了意识后,终于看清四下景物后的第一感觉。

    这里所谓的残破,不是单指物体的残破,而是所有的一切!山体、树木、大地,甚至包括天空…….

    不,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空间更贴切一些。

    左右目所能及的地方,到处都是互不相连的单体。每个单体都是独立存在,凌乱的分散在整个空间里。有时候两个单体碰撞到一起,便会急速的弹开。而有时候某两个单体碰撞后,却会自然而然的相溶,迅速成为一个新的单体。

    苏默看的津津有味,目迷神摇。然而某一刻再次看到的一种碰撞,却让他顿时毛骨悚然、霍然一头的冷汗。

    两个单体轻微的相撞,既没有弹开,也没有相溶,而是突兀的同时消失了。无声无息、无形无影,便放佛从来就不存在过似的。

    湮灭!那是湮灭!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脸儿都吓绿了。要知道他刚才还在意淫着,这一个个单体便如同一个个独立的世界,或许自己可以徜徉其中,恣意游历一番呢。可是看到方才那一刻,他才猛然省悟,自己那个想法是多么的作死。

    啪!

    他站在原地,脸赤白青的呆愣了半响,然后忽然提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让你想三想四!不会作就不会死,这个都忘了吗?妈蛋,这里好邪乎,赶紧找水闪人!”顶着半边肿胀的脸庞,他低声咒骂着,将所有精力都提了起来。

    小心的避过一个个飘动的空间,几番行进后,眼前忽然一亮,凝神看去,不由的又是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