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考验
    象牙,这是象牙!尖尖的那头戳在石头里,只剩下巨大的根部裸露在外,已有了风化的迹象。可那形状、那弧度,绝对就是象牙!

    但是象牙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蒙古大漠啊。众所周知,大象是热带动物,都是在南方那边,根本不适合生存在北方的。听说过澳洲象、美洲象,可多会儿听说过蒙古象来着?

    乱了,彻底乱了,苏默一再的摸着眼前这根象牙,感觉三观又要崩溃了。

    咦,为什么要说又?好吧,特么的从穿越开始,陆陆续续的就总是好多诡异的事儿发生,每一件都无法用后世的科学诠释,这尼玛三观不崩溃,人都要崩溃了。

    失魂落魄的继续往前走去,苏默隐隐觉得,幸亏自己走的是和那股呼唤相反的方向,不然的话,只怕还有更多的诡异事件发生,怕是到那时,自己更要崩溃了。

    这里依然没发现什么动物,植物倒是愈发茂盛起来。渐渐的,眼前的植被也变得越来越巨大起来,一股浓郁的苍茫气息弥漫着。

    苏默停下脚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着前方无边无际的林木,实在是不敢走下去了。他很担心,这么一直走下去,会不会直接走回远古时代,然后冷不丁邂逅一只霸王龙什么的。

    从眼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这里就放佛一个被割裂出来的世界,从割裂当日起便封闭起来,独立于世界一隅。

    而且自己进来的那一头,应该就是割裂伊始的地方。所以,才会有气息相互渗透,以至于招来外面的巨虫;也正是因此,才会形成这种渐次返古的迹象。

    而从当下已经走过的地方来看,这里的面积绝对远比从外面的感觉要大的多。要知道当日他和嘉曼两人可是将整个绿洲都走了一遍,所用时间也不过就是大半天。

    可是现在,他直直走到此时,还远未见这里的尽头。前方层层叠叠不知其远,甚至给他一种错觉,似乎是走在真正的时间长河之中。随着渐渐的深入,便是走过了一纪又一纪……

    再走半小时!半小时后,如果还看不到尽头,那就坚决返回,他踌躇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

    走走复停停,果然随着不断的前行,植物的外形和种类渐次多样起来。而且所有物种的外形,也是越来越大,到得后来,每每一棵普通的树木,动辄就是近百米高,要十余人才合抱的过来。

    苏默的脸色越发凝重。不过倒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随着物种的增多,这一路倒是让他采到了一些野果、蘑菇之类的,只是一时之间仍不敢直接下肚,都先塞进虫蜕里面背着,想着回头找个办法验一下再说。

    如此又走出五六里地,看看时间将近,正要犹豫着是否返回,忽然耳朵微微一动,霎时间面色一变。

    就在刚才那一霎那,他似乎听到了某种声音。虽然极远,也只是一瞬,但却是清晰明确。

    那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嚎叫,声音中带着一股痛楚和愤怒。

    苏默果断转身就走,片刻也不敢停留。这里所有的植物都变得巨大无比,远超外界所见,那么动物呢?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肯定也绝不会小到哪里去。

    而且那动物现在显然是吃了亏了,正值暴怒之时。此时要是自己被发现了,下场还用怀疑吗?果断被便便啊。

    闪人!就算是最终还是落个便便的命运,那也要做个饱死的便便,至少还能多消化一会儿不是?

    这么想着,脚下生风,若不是身在这个古怪之地,时不时的总感受到某种同源的存在,他连瞬移都要施展出来了。

    一口气直到跑回最先进来的地方,这才喘息着停了下来。扭头看看身后未知的远方,心有余悸的长出一口大气。

    那边,显然是暂时不通的了。可是要走这边的话……他眼望着另一边,只觉得心跳如鼓,似乎有种连自己难以自抑的渴望,强烈的驱使着身体想要过去。

    下一刻,猛地使劲甩甩头,将那股强烈的念头抛出脑海,爬起来返身往后退出老大一段距离,这才稍稍定下心来,脸色已是苍白一片,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这真是太可怖了!竟是能让他在无形之中受到迷惑,完全失去自我,这简直比变成便便又要吓人多了。

    妈蛋,这下好了,前有狼后有虎,难不成自己只能困死在这儿吗?他两边再次看了看,不由的烦躁起来。

    咬牙切齿了半响,终是恨恨的揉了揉脑袋:郁闷个天的,不想了不想了,爱咋咋的。要死吊朝天,不死万万年。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至于填饱肚子后究竟去哪一边,娘的,等填饱肚子后看是死是活吧。

    到了如今,他算是豁出去了。左右不过是个死,一时半会儿的又找不到验毒的法子,干脆也不去费那事儿了。全凭着自己掌握的那点野外求生知识赌了,希望运气爆表,这里的古怪影响不到食物才好。

    从虫蜕里将野果和蘑菇掏了出来,想了想,又再仔细挑拣了一番,将几个看上去比较鲜艳的捡出来扔了,这才小心的拿起一个类似苹果的果子,试探着咬了一小口……

    唔,酸酸涩涩的,味道说不上好,却也不是太坏。仔细品品,却又有股浓郁的清香顺着喉头返了上来,霎时间竟有种醍醐灌脑的清凉之意。

    咦?好东西啊这是!

    仔细的回味着那股感觉,半响,苏默不由睁大了眼睛,满是惊喜的看着手中不知名的野果,脱口赞叹了出来。

    既然吃了没事,哪还等什么?当下嘁哩喀喳一通大嚼,已是瞬间将同类的果子尽数干掉了。

    这样的果子不过只采了三四枚,再想吃却只能返回去采了。苏默吧嗒吧嗒嘴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倒不是他懒,又或是怕惊动了那边那个未知的凶兽。而是他记得,这种形同苹果般的果子,似乎占地并不大,总共也就两三棵树的样子。

    自己身处这诡异之地,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出路,倘若只靠着那两三棵果树的话,根本就顶不住几天。与其这样,反倒不如趁机再试试别的,尽量多选出几种食物来,这才是长久生存之道。

    只是这么想着,低头再看看剩下的,却全都是些蘑菇了。蘑菇可不能生吃,否则没毒也要吃出人命来。

    蘑菇必须用水煮熟了吃,可这水……

    他抬头看看远处,貌似只有往山那边去寻了。方才另一边,一路走来根本没发现什么湖泊之类的,估计就算是有,也必须要钻入深林之中寻找。

    苏默连外围都不敢多转,又哪有胆子冒冒失失的往深林中探索?所以眼下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往另一边去碰运气了。

    好在几个果子下肚后,腹中饥火不再,虽不太饱,却是不再感到饿了。这不知名的果子,可见蕴含的能量极大,想必这就是和正常果子特异之处。只是这种特异不是苏默担心的那种负面,反倒是相反的正能量,可谓意外之喜了。

    将蘑菇捡起来,从新小心的收好,苏默目中露出坚定之色。略微整理了下行装,抱元守一,大步朝着另一边开拔。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有所得,就必须要有所付出。若是忌惮恐惧不前,只怕最终的结局也是困死此地,化作一堆白骨而已。

    那么,就赌一赌吧。老子是主角,主角总是要多少有点加成的,不是吗?这么想着,遂不再犹豫。

    走出两三步,忽然又停下。俯下身子四下里看了看,随即捡起几块带棱带角的,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块,在手中掂了掂,这才满意的再次大步前行。

    标枪什么的搞不定,那就只能用出最后的大招了——板砖。好吧,这里板砖是没有,但板砖的近亲——石块,却是应有尽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苏某人昔日也是曾有过一砖在手,天下我有的彪悍战绩的,说起来也算是板砖界的耆老、暗器谱上的名宿啊…….

    咳咳,好吧,虽说当时我众彼寡,己方十余人,对头只一人。但是那啥,细节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历!苏老师有过这种经历,嗯,丰富的经验很重要。这一点,从历来招工都要问有没有经验就能知晓了。

    呃,闲话不多说了,总之,苏老师有能充分发挥石块这种武器功效的能力就是了。

    轻微的眩晕再次袭来,那种莫名的突如其来的各种混乱思绪,也再一次不时的显现。

    耳边的呢喃似乎越发密集了起来,随着一步步的前行,开始渐渐清晰、再清晰……

    苏默面色凝重,努力的保持着心头一丝灵智不昧。至于脑中莫名纷杂的念头,还有那耳边的呢喃,他知道那都是某种幻觉幻听,只要自己保持本心,就完全对自己造不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但是一旦要是迷失其中,那后果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就此变成活死人,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最后倒毙与某个旮旯化为尘土。

    所以,若说在另一边是考验的身体的状态,那么在这一边,考校的便是,灵魂的强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