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甬道
    这条由巨虫钻出的甬道大约能容一个半成人宽窄,苏默进入之前还曾担心里面会不会跟异形巢穴那样,到处都是什么粘液啊之类恶心的东西。但是进去之后便释然了,这条甬道不但没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反而很是干燥,除了泥土还是泥土。

    甬道没烟漆漆什么也看不清,他只能手脚并用的摸索着前行。只是堪堪爬出丈许远近,便不由的咦了一声。

    他发现了两个问题。

    其一就是甬道的长度。这条甬道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进来后才知道,竟是似乎极长的样子。按照这个长度,显然已是探入那个气罩的范围里了,就是不知是不是真能从下面进入到气罩其中;

    而其二,苏默敏锐的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这种熟悉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意思,而是似是而非,就好像原本就烙印在灵魂中的残痕,忽然有一天觉醒过来,向他发出了隐隐的召唤。

    这是……

    苏默停下前行,闭上眼默默的感应了一会儿,片刻后,猛地睁开眼睛,惊疑不定的努力睁大眼睛向前看去,试图看清前方的景物。

    那丝熟悉,是生命元气。不,也不能说是生命元气,而是类似,又或者是同根同源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天然的与他脑海内的生命元气,不断的发生着某种亲切的呼唤。

    怎么可能?这里面,究竟会是什么?苏默这一刻是真的震惊了。莫名的,他忽然有了种想要逃跑的冲动。这无关于勇敢,而是人类对于未知的一种天生的反应。

    好在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过,只不过须臾之间,他便慢慢的深吸一口气,脸上显出坚定之意。

    别说对于这里面,现在让他也生出好奇之心,便单只是或许能得到胖子的下落,他便绝不会半途而废。

    前方仍然一片烟暗,无论他如何努力,也看不到丝毫景物。那么,继续前进吧。他心中想着,再次加快速度,手脚齐动着前行。外面被引走的巨虫,很难说什么时候就会返回,一个不好,冒然钻了进来的他,可就真成了瓮中之鳖了。

    周围一片烟暗静寂,极致的静寂,让他忽然有种与世隔绝的错觉,似乎身周所处,已然割裂了出去,不再属于任何时空。这让他不由的从心底生出一种难言的孤寂。

    前方的甬道似乎变得极长,长的没有尽头。于是,在行进中,他特意的手脚上用力,蹬踹着道壁使其发出声响。又再刻意加大呼吸的幅度和频率,唯有这样,才使得他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不至于迷失其中。

    丝丝缕缕的熟悉感越来越重,越来越近,直到猛地前探的手指一疼,他才醒悟过来,终于是到了尽头了。只是心中一喜之余,随即便是微微一沉。

    这甬道果然只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如果此刻那巨虫返回的话,他便真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除了等死再无别的出路了。

    两手摸索着四下,哪怕一点地方也不疏漏。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探索完,然后赶在巨虫回归前撤出去。

    摸索的手掌忽然在脚下感知到了某种异样,小心的按了按,软软的。又再捏了捏,嗯,似乎是某种皮子的感觉。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难道是…….

    探手抓了下去,往上一提,脚下顿时传来一阵抽动的力度。果然!果然是这样。苏默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这是那巨虫的蜕皮。

    这巨虫在此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竟然连脱皮都在这里进行的。刚才在外面他可是看得清楚,老和尚嘉曼几次间中的掌击拍中巨虫,巨虫却只是身子微微摇晃,其他的根本如同未觉一样。由此可见,其一身厚皮的防御力是何其的可怖。

    而眼下,这么一张完整的虫蜕就在眼前,若是能将其带出去,然后制成软甲,绝对是皮甲中最顶级的存在。甚至,很可能连刀枪都能防御,那样的话,可真真是得了重宝了。

    忍着心中的狂喜,约莫着试了试,这虫蜕却是大半埋在土中,而且面积不小。若是此时挖出来,一来占地方不说,二来也没地儿放。于是,干脆先不去管它,又将注意力放在四周的探索上。

    然而一番探查之后,四周却并没再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这让苏默不由的大失所望。

    怎么会?不应该啊。以那巨虫的性子,若是没特殊的好处,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在这里存身呢?而且一呆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

    那巨虫虽然没什么智慧,但是到了这一等级,天生的感应就会让它在各种习性上,下意识的做出各种最恰当的选择。它既然选择了这里,那就绝对应该有什么东西吸引它才对。

    可为什么这里却找不到呢……

    苏默皱眉苦思着,不觉中想要站起身来,头顶却猛然有所触动。咦?是了是了,原来是这样。

    忽然的碰触反馈回来的感觉,让苏默先是一惊,随即便是灵光一闪,霎时间反应过来。

    四周没有异样,这甬道又是直通外面那怪异气罩之内,岂不正是说明上方才是关键。亏得自己先前还猜测能不能从地底下钻出去,却是骑驴找驴,偏偏忘了这一茬儿了。

    伸手向上一摸,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脸上的喜色便愈发浓重了起来。

    果然,上方一大片的地方都是跟外面一样,如同被一层看不到的气罩遮住。只是这气罩也不知是怎么形成的,无色无形,甚至连光都照不出来。

    而在发现了上方的气罩的同时,苏默也感应到了那种熟悉的气息,正是透过上方的气罩渗透下来的。只不过这种渗透并没有规律,忽强忽弱、忽远忽近的,似乎是在不断的流动,捉摸不定。

    看来,古怪就在这里了。那巨虫之所以一直寄身于此,所为的也正是这种气息。这也同时解释了,为什么上面这一片绿洲,竟然全然没有任何其他动物存在的原因。

    动物往往有着远超人类的感知,有这么一只恐怖的怪物盘踞,其他的动物哪还敢往这边靠近?怕是躲都来不及呢。

    咦,不对!想到了动物的感知,苏默忽然福至心灵,猛然间想到,那巨虫也是动物,可不正是凭着感知才找到了这里?换言之也就是说,眼前地下这个点,就是上面气罩最薄弱之处!这从时不时的透出的那种类似于生命元气的现象上,也验证了这个问题。

    或许,真的可以从这里进去?苏默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狂跳起来。

    未知的存在,固然让人恐惧敬畏,但却也最是能引动人的猎奇之心。尤其是连那巨虫都被吸引的在此数十上百年的恋栈不去,里面的东西必然是绝世宝物!

    更不用说,苏默已经感应到了,里面这东西跟他脑海中的生命元气大有渊源,既有可能得到岂容他不动心?生命元气给他带来的好处,简直不要太多了!

    试试!一定要试试!他努力抑制着心头的火热,开始尝试着往上突破。

    用力上顶,没用。跟在外面一样,除了微微随着有些凹陷外,到了一定程度便极其坚韧,根本破不开;

    撕扯、拽拉,甚至拳打脚踢,各种方法尽都使动了一通,累的跟狗一样要吐舌头了,苏默终是颓丧的一屁股坐倒,彻底放弃了打通的努力。

    也是,如果真能从这里进入的话,那巨虫在此数百年之久,早不知进去多少回了,哪还轮得到他苏默?更不用说,那巨虫还有那么变态的腐蚀毒液。估摸着那家伙定然也是试过的。

    既然连腐蚀毒液都奈何不得这古怪的气罩,自己只凭区区拳脚就想破开,简直是痴人说梦呢。

    郁闷个天的,魔怔了,肯定是魔怔了。这点弯儿都想不通,傻乎乎的竟在这儿白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这不是白痴是啥。

    罢了,能收获到一具堪比至宝的虫蜕,已是天大的意外之喜了。再要不知足,可不是要遭报应了?走吧走吧,可不要贪心不足,等那巨虫回来了连小命儿都丢了。唯一只可惜的,就是这里竟没能找到胖子的线索,也是命数使然了。

    这么想着,稍微休息了下,这才爬起身来,翻身将身下的虫蜕挖了出来,果然好大一张,约摸着足有一人多长,初步估摸着,能至少制出两人份的全身甲。要是再省省的话,只制成半身甲,便是三、四人的也够了。

    仔细的将虫蜕卷好,撕下外衫搅成绳,将虫蜕绑在背上背好,转身待要往外爬。只是刚一转身,猛地一股极致的危险从心底升腾起来,霎时间让他浑身毛发都炸了起来。

    嘶——

    极远处传来一声尖啸,迅快的从甬道的另一方传递进来。啸声中,满带着狂怒和暴虐之意,只是声音入耳,便让人眼前幻象丛生,恍如置身尸山万骨丛中也似。

    完蛋!那巨虫竟然真的回来了!

    苏默霎时间脸色苍白的一点人色都没了,一颗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

    死定了!

    听着急速逼近的沙沙声,苏默下意识的往后躲着,然而背后传来坚硬的抗拒,让他不由的彻底绝望了。

    死亡,临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