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猛士穆斯
    小山上,苏默纶巾羽扇,青衫大袖,山风吹来,衣袂飘飘,绝世帅哥一枚。当然,所谓“绝世帅哥”是自封的。

    什么,你问何来的羽扇?那啥,其实不是羽扇,只是一把折扇。临时非要人家蒙通给找来的。

    话说,这里山风好大的说……当时蒙通那脸色就别提多古怪了,以至于胖子跟在身边头都不好意思抬。

    “蒙家兄弟果然不负昔日上将军之名,这用兵之道端是妙的紧啊。”绝世帅哥很享受装逼的快感,目视下方战场,淡淡然的评价着。

    俩胖子和庄虎唐猛都不由的点头,可在某人的下一句话后,顿时又齐齐一僵,不约而同的无语凝噎。

    “……颇类我昔日之风采啊,哈哈,哈哈!”

    这笑声……忒贱了,让人听着就想上去踹一脚才解恨啊。众人都偷偷暗做呕吐状,真心不想说什么了。

    战事已尽尾声,大局底定,这位少爷的装逼属性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从一句“小儿辈已破敌矣”开始,然后便一摇三摆的往这边更近的山峰上显摆,美其名曰:观敌料阵,以壮我方军威。

    胖子等人被恶心的不要不要的,不过谁也不敢阻扰这位爷的兴头,不然的话,就这位爷的德性,那是必然要被穿小鞋滴。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位爷骚性归骚性,不要脸归不要脸,但是这回移步靠近战场,还真不是只为了显摆什么的。观察俄罗斯人此刻的军事素养,以及西方列强此时的军备水平,才是苏默真心留意的事儿。

    刚开始大战时,两方的对战还未到白热化的地步,即便站在远处也能大体看到。但是随着战事的激烈,到了此时,整个战场早已被浓烟火焰尽数笼罩了,若不靠近些,哪还能看到什么细节?

    一支军队的素养,不单单体现在开始的排兵布阵上,更是在临近收尾时,或者说在败退时,才会显露的更多。

    苏默心中有着严重的危机意识,自然是绝不肯放过任何一次观摩的机会了,只是没料到,搞的太骚包、太不要脸了,以至于被人在背后无限吐槽了。

    站在小土岗上,正洋洋得意的一边观看一边自吹呢,忽然不由的一怔,目光被战场一个角落的战事吸引住。

    那里,一具显然是俄**官的无头尸体正缓缓倒下,几步远处,一声如同受伤野兽般的怒吼震天介响起,随即烟火分处,一道人影旋风般冲了出来。

    只略一打量,便两步跨过去,先是大喝一声,手中战斧霎时如同凭空耀起一轮明日般,噗的将一个瑟雷斯战士斜斜劈成两半。然后看也不看一眼,将手中战斧一抛,伸手便抱住了尚未完全倒地的无头尸体,放声大哭起来。

    苏默在上面看的分明,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喃喃的道:“我滴个乖乖,这家伙整个一个猛张飞啊。”

    感叹完,忽又省悟过来,大怒道:“唉哟我去,这王八蛋,竟砍死我一个勇士。他喵的,来啊,给我下去抓住他,爷要活剐了他!”

    他跳脚大骂着,心里是真心的疼啊。你妹的,现在这瑟雷斯战士可是真宝贝啊,死一个就少一个了,让他以后往哪儿补充去?这眼睁睁的就看着被弄死一个,顿时激发了葛朗台属性,不由的怒发欲狂。

    身边胖子等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有点吃味儿。少爷对这些鬼佬也太看重些了,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不过看着伤了一个就如此暴怒,至于的吗?

    至于!必须至于!

    苏默可是记得,后世时曾看过一部叫做《最后一个摩根战士》的影片。那影片中,便是讲述一个极为悍勇善战的种族,最终成为绝响的故事。

    当时看片时,原本还只是看热闹,但当最后那场单对单的角斗结束后,那个摩根老人用悲怆沧桑的嗓音宣告着自己种族的灭亡时,苏默当场潸然泪下。

    那是怎样的一种悲怆啊,又是怎样的一种绝望。他不想,一点都不想瑟雷斯人也有这么一天。至少,不要在自己眼前发生,或许不在自己这个年代发生。不为别的,就算为纪念他极喜爱的那部《斯巴达克斯》的片子吧。

    对此,胖子等人只能无奈劝解。谁也没察觉,下方战场上,原本那个抚尸痛哭的猛人,此刻早已停止了哭泣。若有所查的抬头看向这座土山上面。

    然后,满是血污的脸上显出狰狞之色,将怀抱的无头尸体轻轻放下,单腿跪地,低头念叨了几句。再然后,伸手抄起那把大斧,左右看看,又将死去的瑟雷斯战士手中的大盾摘下,随即猛然起身,向着山上便冲了上去。

    为主人报仇!

    而山上那个目标看上去似乎很是不凡的样子,想必定是他们的贵族。杀了他,让他为主人陪葬吧。

    穆斯如此想着,一边飞奔而上。

    山上,最先察觉的不是苏默,也不是胖子,而是另一个胖子,魔神的使徒,弗朗西斯科。

    因为开始的胆怯表现,使得众人都自觉不自觉的鄙视着这个无耻的犹太人。所以,虽然见到苏默发怒难过,弗朗西斯科也想凑上去表达下自己的安慰,却始终挤不进去,只能在外围搓着手干着急。

    而就在他在原地转到第三圈的时候,偶然的扫了一眼,正好看到穆斯飞奔而上的身影。

    “大胆!异教徒,竟妄想渎神吗!”弗朗西斯科不惊反喜,想也不想的就是大喝一声,拔出那支贵族佩剑迎了上去。

    这愚蠢的异教徒,竟敢一个人冲上来,可不是正成全了伟大的弗朗西斯科使徒?这个时候,唯有弗朗西斯科使徒勇敢的为了魔神大人接敌,回头看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还有什么说的。

    弗朗西斯科使徒如是想着,想到日后自己被魔神大人亲切赞扬的一幕,而其他人只能各种羡慕嫉妒恨,不由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只可惜,他只顾着yy了,却忘记了双方的差距了。

    两道身影同时相对而奔,便在众人愕然回头再想阻止时,却那还来得及?

    “不要,快回来!”

    “小弗,危险!”

    “唉哟,我去,当心!”

    一连串的呼喊声中,弗朗西斯科不但没有减速,反倒更快了三分。将将相撞的瞬间,大叫一声便抖手将手中细剑一个标准的突刺。

    锵!

    一声清脆的响声乍起,迎面直上的穆斯只是轻蔑的随意挥动了下左手的刃盾,登时便让那细剑发出痛苦的**,随即猛的弯了一下,下一刻便咔嚓一声断为两截。

    弗朗西斯科浑身大震,如遭雷噬,脸上的笑容连同整个人都猛的僵住不动了。

    崩折的断剑倒飞而回,擦着额前唰的一声不知飞到了哪里去了。然后几缕被剑气割断的发丝悠悠飘落……

    弗朗西斯科两眼跟着飘落的发丝而动,瞬也不瞬,最终渐渐变成一对斗眼。

    “偶滴个神啊……”犹太人喃喃的**了一声,然后,哏儿的一声,噗通,干脆利落的晕倒过去。

    上面众人齐齐绝倒,不过这会儿却也来不及再去发笑,庄虎和唐猛对望一眼,呼喝一声齐齐拔出佩刀,抢前一步迎上穆斯。

    刀光闪耀如同批练,庄虎兜头斩下,却是一式力劈华山。刀势惨烈,一往无前,正是大明军中正宗的战场杀伐招式;

    唐猛却是刀交左手,呈弧形奔出,当庄虎之刀斩下同时,也是吐气开声,身体猛然右甩,借助跨部腰身之力,一式撩刀势斜上击出。

    这一上一下,配合的天衣无缝,尽显明军精锐士卒的风采,令人观之如行云流水,畅快不已。

    “好!”

    身后早已反应过来的苏默和胖子,看到这儿也是不由齐齐大赞一声。

    然而声音未落,接连几声大响便连天介响了起来,让两人不约而同的齐齐惊呼起来。

    刀光中,穆斯眼见遮拦不住,竟而猛的发了性儿,先是扬手将左边的盾牌冲着庄虎掷了出去,竟是毫不理会一劈而下的利刃。

    同时,将右手双刃战斧两手持了,大吼一声,就地旋转起来,先是往下迎向唐猛斜撩而上的刀势,顺势将整个人连同战斧舞成风车一般。

    两败俱伤,完全的两败俱伤的打法。庄虎若不变招,固然能一刀斩伤穆斯,但也会被穆斯拼命扔出的刃盾先击中胸腹要害。甚至,以穆斯的怪力,刃盾若是先庄虎刀落之前击中庄虎,则庄虎这致命一击不待击中目标,便会胎死腹中。

    而唐猛斜撩而上的完美配合,也将在转而全力对付他的轮斧之下崩解,进而大斧轮转开来,顷刻间便是攻守逆转、安危倒置了。

    “不好!”胖子武艺最高,最先看出其中奥妙。大叫不好声中,心中却对这个鬼佬猛汉妙到毫巅的应对佩服至极。能在这种生死关头,做出如此相应的应对,可见其战斗经验是何等丰富了。

    蹡!蹡——!

    噗~噗~

    哇——

    火光迸射与金铁交击之间,巨大的震响声中,庄虎和唐猛齐齐浑身巨颤,随即一前一后身子倒飞而起,向外跌落出去。身在半空之中,便哇的齐齐猛喷一口鲜血,顿时面色萎靡下去。

    这一击,以一对二,竟然是如此结局,穆斯之勇可见一斑了。

    但也正是这一击,穆斯前冲之势也终是被彻底被阻断。旋起的轮影只舞到一半,便戛然而止。一个雄壮的身躯也是接连抖颤着,脚下不可自抑的踏踏踏向后连退数步,这才好容易稳住。

    “拖住他,我去救人!”苏默面色大变,冲着胖子大喝一声,已是当先冲了出去。

    胖子应声而动,便在穆斯身躯刚稳之际,已是如同鬼魅一般飘至,轻叱一声,一只胖乎乎的手掌,便恍恍惚惚的当胸印至。

    这一掌无声无息,看似轻飘飘的,但落到穆斯眼中,却是不由的骇然色变,想也不想的就纵身向后躲去。

    胖子岂容他逃离,冷笑一声,脚下旋踵儿随,眨眼便又贴了上去,刹那间双方便交接了四五招,随即缠斗到了一起。

    这边厢,苏默奔至庄虎和唐猛身边,但见二人都是嘴角溢血、脸如金纸一般,竟是已然昏迷了过去。

    当下不敢怠慢,微一动念,两手齐齐挥出,“生命赋予”发动,顿时两团充沛的生命元气送进了二人的体内。

    而随着这两团生命元气的补充,庄、唐二人脸色立竿见影的好转起来,虽仍为醒来,却已是呼吸平稳了下来。

    苏默紧紧的盯着,仔细的感应着,待到感应到二人的生命体征渐趋正常了,这才不由大松了口气儿。

    但就在刚刚放松下来,猛然间神色又再大变,霍然转身向后望去。目光及处,一个老僧面带恬淡的微笑,突兀的出现在五步之外,见他望了过来,口宣一声佛号,笑道:“苏公子,别来无恙乎?老衲嘉曼稽首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