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鲍利斯之死
    无数的金毛鬼,呃,不是,是无数的欧洲人面孔,忽然从对面的半山处冒了出来。%d7%cf%d3%c4%b8%f3纵跃如飞,发舞飞扬,如同潮水般向着下方的败军冲了过来。

    这些战士个个都是半身皮甲,脚下是特异的藤麻草编高踝草鞋,及裆兽皮战裙下,裸露着古铜色的大腿上,肌肉虬结。左手皆持暗银色带刃铁盾,右手则提着一支四尺长短的短矛。

    除此之外,背后可见尚背负着或两支或更多的短矛。而肩膀另一边还露出另一种兵器的手柄,看上去不是阔剑就是巨刃斧那样的重兵器。

    这……这种装备模式,简直让伊万有种忽然穿越到了古罗马时期的错觉。唯有那个冷兵器为主的时代,才会看到这种兵种。而且还绝对是强悍绝伦的精锐部队!

    如果说这种视觉上的错异感只是让他有些恍惚的话,那么另一个念头就让他感到肝胆俱裂了。

    这里地势属于山地丘陵地带,在骑兵失去了冲突的作用,而又没有火器的情况下,那么只能剩下最原始的战争模式了。

    而在如今他们一方在连续不停的追击了两天,体力早已近乎消耗殆尽的情况下,接连又刚刚遭受了沉重的伏击惨败后,单以白刃战对敌,哪还有半分胜算的可能?

    绝杀!这是真正的绝杀啊!

    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这帮古罗马式的战士呢?这完全不科学啊。他不是不知道己方这两天追击的部队已经不是蒙古人了,可那些人也都是东方人啊。就算之前中伏时袭杀的骑兵,虽说有些人也是高颧深目,但却绝不是眼前这样的纯欧洲血统人啊。

    难道,难道是自己这些天太累了,加上又受伤后导致的幻听幻视了?他半张着嘴,下意识的手上用力狠狠掐了一把。

    “啊~!”旁边忽然响起一声惨叫,吓的他当场一个激灵,急扭头看去,却见鲍利斯一脸的痛苦不解之色,满是幽怨的看着自己。

    “你,你鬼喊什么!”伊万大怒,这都啥时候了,还这般大呼小叫,岂不是更乱军心吗!

    鲍利斯这个郁闷啊,“你忽然大力的掐我,我又没防备,能不喊吗?啊,对了,你干嘛掐我?”鲍利斯使劲的搓着自己右胸处低声埋怨道,看向伊万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因为伊万伤到了腿,他便一直将伊万的手绕过脖颈架着他走。伊万的手便自然而然的垂落在他右胸口上,这冷不丁的被突然狠狠抓了一把,疼痛固然是一个原因,更多的其实是惊的成分更大些。

    自己这个从小到大的好友,从不曾有过对男人感兴趣的端倪啊。可是这咋忽然就对自己袭胸了呢?鲍利斯感到有些毛毛的……

    伊万一呆,随即大囧。立即便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失神之际,只是下意识的掐的不是自己,而是鲍利斯这个好友。

    看着鲍利斯委屈中带着的那丝怀疑和戒备,伊万不由的也是一阵的恶寒。但随即又立刻被眼前的困局拉回到现实中,顾不上多解释什么,抬手指向正漫山遍野冲下来的罗马战士,苦涩的道:“这是怎么回事,是我见了鬼了吗?还是我出现了幻觉?”

    鲍利斯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小心的看看他似乎并没什么异常,这才稍稍放心,然后也将心思又回归到眼前。左右扫视一圈儿,但见身边大多数的士兵都是一副木然的样子,唯有极少数人才露出恐惧之色,不由的深深一叹。

    他知道,那些不见惧色的士兵,并不是更加勇敢无惧,其实是已经彻底绝望而导致的木讷呆滞了。反倒是那些露出恐惧神色的,多少还能保持几分战心。

    只是这个时候他又能如何呢?连他这个最高将官都心中震颤,有着说不出的一种恐惧自心底喷涌着。

    自己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又是为什么来到这东方的荒漠草原上?追根究底,还不是为了那个伟大的魔神的陵墓吗?

    都传说那个陵墓有着诡秘强大的诅咒,一旦被惊扰到,那么所有相关的人,都将会遭到这种诅咒的侵袭。

    正如眼前让自己好友都震骇不已的一幕,岂不正是传说中的写照?早已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古罗马战士,忽然突兀的出现在离着罗马千万里之遥的这里,这是魔咒!这是妥妥的魔咒啊!

    他浑身打颤着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古装战士,眼中露出极度的恐惧之色。至于刚才被好友袭胸那点惊疑,此刻早已不知被极致的恐惧冲到了天外云霄去了。

    “成……嘚嘚……成吉思……嘚嘚……汗的嘚嘚魔……魔咒…...”他抑制不住的牙齿打颤,低声的喃喃道。

    伊万在旁听的清楚,脸色猛的就是一白,只觉脑中轰然如被大锤重击了一下,好悬没当场软倒在地上去。

    只不过他终究是心智坚韧之人,那种恐惧在猛然间冲到了顶点时,却反倒诡异的恢复了几分冷静。

    “不管是不是……”他艰难的咽下口唾沫,嘶声沙哑的说道:“……是不是那位的魔咒,咱们为了活下去,没得选,没得选!明白吗,鲍利斯?!明白吗?快!召集士兵们,战斗!我们必须战斗,才可能杀出一条生路。否则,你我,还有所有人都会死!都会死!”

    最后几句话,他已是大声的呼喊起来,几近声嘶力竭。鲍利斯和周围一些反应快的士兵顿时猛省,面上原本的恐惧和呆滞,渐渐被一种糅合了惧意的疯狂取代,红着眼珠子瞄向了已经马上要冲到近前的瑟雷斯战士身上。

    “这是魔咒,战,未必死。但是不战,就一定是死!士兵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死战!死战啊!”伊万在对鲍利斯呼喊完毕后,猛的大力推开他,猛的拔出随手的手铳,砰的胡乱冲着对面开了一枪,然后转着身大声嘶吼起来。

    嘡的一声,远处最先冲到了三十米处的奥利塞斯忽然举盾,诡谲的竟挡住了这宛如神迹的一枪,却也脚下被冲击力抵的顿了一顿。但随即面上闪过一抹狠戾,猛然大吼一声:“为了荣耀!”,抬手第一个投掷出手中的短矛。

    身后四周众瑟雷斯战士齐齐大吼呼应,“荣耀!”之声震动山间,也紧随其后同时投掷。霎时间,天空中便被阵阵短矛破空的厉啸声充斥。

    啊——噗噗!

    接二连三的利刃入肉之声,伴随着人垂死之际的惨呼,让剩下的大半俄罗斯战士惊醒过来。随即又在伊万的凄厉大呼声中,终于点燃了求生的火种。

    “死战!”

    “死战!”

    “死……啊——”

    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响应起来,跟着伊万和鲍利斯撤退下来的这些俄罗斯战士虽然只剩半数,却也有四五百人,足足是瑟雷斯战士的近十倍之数。

    若是放在平常,别说一方持有火器,另一方却是纯冷兵器,单只是数量优势,就足以让瑟雷斯人付出全灭的惨剧了。

    好在,好在如今这些人虽勉强被激起了求生的欲念,但终还是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了。再加上没有几杆火器,冷兵器又缺乏训练的情况下,再想战而胜之,已是回天乏力了。

    而瑟雷斯战士也因为冲的太猛,大多数人在投出了第一支短矛后,就来不及投第二支了。无他,距离太近了,已经失去了远程制敌的动能空间了。

    这也是因为一开始俄罗斯人近乎失去了反抗的呆滞所致,却无形中竟因此逃过了一劫。世事之奇妙,莫过于此了。

    不过,虽然少了远程的打击,但是近战近乎无敌的瑟雷斯战士,在终于冲进了敌人后,也彻底将那恐怖的战力发挥了出来。

    在奥利塞斯一声怒吼之下,众瑟雷斯战士齐齐放弃了短矛,反手拔出了巨大的双刃战斧,砍瓜切菜一般的开始了屠杀。

    是的,就是屠杀!

    超强的体能,绝对优势的武器,再加上狂热的信念,结果就是摧枯拉朽般的毁灭。

    断肢残臂漫天飞舞,头颅乱滚,惨叫声此起彼落。地上流淌的血水很快便积聚成河,蜿蜒着流淌着,最终渗入地下,成为了滋养大地的养分。

    半空处,大片大片腾起的血气氤氲成雾,半浮半沉着,令人一口气吸下便如同饮了人血也似。

    近五百俄罗斯士兵红着眼搏命挣扎着,不断的冲上,不断的倒下,整个山脚下,血流漂杵、残肢如雨,宛如一幅修罗地狱的图卷。

    穆斯浑身浴血,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射出凶戾而明亮的光芒,不知从哪个瑟雷斯战士手中抢到的战斧,抡的如一圈刃轮也似,饶是以瑟雷斯战士之勇,竟也无人敢靠近其身。

    维京人,一个同样凭仗强悍的近身搏击名闻遐迩的种族,终于在这一刻,展现出了令人战栗恐怖的战斗力。

    “来啊来啊,再来!哈哈哈,穆斯喜欢这种感觉,穆斯要扭断你们的脖子,把你们的脑袋咋进*里去,哈哈哈哈哈。”他狂呼着,纵跃着,癫狂如疯魔也似。

    “啊——”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凄厉而短暂的惨呼声,令的大呼酣战的穆斯猛的一窒,猛的转过身子看去,顿时目眦欲裂。

    “不——!”他大叫着,眼睁睁的看着离着他数米外,主人鲍利斯的脑袋高高的飞起,下面,一道血色长虹,冲起足足三尺多高…….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