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弗朗西斯科的野望
    苏老师的队伍再次扩大了,足足超出了两百之数的人……和牛羊牲口。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吧,其实人是将将近百,剩下的全是牛羊牲口。因为收服了巴鲁和扎则图的部落,两人当日出外打劫时,曾留下看守营地的三十人此时也并入了队伍。



    而除此之外,还有作为口粮的百只牛羊,和十几个专司放牧的老弱妇孺。这么算在一起,整个队伍超出了两百之数也便在情理之了。



    按照蒙古人一贯的习性,整支队伍分为两大部分。所有的青壮战士在前,然后十几个牧民和牛羊在后,两部分相距大约五里的样子,同步而进。



    人多了,但是整支队伍的速度却并没降低,反倒是因为有了足够的马匹骑乘,使得速度略有了些提升。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随着这批蒙古人的加入,队伍不可避免的争端和不和也出现了。



    想想也是,瑟雷斯人和蒙古人现在虽然都是效忠与苏默,但是之前两边却是狠狠做过一场。



    瑟雷斯人固然以大优势胜出,但终究是因此死了一个,同时还付出了十余个伤患的代价,若不是有苏默这个逆天的存在,怕是那十余个伤患也大半要最终死掉。这让向来以抱团求存的瑟雷斯人如何不痛恨蒙古人?



    而蒙古人呢,更是死伤之数远超过瑟雷斯人。只是对他们而言,这种为了争草场、争资源、争一切的战斗伤亡早已习惯成自然,倒也并不多在意。



    可是不在意却不代表服气,与瑟雷斯人同样好勇斗狠的习性深入骨髓的他们,自然看这帮奴隶战士也大不顺眼。而眼见对方总是对自己这方怒目而视,这些个蒙古汉子毫不犹豫的给予最直接的回应。



    于是两下里龌龊不断,往往是走着走着,忽然有两方某两个人咒骂扭打着落下马来的情况发生,便是奥利塞斯前也没用。



    结果不言而喻,整支队伍乱成一团,不得不停下来,由苏默介入喝退双方才行。



    这般几次之后,苏默大为恼火,当即将队伍再次一分为二。奥利塞斯仍只领瑟雷斯战士为一部;而巴鲁则单独将蒙古骑兵为一部。



    双方各自约束,一旦再闹事则不问情由,当事双方俱皆受罚不说,还要双方首领奥利塞斯和巴鲁也一同跟着受罚。



    至于两下里不对付、互不服气,没关系,可以用试的方法决出胜负。试项目不单单是往后的战斗,还包括行军规范及军纪、军令的执行度等各方面综合表现判定。败者要给胜者牵马坠蹬一天。



    由是,双方俱皆悚然,不但军纪一整不说,恶意的争斗也转为良性的竞争。



    要知道双方的士兵其实都很是拥护自己的首领,知道了一旦自己犯错要连累到头领身,自然不会再那么肆无忌惮。而最狠的还是后面一条:给对方牵马坠蹬一天。



    他喵的,都是不畏死的爷们,怎么打无所谓,但是给人牵马坠蹬这事儿可太丢人了,这事儿是绝不肯干的。



    蒙驲对此大为赞叹,一个劲儿的褒赞苏默治军有方。话语间,隐隐露出若苏默有大志,再加蒙家军这支强悍的队伍,事情大有可为。



    苏默听的脸儿都绿了,慌不迭的让其赶紧打住。郁闷个天的,自己的理想可是逍遥闲散过一辈子的,造反这种高危性的活儿,那绝对是敬谢不敏,打死也不肯做的。



    甚至瞅着蒙驲说这话时那深幽的眼神儿,苏默很怀疑历史记载的安化王之乱,是不是有着蒙家的影子在内。这么一想,心对蒙家便加了一份小心,暗暗思索着,一待此间事了,与蒙家还是拉开些距离为好。



    而原本打算此番依仗蒙家势力的想法也由此淡了许多,而这种转变一来是因为多了计划外的瑟雷斯战士,二来则是通过收服巴鲁部的事儿,让苏默更多了一个选择,倒也不必再在一棵树吊死了。



    蒙驲自然不知道自己一番话竟然起了反效果,若是被蒙鹰知道,怕是能当场掐死他也说不定。妈蛋的,自己死乞白赖的好容易贴苏仙师,为的可不是什么造反当皇帝啊。与修仙得道、长生不死相,造反当皇帝算个屁啊!



    可惜,自己甚是看重的子弟,几句话间将他之前的心血尽付东流,可怜的蒙鹰要是知道了恐怕会哭死的。



    胖子眼神幽幽的在旁看着,暗暗替蒙鹰悲哀。此番原本念在都是道门一脉,也算是顺手拉扯一把,尽一份道义。可惜,正所谓不作不会死,一饮一啄,当真是莫非前定啊。



    这般暗自叹息着,前面一骑飞来。远远的,一股子谄媚之气扑面而至,让胖子几个脸色一变,慌不迭的往一旁躲开。包括蒙驲在内,也是同样。这一刻神马造反当皇帝,什么修仙得道的统统抛诸脑后了。



    来者是谁?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也!至于说为啥小弗大人竟有了眼下的威势?那便要从几天前的那晚说起了……



    当日一场大战结束,弗朗西斯科被苏默一言揭破,不到第二天,弗朗西斯科彻底缴械了。而这一次的缴械,却是全然不同前时,是彻底的、毫无保留的那种。



    至于原因,很简单。弗朗西斯科确实不是摩尔人,而是一个犹太人。还是一个曾经辉煌过,后来破落下来的犹太族人。



    在他的父亲费尽心力,好容易在格拉纳达渐渐接近了层时,不幸的战争爆发了。



    结果是,一切的功夫都付诸东流。全家族最终只剩下弗朗西斯科一个人,其余的不是死于战火,是失踪不见。



    愤懑天膺的弗朗西斯科发誓一定要再次振兴家族,重新获得贵族的尊荣。于是,他使劲浑身解数,终于成功的化身成一个摩尔人,还是一个极为忠诚与王室的摩尔人。



    然后,在关键之时,保护着(好吧,其实是骗)两位王室的公主殿下远走东方。



    按照弗朗西斯科的畅想,或许有朝一日,要么他能打动两位公主某一位的芳心,成为一位王夫殿下,那样自然是最好的结局;要么,最不济,也能打着王室的旗号,让他得以在流社会畅通无阻……



    但是这一切,现在却被苏默全给打破了,你说让弗朗西斯科崩溃不崩溃?只能投降啊,投降输一半,这是苏魔鬼说的。



    苏默只是扔下一句话:眼眶子太窄,要求太低了。忠心跟着我,我将给你更多!你想象不到的多!



    一个魔神的承诺啊!又是心神失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于是,认主,还是最虔诚的那种。什么叫最虔诚?是完全背弃了先前的信仰,从而转投另一种信仰。



    是的,是信仰。



    主忠诚的仆人、帝的信徒,弗朗西斯科脱离了基督耶稣,表示不再信奉。转而全心身的侍奉新的主,伟大的魔神、生与死的掌控者、瑟雷斯的救赎者、星辰之主,苏!



    呃,为啥这么长的名头?伟大的魔神,这不用说了,早已通过接二连三的目睹,深入灵魂的验证了某人的真实属性。苏默,不是人,是一个魔鬼!哦,不,是魔神!恐怖而伟大、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魔神!



    生与死的掌控者,这还用多解释吗?那必死的人都能救活的不可思议的手段,还有加诸与自己身剥离生命的手段,可不是要人生便生,要人死便死吗?这要不是生与死的掌控者那谁是?



    瑟雷斯的救赎者,嗯,不解释,看看奥利塞斯那帮低贱奴隶的态度说明一切了。好运的瑟雷斯人几百年来,差点要完全灭种了,现在却能跟伟大的弗朗西斯科大人平起平坐,还不是靠着魔神大人的救赎吗?



    而最后一个名头,星辰之主,这个却是魔神大人自己表露出来的。虽未明言,但作为一个虔诚的仆从、能干的使徒,弗朗西斯科觉得自己必须充分的领会精神才对。



    至于说魔神大人是如何表露的?请看瑟雷斯人手的刃盾。魔神大人亲自设计,量身为瑟雷斯人打造的刃盾间的图案,便是一颗充满了神秘气息的五芒星。



    是的,是五芒星,不是六芒星。六芒星代表了六种基础魔法元素,一向被看作地狱和魔鬼的符号。那么五芒星呢?



    弗朗西斯科壮着胆子问过,魔神的回答是,是星星。



    好吧,代表了星星的魔神,或者说这位魔神的标志是星。于是,星辰之主**出炉…….



    星辰之主对此表示躺枪。



    自己只是觉得光秃秃的盾牌不好看,随意捡了个最熟悉的图案画而已。嗯,必须得承认,多少也是有些纪念曾经那一世的意思,可那真心是没别的暗示啊,咋成了星辰之主了呢?



    残念……



    好吧,不必在意细节。重要的是,虔诚的弗朗西斯科使徒认为是是了。而且,开始不余余力的行使他魔神使徒的职责:传教。



    在西方,你去问任何一个教职人员,他最重要的使命是什么。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传达神的意志,使得更多的愚昧者和迷茫者,感受到神的光辉和指引……



    弗朗西斯科觉得,自己与普通的信奉者不同,自己该注定是肩负重任的那一种。这种信奉者的名字叫:使徒!



    所以,传教吧,让更多的人信奉伟大的苏,在祂的光辉照耀下升华。信奉祂、膜拜祂、忠诚祂、全身心的侍奉祂……



    是的,是“祂”。



    很快的,瑟雷斯人首当其冲的沦陷了,毫无半分阻力。然后便是以巴鲁为首的鞑靼人。不用怀疑,都“勃登凝黎”了,哪还会有什么可犹豫的?



    再接下来,不用问,当然是胖子、庄虎、唐猛、蒙驲几个了。不过对于这几个,弗朗西斯科使徒很愤怒的称其为:该死的、顽固的异教徒!



    好吧,胖子几个表示很忧伤。不是他们对自家少爷不敬。问题是,在他们心,少爷当然是至高无的,但是却是神仙,而不是什么魔神。神仙代表正派的,而魔神是嘛玩意儿,完全是邪神嘛。这个,坚决不能承认!



    于是,矛盾来了。被儒家思想渗入灵魂的东方人,虽然对世大多事儿可以兼容并蓄,但唯有对于正与邪的坚持,是死也不肯妥协的。



    但是作为一个使徒,尤其是狂信徒,无论是魔神的还是帝的,那种信奉了毫不保留的执拗,也绝对是东方人所不能理解的。至于说究竟这种执拗达到什么程度?嗯,请参考后世各种保险业务员……



    如此,可想而知,短短几天,胖子等人遭受了何等非人的骚扰和摧残。又如何能不闻其声而色变,现其踪而避如蛇蝎?



    “伟大的主人,前方来了好多需要被拯救者,好多好多。”虔诚的使徒兴奋的大喊着。



    然后,紧随其后的另一个急迫的声音嘶声叫道:“敌袭!敌袭!”



    本来自  http:///html/book/36/36425/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