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意外发现
    看看匍匐在地的两个汉子,再看看旁边躲躲闪闪,两手捂着脸的弗朗西斯科,苏默感觉有点无语了。

    趴着的这俩啥样看不见,但是弗朗西斯科再怎么捂也不能全都挡住。脸上老大一个大脚印子,还是横着来的,想必眼前这俩肯定也是一样。

    这胖子,下脚够损的。自个儿虽然暗示胖子教训教训他们,可也没让给人破相不是。

    “行了,都起来吧,我有话问你们。”苏默努力的维持八颗牙齿的笑容,温和的说道,一边上前两步伸手虚扶。

    “是是是,大人有话请问,小人知无不言。”两个汉子身子一颤,却不敢抬头,只是看着眼前两只靴子靠近,赶忙匍匐着向后躲着。

    呃,表达亲切的举动失败,苏老师感觉老大没趣儿。

    “我家少爷让你们起来,两个贼胚听不懂吗?是不是要胖爷再给你们松松骨头?”旁边胖子多机灵啊,立即大声恐吓着。

    两个汉子吓了一跳,如同条件反射般的跳了起来。目光中带着惊恐之色瞟了胖子一眼,赶忙又垂下眼帘,躬身老实站在那儿。

    这个胖子的身手委实可畏可怖,直到此刻,先前那如同鬼魅般的幻影还留在两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次简直就是昏了头了,该办的事儿没办,怎的就招惹上了这么个厉害的魔头呢?两个蒙古汉子此刻懊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之前遇上的那些个鬼佬就极其恐怖了,后来的那个胖子却显然更加厉害。而这些人却都是这个汉人少爷的属下,自己等人冒犯了他,如今落在他的手中,却不知将要落个何等悲惨的下场了。

    “你们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攻击我们?”苏默很是赞许的看了胖子一眼,对他的狗腿表示满意,这才转头又继续跟两个俘虏说话。

    噗通,两人又跪下来,其中一个颤声大叫道:“小人巴鲁,是克图部的头人,无意中发现大人们在此宿营,只当是马匪来袭,这才昏了头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莫要见怪,宽恕了我等不知之罪。”说着,连连磕头不已。

    苏默眼中一抹精光闪过,脸上笑容渐渐敛去。冷冷的道:“少爷最恨别人骗我了。胖子,交给你了,直到教会他们诚实为止。”

    说着,转身便走,朝着奥利塞斯等人走过去。这帮瑟雷斯战士刚才一阵对战,虽然将蒙古骑兵歼灭大半,并最终击溃了来敌,但也颇是付出了些代价。总共不到五十人中,有三十多人身上挂彩,还有两个重伤垂死,苏默可是不能不救。

    至于这两个蒙古人,言语中不详不实的,到了这会儿还敢欺瞒自己,眼看他们惧怕了胖子,那便恶人交由恶人磨好了。正好趁此功夫,先治愈了自己的手下才是正经。

    眼下这帮瑟雷斯战士,表现出乎他的预料,已被他无限重视起来。哪怕伤亡一个都让他心疼。

    身后很快传来两个蒙古人的哀嚎讨饶声,苏默却是理也不理。随手拉过弗朗西斯科,强行将他的两只胖手来开,果然这货脸上也是老大一个脚印子,而且鼻血长流,眼圈乌青,却是胖子恨他没事儿找事儿,特意格外给他加的餐了。

    抬手向着那张滑稽的胖脸虚点了下,一小团生命元气度过去,顿时让那些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退。

    弗朗西斯科只觉得原本脸上的疼痛处顿时一阵的清凉,一股丰沛的精力充盈着,从头面处向全身蔓延开来,略略一惊之后,顿时反应过来。这是眼前这个伟大的魔鬼,再次施展了强大的法术所致。不由的又是恐惧又是感激。

    “这里是东方,那就要遵守东方的规矩。下次再乱来,仔细着你的脑袋!”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现在苏默对于这手也算玩的得心应手了。

    弗朗西斯科哪还敢辩驳半句,只唯唯诺诺而应,一边偷偷的在胸前画十字。

    苏默斜眼瞅着,眼中忽然微微缩了一下,脚下不停,口中却如同随意闲聊似的道:“小弗啊,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是魔鬼啊?”

    啊?!

    正暗暗祷告着的弗朗西斯科吓了一大跳,好悬没当场蹦起来。满面惊恐的看着苏默,只怕下一刻就要招来这个魔鬼的惩罚。

    “怎……怎么会!伟大的苏,您是如此的仁慈,甚至连我这点疼痛都不吝施于圣术治疗。您的光辉堪比上帝,卑微如我全身心的敬仰者您,怎么可能……”努力咽了口唾沫,拼命的挤出笑脸迎着,弗朗西斯科满口的谀辞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苏默脸上似笑非笑,斜着眼任他马屁如潮。冷不丁忽然打断道:“摩尔人也信奉上帝吗?”

    弗朗西斯科下意识的猛点着头,但点着点着,忽然蓦地僵在了当场,脸上神色慢慢煞白了起来。随即又开始由白转青,由青转白,整个身子都在不可自抑的颤抖着。

    旁边跟着的庄虎和唐猛不明所以,不知道少爷只是一句简单的闲聊,怎么会将这个鬼佬胖子吓成了这样。

    “我我我…….”弗朗西斯科牙齿打颤,脸上露出哀求之色,眼中又是震惊又是疑惧,竟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不是不明白?还是说,你以为能瞒过我?哼,你好大的胆子啊。怕是你这个所谓的贵族,也是自称的吧。”苏默心中有数,冷冷的哼道。

    弗朗西斯科脸色猛的涨红,别的可以忍,唯独这个贵族的身份属于他的逆鳞,是绝对绝对不能被污蔑的。

    “不,您不能这样侮辱我!我是真正的贵族,绝无虚假。”他大声的申辩着。

    “我当然可以!因为你对我撒谎了,而且还是一直在撒谎。要知道,对于一个贵族而言,谎言是可耻的行为。”苏默毫不犹豫的反驳道。

    弗朗西斯科如同被点了**般僵住,半响,才挣扎着道:“我……我没有……”

    苏默哼道:“没有?那你跟我说说,什么时候摩尔人竟开始信奉耶稣基督了?格拉纳达可是摩尔人的国,怎么贵国的苏丹改了信仰了吗?那倒是奇怪了,既如此,为何还会被灭国呢?你,是个骗子!可耻的骗子!小弗,你根本不是摩尔人,或者说,压根就不是什么格拉纳达国人。你,弗朗西斯科,是犹太人!犹太人,对不对?”

    苏默忽然停下脚步,猛的回身指着弗朗西斯科大声道。弗朗西斯科脚下顿时一个趔趄,两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瘫倒在地。这一刻,他是真的恐惧了,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魔鬼!他真的是魔鬼!他怎么会知道,怎么可能知道?!不,不会的,不会的!这不可能!

    他心中狂喊着,脸上豆大的汗水滚滚而下,冷不丁被拆穿了最大的隐秘,让他彻底慌了心神。

    苏默慢慢踱步走近,俯下身子看着他,如同猫戏老鼠一般笑着,啧啧道:“是不是很奇怪,奇怪我怎么会知道?”

    弗朗西斯科一脸的恐惧,呆滞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很简单。”苏默微微直起身子,“因为我恰好知道,格拉纳达王国是清真国度。国王称为苏丹,是坚定的***真主的信徒,是绝不肯信奉基督耶稣的。

    也正是如此,格拉纳达才会被西班牙灭掉。这不但是国家之争,更是信仰之争。

    而你,小弗,你上一次就不经意的喊出了上帝这个词儿,我当时就觉得有些问题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可是今天,你刚刚下意识的在胸前画十字,哈,那可是标准的基督教徒的仪式哟。

    一次两次,我要是再猜不到,岂不是要笨死?而在格拉纳达,哦,或者说现在的西班牙,除了当时的摩尔人外,便只有犹太人了。也只有犹太人,才是既信奉基督却又被西班牙一起驱逐出去的。

    唯一不同的是,相对于摩尔人,犹太人只能作为低一级的国民存在,是永远不会进入格拉纳达高层的,原因就是信仰的不同。所以,小弗,承认吧,你不是贵族,你只是个平民,可怜的平民。”

    苏默的语声如同魔鬼的低语一般,在弗朗西斯科的耳边一遍遍低回着,以至于让这个可怜的摩尔人,哦,不是,是犹太人面色越来越白,终于一点血色都不再见。

    “不,不不,您不能这样对我,不要!哦,上帝啊,帮帮我,帮帮我,不要这样对我,不要……”弗朗西斯科终于彻底崩溃了,坐倒在地,两手捂着脸,涕泗横流,嘴中无意识的喃喃着。

    庄虎和唐猛等人彻底看傻了,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甚至这突兀的变化,引得蒙驲和不远处的奥利塞斯等人也纷纷张望着这边,不时的低声议论着。

    “仁慈的,伟大的苏,不不,主人,伟大而仁慈的主人,我愿意忠心侍奉您为主,只求您不要这样对我。我发誓,我以我的族名发誓,只要您肯救赎我,我必将以忠诚侍奉您,做您最虔诚的奴仆,求您。”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刚刚还在失神的弗朗西斯科连滚带爬的扑过来,一把抱住苏默的腿,匍匐在地哀肯着。

    奥利塞斯等人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边,脸上又是迷茫又是敬畏。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原本的主人是多么的骄傲,哪怕在认定了新主人苏是魔鬼的情况下,也不曾真心低头臣服,认其为主。

    可是眼下,眼下竟忽然就屈服了,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这位新主人难道真是能者无所不能,强大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果然是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