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草原第一夜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

    歌声中是多美的壮阔景色啊,好吧,必须得承认,天苍苍这个有;野茫茫嘛,这个也有;风吹草低,好吧好吧,这个也可以有。 .可是,见牛羊呢?说好的见牛羊呢?

    完全没有啊!别说牛羊了,就是牛羊毛都没见一根。有的,却是时不时可见不可见的沼泽和烂泥塘。

    只不过才进入草原不过十几里,一队人便几乎个个成了泥猴。这左一块右一块的,奥利塞斯等人还罢了,人家穿的都是草鞋筒裤。可是苏默几个可就难看了。

    宽大的袍角在关内敞亮的大街上那叫个潇洒飘逸,可到了这草原上被泥水一浸,好嘛,这汁水淋漓的,潇洒?飘逸?飘逸个毛线球啊。

    这且不说,时不时的隐隐听到远处的群狼嚎叫,这就实在有点吓人了。草原上啊,无遮无拦的,这要是迎头遇上狼群,别说就他们这点人,就是再多一倍,那也都是人家狼群的菜啊。

    嗯,很快还会变成便便。苏默想想自己变成便便的样子就感觉很忧伤,他一点也不想变成便便。

    好在跟着的蒙家向导蒙驲(ri)很老道,一路上艰难是艰难了点儿,那狼群倒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踪,这让一帮子菜鸟总算是稍稍安下心来。

    除了狼群的恐怖,还有一种东西被蒙驲不断提及,让众人一个个都是面色发青,战战兢兢。

    那东西就是大黄蚊。

    何谓大黄蚊?就是婴孩拳头大小的一种蚊子。嗯,草原特产,独家风味,实为送亲访友的最佳礼品…….好吧,这是广告,绝对不可信。

    事实是,这种大黄蚊成群结队,比狼群还要群居的物种。每一群都至少有数万甚至上十几万、几十万的规模。

    遇到猎物便是一拥而上,铺天盖地下来。等到离去后,猎物便大多只剩下一张皮了……

    “魔鬼的仆从,一点儿也不讲骑士精神。”身为贵族的佛朗西斯科忍不住低声的咒骂道。

    这个有些固执的西方人,对于一切不讲规矩的行为和人,都抱持着鄙视的态度。

    这或许是被少爷欺负的后遗症吧,胖子等人在旁看着,默默的想着。

    这个可怜的人一边艰难的迈着步子,一边紧张的东张西望着,极为担心下一刻自己就会被魔鬼的仆从吸成人干。

    至于为啥他行进也那么艰难?很简单,因为作为一个贵族,他穿的也是长袍,甚至身上的零碎可谓整个队伍中之最。

    对此,心地比较厚道的猛子提醒他,可以考虑先把外袍脱下来。但是佛朗西斯科怎么也不肯。

    贵族的礼仪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能放弃的!不得不说,这个格拉纳达的胖子别的方面不怎么样,但这种坚守信仰的闪光点,还是有些被人佩服的。

    嗯,虽然这种佩服虽然很短暂,然后便化为讥笑。

    只是,很快讥笑的人便笑不出来了。因为,夜晚降临了。

    早穿皮袄午穿纱,裹着棉被过夜寒。

    这句谚语在后世时,苏默上小学时就听说过。当时未尝不赞叹惊呼,对于这种神奇的天气变化好奇不已。可是当真个身临其境的这一刻到来后,他发誓,不好玩,这个一点都不好玩。

    至于神奇?郁闷个天的,谁再敢跟他提神奇两个字,他表示保证不打死丫的。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神奇?妈蛋的!撒个尿小丁丁都差点僵了,这个神奇不神奇?

    佛朗西斯科的贵族长袍在这一刻终于显现出了威力,看着冻的瑟瑟发抖的奥利塞斯等人,他终于感觉到贵族的荣光再次闪耀了起来。

    蒙驲寻了个背风的洼地,选着干燥处指挥着众人安营下寨。一通忙活,身上多少有了些暖和气儿。

    然后点起一堆篝火,用陶罐烧些热水,就着肉干吃了,这才渐渐缓和过来。除了几个放哨的,众人皆披着毡毯,就那么围着篝火眯瞪着。

    “少爷,都过去了,何必再多想。”

    夜深人静,大多数人都睡去了。篝火旁,便唯有苏默和胖子,以及蒙家向导蒙驲三个。眼见苏默望着火堆发愣,脸上露出哀伤之色,胖子不由心中叹息,忍不住出声劝慰起来。

    苏默抬眼看了看他,嘴角咧了咧,算是挤出个笑容来。只是那笑落在胖子眼里,却不由的心中又是一抽。

    这个被不知多少人敬畏着的神仙,平日里总是一副懒洋洋、乐呵呵的少爷,又有谁能知,他心中实则也是藏着不知多少的苦?

    都说神仙淡漠,不为凡间俗情所累。或许别的神仙是这样的,但胖子却知道,自己的这位少爷绝对不是。相反,自家这位神仙少爷偏偏就是个重情重义的性子,最是看重情谊二字。

    妙芸的背叛和死去,少爷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似乎只是淡然的很,可是胖子却知道,这件事儿对少爷的打击,远不像表面那么淡漠。

    果然,当如此静夜之时,再无外人当面的一刻,少爷不可避免的露出了心思。

    “瞎操心啥,我只是想到了些不可解的谜团,一时出神而已。”少爷拒不承认不小心暴露出的柔软,胡乱支应着话题岔开。

    胖子便也不再追着不放,从袖筒里递过一只小葫芦,贼贼的低笑道:“瞧,这是啥。”

    苏默眼睛一亮,一把抢了过来,拔下塞子仰头灌了一口,笑骂道:“你这没良心的,竟藏的这般好东西。你惨了,要是被虎子和猛子知道了,你就等着被修理吧。”

    胖子脸儿都绿了,不带这样的啊。这完全就是吃孙喝孙不敬孙啊。您这喝着我的酒,反过头来还要出卖我,少爷啊,咱能厚道点不?这样完全不能做好朋友了哇。

    “唉哟,省点儿,省点儿,就这么一小壶,再没了啊。您这……倒是给小的留点儿啊。”虎子猛子神马的等明天再说,还是先顾眼下吧。胖子搓着两只肉墩墩的手,使劲吞咽着唾沫急道。

    苏默就鄙视的斜了他一眼,抖手将小葫芦向蒙驲扔过去,一边口中道:“滚犊子,跟少爷玩心眼儿,你还早着呢。就你那尿性,这种葫芦要是没有个十个八个的,爷从此后拿着大顶倒过来走。蒙驲兄弟,喝点儿,去去寒。”

    那边蒙驲笑着接了,毫不客气的仰头就灌了一大口,这把个胖子心疼的哟。慌不迭的跑过去一把抢了过来,放在耳边晃了晃听听,一边不忘诋毁道:“没有了没有了,真心没有了。哎呀我去,老蒙你个混蛋,这一口这么大,都快没了……”

    说罢,也不嫌弃,拔开塞子,一仰脖儿,咕咚咕咚两下将剩下的酒尽数送下肚中,然后遗憾的再晃了晃,听着确实没一点儿水声了,这才摸着肚皮舒服的打个嗝儿。只是脸上那肉疼之色,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苏默和蒙驲都是忍不住的莞尔,胖子这家伙的德性,大伙儿都了解。那份心疼也绝不是装模作样,是真疼。但真在需要时,他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先奉献的那个。这就是兄弟,真正的兄弟。

    胖子也在偷乐。虽然费了一小壶好酒,但是能让少爷纾解,那便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好。

    “蒙驲兄弟,你咋起了这么个名儿呢?这个真是……太威猛了哈。”被胖子打断了哀緖,回过魂儿来的某人恶劣的性子也再次回归,闲的无聊之余,便又指摘起人家的名字来。

    蒙驲有些懵,胖子在旁却是不由的哀叹,一脸可怜的看着蒙驲,心中为他默哀。他可是听何莹说了,曾经有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就是因为名字的事儿,不知被自家这个无良的少爷曾怎样的摧残过。

    嗯,摧残,就是这个词儿。

    “这个……那个…….”蒙驲生的颇是粗豪,只是此刻却讷讷的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爹娘给的,小人也不懂的。嗯,公子说这名儿威猛吗?”

    “威猛,那必须威猛啊!”苏默使劲的点头,认真的道:“你看哈,蒙驲蒙驲,可不就是猛日吗?日啊,啥叫日?那就是干!一个爷们,还有什么比可以干,而且还是猛干更威猛的?你爹是高人啊。”苏少爷一脸的高山仰止,表示无限仰慕之意。

    蒙驲瞠目结舌,一张方脸上,那叫一个精彩绝伦。我去的,自己这名儿还可以这么解读吗?似乎,好像,那啥,听上去确实有些道理哈。不过,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呢…….

    旁边胖子浑身颤抖,肚子里笑的快要打结儿了。坏,实在太坏了!自家这少爷爱捉弄人的恶趣味真是改不了了。只是您这样捉弄人家蒙驲这样一个憨直的人真的好吗?会不会天打雷劈啊?

    “严肃点,说正事儿呢,你笑个屁啊。”实在忍得辛苦,不由的露出点笑模样来,结果被少爷一眼瞧见,当头就是一顿喷。

    正事儿?不行了,实在忍不住了啊。胖子那张胖脸上直抽抽,努力憋着打个躬,掉头就跑。直到老远,才嘿嘿哈哈的畅笑了起来。

    这边蒙驲似乎有些明白过来,目光幽怨的看向苏默。

    苏默咳咳的干咳两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岔开话题:“那啥,日啊,你说说,咱们离着你们那藏兵处还有多远?”

    蒙驲快哭了,这名儿叫的,人家不想活了。有心纠正一下,然而不等开口,却忽然猛地站起身来,随即却又迅速趴下,伏在地上倾听。

    “快,准备,敌袭!”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