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真相
    小丫头缓缓睁开眼睛,似乎有些失神,但猛然间又好像记起了什么,急慌慌的四下张望着,直到看到坐在一旁的妙芸,这才如释重负。

    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是一时间手足无力,几次三番的又软倒下去。可是就坐在她一旁的妙芸却似没看到似的,扶都没去扶一把。

    簟儿眼中大颗的泪水滚落,脸上又是伤心又是委屈,却仍是倔强的试图再次往起爬。

    苏默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重重哼了一声,探身过去,半扶半抱的将小丫头拉了过来,伸手抚了抚她顶上丫髻,微微叹了口气。

    簟儿终于再也忍不住,转身扑进他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苏默怒视着妙芸,妙芸却将头偏转开,眼底有痛苦、有挣扎,但却终于最后化为漠然。

    “嘿,真是好狠的心!”苏默忍不住怒叱道。

    妙芸不言,垂目不理会。

    簟儿心中难过至极,怎么也不愿相信小姐会如此待自己。泪汪汪的偏头看她,泣道:“为什么,小姐,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对簟儿,为什么要害苏公子?你一定是有苦衷的对不对?你说出来啊,说出来啊,簟儿不会怪小姐的,苏公子也会原谅你的,一定会的。”说着,又满眼流泪的仰头去看苏默。

    苏默心中疼惜,勉强挤出几分笑容点点头。簟儿精神一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又急急回头去看妙芸。

    妙芸身子微微颤抖,却努力的平稳着声音,冷然道:“你没做错什么,只是你终要靠自己活下去,难不成我还能管你一辈子?至于他,嘿,为什么?我早发过誓,凡是带给我羞辱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会!”

    她咬牙说着,及至最后两句,已是有些歇斯底里般的嘶吼着。

    簟儿面色顿时煞白煞白的,痴痴的看着她的有些扭曲的面庞,如同被抽去了全身骨头般软在了苏默怀中。

    苏默微微蹙眉,小心的揽住她的小身子,让她尽量靠的舒服些,这才抬头看向妙芸,沉声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究竟哪里对你不起,竟然你如此处心积虑的对我。不知今日,可能给我一个答案?”

    妙芸惨然一笑,尖利的嘿了一声,咬牙道:“也好也好,便索性说个痛快。”

    她嘴上说要说个痛快,但是这句话说完,却又沉默下去。面上忽青忽白,眼神也开始变幻不定,似是陷入某种回忆中去。

    苏默眉头又再蹙了蹙,倒也并不催促。只是紧了紧抱着簟儿的手臂,静静的等着。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身世吗?”半响,妙芸脸色平静下来,微微仰起头望着虚空,声音有些飘忽的开口道。

    苏默默默的点点头。

    “那些我没骗你,都是真的。我确是伍家女,自幼许了袁家宗皋为妻。只不过后来,呵呵,后来他高中了之后,一切便突然变了,都变了……”

    说到这儿,她顿住了话头,脸上急剧的变化着,最后竟扭曲的有些狰狞起来。

    苏默心下凛然,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

    “…….他不要我了,嫌弃我了,一个商人之女,怎么可以给他一个进士老爷做正妻?妾,只能最多做个妾。呵呵,妾啊,多慷慨的赐予?也是,一个堂堂进士老爷,出则最少也是个六品大员了,能纳我这种商贾之女为妾,可不是等若恩赐一般?若换一个俗妇身上,怕不是要欢喜的疯了吧,嘿嘿,定然是的……”

    她语声幽幽,时不时的还笑上几声,眉眼间娇媚如昔,偏偏苏默听在耳中,却不由的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竟有种说不出的惊悚。

    “没办法了,人家是官了,都这般开了口,我爹不过是个小商人,又顾着脸面,左思右想后终于就那么应了。是啊,脸面啊,要是彻底退了婚,怕不是要被人笑死?更何况,那人终是还许了不少的好处,这种安排总也算是里子面子都有了,索性便顺水推了舟。于是,大家便都开心了,都欢喜了。可又有谁问问我欢不欢喜?没有,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欢喜,没有人在意一个区区女子的屈辱…….”

    苏默:“………”

    “是的,没人在乎。不!有的,还有一个人是在乎的!他愿意为了我的尊严去争,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于是,他去了,当面跟袁宗皋吵了起来,骂他不仁不义,背情负喏,不当人子。嘿嘿,痛快!痛快!我当时在暗中听着,看着那袁宗皋难看的脸色,不知有多畅快…….”

    她说到这儿,脸上腾起两片晕红,双眼放光,连呼吸都急促起来。显然这件事儿在她心上留下的痕迹极重,直到此刻说起来,仍是忍不住的兴奋。

    “拓哥儿?!他不是……”旁边一直恹恹的簟儿忽的失声惊呼起来。

    妙芸斜眼瞥了她一眼,渐渐平复下来,淡然道:“难为你还记得他,也不枉了相识一场。你是不是要说他失踪了?嘿嘿,是的,失踪了。但确切的说,是消失了,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才对。”

    她淡淡的说着,语气平静如故,便如同说飞走了一只鸟,走失了一只猫儿一般。

    簟儿浑身瑟瑟抖着,使劲的往苏默怀里缩了缩,小脸儿煞白煞白的,满脸都是惊恐之色。看向妙芸的眼神中,充满了陌生和难以置信之色。

    苏默心中暗叹,轻轻抚着她脊背安慰,这才让小丫头感到一丝心安,渐渐安定下来。

    “他死了,一出门就被袁宗皋的人打死了。”妙芸仍是用那平静不带一丝波动的声音讲述着。

    苏默眼神有些冰冷起来,忽然对眼前这个艳丽如花的女子,升起一股说不出的厌恶来。

    那个拓哥儿肯不要命的为她去争,最后竟付出生命的代价,再结合之前她的描述,不用问,肯定是对她痴情至极。

    然而,这么一个对她痴情之人为了她而死,此刻提及这事儿,她竟能如此平静,可见其心是何等薄情寡义。要知道,哪怕是那拓哥儿对她只是单相思,可人终归是为她而死啊,她又如何能冷漠至此?

    似是若有所觉,妙芸忽的斜过眼瞅他,讥讽道:“怎么,可是对我的表现不以为然?哼,难道我非要表现的痛哭流涕、悲不欲生才对?虚伪!是了,你也是所谓的读书人,读书人啊,呸!殊不知正是你们这些所谓的读书人,才是世上最肮脏、最无耻之徒!整日里外表道貌岸然,骨子里却是男盗女娼、鲜廉寡耻、无情无义、头顶冒烟,脚底流脓的贼杀才…….”

    苏默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忽然间激动着大骂不绝的妙芸,怎么也想不到她竟还有这么一面儿。

    可是,郁闷个天的,这尼玛又关老子鸟事儿?这无缘无故的,劈头盖脸的就挨上了这么一通。真是日了狗了!自己难道真是天生一张被冤枉的脸?果然是吧。

    那边,妙芸直直骂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多词儿都不知翻来覆去了几回,实在没有新意了,这才终于急喘着停了下来。

    她眼中放着光,脸颊上的红晕愈发明显了起来,显然这一番发泄让她大是畅快。

    “你们这些贼杀胚,我才不会跟你们一般虚伪做作呢。我不需要什么哭泣哀伤,我只要直接报仇就好。对,报仇就好!”她似乎刚才的一番发泄也没了力气,身子向后软软的倚在车壁上,嘿嘿冷笑着说道。

    “他们杀了他,随便找了个由头扔到了乱葬岗埋了。阿拓是越人,地位比汉奴都不如,又死在这边城里,谁会去在意?安吉天高皇帝远的,每日里不知要死多少人,谁会去在乎一个越奴呢?嘿嘿,嘿嘿,他们错了,有人在乎的,至少还有一个人在乎。我,他们忘记了还有我呢,咕咕,哈哈,呵呵,嘿嘿……”

    她喃喃的说着,似乎是说给苏默二人听,又似乎只是自言自语,待到最后,却古怪的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毛孔痉挛,说不出的阴森诡异,却又带着几分得意。

    是的,苏默敏锐的感官再次显现,捕捉到了其中的异常。

    “合该老天开眼,第二天,家里便发生了埋蚕之事。袁宗皋没说谎,他确实没参与,他只是派了两个手下帮着我爹干的。这种事儿毕竟不是好事儿,传出去的话,总是一些麻烦。我爹便是这样,自以为聪明,总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殊不知世上事,总是不如意者十之七八,往往是越想压事儿就越是出事儿。他们埋蚕的时候,还是被一个家丁看到了。当然,另一个看到的人,还有我,还有我呢,呵呵呵,嘿嘿嘿,机会啊,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良机,我岂能放过?不不不,这不是机会,是报应!报应!是阿拓借着上天的手,让我给他报仇呢!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她说到这儿,两眼中光芒更盛,甚至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按说这个动作,应该是不知多么诱人,但是此刻看在苏默眼中,却唯有深深的寒意,完全兴不起半点旖念。

    “…….当晚,我便找到了那两个埋蚕尸的,只是稍稍给了他们几分颜色,又忍着恶心让他们沾了点便宜,果然,那两个蠢货便如两只发了情的贱狗一般,任我驱使了。那晚,我让他们去把阿拓重新挖了出来,只砍下一条腿来,藏在第二天要派出去的小舟舱底。又将剩下的残尸埋在埋蚕的地方……哈哈哈,一切都完美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第二天放出风去,说是有人偷运违禁品,江上就必定会严查。嘿嘿,我再哄着那两个蠢货吓唬一通,说是袁宗皋知道了他们轻薄我的事儿,哈,两个蠢货当即吓破了胆,根本不用我再多说,连夜便逃的无影无踪了。如此一来,到时候藏尸显露,一查之下,必然会查到这袁宗皋头上。可是他这两个手下却逃了,他要如何自证清白?没了清白,他还凭什么做官?便考中了进士又如何?便进了兴王府又怎样,又怎样?哈哈哈,我要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方消我心头之恨!”

    她越说越激动,到最后两手使劲在空中挥舞着,原本艳丽不可方物的面孔竟狰狞如恶鬼一般。

    簟儿早吓的瑟瑟发抖,使劲埋着小脑袋不敢抬起来。苏默却是浑身冰冷,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寒冷,将他完全淹没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